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凤怜月华冷+番外 作者:木之伊(上)

字体:[ ]

 
内容简介
他,白衣胜雪,有着闭月之貌,幽兰花般的清澈醇香,内心的炙热被清冷的外壳覆着。 
他,红衣似伙,有着曼珠沙华般的妖娆魅惑,带着复仇的决心,踏上毁灭仇人的道路。 
他于他,是仇人之子,是玩物,是让仇人心毁、泄愤泄欲的工具。 
他于他,是突如其来的困惑,是内心不自在的彷徨,是那心动瞬间的毒药。 
他们相互吸引,相互欣赏,却也在对方的世界里丢心、残心。 
于是,白衣手执白玉笛,红衣手抚红古琴,两个心思各异的风华之人,最后一曲倾世恋歌 
凰倾月,你的身体,你的心,都只能是我的 
楚凤宇,你没有心,何以来要我的心,你是多么残忍 
凰倾月,即使你上了黄泉,我也一样要让你看着我踏了你的国家,手刃你的父皇,这都是你们欠我的 
楚凤宇,我的身体,我的心,甚至连我的命都赔给你了,难道还不够吗?
 
凤怜月华冷的关键字:凤怜月华冷,木之伊,清冷,妖孽,仇恨,阴谋,痴心负情
 
 
凤怜月华冷  正文  楔子
    北凰朝庆元二十年,庆元帝身体抱恙,由于皇位继承人暂时空置,皇子各党争权夺势,欲夺取政权,庆元帝虽多次平息,但是私下内斗还是无法终止,于是便放任他们争斗,只要不影响北凰朝的利益,不动荡局势,小打小闹也就无关紧要了。
 
    庆元二十三年,争斗三载的政权,终于落在了庆元帝最不看好的四皇子凰北乾手上,在此凰北乾得到武林盟主及武林各名门正派的大力支持,登上太子之位,皇子内战终于停止。
 
    同年庆元帝驾崩,太子凰北乾继承帝位,改年号为天启,封太子妃苏丞相之女苏沫为皇后。
 
    凰北乾登基几月,赐其妹静慧公主凰香雪于武林盟主萧思楚为妻,并封萧思楚异性王,赐萧王府,虽遭到众多大臣抗议,但是最后还是没有任何改变的接受了。
 
    从此,武林盟主萧思楚便住在了北凰朝的都城凰城,由于政权刚刚在手,天启帝时常烦心时都招萧王进宫,下棋论政,品茶赏景,远远望去,一个俊朗神韵,一个清冷华贵,竟好似一幅画卷。
 
    萧王虽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是个不可多得的良才,权术谋略并不在天启帝之下。
 
    天启二年,天启帝纳了陈大将军之妹为妃,并封年仅6岁的皇长子凰亦祺为太子,同年萧思楚之妻静慧公主产下一子,取名萧凤宇。
 
    陈妃在后宫备受恩爱,恃宠而骄,皇后虽心情郁结,但看陈妃一直无所出,也无大错,就这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终于在天启四年陈妃诞下皇子,天启帝一时高兴,招来萧王同庆。
 
    不过几日,朝廷居然查到了萧王私通他国的凭证,萧王惊异之下,安排好了妻儿出路,便进宫面圣。
 
    金銮殿上,天启帝在皇位上,一身华丽玄袍,威严万分,萧思楚一身白袍,触眉间愁思万分。
 
    “萧王,你可认罪?”说话间飞掷几页宣纸,坠落于萧思楚脚下。
 
    萧思楚苦笑一声,并未看那纸上写的什么,只对着,那皇坐上俊朗的人。
 
    “认与不认,都是一样,早就知道会有今日,只是萧某一直心存侥幸罢了,但请皇上放过静慧公主和宇儿。”
 
    良久,听得一声,“好,赐酒。”
 
    天启帝以萧王跟随其建功立业,功不可没,遂只杀了萧思楚,
 
    一夜之间,都城的风变了,武林盟主居然是私通南楚的叛徒,已经伏法了,其他牵扯的官员和武林门派,也已经受诛。
 
    那么惊才绝绝,清冷却又俊逸无双的人,当真是这天下能够与天启帝并肩的唯一之人。
 
    萧王府如今已门庭衰败,再也不复往昔了。天启帝当时以萧王跟随其建功立业,功不可没,遂只杀了萧思楚,家人流放。
 
    不过一场尔虞我诈的游戏,谁付了真心,谁应了假意,还是都失了心,这个只有当事人心里明白,可终究人已逝,即便是后来追悔,已莫及了。
 
    武林盟主不在,如今武林各派势力,都已收在了天启帝的手里,由得大家选出来的盟主,然后进驻朝廷,为天启帝效力,实则是天启帝也掌握着武林之事。
 
    十年之间,北凰朝已慢慢稳固,国力当跟南楚相拼,不得不说,凰北乾确实是个好皇帝,利用一切可用资源,物尽所用。
 
    转眼间十年了,窗前一抹萧索的背影,迎着月光,显得那么凄凉。
 
    “父皇,父皇,”只见一个清贵无瑕的小少年跑了进来。
 
    “月儿来看父皇了。”一扑抱着高傲男子的腿。
 
    “月儿真乖,”高大身影说话间弯腰抱起小少年,看见后面进来的十七八岁的有着丰奕神采的少年。
 
    “祺儿也来了”。
 
    “是的,父皇,”凰亦祺平稳的回到。
 
    “太子哥哥说父皇又在这儿看月亮,月儿也想看月亮,所以就来了。”凰倾月狡黠的对着凰亦祺眨了一下眼,其实他是觉得父皇今天的心情不好,所以想过来陪陪他。
 
    倾月倾月,只因当时生下来之时,本来明亮的月光也被乌云挡住了,所以天启帝就取了个这个名,后来长大了,被人嘲笑了很多次后,凰倾月甚是不喜欢这个名了。
 
    “哈哈哈哈。。。。。咳咳。。。。。”
 
    凰倾月用小手拍着天启帝的背,急切的说:“父皇怎么了?”
 
    “父皇没事,月儿不要担心。”
 
    “那父皇要多注意身体才好。”
 
    凰亦琪关心到,遂转头对着凰倾月说:“月儿,回去了,让父皇早点休息。”
 
    凰北乾放下倾月,“那琪儿,带着月儿回去吧”。
 
    “是,父皇”。牵着凰倾月的手,出了殿门。
 
    凰北乾复又转身对着窗外,沉思道,思楚,月儿都十岁了,终究是选了天下,弃了你。
 
    “太子哥哥,父皇一直都好孤单,月儿却不能让父皇开心,”走在路上,凰倾月仰头看着比他高出很多的英俊少年说到。
 
    凰亦祺沉思了片刻,想到父皇每次只有见到陈妃是稍露的恍惚神情,却总也看不透,猜不出来。
 
    其实他心里是不大喜欢凰倾月的,每回看到母后落寞的样子,就会想到陈妃的宠爱无度,想起凰倾月的无忧无虑,还是有些怨的吧。
 
    终是没有说话,沉闷的牵着凰倾月朝着月宸殿去。
 
    半夜,窗外滴滴下着小雨。
 
    “谁,是谁?出来!”
 
    凰倾月年龄虽小,但是毕竟还是皇子,聪明伶俐,又从小有太傅教导,诗书礼仪,兵法谋略,样样都不含糊,从而散发出来的威严也还是能震住人的,只是这次却没有一点动静出来。
 
    凰倾月坐起身来,只看见床前不远处站着一个人影,那双像狼一样幽幽泛着光辉的眼睛,在深夜看起来是那么渗人,却又那么璀璨得让人挪不开眼睛。
 
    毕竟还是个孩子,凰倾月禁不止往后挪了一点,看着那人影缓缓走到床前。
 
    “你就是凰倾月,陈媛媛的儿子。”
 
    楚凤宇缓步走到床边,一股似有若无的幽兰香扑鼻而来,心里觉得清冷干净不已,微微低头看着那双明明有些害怕,却又倔强得努力振作的眼眸。
 
    凰倾月看着面前高高在上的人,感觉自己也被一股寒冷罩着,那冷冷的声音,不像问句,却是肯定的,锦被下双手拽得死死的。
 
    他不知道他是谁,好像从来没有见过,心里却升腾起一股莫名的恐惧,不比自己高出多少的身影,却让人觉着出丝丝王者之气,心里想着,估摸是哪个后宫没见过的皇子,只怪黑漆漆的,除了那双明亮得过分的眸子外,只能依稀瞧着大致轮廓,清俊,邪气,魅惑,这是凰倾月第一次见到楚凤宇的印象。
 
    “阁主,事已办妥。”身后突然又冒出一个高大的人影。
 
    “走,”一个冷静决断的字出口,马上人影就不见了。
 
    凰倾月只觉好像一场幽梦,背上的衣服早已湿透了,在那个人影下,是深深的震撼与窒息,只在心底留下一个阴影,以后见着那双眼睛,避开。
 
    他不知道的是,从一出生,楚凤宇想做的事,是必定能做到的,即使手段惨烈也非达目的。后来的后来,凰倾月才逐渐明白,这个人,是他命中注定的劫,生死都是逃不开的。凤怜月华冷  正文  第一章 凤凰出巢
    “阁主,南宫盟主到了,”门外一名黑衣男子轻声道。
 
    只见大厅里一张美人榻上侧卧着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带着半边银色面具,红色锦绸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露出精致的锁骨,一只白皙的手支着脑袋,凤眼微敛,盯着另一只手里的青玉杯,轻轻摇晃着里面的液体,芳香四溢。
 
    随性散漫的动作,带着邪气,透着妖魅,却让人感觉冷,冷到骨子里,寒颤不已,黑衣男子只敢撇了一眼,就赶快低下头去。
 
    “让他进来。”
 
    “是。”
 
    少年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只带出一句轻飘飘的话,端着青玉杯送到唇变,闭着眼轻轻嗅着杯中的液体。
 
    南宫霄进来刚好看到这幅场面,心里微微一震,这是怎么的一幅倾城国色的画面,无法用字眼能够形容得了的,就像一株摇曳的曼珠沙华,红的妖娆,魅惑。
 
    “南宫盟主,看够了就坐。”
 
    南宫霄一时没有回神,却听得少年邪魅的声音,英气十足的脸上出现一抹尴尬,咳嗽了两声,走到旁边坐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