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凤怜月华冷+番外 作者:木之伊(下)

字体:[ ]

 
凤怜月华冷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成亲大事(一)
    大殿内一片沉寂,彼时,两人都未说话,只是鼻尖隐隐的嗅着茶香。
 
    林若轩托着茶盏轻轻的啜了一口。
 
    “奕亲王,这茶到是比不上北凰的‘雪里红’不过也是难得的珍品。”
 
    “林丞相说的甚是,这茶闻着不似那般香甜,入口却是甘甜醇美,到也不比‘雪里红’差。”
 
    轻轻的放下茶盏,林若轩嘴角抿着一抹笑。
 
    “原来奕亲王也是懂茶之人。”
 
    凰倾月缓缓抬起眼眸,淡淡了出了声。
 
    “略知一二罢了,比不得林丞相。”
 
    林若轩正准备接话时,纤尘走了进来。
 
    “主子,一切照你吩咐布置好了。”
 
    低头捉摸了一阵,林若轩那看不见的眼眸闪过一丝阴霾。
 
    “嗯,你且先下去。”
 
    黑衣男子望了一眼那如兰般的白衣少年,又瞧了一眼自家主子,眼神暗了暗,就退了出去。
 
    “看来林丞相有事要办,那我也不叨扰了,告辞。”
 
    凰倾月瞥见了纤尘那眼里的一抹怪异之色,心下道,恐怕此次没那么容易脱身了。
 
    “奕亲王这么急,难道是想赶着去睿王府道贺?臣认为现在奕亲王不适合现身,毕竟你跟宇儿的关系甚是复杂。”
 
    说着,林若轩唇边一抹冷嘲,“而且上次回京路上,想必玉瑶公主也知晓了你那低贱行径。”
 
    闻此,凰倾月的脸色逐渐苍白起来,他竟然忘了,现在的他,怕是已经变得污浊不堪了。
 
    再次抬起水眸,已是清明冷然一片。
 
    “林丞相提醒的是,倾月不敢造次,不过,丞相可知晓,今日若我不去露面,想来那楚世子的成亲怕是成不了的。”
 
    林若轩心中一怔,眼眸露出疑惑,“这是为何,难不成宇儿把这皇上赐婚当作儿戏不成。”
 
    “楚世子有没有把赐婚当儿戏,倾月不知,倾月只知,前几日楚世子与倾月说‘凰倾月,本座成亲当日,如若不见你来,那休怪本座怠慢了你北凰的公主’。”
 
    凰倾月缓缓的说道,眼眸确实澄清寂然一片。
 
    半响,林若轩才回过神来。
 
    “呵呵,宇儿竟如此无礼,那既然如此,臣也不多留奕亲王了,只是今日与奕亲王相谈甚欢,今后这样的机会怕是难得了。”
 
    今后你那生不如死的日子,只怕会恨不得杀了我。
 
    凰倾月听这话有些可疑,心忖道,这其中必定有蹊跷。
 
    “如若丞相不介意,以后也可来北凰游玩,倾月一定亲自奉茶相迎。”
 
    说着便站起身来,心中有些惆怅,怕是过了今日,自己与楚凤宇之间的纠缠,只剩下仇恨了吧。
 
    “林丞相,倾月先告辞了。”
 
    “奕亲王先行,臣稍后就到。”
 
    看着那白衣绝尘的雅致少年,林若轩双眼半眯,如若把你那高洁的外表撕下,宇儿定然会弃之不及。
 
    他林若轩在南楚运筹帷幄多年,岂是那等容人欺负的份,不过是因着宇儿罢了。
 
    凰倾月出了丞相府,亦感觉身体有些不适,遂吩咐道。
 
    “月影,你去五皇姐那边守着,我想,此时月魂定然是在睿王府。”
 
    月影瞧着白衣少年额头的几丝细汗,心中有些担忧的道。
 
    “公子,你没事吧?”
 
    “无碍,你快去。”
 
    凰倾月冷冷的命令到,以林若轩那般对待楚凤宇的心,定然是不会放过凰玉瑶的,想来肯定是有什么阴谋发生。
 
    “是,属下遵命,那公子你要多加小心。”
 
    公子那般心急,肯定是有事情发生,所以也不再多话,应了声便离去了。
 
    瞧着那远去的黑影,凰倾月双眸哗然一转,泛起丝丝冷厉。
 
    “诸位因我到此处,是为何?”
 
    声音落下之后,几名黑衣人出现在了凰倾月的眼前。
 
    “在下奉命行事,多有得罪,请奕亲王见谅。”
 
    纤尘沉声出口,淡然的盯着凰倾月,眼眸不禁冷寒了下来,呵呵,居然会这般行事,是为了他吧。
 
    “亏他林若轩还是一朝宰相,竟然会做出尔反尔之事,我凰倾月当见识了。”
 
    “他是什么样的人,不用你来评价,来人,拿下他。”
 
    林若轩,是他心里最不可容人侵犯之人。
 
    几招过后,凰倾月渐感心神不稳,眼眸精光一闪,那茶有问题,自己本来体质偏寒,而那茶虽是跟‘雪里红’差不多,但是却与‘雪里红’不同,是极寒之物,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期间声色不动。
 
    “奕亲王,劝你还是别多此一举了,主子想做的事情,何时有过闪失,除了那人。”
 
    说着纤尘的眼里闪过危险之色,只要是遇到楚凤宇的事,那么强大的人都会乱了阵脚,他总是默默无声的帮他完成他所想之事,这些,将来他会讨回来的。
 
    “呵呵,林丞相也太看得起倾月了,不知他要留倾月是为何事,难道只是因着楚世子与五皇姐之事?”
 
    凰倾月手抚着胸口,越用内里,好像这寒意更加深一层的袭来,心中好似快要结冰一样。
 
    “奕亲王到了便会知晓。”
 
    纤尘说着挥了下手,几名手下便又朝着那白衣少年而去。
 
    冷冷的眸光盯着靠近自己的黑衣人,凰倾月心中思量,这林若轩是恨自己的,怎会好心邀自己喝茶,只因当时那心底失落的情绪,并未注意其他,当真失误之极。
 
    凰倾月出手迅速起来,他要在极短的时间处理掉这些人,不然时间拖得越长,对自己越不利。
 
    那远处观战的黑衣男子眼眸半眯,露出狠厉之色,瞧着倒下的几人。
 
    看来这凰倾月不简单,如若现在不除去,将来必定会威胁到自己,不过依照若轩安排,也很不错,他也很想看看,这般清华的人在别人身下辗转,会是怎样的风景。
 
    “你是西秦之人?”
 
    凰倾月与之过了几招之后,眼眸露出惊讶,因着曾经他与那西秦之人过招,所以清楚的记得。
 
    纤尘闻此,不以为意。
 
    “是又如何,你可是没有机会说出去了,将来你可能只是觉得活着比死了还痛苦。”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凰倾月双眼暗凝,紧盯着那黑衣的男子,冷声道。
 
    “奕亲王不必紧张,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遂出了一掌,趁其不备,向着凰倾月的胸口拍去。
 
    白衣少年跌落在地,吐出一口鲜血,染红了自己的白衣,那莹华的眸子,此时透着几丝火焰,冷冷的盯着那黑衣男子。
 
    “不必这样看我,我可以告诉你,这是你那五皇姐的注意。”
 
    闻此,凰倾月又吐出了一口血,心底已然冰霜一片,连疼痛都已感受不到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怪不得那五皇姐最近见自己总是有些怪异,原来你们都在逼我,都在逼我出手,逼我去杀人,逼我重回那明争暗斗的日子。
 
    “呵呵,老天对我凰倾月何其不公啊。世人皆以我为仇人,都想毁之,灭之。”
 
    清冷的一句话,嘴角的嘲讽久久不散,母妃带自己到这世上来,到底是为何?难道只是来替你还债的吗?
 
    纤尘看着这般凄凉的少年,甚是有些感慨的想到了自己的身世,冷冷的吩咐道。
 
    “把人带走。”
 
    无论眼前的人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处境,他只知道,他不能背叛心中的那人。
 
    “送去龙乾宫。”
 
    此时的月影回到了宫里,到了凰玉瑶的住处,没有寻到人,便又去了睿王府。
 
    “世子,吉时快到了。”
 
    刘管家小心的提醒到。
 
    “主子,公子这么久了还未来,不知道在丞相府如何了。”
 
    月魂是等着凰倾月离去之后,吩咐了人看着凰玉瑶那儿,自己便来了睿王府。
 
    红衣少年坐在软榻上,兀自摆拢着一枚玉佩,这还是凰倾月带在身上的东西,之前被自己拿来了。
 
    “林丞相怎得也还未到?”
 
    羽书在旁边小心的提到。
 
    听此,楚凤宇狭长的凤眸微敛着,林若轩,你千万不要做出什么后悔的事情,不然就算是你,本座也不会放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