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王爷和长工的啪啪+特典 作者:狗娃子/小狗爪子/天一

字体:[ ]

 
  【内容简介】
 
  汪义升只是个长工,回到家中却被个陌生男子强行压倒借用了黄瓜,男子骄傲如猫,即使身中chūn药,仍然高高在上,敞开身子宠幸他,命令他舔就必须舔,命令他插就必须插。
  失身给一个长工的王爷十分满意汪义升的服侍,
  “勉为其难”的收汪义升做男宠,日日夜夜的服侍他,
  但是他堂堂大茂国的淼炜王怎么可以独宠一个男宠?
  万一恃宠而骄怎么办?
  本王要收新男宠防止狗奴才恃宠而骄,乖乖让狗奴才任他欺压。
  “王爷想怎么骑我都行,我一定会让王爷骑到两腿发软,肚子变大也舍不得离开。”
  “不准说了,本王命令你服侍本王。”
  “遵命,王爷。”
  做长工难,一根巨棒王爷嫌不够,怎么办?
  喵王爷:本王的经历告诉喵们,再老实忠厚的汪都有一颗喜爱“欺负”喵的心。
  汪长工:专注“欺负”喵王爷一百年。
  喵王爷一爪子拍开汪长工凑过来又想乱舔的脸。
  本王很尊贵,不是你这狗奴才想配种就能配种的喵!
  
 
 
 
 
  第1章
  
  “该死的!”
  华服男子扶着墙壁,大口大口的喘气,俊美的脸上透出不正常的潮红,绵软的躯体几乎站不稳,大滴大滴的汗水顺着脸颊滚落,浸湿鬓角的发丝。
  “唔……”男子咬紧嘴唇,依然阻止不住呻吟泄露,贴身的里衣每一次摩擦肌肤都像受到酷刑一般,产生灼热又刺激的快感,尤其是胸前的两点肿胀的摩擦让他发狂,一丝丝的快感仿佛变成一根根难缠的丝线缠附着他火热的身躯。
  一小股水流明显的流出他难以言明的私密处,打湿他的下体和贴身里裤,昂头的xìng.器笔直的顶着裤子,连繁复的袍子都挡不住那形状,点点的水液印湿裤裆。
  后.xuè也痒着。
  “快点儿找!若让他跑了小心你们的脑袋!”
  男子一听远方传来的纷乱脚步声和训斥声,立马警惕的钻进一旁昏暗的小巷子,翻身跳进一户人家中,躲进这户人家的柴房。
  脚步声不一会儿从墙壁外跑过,男子仔细凝听着,直到脚步声渐渐消失,再也听不到一丝一毫那群人的声音,他才松了口气。
  紧绷的身体一软下来,男子便无力的靠上墙壁,再也顾不上地上脏不脏,一下子滑坐地上,嘴里不停的呼出一口一口的热气。
  方才因为紧张而压制住的火热猛烈的窜进四肢百骸,激得男子不由自主的抓住胸口的衣襟,夹紧双腿。
  一股股细小的水流控制不住的流出,股缝顿时粘腻不断,裤子早已湿透了,男子仰起脸,一只手颤抖的放到衣摆处,揉捏着接近下体的衣摆。
  “呃……”又浅又腻的呻吟沙哑而动情,快被chūn药控制住的脑海逐渐空白,只希望狠狠慰藉蠕动潮湿的私密处。
  “唔……不行……”
  身为王爷的骄傲不允许他做出如此放荡有失皇家颜面的事,但下体空虚的几乎吞噬他清醒的理智,双腿不由自主的摩擦,肉壁立即互相饥渴的摩擦,又麻又酸的微弱快感令他吐出舒爽的低吟,下体又涌出一股温热的yín水。
  “唔唔……啊……”男子终于忍不住张开腿,右手摸索着解开裤带,急不可耐的伸进裤子里抓住xìng.器就一阵毫无技巧的撸动。
  勃发的xìng.器难得受到如此热情的款待,情动的高昂起头,吐出欲液,但不管吐出多少的水,都无法让男子射出来,反而惹得男子从来都不愿碰触的的小口更加饥渴的流水,湿黏黏的弄湿后.xuè。
  这么不知羞耻仿佛发情的模样让男子红了眼眶,用力的撸动自己的xìng.器,修长的xìng.器勒得生疼,而他依旧自虐的撸着,希望用疼痛减轻chūn药带来的难耐。
  吱嘎——
  突然,老旧的木门发出刺耳的推门声,一道阳光照亮暗沉的柴房,男子猛然被阳光一照,本能的抬起头,逆光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身影,男人的身影几乎笼罩他的全身,穿着粗布短打的男人裸露在外的胳膊镀上一层灿烂的金光,古铜色的肌肤紧实有力,肌肉隆起漂亮的弧度,看得男子眼中一热,心脏砰砰直跳,直想爬过去跪在男人舔舐男人手臂上闪亮的汗珠,解开男人的腰带,扒开自己的穴让男人操进去。
  呼吸声越来越重,男子吞下口水,握着xìng.器的手指不经意碰到下方柔软的小口,一阵电流似的快感直让男子战栗。
  “啊……”
  陌生男人的出现让他越发的渴望被刺穿,被占有,欲望直接侵袭了他的神智,两根手指猛烈刺进穴里,湿热的肉壁立即包裹住那两根手指,蠕动着渴求手指的chōu.插摩擦。
  男人也是一惊,不太明白自家破烂的柴房如何出现一个一看华丽的衣服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公子,他愣愣的看着那位公子潮红的脸,大开的衣襟露出的白皙皮肤。
  这皮肤真是白啊!比他在王府里远远见过的那些如花似玉的一等大丫鬟还要白上几分,看起来温温润润的,十分的光滑。
  男人摸摸头,那些服侍王爷的大丫鬟可不是他这个在王府厨房挑水劈柴烧火的长工可以肖想的。
  “这位公子可要在下帮忙?”家徒四壁的男人不觉得家中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偷,而且来偷东西的毛贼不必穿得这么招摇,男人走过去准备客气的把这位公子送出大门。
  哪知这位公子瞟过来一眼,深深盯着他死瞧,被一个长的好看的公子盯着让男人瞬间有点儿手足无措,粗犷的脸上挂着憨笑。
  “你过来……”嗓音哑得不成样子,其中浓郁的情欲只有男子本人知晓。
  乍听到好看公子的声音,男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听出一股子媚意,他走上前去,突然眼前一花,好看公子猛然向他窜去,一道雪亮的亮光闪过,男人耳边嗡的一想,盯着那张放大的好看俊脸,以及抵在脖间的冰凉匕首。
  这是怎么回事?
  真的遇贼了?还是有武功的贼。
  男人觉得自己的脑筋有点儿不够用,默默的从怀里掏出今日刚发的薪水——一两银子递到男人的面前。
  看也不看那银子一眼,男子高傲的命令道:“躺下。”
  男人握着银子直挺挺的躺地上,男子改站为跪,匕首依然抵在他的脖间,再次命令道:“闭上眼睛。”
  男人乖乖闭上眼睛,感觉身上被手指点了几处地方,然后他就动不了了。
  第一次被点穴的男人睁开眼睛,一眼便看到男子高高在上的脸孔,他刚想说什么,发现连话都说不出来。
  男子冷冷说道:“服侍好了本王赏你,服侍不好本王要你生不如死。”
  男人觉得自己的脑袋更不够用了, 一双眼睛死命瞪着男子,只见男子缓缓脱下裤子,两条长长的腿白得晃眼,男子撩起衣袍的下摆,白嫩嫩的大腿直冲他的视线。
  与他相似又不相似的下体光滑宛如初生婴儿,滴着水的xìng.器黏着一道长长的银丝,虽是正常的粗度,却没有男性应有的子孙袋,反而裂开一条淡粉色的缝隙,单薄的两片花唇小巧精致,虚掩着那条缝隙。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男人吗?怎么长得和他不太一样?
  男人盯着宛如鼓着小巧花苞的粉色缝隙,不知是因为被看了那里,还是因为chūn药,一小股透明的水流涌出缝隙,本就湿漉漉的缝隙缩了缩,吐出更多的yín水,顺着下体流向两边的大腿内侧,yín靡的散发出水光。
  男人看着缝隙吐水的模样,喉咙火烧一样的干渴起来,目光情不自禁的注视那道缝隙一缩一缩的流水,好像流不干一样。
  缝隙被一个陌生男人如此赤裸裸的注视着,男子的身体情动的不像样子,花穴内急促的缩个不停,一股接着一股的yín水流出。
  男子目光暗了暗,早就无法控制自己yín欲的肉体,双腿张开着跪到男人脸的两边,让自己的花穴直直面对着男人的脸,暗哑的命令道:“给本王好好的舔,舔不好本王就割掉你的舌头。”
  温热的yín水滴到男人的唇上,一阵不知是腥是甜的气息散进他的鼻腔里,带着yín荡的骚媚勾引男人。
  从没有向任何人展开过的花穴一点一点的逼近男人的嘴唇,男人受不了这勾情的气息,主动伸出舌头,舌尖挑开两片贴合在一起的花唇,露出花唇顶端敏感的花核,以及动情不已的花穴。
  好小,他一张嘴就能整个包住。
  男人舔得毫无技巧,只凭本能用舌头舔舐花穴,吸住花唇,将花唇拉长卷进嘴里用嘴巴吸,用牙齿轻轻啃咬。
  “啊啊……”只是这样就足够男子发情,柔软的舌头舔着两片花唇间的嫩肉,牙齿轻啃花唇的轻微疼痛都刺激着花穴,让花穴不知羞耻的发情流水。
  男人的舌头碰到花核,发现自己每一次的舔舐都让花核变大变硬,跪在他面前的人都会发出浓重的喘息,于是他直接舔上花核。
  过于敏感的花核经受不住舌头的舔弄,酥麻的快感尖锐的窜来,比单纯的舔穴更加刺激。
  脸上溢出薄汗,男子一手提着衣袍的下摆,露出光滑的下体,一手握住自己的xìng.器上下的撸动,那被舌头舔舐的花穴绽放开来,两片水光淋漓的花唇朝两边翻开,露出更加娇嫩粉润的穴肉,花唇顶端的肉珠被男人含进大嘴里,一阵一阵的吸着,舌头笨拙的卷住花核,粗糙的舌苔不停的划过花核异常敏感的顶端。
  激越的快感激得男子浑身酥软,花穴深处越发的空虚,内壁饥渴的摩擦却只带来更加空虚的瘙痒,一股一股的yín水涌出,冲刷着被chūn药控制的内壁,让他深以为耻的花穴越发的湿了,尤其男人没刮干净的胡渣碰到柔嫩的花穴,直让男子身子哆嗦,想被插.xuè的空虚差点儿吞灭他的理智。
  好……好舒服……怎么会如此舒服?
  男子尽量张开大腿,小巧的花穴整个压着男人的嘴,男人咬住他的花核,小心翼翼的对待这娇嫩的小东西,生怕咬疼了他,肿胀的花核yín荡的胀大,突破了花唇的遮掩,挺立在花唇顶端,男人小心的轻咬,舌尖直把花核舔得越来越硬,舔得男子仰高脸,双腿颤抖的夹紧他的头,发抖的手几乎握不住xìng.器。
  “啊……啊……”男人的呻吟变了调子,薄汗凝聚成汗珠滑到下巴,高高拉起衣袍的下摆,平坦的小腹抽搐着,“好舒服……你舔得本王很爽快,本王考虑留下你的舌头服侍本王……啊……再使点劲舔本王……好好的舔……唔……”
  快感窜到前方的xìng.器,修长的xìng.器充血的发胀,高高昂起的龟.tóu不断的吐出透明的粘液,沾满男子骨节分明的手,一滴一滴的粘液滴下龟.tóu,拉成一道yín靡的银丝,落在男人的额头上、头发上。
  散发着发情气息的花穴让男人深深的呼吸着,鼻尖磨蹭xìng.器的根部,那种不知是腥是甜的气息几乎要人命,让男人全身燥热,阵阵热气顺着血液全部涌到下体。
  若是平时,他动动五指就能纾解一番,此时此刻他不但不能动弹,而且鼻间满是如此刺激血气的发情气息,他的痛苦可想而知。
  这个自称“本王”的公子实在可恶,以为穿得比旁人富贵一些就真当自己是王爷了!他汪义升可没那么好糊弄的!
  汪义升越想越生气,偏偏这家伙的下体长得是最招人的白嫩,腿白屁股白老二也长得白,和他黑紫黑紫的老二根本不是一路的货色,连男人不应该有的小花也一副水嫩嫩的模样,他即使心里再气也舍不得伤这朵小花分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