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赎罪+番外 作者:细雨湿衣不语间

字体:[ ]

 
文案:
 
千辰被宁王从小倌馆赎出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从良了,他昂着头接受着倌里众人羡慕的眼光……然后?
知道王爷所爱非已千辰也不怨,讨好一个人总比讨好一群人轻松。只是,那个人回来的时候,千辰做了件错事。
“我本以为你只是有些任性,不想你如此恶毒。”
“人不是没死吗?”为了这句话,千辰把自己整个人都陪进去了……
很久以后,千辰终于改了自己那张刀子嘴,当初骂他嘴贱的宁王,却哭了。
 
正文:
 
第一章
 
“千辰啊,进了宁王府不要忘了本分,要乖顺点不要坏了咱吟竹馆的名声,如果可以……你也哄着点王爷让王爷多多关照这儿的生意,怎么说我也是从你出生把你养到大,你可不能狼心狗肺……”
“婉娘,我知道了知道了,你不能让我好好梳洗干净去王府么?”被唤作千辰的男孩皱起眉,一张小脸皱的成了包子上的褶子,却也可爱的紧。
婉娘叹口气,拿过千辰手上的木梳帮他梳发,千辰嘴巴毒,心却不坏,是自己一个姑娘的孩子,那姑娘也可怜,在千辰十岁的时候染了花柳病,就那样去了。千辰小时候被他娘护的紧,没受过什么委屈脾气也大,他娘死后,婉娘觉得孩子长的漂亮,也请人教了千辰四年,想着以后千辰也能成个红牌。可惜小孩子任性不认真学,只学会了吹箫,吹的曲子倒是也有几分动听。千辰讨人喜欢,有时候遇上一些恶徒也能帮着婉娘打发,脑子也灵活,婉娘想着就留下这孩子做个账房先生什么的陪着自己算了。不想叫千辰这小子出去买几匹布也能惹个事,还被宁王看上了,宁王只远远见了人,就让人跟婉娘把这孩子要了。
“婉娘,疼!”千辰伸手按住发根处,死活不让婉娘扎发。
婉娘直接拍开千辰的手,恶声恶气道:“出了家门就要有个体面的样子!王府不比这里,那些下人指定瞧不起我们这样的人,你披头散发的更是让人笑话。”
千辰撇嘴:“婉娘,你是不是舍不得我?我也舍不得你,要不我不去了,留下来孝顺你?”
话说着脑袋就被婉娘轻轻拍了一巴掌,婉娘笑骂道:“我还没老到要你孝顺我的地步。你要是听话,以后王爷也会准你出门游玩,你啊,回来看看我就成。”
梳洗干净婉娘就把千辰送上了轿子,眼见着王府来的人把千辰抬走了,心下却有些不安,就怕千辰那小性子惹恼了王爷,万一连累吟竹馆自己能被这小子害死。
千辰被安排在宁王府东边的一个小院里,他知道王孙贵族总是要攀附风雅取些什么听雨阁傲雪楼之类听起来很有一番韵味的名字,但是当他兴冲冲地问起老管家他住的小院叫什么名顺便想借此猜测一下宁王的品味如何的时候,管家只是看了他一眼,答道:“东院。”
“啊,管家大叔,这名字也太……”千辰挠挠头想着怎么形容,“太……太实用了!”
老管家看千辰那耍宝的样子,原本有些紧绷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引着他在院中四处熟悉了会儿,让千辰选择喜欢的房间做卧房。
“这间!”千辰指着靠着院墙角落的一间小房间,笑的眯了眼,这房间好哇,可以撑着角落爬墙!他也不过十四五的年纪,婉娘平日又惯着他,淘气劲儿还没过去。
“千辰公子……隔壁那间不是更为敞亮?”老管家尽心尽力的建议。
“啊啊啊啊啊,不是你让我选的嘛?”千辰抱着小房间门前的柱子不依不饶,语气虽恼整个人却摇来摇去不亦乐乎。
“哎呀公子,这柱子脏!”老管家忙扒他的手,其实昨日便安排人打扫的干净,只是觉得这小公子这样不成体统。
宁王百里澈进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一幕,那个穿着淡蓝衣服的半大小孩抱着柱子摇晃,老管家去拉他也拉不动,身后的小厮们也不知如何是好,只是在一旁劝。
“怎么了?”
听到王爷询问老管家忙忙松了手,宁王也是个阴晴不定的主,管家担心王爷生气,匆匆行了礼解释说:“千辰公子跟我们闹着玩呢,王爷。”
千辰也是第一次见到宁王爷,见来人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黑发高束梳的一丝不苟,一身紫衣气度不凡,匆匆一瞥看不清面容,只觉宁王眸色清亮甚是好看。千辰忘了婉娘嘱咐的规矩,欢喜这人俊美,从柱后探出脸来,对来人甜甜一笑表达欢喜,话也忘了说。
百里澈原想着这小倌太过活泼与清冷寡淡的颜慕丝毫不像,自己怎么就把他带回了府,面色就有些不郁,现在见了千辰的笑,看到他左脸那小小的梨窝,与颜慕偶尔的笑脸重合在一起,神色稍缓,上前拉了拉千辰,对乖乖松手的千辰道:“不要太吵闹,管家事务多不能陪你折腾。”
“好的。”千辰仍看着宁王傻笑,怎么世上有这么好看的人呢?剑眉星目,那五官分开也美,凑在一张脸上更是让人移不开眼。想起楼里哥哥姐姐们看上哪位客人都是凑上去媚笑,他也扑进那人怀里直乐。
宁王低头看这停不下笑的小孩儿,正想询问所乐为何,却见千辰突然抬头巴拉着他的衣襟掂起脚就亲了他一口,然后就听怀里的小孩儿道笑:“王爷,我家姐姐们教的,见了喜欢的公子要多亲几口表示喜欢,我可喜欢你了,但是婉娘说王爷金贵,不能随意冒犯,我就亲你一口,不会亲坏你吧?”
听到千辰最后一句话,宁王的脸登时就黑了。下人们小心翼翼陪在一旁不敢吭声,千辰也发觉百里澈似乎面色不善,也从他身上下来乖巧的站好等候吩咐。
看千辰那一本正经的样子,百里澈觉得好笑,揉揉他的后脑,凑到千辰耳边暧昧道:“亲不亲的坏,晚上再试试便知。”
“现在不行啊?”耳后被百里澈吹了口气,千辰缩了缩脖子,见王爷不生气,小人儿又蹦哒起来了。
“我只是过来看看你,还有许多事务处理。”百里澈又揉揉小家伙的后脑,那乌发软软滑滑的摸起来很舒服。待玩够了,百里澈方才收回手,跟管家交待了好好照顾,对千辰高深莫测的一笑,便转身大步离开。
“比花魁蓉姐姐还好看啊……”千辰看的呆愣,想清醒似的摇摇头,束发的乌木发簪啪的掉在地上,一头青丝落在肩上……和脸上。
“啊啊啊啊啊,讨厌的婉娘,发髻怎么梳的这么松!”小家伙恼怒的把遮住脸的黑发撩到脑后,完全忘了婉娘是在他的百般无赖下才妥协帮他扎了松松的发髻的。
一个白天在千辰的指手画脚和仆役们七手八脚布置房间的忙碌中滑过,千辰留下了一个看起来很精明能干的丫环醉醉伺候自己,吃过饭就赖在贵妃榻上不肯起来。
“公子,起身沐浴了。”醉醉拉拉千辰的衣袖,有些无奈。
“我今天起的可早,又忙到现在,好困啊可不可以直接上床睡觉?”千辰把脸埋在褥子里声音闷闷。
“这可不成,晚上王爷要来,臭烘烘的像什么样子?”醉醉好说歹说,才把赖在榻上的小爷扯起来往院里的浴室去。
坐进桶里被醉醉伺候着的千辰嘻嘻哈哈玩起水来,可怜醉醉又要给千辰擦背又要提防那些水珠,累的流汗。很久以前她也伺候过另一个公子,不过那是颜慕公子来之前的事了,只要颜慕公子在,宁王是不愿意有其他任何人脏了颜慕的眼睛的。以前那位公子可比千辰安分多了,不过也总是端着像个大户人家的少爷,其实就是一……想到这儿,她觉得千辰这么率真也讨喜多了。
“醉醉姐,往上面挫挫,对……再往右,右边……好舒服……”
醉醉拿着澡巾就想盖那熊孩子脸上去,惊觉自己的想法,醉醉抹了把皂角粉擦在千辰背上有些无奈,跟着千辰才一天自己就有些放肆了。
“醉醉姐最好了……”千辰嘟囔着,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就要睡着了。
“公子?公子,起来,”睡着了她一个人可扶不起啊,便想着哄千辰说说话,“公子,跟奴婢说说您觉得王府怎么样?可好看不?”
“风景不错,人不好,”千辰闷闷道,“就你跟管家大叔最好,其他人看我都有点……鄙夷!”
醉醉轻笑:“那王爷待你可好,你怎么把他忘了。”
“嗯嗯,王爷也好,人长的好,脾气也好。”” 
“公子啊,王爷也是有脾气的人哦,你可不要太任性了惹他生气。”醉醉把千辰扶出浴桶给他裹上长袍为他擦身。
“知道知道,“千辰随醉醉伺候着穿上里衣,又套上外衫,看着醉醉收拾又道:“不是还有两个粗使丫环?”
“在门外候着呢,我是找你的衣带。”
“不用啦离房间又不远,我自己拉着就行,醉醉姐你陪我回去睡觉吧我好困啊。”
醉醉遂了千辰的意陪他回房,千辰想起了什么又乐道:“他们看我白眼翻的挺厉害的,我就瞪他们,反正我比他们眼睛瞪的圆,把他们气死了!”
醉醉应着把千辰送回房,见他头发还未擦干想出门寻把扇子,才合上房门突然理解千辰说的“他们”,大概是那些鄙夷他的人,不由笑了。正笑着,突然见门口一群人簇拥着王爷而来,忙低头行礼:“王爷吉祥。”
“千辰呢?”
“公子在房内歇息,还未睡下。”
百里澈推门进去的时候,千辰趴在桌上看灯花,把蜡烛上黑黑的东西扒拉开了,房间里就又亮了一点。千辰喜欢点着灯睡觉,特别讨厌蜘蛛,是从娘离开的那天开始的,千辰歪着脑袋看着烛火一跳一跳的,想起娘那张没了脂粉的脸,上面有很多艳红的痘痘,被娘抠开了,跟涂了胭脂一样。娘说想抱抱辰儿,可是娘不敢,婉娘后来把他从娘的床头拖了出去,不准他去找娘。不过他偷偷去了,千辰笑笑,他爬墙的功夫可厉害,小院的门锁了他就翻围墙,他去的正是时候,娘正挣扎着想从床上下来倒水喝。他去倒了一杯,看杯子不干净就用杯里的水洗了洗,又倒了一杯,然后扶着娘坐起来。
后来,千辰眨眨眼,连百里澈坐到了他对面也未察觉,他扶娘起来的时候娘还在笑,可喂水的时候娘却不喝了。他说,娘,喝水。娘不动,就靠在他肩上笑。娘以前总是督促他喝水吃饭,娘说小孩子玩的开心是不知道饿了渴了的。他觉得娘肯定是不知道自己渴了,所以他就一直问,问到太阳下山,问到婉娘把门踹开,他被婉娘拽起来的时候,娘直直的倒在床沿,有只蜘蛛从房上掉下来爬过娘的后颈,他说,婉娘,我娘要磕疼了,她得哭。说着要把娘扶起来,却被婉娘拉扯走了……
百里澈看着趴在桌上的小孩,小家伙似乎想着什么入了神,一会儿笑,一会儿眼神又迷离起来……千辰长的清秀,但不女气,眼睛大大的还有些虎头虎脑。百里澈伸出手去想摸摸他左脸那个小小的梨窝,千辰却突然惊醒了。
看见百里澈突然出现(……其实坐在那里很久了),千辰惊的跳了起来,带翻了板凳,还好没有摔倒。
“你你你你你……”回忆被抛到脑后。
“我?”百里澈被千辰那孩子气的动作逗乐了,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王爷吉祥!”千辰这时才记起了婉娘说的规矩,忙忙行了个礼,再直起身却被百里澈搂住了。
百里澈低头往千辰耳后吹吹气,感觉怀里的身子有些僵硬,越发觉得这小孩儿好玩:“小家伙,本王今晚准你随便亲,看是不是能亲坏本王了?”
“我叫千辰,”怀里的人儿仰起头一本正经道,“王爷你身体金贵,亲坏了我赔不起,我没带银子。”
“那换我亲你,亲坏了我赔你,可好?”百里澈觉得千辰说话虽然幼稚,却也好笑。
“我亲不坏的!”千辰对自己很有自信,不过想起几次叫哥哥们起床时哥哥们那憔悴的样子,又嘀咕道:“要是亲坏了你可得陪我很多很多银子,不,金子!”婉娘说了王爷特别特别有钱,那就金子吧,金子比银子贵,我真聪明,哈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