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报恩+番外 作者:漫漫何其多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高门里不受宠的少爷的逆袭路,也是一个腹黑攻对小要饭的受的养成史。
  秦晏当年物伤其类,赏了荆谣一叠点心,一时的心软,换得荆谣一世的追随。
  府中有太多不如意,母亲早逝,父亲功利,后母虎视眈眈,秦晏索性以退为进,带着妹妹和荆谣抽身离去,待到有一日功成名就归来时,秦晏要将当年的债一分一分,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宅斗+宫斗,养成+溺爱。不虐不纠结,轻松升级向。】
    【架空朝代经不起考据,博君一笑。有爱的姑娘收藏一下吧鞠躬】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报仇雪恨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晏,荆谣 ┃ 配角: ┃ 其它:宠溺,温馨,报恩
 
编辑评价:
  秦家大少爷秦晏为恩师送葬的途中,不过赏了碗饭,竟捡回对自己实心实意的荆谣。府中不如意,母亲已逝,继室又百般刁难,秦晏与妹妹带着母亲留下的嫁妆投奔外祖母。秦晏一边在苏先生那里读书,一边和舅舅着手重振家业,且无意中发现荆谣在经商方面的才能,并暗自谋划着未来。待到有朝一日功成名就,秦晏定要将当年的债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以退为进,步步为营。这是一个高门里不受宠的少爷韬光养晦,誓要重振家业的逆袭路。开篇以妹妹的婚事为引,简单明了的交代秦晏在府中的诸多不如意,从而引出投奔外祖母后的一连串故事。而当年被迫害的梁王之子的出现令秦晏的计划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改变。本文文风较为温馨甜蜜,年幼的荆谣像只可爱的小忠犬为报恩而誓死守护着秦晏,想必不少读者会为这份纯粹的忠诚而动容。
  
  第1章
  
  秦晏将一身重孝褪下,秦晏出门并没有带丫头,一旁的福管家看见了连忙赶着上前帮着收拾,秦晏一路扶恩师灵柩南下已经月余,如今诸事终于料理清楚,他多日没好好歇息疲惫不已,懒懒道:“几时了?”
  福管家将孝衣叠起,躬身道:“已经未时了,今日回京就有些晚了,不如再住一日,明日一早上路。”
  秦晏摇摇头:“马车不是收拾好了么,即刻就上路吧。”
  福管家知道秦晏是担心家里的大小姐,心里不由的叹了口气,若是太太还在,少爷哪里用费这么大的心,时时刻刻都要提防着现在的太太,就这一个月不在府中心里不知道有多不放心呢。
  福管家摇摇头出去吩咐人套车,秦晏揉了揉眉心,转身又命人封了五十两银子送给当地的村人,托付他们每年记得给恩师上坟,秦晏闭了闭眼,恩师陈琪良人品学问无一不佳,奈何无亲无故,身后只得自己送葬,不免凄凉。
  福管家打点好车马后来请秦晏,见秦晏又散出去五十两银子皱了皱眉,犹豫了下忍不住劝道:“少爷多余花这钱,那些人拿钱容易,哪里肯真的花心思,知道少爷此去多少年回不来,更没个忌惮了,少爷这一趟已经花了不少,还是要攒着些啊。”
  秦晏摇头淡淡道:“我知道,只为了自己安心罢了。”
  福管家是秦晏生母从娘家带回来的老人,伺候了几代的主子,在秦晏面前很说得上话,见秦晏不甚在意忍不住又劝道:“少爷花就花了,回去大老爷若是问起来少爷可不能照实说,单陈先生的棺木就花了上千两银子,这要是让太太知道了更有的嚼说了,大老爷不问最好,若是问少爷尽往少里说,啊?”
  秦晏点点头扶着福管家上了车,福管家摸了摸马车里的茶壶,见是热的才退了下去,转身上了后面的马车。
  三辆马车慢慢的上了官道,福管家犹自叹息不已,随行的一个小厮笑道:“马上就要回家了,福大爷怎么倒不高兴?”
  福管家长长的“嗨”了一声,低声道:“我替咱们少爷难受,身边一个个的都走了,这才几年,竟成了这个光景了……”
  那小厮才十几岁,刚进了秦府没几年,并不知之前的事,迷茫道:“什么光景了?咱们少爷可是当朝首辅大臣的长子,多好的命数!”
  “好什么!你也知道少爷是首辅大臣的长子,别说是首辅大臣了,满京城里看去,哪怕是个小吏家里的少爷过的也比咱们少爷顺心些!”
  福管家脾气好,小厮并不怕,一笑道:“一样锦衣玉食的,怎么就不好了?”
  福管家想找个人说说却不欲背后议论主子,一口气堵在心口烦闷的很,掀开帘子看着外面不再说话了。
  马车里秦晏倚在软枕上有一搭没一搭的翻着书,心中筹划着回京以后的事,恩师已经病去,自己刚刚中举,还需寻一位先生指点,家塾里的就算了,都是梅氏的人,去了没得讨不痛快。
  跟那小厮一样以为他命好的人不少,也是,一般都是高门少爷,哪里有什么不痛快呢,他生母羿江倩还在时他过得确实不错,那时他上有慈母照看,下有无数丫头嬷嬷们伺候着,万事不用自己操心,但后来……外祖家家道中落,生母受惊难产,留下了自己和襁褓中的妹妹秦思就去了。
  生母走后秦晏的日子一落千丈,没等多长时间秦晏的父亲秦敛就又娶了梅阁老的女儿梅氏,梅氏心思阴毒,将秦敛和秦思视为眼中钉,一开始因为刚嫁过来在房中还没站稳脚并不敢有什么动作,只是暗中将原太太羿氏的人手悉数除去,挨个换上了自己从娘家带来的人,后来生下一子一女后更是有了依仗,借管家之便处处克扣秦晏和秦思,秦晏身边的仆役也被梅氏换了个七七八八,一行一动都在梅氏眼中,什么主也做不得,只有在恩师陈琪良处才可得片刻安宁,奈何恩师身子不好,春分时染了风寒,病了数月竟就这样去了。
  陈琪良的丧事办的不可谓不风光,但秦晏心里还是有些愧疚,如今他万事做不得主,若是以前,想要办多大的丧事办不成的,可怜生母当年留下了百万嫁妆,自己竟一分也动不得。
  秦晏倚在软枕上闭上了眼,忍吧,总要忍到秦思嫁人。
  秦晏多日没有好好歇息,在马车里摇晃摇晃的不一会儿就睡着了,直到戌时到了尧庙镇才被福管家唤醒,福管家抖开斗篷给秦晏围上,轻声道:“已经找好客栈了,之前咱们住过的。”
  秦晏点点头跟着福管家进了客栈,要了一间天字房给秦晏住,另又要了几间寻常客房供仆役们歇息,秦晏神思倦怠,命人将饭菜送到房间里,要了桶热水早早的上了楼歇息了。
  一夜无话,翌日早起福管家早早的打发下人们起来收拾着,自己请了秦晏下楼,众人在大堂用早饭,福管家不多时就用好了,转身去跟店家打听下面的路,不知何时客栈门口围了几个小乞丐,小二连忙轰赶,将人辇走后转身回来,店家正跟福管家说着话,转头问道:“又是那几个小叫花子?”
  小二点头,忍不住抱怨:“不是我说您,上回非要心软赏他们一顿剩饭吃,这好了,回回经过咱们这儿都得来看看,还一点眼色没有,堂里坐着这些客官就往里伸头,忒不讲究!”
  店家是个上了年纪的,叹了口气:“有剩余的时候扔了可惜,给了他们没准就能救条命,让大人们笑话了。”
  “哪里话,我们少爷向来也是乐善好施的。”福管家体谅的笑笑,“老人家心慈,总会有福报。”
  早起并没有什么客,小二蹲在柜台下面嚼草根,懒懒道:“上回那小子还在,嗨……要不人说宁死当官爹莫死要饭娘呢,好好的一个少爷,活的比我还不如,唉……”
  秦晏被小二的一句话触动了心事,转头看过去,福管家看出来了,连忙问道:“小二哥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二赔笑:“我瞎说的,大人们别在意,嗨……这也算是我们镇上的一桩奇事了,我们镇上原先的知州老爷,今岁考绩好得很,被点成了京官,咱们这离着京中路远,批折发下来时晚了些,知州老爷着急,就打点了行礼带着几个仆从先行了,留下一家子家眷慢慢打点东西随后再跟上,谁知知州老爷路上竟遇上了山贼,京官没做成,成了野鬼,家里人知道后也不去京城了,领了朝廷的抚恤后办了丧事依旧过日子,谁知道……没过几日,家里的太太将府中的一个小少爷赶了出来,才九岁的孩子,哪里懂得营生,竟沦落成了要饭的。”
  福管家愕然:“这知州太太好好的将他们家的少爷赶出来作甚?”
  “嗨,若是这太太自己的少爷,自然不至于如此,这少爷原是知州老爷的外室留下的,也是可怜,那外室太太原是清倌,被知州老爷硬是占了去,置了别院关了几年,后来府中老人都去了就接回了府,不过一年就被折磨死了,剩下了这个少爷还不是任人揉搓?原先有知州老爷看顾着还好些,如今知州老爷也去了……”小二起身拍拍腿,“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吧。”
  秦晏心中黯然,起身道:“走吧。”
  福管家连忙算银子给店家,小二帮着打点行礼搬到外面跟着装车,秦晏正要上车正看见街角巷子口站着几个小乞丐,当中一个眉目清秀的大约就是小二说的那个知州少爷了,秦晏本不是心善之人,这会儿远远的看着那孩子心里却不由的难受了下,秦晏将福管家准备好让他路上用的点心拿了出来递给小二,低声道:“给那孩子送过去吧。”
  小二愣了下,连忙点头:“是是,少爷心真好,小的这就去。”
  秦晏转头看了那孩子一眼,转身扶着福管家上了马车。
  
  第2章
  
  福管家连忙下车走了过去,秦晏远远的看着福管家与那孩子说话,不多时福管家折了回来隔着车窗低声道:“那乞儿跟店小二打听了咱们的去处,知道是去京城的就跟了过来,说是……说……”
  “说什么?”
  福管家无奈道:“说他父亲就是去京城的路上被山贼砍死的,怕咱们也出事,要跟着……”
  秦晏有些好笑:“我带了这些人还用他?”
  福管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那小要饭的话不多,说清楚了为什么跟着就不再说话了,让他回去也不理会。
  不多时马车里面秦晏拿出了一小包银子出来递给福管家,低声道:“也算是一段缘分,把这个给他让他走吧。”
  福管家连忙答应着接过银子送了过去,低声劝道:“少爷明白你的心了,这银子是少爷赏你的,趁着天还早快回去吧,尧庙镇到底是你老家,走迷了路就不好了。”
  那小乞丐看了福管家手里的荷包一眼,想了想明白了福管家的意思,往后退了一步,半晌低声道:“我……不是来要银子的。”
  “少爷慈悲心肠,给你就拿着吧。”福管家见这小要饭的不应承着有些不耐烦了,“少爷好心赏了你一口饭吃,你竟赖上了?还要跟到京中要少爷养你一辈子不成?”
  小乞丐微微蹙眉,想要分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抿了下嘴唇低声道:“这条路上……有山贼……”
  “说什么呢?!”年老之人最忌讳这些,福管家闻言斥道,“你爹让山贼砍死了我们就也会遇见贼人不成?去京城的路那么多,你知道我们要走哪条路?!”
  小乞丐后退了一步,条条大路通京城,这些自然不是个从小没出过镇子的小孩子能明白的,小乞丐犹豫了下又道:“我……不赖你们,等到京城,我就走。”
  福管家撑不住笑出来:“跟到京城?你知道京城有多远吗?就这么走着?且不说你跟的上跟不上,就是跟的上也不许跟着!少爷的马车后面跟着你这么个要饭的算什么样子?!你自然不怕丢人,我们少爷何等身份?让人家看见了还不够笑话的!”
  福管家说话直白,小乞丐低头看了看自己这一身的破布,脏污的小脸突然涨红了,他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也懂得羞耻,咬了咬唇断断续续道:“我……跟的远一些,别人看不见我,我……晚上的时候不睡觉,守着,山贼……若是来了我就喊,我爹……就是晚上被山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