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哑巴阿念 作者:鬼手书生/阿银的阿鬼

字体:[ ]

 
文案 
 
白莲花平胸美受被虐来虐去的故事。
 
他被囚禁在仇人的府邸,失去记忆,成为仇人的娈童。
在那个专横、冷血的男人手里,他受尽屈辱与折磨,但身体的快感被一点点地开发。
爱欲纠缠,日日夜夜,直将他拖入堕落的深渊。
直到有一天,他重新回想起那不堪往事……
内心温柔善良的他背负复仇的重担,一步步走向黑暗,从此万劫不复! 
 
 
    【上部】
 
    第1章 竹马竹马
    
    阿念裹著一件旧袄子,坐在临时搭的草棚子里捣药。这草棚子乃是阿常特地为他搭的。阿常心疼他,又将唯一一件袄子给他了。冬风凛冽,颤巍巍的草棚子好歹替他挡了一些风。
    阿念稍停,来回搓搓冻红的手,抬眼看了看草棚子外头。阿常哥一身短打,两手拢在嘴边,吆喝著买药。外头乱雪纷飞,阿常吆喝的劲头却不减,叫人好生欢喜。阿念心中生出无限依恋,又低下眼,努力捣药。二手冻得发痛,心窝子里却是暖的。
    阿念与阿常相依为命,在扬州城脚下卖药讨份生活。阿念本是京城李大夫么子,自小从父学医,颇具天资。奈何七岁时家中遭遇变故,家人丧尽。阿念个子小,被奶娘藏在橱柜里,反复叮咛“莫要出声”。阿念听话,死咬嘴唇,不发一声,乃是逃过刀剑之灾。却从缝里窥见家人惨死之景,吓得痴呆。後被家仆阿常找见,连夜逃出城。阿常背著阿念赤足跑了几日,生生将一双脚跑烂,亦不曾停歇。恰逢牛车顺路,载他俩一程,捎带到了扬州城里。从此背井离乡,在扬州城里落了脚。
    阿念起初将事忘了干净,几日後方才渐渐回想起来。却是吓得从此发不出声来了,成了个哑巴。阿常长阿念七岁,彼时亦不过是个十四岁少年,却颇有担待,找了份苦工,硬是为二人挣出口饭钱。
    此後已过十年。阿念於草药略懂皮毛,与阿常做起了药材买卖,倒能勉强度日。虽略嫌清苦,二人却是相依相偎,过得好不快活。
    这日乃是除夕。阿常早早收摊,肩挑药担子,仍腾出一只大手牵著阿念,二人裹紧外衣,顶著大雪回到住处,俱是大叹一口。阿常将担子一放,拍去身上碎雪,见阿念冻得发抖,便将人拉到面前,拍去他身上雪花片,将人抱入怀中,以掌摩著他後背,柔声道,“冷吗,抱著哥。”阿常乃是粗人,抚摸稍嫌笨拙。胸肌坚硬结实,抵著阿念,热乎乎的喘息直钻他脖子。
    阿念虽已是十七岁少年,仍矮了阿常半头高。一张清秀面孔被风吹得通红。他仰面看著阿常,墨黑的眼中闪著异样光彩。纵有千言万语,张口却发不出一声。二人默然相视。
    家家团圆之际,阿常与阿念亦是彼此唯一的亲人。
    阿常缓缓靠近,抬起阿念下巴,吻在他的嘴唇上。阿念闭起眼,薄唇微启。四唇相触,温暖缠绵一番。唇分,阿念方睁开眼。从衣服里掏出几张热乎乎的面饼。阿常从药担子里取来路上买的咸菜碎肉摆上桌。过年难得开荤,二人俱是高兴,仔仔细细将饼夹了咸菜肉末,饱食一顿。
    饭後,阿念张罗被铺。脱去外裳,钻入被中。阿常用凉水擦了擦身,亦爬上床榻。阿念调皮,裹紧棉被,不叫阿常进被子,笑看他赤著上身挨冻。阿常掀不开棉被,见阿念一脸笑,佯嗔道,“找死!”说罢一个饿虎扑食,连被子带人一道抱住,低头便在阿念脸上一顿乱亲。阿念无声地笑起来,侧过头躲来躲去。二人笑闹成一团。原是乱亲一气,逐渐变味,越来越慢。
    二人呼吸愈急,互相亲吻。阿常以唇封住阿念的口,一条舌头探入他口中。二人口舌相交,极尽缠绵。阿常将那一条香舌咂了个够,方才松口。垂眼细看阿念良久,沈声道,“你和你娘真像。你娘是个美人。”
    阿念两弯细长柳叶眉,双目墨黑如玉,水亮清澈。提及娘亲,阿念面上露出一丝茫然。阿常见他要深想,赶紧往他唇上亲一口,急道,“是哥口拙。莫要去想你娘。”
    他将手探到阿念身下,抽出棉被一角,钻入被中。冰凉坚实的躯体与阿念挤作一块。阿念被冰得一缩,阿常一翻身将阿念压在身下,伸手就剥他衣物。
    
    第2章 竹马温馨肉
    
    阿常三两下便在被中将阿念衣物除去,毛糙大手搂著一副光溜溜的身子上下摸索。阿念叫阿常压在身下,分开双腿勾住他的腰,以胯下那物厮磨阿常胯间,二手在他後背的坚实筋肉上胡乱摸索。二人很快乱了呼吸,在被中缠作一团。四唇相贴,抵死缠绵。阿常探手拆了阿念发髻,如水乌发一泻而下。他呼吸炙热,双唇滚烫,亲吻那两片薄唇,兀自不满足,探下头一口口吻著阿念的脖子,粗喘道,“阿念……哥想要你……哥喜欢你……”
    他抬起头看阿念的脸。阿念面颊绯红,眼含春水,胸口不住起伏。双唇泛著水光,翕张数度,吐不出半分话语。便只用手握住阿常胯下那物,往自己腿间引过来。那滚热的*物早已涨得硬挺,叫阿念握住,前头又淌出粘腻- yín -水来。
    阿念渴望地注视阿常,几度张开嘴,做口型,“要。”
    阿常只觉血冲头顶,再忍不住,一手将阿念纤腰一箍,握住胯下涨紫那物便往他後门里塞。借著- yín -水润滑,半根胀大*物顶开後门,陷入那温柔乡中。阿念的眉头微颤,双脚绷紧,却仍将双腿张开,迎他入内。
    阿常松开阿念腰肢,搂住他後背,将他抱在怀中胡乱亲吻,道,“哥喜欢你……阿念……哥想娶你……”他呼吸愈急,胯下缓缓用力。阿念紧闭起眼,感到那火热硬物丝丝入侵,整根抵入。他逐渐放松身体,容纳他进入。一插到底,二人俱是吸一口气,面上浮起情欲。阿常额上青筋暴突,如狼似虎地盯著阿念。一面用粗糙大手揉搓阿念胸口,一面挺动下身缓慢*插。阿念肤若柔荑,胸口两点嫣红怎经得起那糙手揉搓,早颤巍巍挺立起来。身下被火热硬物贯穿,紧窒後*逐渐适应,只觉快活非常。遂又睁开眼,将双臂一伸抱住阿常脖子,双腿勾住阿常的腰,将最柔软处全数交给阿常。
    阿常虽性子急躁,恨不能将阿念生吞活剥。奈何阿念不会说话,阿常生怕将他弄痛而不知,每每欢爱必慢之又慢,直到把阿念下面完全插软,才敢放开了来。
    阿常目不转睛看著阿念神情,一边温柔挺动下身。阿念面颊绯红,缩回一手摸阿常的胸肌,以指尖描摹肌肉形状,目中充满依恋。阿常呼吸愈急,一把将阿念搂紧,几乎将他压得喘不过气。下身依旧动得不快,却每一下都插到最深处,将阿念顶得一颠。
    “阿念……你是哥的人……”阿常哑声道。
    我是阿常哥的人……阿念极想这般说给阿常听,却只好勾紧他的脖子,抬胯相迎,叫他进入得更深。
    阿念与阿常配合极默契,一个抬胯,另一个顺势捣入,囊袋频频压在股缝间,已是入到最深处。久之,穴内温暖湿滑,不复先前紧窒生涩之感。
    阿常直喘粗气,此时再忍不住,低声道,“哥动快了。”声音几乎发颤,已是压抑至极。说罢猛然冲刺,将一根肉刃狠狠扎进阿念身体。继而快速抽出,又狠狠捣入。後*已成温柔乡,在他猛用力时不由自主地绞紧,又为难地慢慢放松。
    阿常冲撞之时,阿念下意识紧闭起眼,蹙著眉,抓住阿常双肩。身子被撞得一颠一颠,额前几缕乱发震落,滑到软枕上。身上的男人粗喘如牛,一身蛮力此时全使在胯间,玩命地猛顶,一下比一下顶得深。阿念被撞得头晕目眩,双腿无力耷拉在阿常腰上。只觉那凶猛*物不断出入,将要侵占他藏得最深的私密处。硬挺肉刃毫不留情地搅动、*插,带出嗤嗤湿濡声。阿念微张开嘴,胸口剧烈起伏。下身被插得麻痒舒爽,却发不出分毫呻吟,将那舒爽惬意之感积压在胸口,难受之至。
    阿念求救一般紧抓阿常双肩,背脊紧绷,胸口高高抬起。阿常见阿念墨黑目中浮起水光,竟有求饶之色,突然停下冲撞,抽出半截*物,只留一半在那温柔乡中。弓起背,低头啃咬阿念胸前两点嫣红。含住一只,粗糙手指捏住另一只挺立的嫣红揉搓。阿常手上一层薄茧,拧得阿念又痛又快活,直把一粒软肉拧弄成相思豆。左边那只又吸又舔,啃得湿漉漉一圈红,复又转战右边,低头啃咬啜吸。被舔湿咬肿的乳肉愈发敏感,复又被捏住,玩弄於指间。
    阿念几乎要被玩哭,後*阵阵紧缩。他别无他法,拉住阿常的手叫他别弄。阿常见他一副可怜模样,起了作弄心思,道,“你弄,哥就不弄。”
    阿念面颊飞红,半嗔怒半委屈地别过脸。阿常又低头,卖力啃他两粒相思豆。阿念受不住,复又推拒。抵不住阿常作弄,羞赧地摸到自己胸口,纤白手指捏住一点殷红,拧弄起来。捏了两下,便抬眼看阿常。见他不动,另一只手也只好上阵,捏住自己两边乳肉来回玩弄。乳肉被啃得敏感异常,自己捏上去竟也有酥麻之感。
    阿念十分生涩,又面带羞愧,做此等- yín -浪之事,叫阿常看得快泄。猛挺腰,将半截肉刃狠顶入,复又猛力*插。阿念呼吸窒住,下身热得发烫,阵阵酥麻掩盖神志。他松了手,软手软脚瘫在床上任他弄。阿常握住阿念胯下那物,那物也已硬挺,顶端粘湿,- yín -水泛滥,俱是滴在阿念腹部。阿常胯下顶弄不停,又腾出一手弄阿念的*物,笑道,“湿得好厉害。”
    阿念已无余裕羞愧,两腿大张,二手搭著阿常健壮双腿,感到他充满力量的入侵。身子愈发热起来,如同千万颗种子一道萌芽,麻痒惬意,仿佛这种适意将要破壳而出。
    阿常顶得愈加凶猛,阿念紧捏他的肩膀,张开嘴无声地呻吟。身下冲动愈演愈烈,酸胀酥麻感侵占他全身。突然,阿常的撞击毫无预兆地变本加厉,身下快感亦随之变本加厉,如飓风,似海浪,将他整个淹没。
    “……啊……”
    阿念无意识地发出了短促轻细的一声呻吟,随即被顶泄了出来。後*不受控地不住绞紧,直接将阿常夹泄了。
    
    第3章 兔子灯
    
    阿念与阿常身体相叠,喘息不止。阿常休息片刻,方才撑起身子,低眼凝视阿念面孔。抬手摸摸他柔软的面颊,道,“哥听到你出声了。”
    阿念迷茫地想了想,逐渐想起是何时出声,面上浮起羞赧之色。
    阿常,“再试试,哥想听你说话。”
    阿念双唇微启,愣是无法出声。他性子执拗,又使劲张嘴,咳了几声,却吐不出哪怕半截音来。阿念对自己又气又恼,憋了半晌,眼圈都红了,委屈地抬眼看著阿常,摇摇头。阿常心疼他,将人抱住,在他额上亲了亲,道,“莫急。不管出不出的了声,哥都照顾你一辈子。你是哥的媳妇。”
    阿念泄气,郁郁寡欢,反手抱住阿常。
    阿常并不识字,阿念亦不会手语,二人磨合数年,方才心意相通。如若没有阿常,这世上便无人能懂阿念。如若没有阿常,这世上也无人能疼爱他。阿念极珍惜阿常,但凡能努力的地方,即便是纤毫小事也努力做好。却哪知在说话这事上,无论如何是做不到的。
    阿念侧首靠在阿常坚实的脖颈,将被子扯上来裹住二人,心中生出无限依恋来。
    女子十五而笄,方可婚嫁。阿常在阿念十五岁生辰那一日,买了一碗笋干肉丝,提了一小壶酒回家。阿念下了两碗面,盖上笋干肉丝,美美吃了一顿。饭後小酌一杯,阿念酒量极小,一杯下肚,面颊滚烫,不敢再碰了。阿常见他痴笑,心生作弄心思,故意将他横抱上床。一人横卧,一人俯身,二人相视许久,心中压抑许久的情愫骤然流露,不觉吻在一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