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尘白雪 作者:尹子兔

字体:[ ]

 
文案
一个低贱的人精心策划的报仇,可惜认知程度有限,自以为是的利用别人,实际却被他人所用,在他倒霉悲惨的复仇过程中,还遇到了一个纠缠不休的傻子;
 
一个单纯热情的傻子爱上一个人,可惜傻子的认知程度也有限,即使他再卑鄙无知,傻子依旧心疼他的身世,心疼他的遭遇,所以即使到最后一刻,也愿意为他豁出命去。
 
有人一身红尘,有人心如白雪,人生殊途,十分幸运,两个人眼中的世界相去甚远,却也还是会有相濡以沫的结局。
 
人生何幸得遇君,肯将白雪觅红尘。
 
一个狗血的爱情故事。
 
 
忠犬痴汉攻x刻薄小倌受
 
食用指南:小倌受_(:з」∠)_;
作者脑洞大,请勿深究_(:з」∠)_;
番外实在想不出来了,已完结,谢谢食用_(:з)∠)_;
虽然已经完结了还是跪地求评论么么哒_(:з)∠)_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裴蓁 ┃ 配角:傅季珩,傅季瑛,云麒 ┃ 其它:
 
  ☆、俏相公
 
  锦绣寿春坊,一品醉仙楼。
  京城醉仙楼虽是酒楼,却已经历经近百年,它共分三层,通体皆为木制,朴素厚重,颇具古风。
  醉仙楼一二层高朋满座,人声鼎沸,三楼的雅间却被一扇扇雕花木门掩盖。这里的雅间极为神秘,凡是能进来这里的,不是富商巨贾,便是达官贵人。
  黑红色的木梯之上,醉仙楼的店主王岳微微佝偻着背,站在他身后的,是一个身穿白衣的男人。
  这男人身材瘦弱,手中提着一个黑红色的小箱子,似乎也有点驼背,他身上的白衣服似乎是因为洗的次数很多,看起来并不刺眼,反倒有些微微发灰。
  他大约二十向上,一张面孔长得极为秀致,媚眼含笑,下巴削尖,就算比起女子来也毫不逊色,只是不知是因为天冷还是害怕,他的脸色和嘴唇都无比苍白。
  “小侯爷?”王岳轻声叩了叩门,只待里面人颇为傲慢的一声应答,便忙不迭的笑着推开了房门,“小侯爷,草民将公子请来了。”
  “哦?”
  高朋满座,玉盘珍馐,其中还坐了两个衣衫半遮半掩的风尘女子,小侯爷傅文灏正坐在席间主位之上,他生的白白胖胖,穿着打扮更是贵气十足,镶玉发冠,锦缎衣衫,就连两只手的拇指上也各戴了一只青翠的翡翠扳指。
  他缓缓回过头去,笑着用眼睛扫了一眼那男人,只是那男人依旧畏畏缩缩,不敢抬头。
  傅文灏站起来,一把抓住那男人细瘦的手腕,另一只手顺理成章的将老板推了出去。他扬起眉,带着几分戏谑的笑道:“俏相公,我们又见面了,先来喝一杯暖暖身体。”
  “禀告……侯爷……”
  那男人哆哆嗦嗦的颤声道:“小人不姓乔,小人姓裴,叫裴蓁。”
  “来人呐!杀人啦!”
  醉仙楼下,一个衣着破旧的老妇正拦着一辆马车哭天抢地,在马车的轮子旁边还躺着一个人,那人跟老妇一般穿着破旧,面黄肌瘦,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你别瞎嚷!”
  马车一旁,一个家丁打扮的男人伸手推了一把那老妇,恶狠狠道:“你这泼妇!明明是他自己撞上来的,怎么就赖上我们了?!你知道这是谁家的马车吗!”
  “我怎么不知道!”那老妇更加理直气壮,“我认得这马车,这是宁王府的马车,怎么,你们觉着皇亲国戚就可以在大路上随便撞人?!”
  “你放屁!”
  “天呐!天子脚下,还有没有王法啦,还有没有天理啦!”
  那老妇捶胸顿足,哭天喊地。
  围观的人聚了一圈又一圈,严词指责者有之,闲言碎语者有之,扼腕叹息者也有之。
  “老婆婆,你要我们怎么办?”
  这时候,从马车中探出一个杏黄色的身影,这人年纪不大,却生的十分高大,只是他皱着眉毛不知所措的样子,却给人一种不太聪明的感觉。
  “我儿子被你们撞了,你们当然要赔啊!”那老妇看到正主出现,飞奔上前去抓住那男人的衣袖,此刻她的动作却十分敏捷,连一旁的家丁都阻挡不及。
  “二公子,别听她的,是那刁民自己撞到咱们车上来!”
  那家丁一边气急败坏的拽着那老妇人,一边向那位二公子解释起来,只是那二公子却一脸手足无措,也不知该如何处理,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
  “外面怎么吵吵嚷嚷的!”傅文灏有些不悦的扭头推了推身旁的女子,“你去窗边看看出什么事了。”
  “是。”那女子满脸不情愿的扭着腰站起身来,“小侯爷有了新欢,便再也不想看我们这些个老脸了。”
  “新欢?也是。”
  傅文灏的胖脸上挤出一个玩味的坏笑,扭过头去看看坐在他另一边正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裴蓁。此时,裴蓁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扯开,露出一片雪白的胸膛,只是他的面孔却绝非雪白,反而如同上了胭脂一般一片绯红,就连嘴唇也是如同滴血一般的艳红色。
  这如同上了妆一般的模样却并未让他看起来变得难看,相反,倒给他那幅营养不良的样子添了点妩媚的生气。
  “俏相公还号称自己卖药。”傅文灏一把拿过裴蓁放在桌上的小药箱,边摩挲边问道:“若不是我问过栖凤楼的绿衣,真不知道你不光卖药还卖身,不过也是,俏相公既然是个卖药的大夫,怎么会毫不犹豫的喝下那杯观音脱衣散?”
  观音脱衣散,药如其名,就是观音喝下,也想要脱衣解带,思虑那苟且之事。
  听了这话,裴蓁脸上的绯红一直延伸到了耳朵根,他此刻更加难受,只觉得浑身瘙痒难忍,而众人自是一片哄笑,毫无同情之意。
  “你想了?”傅文灏将那张胖脸凑到裴蓁耳畔,“你说,求小王爷干我,我就立刻办了你,让你舒服快乐,怎么样?”
  裴蓁依旧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将自己的头深深埋在胸前,却是紧紧咬着嘴唇。
  “是那老爱碰瓷儿的王泼妇,非说宁王府的马车撞了她儿子。”刚才那女子边关窗边退了回来,“天天来这出,也不嫌烦。”
  “宁王府?”傅文灏依旧饶有趣味的看着裴蓁,却又开口问了一句,“宁王府的马车?车上是世子?”
  “不是,似乎是二公子。”那女子又跑到窗边,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
  “二傻子?这下可好玩了!”
  说着,傅文灏满脸兴奋的伸手搂住裴蓁消瘦的肩膀,抬头吩咐道,“李公子,你可是这里的霸主,你下去把那个泼妇轰走,再把宁王二公子给叫上来。”
  “叫上来?怎么说?”
  李公子看着傅文灏胖脸上若有若无的笑容,心里十分不解。
  “就说……”傅文灏扭头笑着吻了一口裴蓁滚烫的脸,笑道:“就说,他的大侄子傅文灏想他了,不光特特来请他吃酒,再送他一朵含苞待放的小菊花……”
  在喘气的间隙,裴蓁有些艰难的抬起了头。
  “裴相公,我听人家说,这小倌虽不众多,却有几个等级。”傅文灏眯着眼睛道:“一等的叫傻子动心,二等的叫爱女人的动心,三等的才叫爱男人的看上……”
  “不如我跟在座的各位打个赌,裴相公生的一副好皮囊,到底算不算一等一的私娼……”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欢迎!这里是一枚新人,内容纯属瞎编,请勿深究,有缺点希望大家批评指正~绝对不坑~~
 
  ☆、遣欢情
 
  深秋的京城,晌午时分,日光明晃晃的照在翊善坊宽广无人的大街上,除了散落在地面上随风卷起的破败枯叶,倒是有几分夏天的样子。深秋的京城,晌午时分,日光明晃晃的照在翊善坊宽广无人的大街上,除了散落在地面上随风卷起的破败枯叶,倒是有几分夏天的样子。
  “就算是王爷不在,你也不能再来!贱货!”
  一声透着刻骨铭心歧视的咒骂打破了此时的宁静,只见一个穿着白衫子的人影从宁王府的大门里飞了出来,实实在在的摔倒在地面上。
  宁王府庄严隆重,就连门前檐角的狮子都比别家要严肃几分,偶尔路过的两三闲人看到这一画面,都有些奇怪的看着这场热闹。
  世风日下,这年月被大户人家赶出门的除了女狐狸精,还有实打实的男人。
  宁王府的家丁高大魁梧,翻着白眼向被他狠狠推到在地上的裴蓁唾了一口,抬起大脚来又是一记雪上加霜。此刻裴蓁的白色衫子已经沾满了地上的泥土和青苔,他扬起被打肿的面孔赔了个笑脸,慌忙的将散落在地上的白色药丸收拾进药箱子。
  “是二公子叫我来看病,看病的……”裴蓁不敢站起来,只是坐在抬起头赔着笑。
  他长的不丑,只是被打肿了半张脸,看着实在狼狈。
  “都这样了你还卖骚?”那家丁走上前去想要提起他的领子,只是那布料实在不佳,竟然一把扯破了他的衣服,看到裴蓁一脸的惊恐,那家丁忍不住嘲弄道:“你不传染病就不错了,快滚吧,别老扯上我们公子。”
  “你们实在是误会了……”裴蓁看到情势实在不对,只好连滚带爬的站起来退了几步,一边解释一边踉踉跄跄的向后躲。
  那家丁看着他慌不择路的样子实在好笑,又装模作样的要打,裴蓁扯了扯烂了一半的衣服狂奔着钻进了小胡同,贴着墙一瘸一拐的跑着,直到再也听不到那家丁敞亮的笑声才敢停了下来。
  “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裴蓁吐掉嘴巴里浓浓的一口鲜血,伸手揉了揉脸,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那衣服被扯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只要不用手提着,就会露出半个肩膀。
  裴蓁叹了口气,一手扯着衣服,一手提着药箱慢慢的向家走去。
  离开了肃穆而空旷的翊善坊,京城的人好似一下子多了起来,茶馆药铺,酒楼商店,小贩沿街叫卖,行人熙熙攘攘,天子脚下,繁花似锦。
  裴蓁狼狈不堪的挤在人群中,直面着群众嘲弄的目光。此刻他既要捂着脸,又要提着箱子,更要顾着他摇摇欲坠的衣服,只恨不得能从身上长出第三只手来,更恨不得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小蓁!”
  一个颇为激动的男人声音突然从他的身后传来。
  裴蓁恨得咬咬牙齿,在路人哂笑的眼神中不得已的回过头去,眼前那人倒是有几分英俊,却给人感觉憨憨的,或者说有点傻。
  “小蓁,你怎么了?”那男人关切的摸摸裴蓁的脸,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目光。
  “快走!”
  裴蓁有些愤怒的一把拉过那男人的手,也不顾自己的衣服和脸,迅速的带着他穿过人群躲进一个无人的小胡同里。裴蓁受了伤,心里又着急,不由得蹲在地上大口喘气,那男人却是脸不红心不跳,甚至有些好奇的看着他。
  “二公子,你家我都进不去了,你还叫我来,你是不是想耍我。”
  裴蓁扬起脸,恶狠狠的看着他。
  “我正要去你家找你,告诉你今天不要来,没想到你已经……”那男人满脸的不好意思,他正是王府的小公子傅季珩。
  宁王府著名的两个公子,世子傅季瑛俊朗无双,有才有貌,朝中同僚都尊称一声小王爷,而与他英明神武的哥哥比起来,二公子傅季珩仿佛与他称呼前的数字十分匹配,也就是传统意义上地主家也会有的傻儿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