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长梦·剧本 作者:千世千景

字体:[ ]

 
文案
应友人要求将《长梦·无相劫》改写成的话剧剧本,剧情与原小说出入较大,一般的古风权谋剧。
故事发生在架空的古代王朝,国主安轻时重病缠身,将国事委托给国师连昧。野心勃勃的静王安储形招兵买马意图篡位。察觉到这一点的国师联手好友平王安宴昔为保住国主,挽救天下苍生而战。而正当这两方势如水火之时,一直游手好闲的宁王宁澜却露出了真面目……
授权请与作者联系。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澜,翠娘 ┃ 配角:安储形,安宴昔,连昧 ┃ 其它:
 
  简介
 
  时间:架空设定的古装朝代,大致参考唐朝。
  地点:宁王府,静王府,花园,平王府,国师院,皇宫,大殿,大街。
  人物:
  宁王·宁澜:城府深,隐忍,腹黑,演技派,外表懦弱安乐,内心刚强狠辣。父辈是开国大将宁是非,袭父亲爵位成宁王,常被拿来和父辈比较。
  平王·安宴昔:与国师是至交,心系天下,谋略过人。与国师联手,成为保皇派,反对屯兵意图谋反的静王安储形。
  静王·安储形:野心勃勃,手段残酷。趁国主病危之际,总揽军权,意图称霸,与平王内斗不止。
  国师·连昧:善良勇敢,聪慧机敏,胸怀大义,爱憎分明。
  国主·安轻时:重病缠身,十分倚仗连昧,对天下去向无奈并深深痛苦着。
  皇后·柳如眉:被宁澜胁迫,杀死国主后反被杀。外表温柔贤淑,实则是为了生存不择手段的女人。但其也有其不可避免的悲剧和无奈。
  宠姬·翠娘:胆识过人,坚强勇敢。内心深深爱着宁澜,为他奉献一切,却同时又对宁澜的冷漠而绝望和痛苦着。在静王身边做卧底,最后和静王同归于尽。
  谋士·肖准:静王手下的谋士,计谋无双,但却太过自负浮躁而难以让静王听从自己的建议,一直怀疑翠娘但没有抓到证据。
  心腹·应离殊:宁澜的心腹,冷面忠诚,替他做了很多上不得台面的事。
  手下·苏广:静王的手下,诚实正直,有时有些傻气。
  太监·瑞公公:国主身边的太监。
  人物关系:翠娘、宁澜、应离殊为一方势力。连昧、安宴昔为一方势力。肖准、苏广、安储形为一方势力。
 
  序幕
 
  第一场
  人物:旁白一人
  (幕布未开启
  旁白:有道是——
  山河满眼尽苍凉。
  志疏狂,却空忙。
  恩仇爱恨,世事最无常。
  败寇成王终作土,谁与我,梦一场?
  (配乐响起,大幕徐徐拉开,播放宣传动画,动画播放完,大幕闭
 
  第一幕
 
  第一场
  时间:早晨
  地点:平王府中
  景:有圈椅两把,茶几一张,山水屏风一面。气氛是平淡,端庄的。
  人物:平王安宴昔,国师连昧,家丁一人,侍女三人
  (大幕拉开,平王坐在圈椅上,手边是一套茶杯
  (平王正准备喝茶,家丁自左上
  家丁:殿下,国师的车驾已经到门外啦。
  平王:(放下茶杯)哦?可有看清车是从何方而来?
  家丁:启禀殿下,看方向是从宫里来的。
  平王:(低头思考)宫里……快去请他进来!
  家丁:是。
  (家丁自左下
  (侍女二人手持宫灯引路,随连昧自右上
  侍女甲&乙:启禀殿下,国师到了。
  (侍女自右下
  平王:(站起,面露喜色,作揖)国师别来无恙!
  连昧:(虚扶)平王殿下客气了,你我之间何须这些,再说连某人何德何能受此大礼?
  平王:国师为国为民自然受的起,来人看茶!
  (侍女丙自左上,上茶,自左下
  (侍女下后两人入座
  平王:听闻国师是从宫里来的,可有宫里的消息?
  连昧:(皱眉,叹气)咳……这宫里,自然还是老样子。
  平王:(小声)这么说——陛下的病,真当是无药可治?
  连昧:岂止是无药可治,这一日重似一日的,只怕是回不了头了。太医院的人都来看过了,什么天下第一圣手也都请来了,人有千百个,话却都一样——渡不了这春。
  平王:(忧愁)这可如何是好,距离立夏也就十多天的时间……陛下并无子嗣,又未立下遗诏,这真到天崩地陷那一天,恐怕得有一场大战啊。
  连昧:(点头)我光顾着宫里的事,这段时间都没留意宫外的局面。说起大战,静王最近有何动作?
  平王:安储形在四处招兵买马,野心不小,隐隐有逐鹿之意,你可要多提防着他。这个人为了权势不择手段,简直目无王法!只可惜我俩手中并无兵权,否则带兵把他静王府围成铁桶,看他还能横行到什么时候!
  连昧:(正色)宴昔,你也知道的,天下兵马只听令于护国玉玺,这事可不能乱说。
  平王:哼,你不乱说,不代表有人不会乱想。
  连昧:安储形狼子野心,此人不除,天下必将生灵涂炭。(一顿)还有那宁王最近呢?
  平王:(讶然,露出笑容)宁王?他还是该吃吃,该睡睡,门下姬妾成群,府中酒肉如山,比你我二人成天惴惴不安可强多了。
  连昧:(苦笑,摇头)他也就那样,你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了。他或许也有他的苦衷。只盼若有一朝朝中动荡,他也能这般安闲才好。
  平王:连昧,总是偏袒他。但话又说回来,末世里又有谁能够安闲?谁不都是挣扎着想要活下去,挣扎着想要能在世上留存一席之地吗?但是,古话说得好: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荣华富贵,过眼云烟,生死沉浮,如露似电。最后,也就如大梦一场罢了。
  连昧:(微笑)但无论大梦也好,大战也罢。那乱臣贼子只要想□□篡位,就得先从我连昧的尸首上跨过去!
  平王:(起身,拱手)国师高义,现如今天下岌岌可危,还请匡扶正义,止息干戈。纵我二人腐草荧光,也不能坐视苍生于水火之中!
  (灯光暗,连昧,平王自左下
  第二场
  时间:夜晚
  地点:宁王府中
  人物:苏广(左侧二),肖准(左侧一),应离殊(右侧二),侍女二人(分别站于正中桌子的两边,手提宫灯),宁王(正中右侧),静王(正中左侧),翠娘(领舞),伴舞五人。
  景:正中有两张桌子,两边各两张桌子,桌上有酒杯酒壶。气氛是热烈,繁华的。
  (黑暗中,响起乐声
  宁王:来来来,喝酒喝酒,今夜不醉不归!
  (灯光亮,两名侍女左右走弧形站定
  静王:(尝一口酒)好酒,果然只有宁王府里才有这样的东西。
  宁王:陈年的梨花酿,静王见笑了。我这宁王府里没有别的,美酒和美人不能少。
  静王:说起美人,前阵子府中可是新招了一班舞姬?
  宁王:怎么,静王有兴趣?……来人!(击掌三声)
  (翠娘领五人自右上,起舞
  (其间宁王和静王小声交谈着,其余人凝神注视
  (舞毕,伴舞自右下,翠娘走到宁王静王的面前
  翠娘:(行礼)参见静王殿下,平王殿下。二位殿下万福。
  静王:好……很好!赐座!
  翠娘:谢殿下!(回身坐在右侧靠宁澜的位置)
  静王:(盯着翠娘)宁澜,这也是你府上新来的舞姬?
  宁王:不瞒静王,她确实是新来的。
  静王:(点头)哦……可是看着总有些面熟。
  宁王:美人嘛……总是差不多的。或说是她和静王有缘,一见如故也未必可知啊。
  静王:(欢喜)一见如故,好一个一见如故!宁澜,她叫什么名字?
  宁王:入府的时候抬头看见杨柳初绿,故取名叫翠娘。
  静王:日晃百花色,风动千林翠。这名字取得妙……(看着翠娘)美名配美人……真好,真好……(忽然说)宁澜,本王可从没向你要过什么吧?
  (翠娘神色紧张
  宁王:(面有疑虑)怎么说?
  静王:这翠娘,可否就赠予本王?
  翠娘:(猛地站起来,发觉不合适又坐下)殿下……
  宁王:(看着翠娘,为难)你可愿随静王去那静王府?
  翠娘:(焦急)不,翠娘想永远在宁王身边!
  静王:(话中有话)大可不必,这静王府可一点也不比宁王府差,你说是不是宁澜?
  宁王:(尴尬)是……是……那么——
  翠娘:(哀求,连忙在宁澜面前跪下)殿下,殿下,求求你不要赶走翠娘!
  宁王:(无奈)翠娘,这静王府是多少佳人梦寐以求的地方,今天请你去你就去吧……再说又不是往后见不到。你放心,本王这就赏你几件东西,让你风风光光地去静王府。
  静王:如此甚好,那本王就在此谢过了。
  宁王:静王言重了,这宁王府里的东西,凡是静王喜欢的,拿去便是。
  静王:(大笑,举起酒杯)好!
  宁王:(举杯,但脸色明显不好)好……
  (翠娘跪在宁澜面前绝望地看着两人
  (灯光暗
  第三场
  时间:上午
  地点:宁王府前大道
  景:地上落满花瓣,街边站着送行的队伍。气氛是凄美,华丽的。
  人物:翠娘,应离殊,侍女四人,家丁四人
  家丁甲:(黑暗中)翠娘,启程啦!
  (灯光亮
  翠娘:繁花总被春风负,红颜原来怕薄情。(看着满地的花)这前几天还在枝头闹的,今儿个就到了这般田地。(对落花说)你呀你,知道什么是无常吗?枉信了阳春三月,错怪了春风有意,直把自己当成开不败的主儿了!你看看我,想我如此容貌,如此身姿,竟也就是那人眼中的一个物件!召之即来,挥之即去,高兴了就赏几钱,不高兴了就冷落几天。他要讨好人就能把我送走,要哪天得势了,(自嘲一笑)说不定还能将我索要回去!可我……可我,我竟然会那样爱着他,痴痴地迷恋着他。他赏给我的每一样东西我都视如珍宝——这簪子,这衣服……咳,可这又有什么用,他的人我留不住,他的心我更留不住!我在他眼里就是个漂亮的摆饰,他虽然喜欢,却没把我当人看!(摇头)罢了,罢了。这就要去静王府,那静王府不过也就是个大点的鸟笼子,能怎样?!终究还是飞不出,逃不脱……曾经我以为不得他的宠爱也起码可以老死在他身边,可我错了,我终究算得太短。上天!我为何安了卖笑的命?!我好恨……我好苦……
  家丁乙:翠娘,走了……
  翠娘:不,我不走,我要说下去。从没人听我诉苦,今天我要说个够。我也曾是富贵之家,可我爹犯了大罪,满门女眷充为官妓,贬入贱籍,永世不得翻身!年少时,我在教坊受尽了欺侮,好不容易以为熬到了头,到了这宁王府里,想着终于可以像人一样的生活。却怎料到,最后还是一场空。我看惯了良辰美景随风逝,却又那样轻易地相信了虚无荣华……
  家丁丙:翠娘,再不走来不及啦……
  翠娘:可怜我人微言轻,天底下竟没有一人怜悯我,为我说话……罢了,罢了,身似飘萍何处去,还归一梦中。
  家丁丁:这就是了,快走吧!
  (翠娘在前呼后拥中向舞台右侧走去
  (应离殊自左上
  应离殊:翠娘,先别走。
  翠娘:(错愕)应统领?
  (应离殊至台中
  应离殊:殿下有话要对你交代。
  (翠娘连忙撇下随从跑到台中
  翠娘:(惊喜)真的?!
  应离殊:千真万确,殿下如今正在花园里等你。
  翠娘:(笑)好,翠娘现在就去!
  (翠娘与应离殊自左下
  (灯光暗
  第四场
  时间:白天
  地点:宁王府花园
  景:四周有若干花草树木。气氛是温和,宁静的。
  人物:翠娘,宁澜
  (灯光亮,宁澜站在台中,背对翠娘
  (翠娘自左上
  翠娘:(欲言又止)殿下。
  宁澜:你来了。
  翠娘:翠娘参见殿下,殿下万福。
  宁澜:(回头)何须多礼,你一定以为本王是无情无义之人吧。
  翠娘:(摇头)翠娘不敢。
  宁澜:将你弃置在静王府里,不管你的悲喜,这不是无情无义是什么?
  翠娘:(叹气)这不怪殿下,也许是翠娘命该如此。
  宁澜:(摇头)是本王命该如此……(充满柔情)本王还记得那一日你站在这花园里,身后柳枝初绿,一曲六幺跳得如飞燕转世,转眼也就一年了。这往后,只有杨柳依旧,不见佳人何处,本王又何尝舍得你?(沉重)但世事凋敝,宁王府朝不虑夕,难保有朝一日不会大祸临头,树倒猢狲散。而静王又重兵在握,纵然府中暗流汹涌,但想来也是这乱世中最好的去处了。
  翠娘:(摇头)不,我不要去静王府。翠娘不是贪生怕死之徒,愿和殿下同进退!
  宁澜:(苦笑)但本王却万万不愿见你漂泊流离。如今静王势倾天下,本王不过一介闲职,仗着父辈保家卫国的功勋,袭了个异姓王的爵位,但要说荫蔽,实在是力不从心。静王那日不要说要你一个翠娘,就算要这宁王府上上下下三百口人的性命,本王也不敢说一个不字啊。
  翠娘:(痛苦)我知道,我都知道……殿下,这乱世里,多少人是真能由得了自己的!(哭腔)都是强颜欢笑,都是逢场作戏!
  (翠娘悲恸欲倒,宁澜扶住
  翠娘:殿下,翠娘对殿下一片真情日月可鉴。从今往后,殿下可要多保重啊!
  宁澜:(点头)本王知道,本王知道。翠娘,本王信得过你,才将这些话告诉你。实不相瞒,将你安排进静王府也不是毫无目的。静王安储形野心昭然若揭,将来恐怕要对宁王府不利。你在那静王府里,也好多长一双耳目,免得真到那一天毫无准备。此情此义,宁澜在此先谢过了。
  (宁澜作揖,翠娘连忙阻止
  翠娘:殿下使不得!(坚定)殿下相信翠娘,是翠娘几世也修不来的福分。为了殿下,为了宁王府,翠娘万死不辞。就算这静王府真是龙潭虎穴,我翠娘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要闯一闯!
  (配乐响起,大幕合上
 
  第二幕
 
  第一场
  时间:上午
  地点:静王府
  景:座椅一张,背后屏风一扇。气氛是严肃的。
  人物:静王,肖准,侍女二,翠娘
  (配乐,大幕开
  (静王坐在台中央,翠娘坐在静王膝盖上,两人显得很亲密
  (肖准自左上,两侍女提宫灯引路
  肖准:殿下!殿——(忽觉不妥又打住)
  静王:你慌什么?
  肖准:(面露难色)这……翠娘你……
  翠娘:(站起)妾身这就退下。
  静王:哎,走什么,本王让你走了吗?好好待着。
  翠娘:是。
  肖准:(迟疑)殿下,这……
  静王:你说你的。
  肖准:(提防着翠娘)臣在平王府中的眼线今早告诉臣一个消息。
  静王:什么消息能让你愁成这样,天要塌了不成?
  肖准:启禀殿下,天还没塌,可离塌的那天也不远了!
  静王:(紧张)难不成是关于国主的病?
  肖准:那倒不是。
  静王:(松一口气)哦,那能是什么事?
  肖准:国师想封平王为摄政。
  静王:(惊诧)你说什么?这……(站起)好个国师连昧,年纪不大胆子不小!他这样袒护安宴昔,这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静王?
  肖准:殿下息怒,可万一平王真的加封摄政,殿下的处境可就被动了。
  静王:(斩钉截铁)不行,不能让他们得逞!俗话说:先下手为强。(冷笑)连昧……连昧,你胆敢挑衅本王,本王就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肖准:殿下,此事还应当从长计议。那连昧是陛下金口玉言的理政,现在和他撕破脸,文武百官怎么想?更何况,连昧的性格殿下不是不清楚,无把握的事他怎么可能会付诸行动?
  静王:蠢材,本王养着你不是让你成天和本王作对的!文武百官又怎么样,到时候千军万马,剑指朱门,他不服也得俯首称臣!
  肖准:殿下……人言可畏啊!
  静王:人言?要是怕那飞短流长,本王一开始就不会走现在这条路。肖准,你是聪明人。不用本王提醒你尔虞我诈和败寇成王。你那些妇人之仁都给本王收起来!这连昧的命,本王要定了!
  肖准:殿下,哎呀殿下你怎么不听小人的劝?!小人也是为殿下着想,那国师身后有平王和国主两座靠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您如何动得了他?
  翠娘:放肆!肖准你这是在讽刺殿下吗?
  肖准:这里哪有你一个贱婢说话的份?!还不闭嘴!
  静王:(冷冷地)肖准,该闭嘴的是你。
  翠娘:殿下,肖谋士说的本也没有错,可难保国师不会步步为营。再者,若是忍了这一次,殿下的颜面何存?翠娘可不愿见到殿下难过!
  肖准:(怒视翠娘)你这——!(又看向静王)殿下……
  静王:肖准你有完没完?快给本王退下!
  (肖准叹气,左下
  翠娘:(看着肖准走远)殿下消消气,翠娘新学了一支舞,这就跳给殿下看!
  静王:(怒转喜)好!还是翠娘你为本王省心……
  (灯暗
  第二场
  时间:夜晚
  地点:宁王府
  景:舞台偏右侧向外一把椅子,茶几,杯子。气氛是安静的。
  人物:宁澜,应离殊
  (灯亮
  (宁澜坐在台中,应离殊自左上
  应离殊:殿下,这是翠娘的信。
  (拿出信封
  宁澜:(接过信封)消息来的好快。
  宁澜:(读信)原来如此,国师竟然想封平王为摄政?(冷笑)现在安储形那莽夫恐怕就像热锅上的蚂蚁般焦急吧。
  应离殊:殿下,此举如此冒险,不像国师的作风,只恐有诈。
  宁澜:你不懂,那国师虽然外表温和但内心刚烈。他此番招摇着要封平王为摄政,恐怕是忍无可忍,要找借口敲山震虎,修理静王一顿了。
  应离殊:那静王他会不会对国师不利?
  宁澜:即便他想,他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那连昧是什么人?二十五岁总理国政,朝内朝外只手遮天,在这天底下能撼动他的人恐怕也就只有国主了。安储形虽然手下兵马无数,但毕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这朝中大臣又有哪一个敢驳国师面子的?
  应离殊:可若是平王真封了摄政,对殿下也并无利处。到底该如何行动?
  宁澜:(站起)时机未到,不宜妄动。你我就不妨看他们争权夺势,斗得你死我活,等两败俱伤之时再坐收渔利。俗话说了,枪打出头鸟,本王才不愿做那众矢之的。应离殊你记着,人不在乎是怎么活的,但只有活到最后才是真正胜者。他们斗得越厉害,留给本王的机会也就越多。
  应离殊:卑职受教。殿下,只是那翠娘……
  宁澜:你放心,翠娘她可靠得很。这女人不仅心思灵巧,而且就算东窗事发也绝不会供出宁王府——她只要对本王痴心一天,就会对宁王府忠诚一天。总之,你还是好好下去睡一觉,等着看明日早朝将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吧!
  第三场
  时间:清晨
  地点:大殿
  景:台正中有一把椅子,气氛是庄严的。
  人物:柳如眉,瑞公公,平王,宁王,静王,苏广,肖准,应离殊,连昧,官员若干,宫女六人,旁白一人
  (黑暗中,三声钟声
  男声:早朝——!
  (灯亮,百官忝列,连昧居中
  瑞公公:国后驾到!
  官员甲:这国后怎么上早朝来了?
  (众人附和:是啊,就是啊……
  (瑞公公领柳如眉随宫女六人自右上
  连昧:肃静!
  (众人安静
  众人:国后长乐无极!(跪)
  柳如眉:本宫不过是出来散散心,众卿家不必多礼。
  (柳如眉坐下
  众人:谢国后!(起立)
  连昧:(作揖)国后,今日连昧有一事想请国后作证。
  柳如眉:国师过谦,本宫只是一介女流,堪堪做个听众罢了。若有什么事,便直说吧。
  (连昧出列
  连昧:恕臣僭越。
  (连昧面向众人打开圣旨
  连昧:众臣听宣!
  众人:臣在!(除三王以外跪
  连昧:(读圣旨)国主诏曰:今朕旧疾复发,迟迟未愈,诸事庞杂,力不从心。拟擢平王安宴昔为摄政,总揽大局,匡扶社稷。众卿应戮力同心,辅佐扶持,以幸天下苍生。(合上圣旨)平王安宴昔接旨!
  静王:慢着,本王以为此事不妥。
  肖准:(猛然抬头,恳求)殿下,殿下三思啊……臣……
  静王:(对肖准)你闭嘴!国师,不是本王惹是生非。本王只想问:这陛下既已将政务交由国师打理,为何还要多此一举封摄政之位?
  连昧:听静王殿下话里的意思,是怀疑陛下的决断吗?这问题不难,要不是有人图谋不轨,觊觎正统,也不至于设这摄政之位。
  静王:本王不敢怀疑陛下英明神武。但本王却怀疑这圣旨真假!
  (众人哗然,议论纷纷
  连昧:(淡定)诸位稍安勿躁。静王殿下,这圣旨是本院代笔,三司见证,殿下若信口雌黄捏造事实,恐怕不妥!
  静王:(冷笑)三司?三司难道不是你连昧门下的走狗吗?!
  连昧:(愤怒)放肆,明堂之上岂容你胡言乱语污了国后圣听!况且一人代笔,三司为证是宗法定下的旧律,你竟然不分青红皂白,颠倒是非,诬陷朝臣,直呼走狗。本院倒先要追问这挑拨离间,大逆不道之罪!
  静王:好一派冠冕堂皇,连昧你是何居心在场的人都清楚!
  连昧:昭然若揭的,恐怕是殿下吧!
  静王:你……
  柳如眉:都静一静。本宫这是出来散心的,不愿听你们争论。(看向宁澜)宁王,你作为三王之一,有何见地?
  宁澜:(紧张,畏缩)臣,臣……并无任何见地!
  柳如眉:宁王过谦了,但说无妨。
  静王:(威胁)对,你但说无妨!
  宁澜:(慌张)臣,臣……臣没有异议。先前静王殿下也说过的,国师全权总理国政,臣愿谨遵陛下圣旨!
  静王:(瞪着宁澜)你……好!宁澜你最好别忘记今天说的话!
  宁澜:宁澜不敢。
  连昧:静王,朝臣自不必说,宁王也对这圣旨毫无疑虑,你还有何意见?
  静王:(不甘)臣无话可说!
  连昧:那就好。平王安宴昔接旨!
  (安宴昔上前)
  平王:谢国主隆恩。
  旁白:旧历三月,平王安宴昔封摄政,从此□□卫权之战愈演愈烈。
  (灯光暗,众人自左下
  第四场
  时间:上午
  地点:静王府
  景:座椅一张,背后屏风一扇。气氛是严肃的。
  人物:静王、肖准、翠娘
  (灯光亮,静王自左上
  静王:气死本王了!连昧那油嘴滑舌的狐狸!
  (肖准跟随静王自左上
  肖准:殿下息怒!
  静王:(转身)你……你也是废物!
  肖准:臣早前便说了这连昧树大根深动不得,那国后想必也是他搬上来镇场子的。
  静王:你只会成天说动不得动不得,何曾见你想过点办法?现在安宴昔名正言顺地总揽大局,朝臣皆听命与他。若有一天国主驾崩,宝座势必会落在他手上。这是何等的劣势……还有宁澜……这贪生怕死,胆小如鼠的东西!
  肖准:殿下息怒,那国师如今已成气候,想要扳倒他恐怕难于登天。但宁澜……那人是墙头草一样的性格,留之无用,不如……
  静王:你什么意思?
  肖准:殿下,柿子,总是要捡软的捏的。
  静王:你这样说就代表你已经想好计策了不是?
  肖准:臣探听得知,这宁王每月必去东花巷听曲子。这从东花巷到宁王府的必经之路上,有一条窄街叫如意街,街上僻静无人,昏暗少灯,是个埋伏的好地方。
  静王:依你的意思,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肖准:殿下,该断不断,反受其乱。如果那宁澜被国师利用,反而对殿下是大大的不利。不妨在那里设下埋伏,并留下线索直指国师,岂不是一石二鸟?
  (翠娘自右上,做偷听状
  静王:好……很好。宁澜,你不仁就休怪本王不义。肖准你速去准备,定要叫宁澜有去无回!
  肖准:是!
  翠娘:有去无回?不好,此事当立即通报殿下。
  (灯光暗
  (静王、肖准、翠娘自左下
  (大幕拉上
 
  第三幕
 
  第一场
  时间:夜晚
  地点:如意街
  景:气氛是幽暗阴森的。
  人物:宁澜,应离殊,刺客五人。
  (配乐渐响,大幕拉开
  宁澜:离殊,什么时间了?
  应离殊:回殿下,已经三更了。
  宁澜:哦……三更。
  应离殊:这如意街上也没个灯光,殿下要小心脚下。
  (脚步声
  应离殊:什么人?
  (聚光灯亮,打在应离殊身上
  刺客:取宁澜性命之人!
  应离殊:殿下小心!
  (应离殊护着宁澜,拔剑厮杀,打斗声响起
  (宁澜装作害怕
  (打斗声停止
  应离殊: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应离殊用剑指着一个刺客
  (全台灯光亮
  刺客:社稷之害,人人得而诛之!为国为民,何须谁来指使!
  应离殊:那就是当真不怕死了?
  刺客:大丈夫何惧一死!(自刎)
  应离殊:(上前搜身,搜出一块腰牌)装得还挺像。殿下,殿下请看。
  宁澜:(接过腰牌,冷笑)国师院?果然翠娘说的没错……
  应离殊:殿下,此次若不是有翠娘通风报信,恐怕就要中了安储形的反间计了。
  宁澜:是啊,幸好她连夜传书说静王要在如意街设伏并诬陷国师,本王才得以须发无损。
  应离殊:殿下,静王要对殿下不利,虽然今日无恙,可难保下次还有翠娘相救。现在该如何是好?
  宁澜:(沉吟)待本王想想……连昧把利害看得太透彻,应该不会贸然相助。安宴昔与连昧是至交,应该不会忤逆连昧的意思。安储形本身并没什么,但听说手下有员谋士叫肖准的,是个人物。(笑)
  应离殊:怎么,殿下有对策了?
  宁澜:嗯,你明天去散播传言,就说本王在东花巷遇刺并受了惊吓,已经闭门不出了。还有,说宁王府的人都说要和国师院势不两立。
  应离殊:卑职记下了。
  宁澜:(点头)安储形终究还是轻看了本王。那倒也好,越是避人耳目,行事就越方便。
  (灯暗
  第二场
  时间:上午
  地点:静王府
  景:座椅一张,背后屏风一扇。气氛是热烈的。
  人物:静王,肖准,翠娘
  (灯亮
  (静王和肖准自左上
  静王:(面露喜色)肖准你这一石二鸟的计策好啊!现在宁澜那胆小鬼已经躲在府里不出门了!而且大街小巷都传遍了,宁王府如何和国师院交恶,宁澜又如何和连昧势不两立。
  肖准:恭喜殿下,贺喜殿下。(喜转忧)只是臣原本以为能除掉宁澜,却没想到还是被他逃脱了……
  静王:(摆手)那又有什么关系,恐怕就以宁澜现在这般也难有什么作为了。听说宁澜现在听见如意二字都要吓得哆嗦!(大笑)
  (静王坐下
  肖准:殿下,不是小人夸口。前去的刺客个个武功卓群,时机拿捏得如此恰到好处,而那如意街又是何等秘密的地方,此计本当万无一失啊!可如今却出了纰漏,恐怕这其中……
  静王:(忽然严肃)你这是什么意思?
  肖准:(小声)殿下,怕是连这静王府里也没有不透风的墙。
  静王:(打量肖准)肖准。
  肖准:(紧张)臣在。
  静王: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你大可不必太过在意这些……
  肖准:殿下,臣不是沽名钓誉之徒,此言也并非为了挽回颜面。只是,只是此事确实蹊跷!
  静王:(不以为然)有什么蹊跷,兴许就是他宁澜运气好罢了。人无完人,就不允许你肖准犯错?
  肖准:臣不敢。
  静王:每次都是你在本王兴头上泼冷水,念你有功,本王三番五次忍着你。趁着今天本王心情好不想和你多理论,快退下吧。
  肖准:殿下!
  静王:滚!
  (肖准往舞台左移动
  静王:哎。
  肖准:(扭头)殿下?
  静王:翠娘,翠娘!来来来,进来陪本王喝酒!
  (肖准摇头叹气
  (翠娘自左上,碰见肖准
  翠娘:肖谋士万福!
  (肖准愤然拂袖而去
  (翠娘走出几步又扭头
  (肖准回头看着翠娘
  肖准:(低头自言自语)这翠娘,是从宁王府来的吧?
  (肖准自左下
  (灯光暗
  (翠娘和静王自右下
  第三场
  时间:夜晚
  地点:静王府中花园
  人物:翠娘,肖准,苏广
  景:花园内有花草若干,气氛是幽暗神秘的。
  (灯光亮
  (翠娘自右上
  翠娘:(四处张望)白天听说殿下在如意巷遇刺受了惊吓闭门不出,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可惜我翠娘身在这静王府里不能去探望一二,只好趁着夜深人静煎心熬胆。(焦急状)咳,不如修书一封去问问也好,可这静王府里人多眼杂,实在不应该节外生枝。怎么办……怎么办,真是急死个人!
  (肖准自左上
  肖准:这不是翠娘吗?怎么大晚上的在着花园里?
  翠娘:(惊惶)肖,肖谋士!(松一口气)哎,您可吓死我了。我也是闲来无事才在这花园里的。
  肖准:哦……闲来无事。(话中有话)这三更半夜的还是早休息为好,免得府里人看见了落人话柄。
  翠娘:(镇定)谢肖谋士提点,不过翠娘行得正坐得直,自然不怕有什么话柄。倒是肖谋士,这花园是内院,女眷众多,实在不应当常来走动。
  肖准:(大笑)好一副伶牙俐齿!
  翠娘:见笑,比不上肖谋士巧舌如簧。
  肖准:我从前只以为宁王府是乌烟瘴气之地,没想到还能养出你这样聪慧机敏的女子。
  翠娘:翠娘在宁王府不足一月,不懂宁王府是怎样的地方。更何况翠娘一介倡伶,地位卑贱,哪能同宁王府里的人相提并论?更不要说被那些当主子的人影响了。
  肖准:可我怎么听说宁王十分宠幸你?
  翠娘:(一怔又瞬间神色如常)那想必是宁王府里的人怕妾身在静王府受人欺负,有意抬高妾身了。
  肖准:你这就过谦了,谁不知当日宁王送你绸缎百匹、钗环无数,说不宠幸怕是假的吧?
  翠娘:送多少礼是主子的事,我当奴婢的岂好妄加揣度。
  肖准:那这么说来,你与宁王当真没些许交情?
  翠娘:妾身何德何能。
  肖准:那三日前夜晚你是否悄悄出府去?
  翠娘:(惊讶)我……
  肖准:肖准有人证,可不许你抵赖。
  翠娘:(冷下脸)敢问肖谋士是在盘问妾身吗?
  肖准:(不卑不亢)肖某人不敢。只是守门的护院将事情和我说了,不查个水落石出恐难以交代。再说,若你真如所言,行得正坐得直,又何惧一问?还是说,那不过是虚以委蛇的说辞。
  翠娘:(冷笑)肖谋士说得好堂皇,但不知你是否有权过问翠娘的私事?
  肖准:私事?宁王在如意巷逃出生天,真不是有你通风报信?
  翠娘:你含血喷人。
  肖准:(咄咄逼人)那你便说说三日前出府到底所为何事!
  翠娘:我……
  (肖准上前一步
  肖准:翠娘,此刻没有静王殿下护着你,劝你还是老实交待,否则……就怕你死到临头百口莫辩!
  (翠娘后退
  翠娘:你就不怕我在殿下面前告你的状么?
  肖准:你不过一个宠姬,比得上天下江山?!
  (苏广自左上
  苏广:肖谋士何苦逼问一个弱女子?我三日前回府晚了,看见翠娘她是出门买针线去了。
  肖准:(冷笑)大晚上的出门买针线,此事干系重大,苏广你说话要慎重……
  苏广:你我同僚情谊,苏广还能骗你不成?(看向翠娘)翠娘,你说是不是这样?
  翠娘:(连忙)是,是,翠娘是大晚上出门买的针线。再过一个月就是静王诞辰,翠娘想绣点东西给殿下。怕殿下知道了,所以托从前歌坊的姐妹为我捎来。迫不得已,只好偷偷去取。肖谋士若是不信,翠娘这就回房把东西拿来给肖谋士看。
  (翠娘转身欲走
  肖准:(无奈)那倒不必,既然苏广这样说了,那便算了吧。肖某不是刻薄之人,也并非有意盘查你。
  苏广:肖准,做人还是要放宽心,斤斤计较不是君子之道。纵然如意巷事情蹊跷,也不该如此为难一个女流之辈。
  肖准:肖某人性急了,给翠娘赔不是。
  翠娘:哪里,肖谋士多礼了。
  肖准:(看着两人)告辞。
  (肖准自右下
  翠娘:(看肖准走远,向苏广行礼)翠娘多谢苏谋士搭救!
  苏广:(憨笑,摆手)哪里哪里,我也只是路见不平。(喜转怒)想那肖准才高八斗可度量竟如此之小,自己失手反而迁怒他人,实在是过分!(怒转忧)不过,他此番必定记恨于你,你还是小心为妙。
  翠娘:翠娘记下了。
  苏广:这静王府里权利关系错综复杂,今天是一个肖准,明天可能还会有别人。你这样的红颜佳人,实在不应该来。
  翠娘:(叹气)翠娘哪里是愿意来这静王府的?也都是身不由己。
  苏广:人生在世,最怕身不由己。不过你放心,有我苏广在这静王府里一天,便保你平安无事一天。
  翠娘:(行礼)翠娘谢过苏谋士。
  苏广:叫我苏广就行!不过有件事情你必须告诉我——三日前夜晚,我看见你是去见了一个男人,那到底是谁?
  翠娘:实不相瞒,那是翠娘的兄长。在这静王府里时时有赏赐,翠娘家贫,只好偷偷拿出去卖了补贴家用。
  苏广:(紧张)你可知道这府中东西流出去也是重罪!家贫又如何,我苏广接济你就是了,何苦去冒那要命的风险。
  翠娘:(受宠若惊)这如何使得?!
  苏广:使得使得,我苏广孑然一身也花不了那许多,不如给你来的实在。天色不早,我也该回去了,来日再见吧。
  (苏广向左移动
  翠娘:苏谋士慢走。
  苏广:(回头)是苏广!
  (苏广自左下
  (翠娘看着苏广下
  翠娘:这人倒是个好靠山,(掩嘴一笑)只是性子未免也太愚直了点,真不知是如何在静王府里过活的!(忽然想到了什么,惆怅)但这愚直……也有愚直的好啊。
  (配乐起
  (大幕拉上
 
  第四幕
 
  第一场
  时间:夜晚
  地点:宁王府
  人物:宁澜、应离殊
  景:正中有座椅一张,椅子边有茶几,背后有屏风一扇
  (大幕开
  (宁澜坐在椅子上看书
  (应离殊自右上
  应离殊:(急切)殿下,启禀殿下。静王军中的眼线来报,静王军队即将集结完毕,开赴都城!
  宁澜:(放下书)来的好快!看来安储形给了那些外官不少好处——不然这千军万马怎么这样悄无声息?
  应离殊:那依殿下之计,如今该如何是好?
  宁澜:今天是什么时候了?
  应离殊:回殿下,距离立夏还有四天。
  宁澜:那宫里消息又如何?
  应离殊:没有消息。
  宁澜:(摆手)等不到那时候了。都城之中兵力并非充足,如果安储形真有先前所说的数十万大军,一旦开战,恐怕结局只有坐以待毙。若事情真如你所言,那么最好是趁他还未准备周全的时候,打他个措手不及。
  应离殊:可这国主的病岂是能预料的?
  宁澜:(冷笑)天算算不过,就不能人谋吗?
  应离殊:(惊惶)殿下这恐怕……
  宁澜:(站起)古来王侯将相哪一个不是鲜血满手?应离殊,你在这宁王府里也该有十多年了,这个道理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应离殊:(低头)是,小人清楚。
  宁澜:昔日先父四海踏破,□□之下冤魂无数才换得几世荫蔽。大丈夫建功立业就少不了心狠手辣。更何况如今世道凋敝,人为草芥,本王与安储形势如水火必要争个你死我活。若今日一时心软,只怕将来他人对我却毫不留情。总有人要去死——即便是贵为国主。
  应离殊:殿下打算如何做这件事?
  宁澜:那就要看国后柳如眉的了。
  (灯光暗
  (宁澜、应离殊自左下
  第二场
  时间:夜晚
  地点:国主寝宫
  人物:柳如眉、瑞公公、安轻时、连昧、宫女四人
  景:中央斜放一床,床边有凳子,桌子,气氛是幽暗,阴森的
  (灯光亮
  瑞公公:(在幕后)国后到——
  (柳如眉自右上,身边是瑞公公,身后是宫女四人
  (瑞公公手上端着一个托盘,盘子上有一碗药
  瑞公公:娘娘为陛下彻夜祈祷才换来这一碗药,娘娘诚心,定能感昭日月。
  柳如眉:哎,你当本宫是甘心的么?事到如今,也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柳如眉等人向台中移动
  柳如眉:(回头)你们都退下吧。
  宫女:是。
  (宫女自右下
  柳如眉:(见瑞公公不动)你也退下吧。
  瑞公公:娘娘金贵之躯,还是让奴才给您端着这碗药。
  柳如眉:(悲凉)你看这天渐渐热了,离夏至也没剩下几天。本宫这是有话想对陛下说啊。
  瑞公公:是,奴才这就退下。(劝说)娘娘切不可太过悲伤,要保重身体才是。
  (瑞公公自右下
  (柳如眉接过托盘,看瑞公公下
  柳如眉:(苦笑)保重?(摇头)这世间最难的便是平安二字。为了这一世平安,人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柳如眉紧张四顾,走到床前
  (柳如眉放下托盘,对着国主
  柳如眉:陛下?
  (没有回应
  柳如眉:陛下?
  (没有回应
  柳如眉:(无奈地自言自语)你不死,我全家老小就都要性命难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也各自飞。休要怪我,要怪就怪宁澜吧!
  安轻时:(虚弱的)如眉?
  柳如眉:(倒吸一口冷气)陛下,陛下您醒着?
  安轻时:醒着和睡着有什么区别?都是过一天少一天……
  (安轻时挣扎着想坐起
  (柳如眉扶着安轻时
  柳如眉:(转悲切)陛下可千万别这么说,陛下洪福齐天一定不会有事的。
  安轻时:你不用安慰朕,这病,朕心里比谁都清楚。朕不怕死,怕的是那些身后事。天下江山,危如累卵,内臣外将,狼子野心。可朕,朕在这一方室内,是井底之蛙,无力回天。
  (安轻时咳嗽
  (柳如眉为安轻时顺气
  柳如眉:陛下何必要去思虑那些!恕如眉大胆,在如眉眼里,只要陛下能平安无事,江山社稷都是轻的。
  安轻时:(握住柳如眉的手,上气不接下气)你……朕明日让连昧在遗诏里添一条,保你柳家上上下下。
  柳如眉:说什么遗诏这样不吉利的话!快把药喝了……
  (柳如眉端起碗递给安轻时
  安轻时:(接过碗)这药,和平常的不一样啊。
  柳如眉:这是臣妾为陛下彻夜祈祷求来的。
  安轻时:(放下碗)你怎么能听信那些方士的妖言?
  柳如眉:(一顿,转哭腔)可,可太医都束手无策,如眉只好……
  安轻时:(摇头)罢了,也是你一片心意。
  (安轻时喝药
  (柳如眉紧张地看着安轻时把药喝下去
  (安轻时把药碗交给柳如眉却中途毒发,药碗掉在了地上
  (柳如眉站起,向后退几步
  安轻时:(垂死)你……你这毒妇!
  柳如眉:(摇头)我也是逼不得已,你迟早要死,我的路还长着!到时候江山易主,我不要给你殉葬!
  安轻时:(大笑)好一手如意算盘,我在这宫廷里,从小处心积虑步步为营,没想到是死在枕边之人的手上!
  (安轻时死
  (柳如眉颤抖着看着死去的安轻时
  柳如眉:(悲切)在这乱世中人人朝不保夕,便是尊如你我,到头来还要受人摆布;说什么情深似海,转眼也如云烟成空!罢了,罢了!
  (柳如眉摇头,换上一副惊惶的神色
  柳如眉:来人啊!快来人!
  (瑞公公和六个宫女自右上
  瑞公公:(奔跑)娘娘,娘娘怎么了?
  柳如眉:(哭腔)殿下喝下药以后,喝下药以后就……
  (瑞公公连忙去床前
  (确认安轻时没了呼吸之后吓得跌坐在了地上
  柳如眉:(对宫女)你们快传太医!
  瑞公公:(从地上爬起来,失魂落魄)不用了。
  (柳如眉和宫女诧异地回头
  瑞公公:陛下驾崩了!
  (配乐起
  (柳如眉大惊失色,后退几步一个趔趄
  (众宫女扶柳如眉,乱作一团
  旁白:旧历天赐十一年六月,国主安轻时驾崩,大祁国名存实亡。
  (灯光暗
  (众人下
  第三场
  时间:凌晨
  地点:国主寝宫
  人物:连昧、安轻时、瑞公公
  景:同第二场,气氛是悲凉萧瑟的
  连昧:陛下——
  (灯光亮
  (连昧自右上
  连昧:(痛心)臣来晚一步啊!
  (连昧跪倒在床前
  (瑞公公扶连昧
  瑞公公:国师节哀。
  连昧:(声嘶力竭)天倾地崩,叫我如何节哀!
  瑞公公:先帝若知国师悲痛至此,定不会让国师在此长跪!国师请起!
  (瑞公公扶连昧
  (连昧站起,摇头
  连昧:(悲凉)连昧二十五岁总理国政,算到如今也有八年了。朝内奸佞,朝外逆臣,空为社稷除却许多蠹豸,还真把自己当作一世忠良!……忠良(冷笑)哪个忠良会连自己君王的最后一面也见不到!
  瑞公公:此事突然,不能怪罪国师。
  连昧:此事不怪罪,那放任静王狼子野心,招兵买马又怪罪于谁,连昧寝食难安啊!陛下追先灵而去,连昧如江山何!——蚍蜉撼树,螳臂当车,纵然连昧卑贱之躯,死不足惜,然天下苍生有憾!
  瑞公公:国师莫要自责,陛下并未立储,如今宫里宫外都全仰仗您了。
  连昧:(点头)是……是……(忽然)瑞公公,你在陛下身边多久了?
  瑞公公:回国师的话,整整三十一年了。
  连昧:好……好。可有亲人在都城之内?
  瑞公公:有姐弟三人,养女一人。
  连昧:你这就收拾细软,带着亲眷出城去吧。
  瑞公公:国师这是何意?!小的在这宫里数十年,从未有过二心,怎会做如此小人行径!
  连昧:瑞公公,你可知道,这陛下一旦驾崩意味着什么?
  瑞公公:小的愚钝。
  连昧:是这城中要开战啊……静王号称百万之师,而都城守军不足十万。连昧纵是能撒豆成兵,恐怕也难以抵挡。
  瑞公公:国师这是?
  连昧:(平静)连昧从小受尽帝王恩宠,以身殉国,战死沙场,也不为过吧。
  瑞公公:(跪)国师使不得!国师使不得啊……这如今朝中都听从国师号令,若群龙无首,恐怕愈加难以战胜!
  连昧:连昧一死,便会有新的人来接任,这成败并非系于连昧一身。(微笑)不多说了,你赶快走吧。
  瑞公公:国师!
  连昧:你走!
  (瑞公公磕头
  瑞公公:国师大恩大德,奴才结草衔环没齿难忘!国师保重!
  (瑞公公站起,自右下
  (连昧看瑞公公下场
  连昧:(恍惚而萧索)陛下,静王军队百万,正开赴都城,行踪隐蔽,不知如何处置。若坐以待毙,恐怕只有家国沦丧一条路可走。若倾巢而出,又担心都城空虚,给贼人可趁之机。连昧有生以来,遇见过难题无数,这次却是真的束手无策。江山,社稷,黎民,百姓,一个个都太重太重,压得微臣喘不过气啊。微臣何尝不想为陛下尽节守灵,可大战在即……(悲痛)臣不忠不义啊陛下!(抬头)苍天,你若有眼,给我大祁国指一条生路吧!连昧余命数十载,你要就尽管拿去!
  (配乐响起
  (灯光暗
  第四场
  时间:凌晨
  地点:皇宫外荒地
  人物:柳如眉、宁澜、应离殊
  景:有荒草乱石,树木若干。气氛是阴森幽暗的。
  (应离殊、宁澜自右上
  (灯光亮
  (柳如眉匆忙自左上
  柳如眉:你让我做的事我已经办成了,快放了我全家!
  宁澜:(冷笑)这不急,连昧已经知道陛下驾崩了吗?
  柳如眉:我出宫门的时候正看见国师院的人进宫,他想必已经知道了。
  宁澜:密不发丧……这个人可越来越天真了。
  柳如眉:(上前)宁澜,我家人到底……
  (应离殊拦下柳如眉
  宁澜:你放心,本王说到做到,很快就会让你和家人团聚的。
  柳如眉:(松一口气)好……好。我杀夫弑君,孤注一掷,你来日可千万别忘了这事情。
  宁澜:(笑)不敢忘。本王把你家人安排在城东一处别邸,离殊,给她带路。
  应离殊:是!
  柳如眉:(欢喜)宁王果然一言九鼎!
  (柳如眉匆忙转身欲走
  (应离殊快步追上,拿出白绫勒住柳如眉脖子
  柳如眉:(大惊)你……宁澜!你这小人!
  (柳如眉挣扎
  宁澜:(冷笑)本王说过让你与家人团聚,可没说是在人间还是黄泉。
  柳如眉:你不得好死!
  宁澜:头发长,见识短。你知道的那么多,怎么可能留你?
  柳如眉:(垂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柳如眉死
  (应离殊将柳如眉尸体放到地上
  应离殊:殿下,这该如何处置?
  宁澜:宫里本王已经打点好了,送回去,让她当个殉主的烈女也无妨。
  应离殊:是,殿下。
  (宁澜看着柳如眉
  宁澜:(自言自语)哼……不得好死?就算不得好死,本王也是活到最后的那一个。
  (灯光暗
  (配乐起
  (大幕拉上
 
  第五幕
 
  第一场
  时间:早晨
  地点:静王府花园
  人物:苏广、翠娘、手下六人
  景:有花草若干,气氛是紧张忙碌的。
  (配乐起
  (灯光亮
  (大幕拉开
  (苏广在台中,身边右二左三共五人
  苏广:(对右边)你们去整理各地送来的文书。(对左边)你们去收集都城里的消息。一定要快,大战在即,兵贵神速!
  手下:领命!
  (一手下自右上
  苏广:(回头,急迫)你!宫里有新的消息了吗?
  手下:(停步)还未……卑职这就去打听!
  (手下自右下
  苏广:(点头)好……
  (翠娘自右上,看着忙碌的人们
  翠娘:(问苏广)这是怎么了?
  苏广:(悄声)清晨传来消息,说是陛下驾崩,国后自缢了。
  翠娘:(大惊)怎么会这样!那如今……
  苏广:(叹气)国主无嗣,只怕要天下大乱。你快去投奔亲眷吧,此地不宜久留。
  翠娘:(忧愁)翠娘无依无靠,出了这静王府,便就真的是孤身一人了。
  苏广:你……也是,这乱世里朝不保夕,谁都是浮萍柳絮一般。对了,你来这里是为什么?
  翠娘:殿下让翠娘来拿兵力分布图的。
  苏广:(怀疑)殿下怎么让你来拿?
  翠娘:(一愣)有何不妥?
  苏广:(正色)你要知道,此事不成功便成仁,要你一个姑娘家来趟什么浑水?罢了,殿下的心思也不是我苏广能左右的,你且等着,我这就去拿给你。
  翠娘:(行礼)那就谢过苏谋士了。
  苏广:举手之劳,何必言谢!
  (苏广自左下
  (灯光暗
  第二场
  时间:早晨
  地点:静王府花园
  人物:翠娘、肖准
  景:有花草若干,桌子一张,气氛是安静而凝重的
  (灯光亮
  (翠娘在桌边抄写兵力分布图
  翠娘:(自言自语)没想到安储形势力如此根深蒂固,天下竟四处都是他的人马。殿下虽然有这兵力分布图,可宁王府里无一兵一卒,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
  (翠娘叹气
  (肖准自右上
  肖准:翠娘,你在那里做什么?
  (翠娘慌乱将纸藏到身后
  翠娘:肖谋士,怎么是你?
  肖准:(上下打量)殿下见你去拿东西许久不回来,让我来问一问。这般躲躲藏藏,莫非是心虚?
  翠娘:翠娘心不心虚,与肖谋士何干?
  肖准:(绕着翠娘想看她藏着的东西)何干?事关你一人,肖准我自然不会说什么;但若是关乎殿下大业,肖准就非管不可了。
  翠娘:我一介女流,何德何能?
  肖准:(冷笑)你若有胆就把藏着的东西拿出来,何须在此狡辩!
  翠娘:这是翠娘画的绣样,翠娘愿意给肖谋士看便给肖谋士看,不愿意——肖谋士你也无话可说。
  肖准:(威胁)你就不怕我将此事告诉殿下?
  翠娘:嘴长在你肖准身上,翠娘由不得。不过翠娘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就算你肖准如何雄辩滔滔,也难逃过殿下心如明鉴。
  肖准:哼!那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肖准自右下
  (灯光暗
  (翠娘自左下
  第三场
  时间:上午
  地点:静王府
  人物:肖准、静王、宫女六人
  景:座椅一张,背后屏风一扇。气氛是严肃的。
  (灯光亮
  (宫女六人引静王自右上
  肖准:(行礼)参见殿下!
  (静王就座
  (宫女自右下
  静王:肖准,各地人马还有几天才能抵达都城?
  肖准:启禀殿下,最早的不过三五天,最迟的还要半个月。
  静王:那依你之见,眼下该如何是好?
  肖准:殿下,我军虽兵马未足,却总比都城守军强上数倍。如今不妨先下手为强,连昧诡计多端,怕只怕他推测出了我军行军路线,迟则生变。
  静王:你不等各地支援了?
  肖准:殿下,连昧密不发丧就是为了拖延时间,可想而知都城之中并没有多少人手。他以为殿下会按兵不动,殿下就偏要打他个措手不及。
  (静王大笑,站起
  静王:好一个措手不及!传令下去,众将士厉兵秣马,三日之后,与那前朝朽木开战!
  (静王向右边移动
  肖准:殿下,还有一事……
  静王:什么?
  肖准:臣之前在花园里看见翠娘鬼鬼祟祟,她毕竟是宁王府出来的人,殿下应当多多提防才是。
  静王:你怎么又说这些无稽之谈。
  肖准:殿下,殿下以为臣是信口雌黄之人吗!
  静王:这,你当然不是。
  肖准:殿下,天下大业为重,切不可因为一个翠娘坏了大事!
  静王:她一个女人能掀起什么风浪?
  肖准:殿下忘了如意巷的事情了吗?如果,如果当日不是翠娘通风报信,宁澜如何能大难不死?
  静王:你说这些话要有根据。
  肖准:臣无凭无据!
  (肖准跪
  肖准:但臣一片丹心日月可鉴。皇天在上,后土为证,臣若血口喷人,颠倒是非,愿受那五雷轰顶!
  (静王扶肖准
  静王:(迟疑)你当真觉得翠娘是宁澜派来的眼线?
  肖准:千真万确。
  静王:那先暂且留她几日,若有异状,格杀勿论。
  (配乐起
  (灯光暗
  (大幕闭
 
  第六幕
 
  第一场
  时间:上午
  地点:国师院
  人物:连昧、宁澜、杂役一人、宫女四人
  景:有白纱、莲花若干,气氛是庄严幽静的。
  (连昧自左上至台中
  (配乐起
  (大幕开
  连昧:(向天)连昧不才,不能以一当百,但此心日月昭彰,愿与我朝同生共死!陛下在天之灵,护佑我军,战无不胜,诛贼讨逆!众将士听令,固守城门,若敢后退一步,斩立决!
  男声:是!
  (杂役自右上
  杂役:国师。
  连昧:怎么?
  杂役:宁王来了。
  连昧:(狐疑)他来做什么?
  杂役:(摇头)小人没敢多问,但总是逃不出守城一事吧。
  连昧:让他进来。
  杂役:是。
  (杂役自右下
  (宫女四人引宁澜和应离殊自右上
  宁澜:(行礼)国师近来多费心了。
  连昧:(冷冷的)确实费心,不像某人整日只知道躲在府邸里醉生梦死。
  宁澜:国师这是在怪罪本王?
  连昧:不敢,只是平生最见不得狼心狗肺之徒。往日你纸醉金迷也就罢了,如今家国有难,哪容你袖手旁观?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若是要连昧网开一面放你出城逃命,劝你还是回去醉死在酒缸里。
  宁澜:(淡定从容)国师还是这么一副伶牙俐齿,只可惜伶牙俐齿换不来千军万马。
  连昧:你什么意思?
  宁澜:护国玉玺是不是在你手上?
  连昧:(大惊)你想怎样?
  宁澜:这护国玉玺能号令各地兵马,若能在静王行军路线上设伏堵截,都城之围何愁不解?
  连昧:(嘲讽)你是有通天的本事,能知道静王如何行军吗?
  宁澜:即便没有通天的本事也能知道。
  连昧:何出此言?
  (宁澜拿出兵力分布图
  宁澜:这是静王军队的兵力分布图。
  连昧:(怒转喜)你……这等机密你是如何得手的?
  宁澜:本王如何得手的不重要,重要的只有两件事,一是你连昧拿不到这东西;二是这东西要是没有护国玉玺,也只是废纸一张。
  连昧:(行礼)既然如此,还请宁王殿下将分布图赐予连某人。
  宁澜:你不是正人君子么,怎么会向本王这狼心狗肺之人低头?
  连昧:(急切)连昧失言,请殿下见谅!
  宁澜:(冷笑)连昧,你权倾朝野数年,没想到有一天会向本王认错吧?
  连昧:连昧在朝为官,不是为了锦衣玉食。天下苍生在肩,就算今日让连某人血溅五步,也毫无怨言。
  宁澜:人人都说你是尽忠死节之臣,果然不假……
  连昧:殿下究竟怎样才肯交出分布图?
  宁澜:(冷笑)连昧,本王和你终究是不一样的。本王不会为了黎民百姓做任何事,好比现在,本王不是想将分布图给你,而是让你交出护国玉玺。
  连昧:(震惊)你……你知道玉玺是何物?你这是要篡位□□?!
  宁澜:是又如何?
  连昧:(大笑)好,好……没想到我机关算尽,却还是棋差一招!你好深的城府,好狠的计策!
  宁澜:不敢当。
  连昧:要本院将这护国玉玺给你……本院宁愿一头磕死在这无心台上!
  宁澜:你死不死和本王一点干系也没有,只是你肝脑涂地为的天下苍生,恐怕要陷入战火之中。
  连昧:你……你是拿数万人命来要挟本院吗?
  宁澜:一边是你的黎民百姓,一边是你的宗室正统,连昧,你如何抉择?
  连昧:(苦笑)呵……黎民,宗室,连昧如何抉择?!(抓住宁澜衣襟)你告诉我如何抉择!
  (宁澜挥开连昧的手
  连昧:如果连昧无论如何都要做这千古罪人,那好,本院愿救天下苍生!
  宁澜:(笑)那国师就等着大军凯旋的消息吧。
  (宁澜自右下
  (连昧跪倒在地上
  连昧:莲昧身负国师重任,不思匡扶,以致于社稷倾覆,生灵涂炭——实属当杀。国主,不知此重罪之躯,可否殉葬?
  (灯暗
  第二场
  时间:上午
  地点:国师院
  人物:连昧、安宴昔
  景:火烧,气氛是凄美悲凉的。
  (配乐起
  (灯光亮
  连昧:(叩首)臣愧对先王,有负天下重托,唯有以死谢罪。
  (安宴昔自左上
  安宴昔:国师!
  连昧:(咳嗽)你来做什么?
  安宴昔:你这是何苦!
  连昧:(苦笑)连昧已经将护国玉玺给了宁澜了。
  安宴昔:这,这护国玉玺能号令天下兵马,你怎么能给他?
  连昧:是啊……怎么能给他?他拿着静王的兵力分布图对我说,要么置苍生于水火,要么就将社稷交付于他。
  安宴昔:宁澜?他怎会……哼,小人!竟然这样威胁你!不说这些,你快离开这里!
  (安宴昔伸手拉连昧
  连昧:(摇头)我不走。若今日我从这国师院活着出去,从此无颜见天下人,更无颜见先帝!
  安宴昔:一切还能从长计议。你今日以身殉国,来日青史上也不过横七竖八的几笔!
  连昧:(咳嗽)罢了,都是连昧算的太浅,没料到今日。
  (安宴昔上前扶连昧
  安宴昔:这都是宁澜的诡计,你有什么错?
  (连昧抓住安宴昔的袖子
  连昧:(歇斯底里)先帝当年将玉玺托付于我,是希望大祁国万世昌隆,可我……我最后还是屈服于乱臣贼子。你说,错不在我?
  安宴昔:你为天下苍生出生入死,天下苍生可有想过你?你是不世出之栋梁,不值得为他们卖命!
  连昧:(咳嗽)陛下已宾天而去,社稷也落入宁澜手中。你告诉我,我究竟还能为什么卖命?
  安宴昔:你……你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吗?
  连昧:兴亡重任,说什么自己?
  安宴昔:(一怔)你,你真是这天下最大的可怜人……
  连昧:可怜?
  安宴昔:你是可怜,你为天下人筹谋,为陛下筹谋,却从未想过自己。你被国师这名号累了这许多年却毫无自觉……连昧,陛下已经驾崩了,大祁国已经完了。你,你也不用再死守着旧朝不放了。
  连昧:(木然)完了?
  安宴昔:兴衰成败乃天道,你何苦要逆天而为?(叹气)你这样的聪明人,应该比我看的更清楚。
  连昧:可我就是放不下!明明知道结局已定,却还是要拼个鱼死网破!
  安宴昔:世事万千,峰回路转。你活着,才会有可能,死有什么用?
  (连昧沉默
  安宴昔: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连昧:(怅然)飘飘身似浮萍絮,茫茫天地无穷极。呵,造化弄人,皆是造化弄人啊!
  (安宴昔和连昧自左下
  (灯光暗
  第三场
  时间:上午
  地点:国师院门外
  人物:安宴昔、连昧、应离殊、侍从六人
  景:火烧,气氛是沉重的。
  (灯光亮
  (安宴昔和连昧自右上
  (应离殊和侍从六人自左上
  应离殊:(行礼)见过平王殿下,国师。国师果然是天佑奇才,如此大火竟毫发无伤。
  (安宴昔上前
  安宴昔:你少在那里惺惺作态,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应离殊:宁王殿下有请,劳烦二位和在下走一趟。
  安宴昔:腿长在我身上,宁澜他号令不得。本王就是不想赏他脸。走了,连昧。
  (安宴昔和连昧向左移动
  (侍从拔刀
  (安宴昔回头
  安宴昔:(冷冷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应离殊:宁王殿下吩咐的,无论如何也要请二位过府一叙。
  安宴昔:(怒)你休要得寸进尺!
  (连昧拦住安宴昔
  连昧:(向安宴昔)你不必和他理论。(向应离殊)十二年前在此处,连昧救过宁澜一命;八年前,他招惹旧派也是连昧为他作保。若今日他真要赶尽杀绝,恐怕天下人都要笑他无情无义。
  应离殊:国师怎知,这不是大义灭亲?
  连昧:(冷笑)他是真把天下人都当作瞎子了吗?民心不可欺——为了权势,居然连先祖的训诫都不要了。
  应离殊:(迟疑)这先祖的训诫自然是……
  连昧:(指天)头上三尺神明,他若不怕死后刀山火海,无间地狱,连昧的命尽管拿去!
  应离殊:(色厉内荏)连昧,你是国师院之首,竟然在此妖言惑众。殿下天命所向,怎会受天责罚?倒是你,百般阻拦,就不怕天谴吗?
  连昧:(淡然)连昧不怕天谴。
  应离殊:(拔刀)只是这恐怕由不得你!
  (连昧看着应离殊架在脖子上的刀
  连昧:本院可以去宁王府,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是有一点,要是你们敢动平王一分一毫,本院也不怕玉石俱焚。
  安宴昔:(震惊)你疯了?!
  连昧:殿下,这许多年来你我情同手足。殿下在外忧内患之际,敢救苍生于水火,中流砥柱,力挽狂澜。(行礼)连昧先谢过殿下了。
  安宴昔:你……
  连昧:你是先王血亲,命不该绝。
  安宴昔:你又何尝应该送死?
  连昧:殿下方才说错了,连昧到头来还是要为自己想一次——连昧不想眼睁睁看殿下背负恶名,枉受冤屈。(苦笑)如今这一命换一命,倒也值得。
  安宴昔:你……
  应离殊:话说完了,就上路吧。
  (灯光暗
  (大幕闭
  (应离殊,侍从,连昧、安宴昔自左下
 
  第七幕
 
  第一长同归
  时间:夜晚
  地点:静王府
  人物:翠娘、静王、肖准
  景:座椅一张,背后屏风一扇。气氛是沉重,凄凉的。
  (安储形自右上
  (大幕开
  (黑暗中
  男声甲:报——启禀殿下,西路兵马在途中遭遇伏击,伤亡过半!
  男声乙:启禀殿下,一队骑兵突袭了城外的粮草库,损失惨重!
  男声丙:殿下,东路……东路也!
  (灯光亮
  安储形:岂有此理!连昧怎么会知道行军路线?!(焦躁地踱步)怎么办,怎么办……开弓没有回头箭,可如今叫本王如何取胜。(摇头,颓然坐在椅子上)这是天要忙我,天要亡我啊!
  (翠娘自左上
  翠娘:殿下……
  安储形:(惊起,大声)是谁?!
  翠娘:殿下,是我,是翠娘。
  安储形:(皱眉)哦,是你。你……怎么来了?
  翠娘:翠娘听闻这几日来殿下忧心劳神,给殿下送了一壶酒解乏。
  (翠娘端酒
  翠娘:殿下,喝一杯吧。这是陈年的梨花白。
  (安储形接过酒杯,却不喝下
  安储形:梨花白……梨花,离花。不吉利呀。
  (放下酒杯
  翠娘:殿下是天命所归,不怕这些。
  安储形:(看着翠娘)翠娘,你可看过那份兵力分布图?
  翠娘:(一愣)翠娘不敢。
  安储形:(狐疑)可肖准说那天看见你在花园里拿着它。
  翠娘:想是——肖谋士看错了。翠娘虽然是一介女流,却也知道此事干系重大,不敢怠慢。
  安储形:此话当真?
  翠娘:千真万确。不说这些,殿下还是趁热把酒喝了吧。
  (安储形举杯欲饮,停手
  安储形:如此好酒,你不如也喝一杯。
  翠娘:(连忙)翠娘不敢。
  安储形:(狐疑)有什么不敢的,难道这酒里有毒不成?
  翠娘:殿下,这话可不能乱说。
  安储形:若是寻常一杯酒,你又为何推三阻四?
  翠娘:殿下这可就错怪翠娘了。
  安储形:今日本王就偏偏要你喝这一杯酒。
  翠娘:(凛然)好……殿下的话,翠娘照做就是。
  (翠娘自斟一杯,一饮而尽
  (安储形看她喝完,喝酒
  (翠娘怔怔看着安储形
  安储形:你……你看什么?
  翠娘:殿下,这酒的滋味如何呀?
  (翠娘毒发
  安储形:(大惊)你……
  (安储形毒发
  翠娘:(虚弱)安储形,我生是宁王府的人,死是宁王府的鬼。能拉你作陪,不……不枉在这人世一遭!
  (翠娘死
  安储形:宁澜,你好深的城府,好狠的计谋!
  (安储形死
  (肖准自右上
  肖准:殿下,殿下?(看见安储形倒在地上,大惊)啊!
  (肖准伸手探安储形呼吸
  肖准:这……死了?(失魂落魄)肖准啊肖准,成王败寇,这该怎么办?
  (灯光暗
  (翠娘、安储形自下
  第二场
  时间:夜晚
  地点:静王府花园
  人物:宁澜、应离殊、肖准、静王府士兵四人、宁王府侍从六人、家丁一人
  景:有花草若干,桌子一张,气氛是紧张而凝重的。
  (甲乙丙丁自右上
  (灯光亮
  士兵甲:(窃窃私语)听说静王殿下和翠娘在房中饮下一杯毒酒,死了。
  士兵乙:(大惊)啊!怎么会这样!
  士兵丙:各地连连败退,恐怕静王殿下大业已经……
  士兵丁:既然如此,那我们还在这里做什么?
  士兵乙:怎么?你想逃……你忘了当日众军宣誓吗?
  士兵丁:呵,宣誓。大难临头谁还管得了这些?
  士兵乙:你……
  (肖准自右上
  肖准:大晚上的都在吵些什么?
  四人:(行礼)参见肖谋士。
  肖准:如今形势危急,你们居然还有空说三道四。若是让静王殿下看见了,只怕免不了一顿打。
  (四人一愣,面面相觑
  四人:(点头)是是是,肖谋士教训的是。
  肖准:既然知道,就快去干活!
  (四人自左下
  肖准:(看着背影)咳,纸包不住火,恐怕静王府是在劫难逃啊。(自言自语)想我肖准自诩谋略过人,恃才傲物。这算计了一生,却败在了一个弱女子手上。呵,可笑,可笑啊!
  (家丁自左上
  家丁:肖谋士,肖谋士,大事不好啦!
  肖准:(恢复镇定)怎么了?
  家丁:宁王带着一队人马包围了四周!
  肖准:来得好快啊……
  应离殊:你们一个个敢挡殿下大驾,都想死不成?退下!
  (宁澜带应离殊和侍从六人自左上
  家丁:(后退行礼)参见宁王殿下。
  应离殊:肖准,见到宁王为何不跪?!
  肖准:(不甘、行礼)参见宁王殿下。
  宁澜:(举起护国玉玺)静王府叛贼听令,护国玉玺在此,缴械不杀!
  肖准:你竟然能得到护国玉玺……呵,只可惜我有千军万马,你奈何不得。
  宁澜:何苦虚张声势?这各地的战报,你又不是不知道。本王再说一遍,缴械不杀!
  (兵器落地声
  肖准:(四望)你们……你们都忘恩负义!殿下何曾亏待过你们?誓书上: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都是诓我不成?!(怅然)对,都是诓我的。世事无常,我肖准就死在这点上!什么忠奸善恶,什么黑白是非,都是大梦一场啊……
  宁澜:肖准,你是聪明人,不该犯这样的错。
  肖准:(冷笑)宁澜,这无常既是天道,你也逃不过的!(歇斯底里)哈哈哈,你也逃不过的,你也逃不过的!你也到头来是一场大梦空空!
  宁澜:胡说八道!快将这疯子给本王押下去!
  (灯光暗
  (肖准、宁澜、应离殊、侍从六人自左下
  第三场
  时间:夜晚
  地点:静王府
  人物:宁澜、翠娘、苏广、侍卫两人
  景:座椅一张,背后屏风一扇。气氛是凄凉忧伤的。
  (翠娘自右上
  (灯光亮
  (宁澜自左上
  宁澜:(欣喜)翠娘,翠娘,你在哪里?静王府的叛军已经归顺,这全是你的功劳啊。本王要好好的犒赏你,你说什么本王都会答应。本王要封你做国后,你从此不必再受那些苦,从此凤冠霞帔,母仪天下。你说好不好?
  宁澜:(四望)翠娘,你在哪里?翠——
  (看见翠娘倒在地上,大惊
  宁澜:翠娘,翠娘!(摇头)怎么会这样?!(痛苦)本王与你说好的,从此青丝华发,永不生离。你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往后的康平盛世,你怎么舍得走?如今倒好,你说你要和宁王府同生共死,原来都是骗本王的!你好大胆……你……你要留本王一人独守这万里山河,一人看花开花落,一人数日月春秋,你是真真绝情。若早知结果如此,本王又何必处心积虑换此生孤寂?!
  (苏广自左上
  苏广:(愤怒)宁澜,你少在那里惺惺作态!
  宁澜:(惊诧,回头)你是什么人?
  苏广:我不过是静王手下的谋士,微不足道。你现在是天命所归,九五之尊,没必要知道我的名字。
  宁澜:(微怒,站起)你这话什么意思?
  苏广:(冷笑)我与翠娘,国师与平王,还有那宁王府中的上上下下,不都是你争权夺势的垫脚石吗?我们的生与死,爱或恨,你又如何会关心?
  宁澜:本王对翠娘一片真心可昭日月!
  苏广:(大怒)你要是真的爱她你会把她丢在这龙潭虎穴?!翠娘,她一个弱女子,整天为你提心吊胆,出生入死。她明明可以弹她的琴,跳她的舞,安安乐乐一辈子,这一切都是你逼的!
  宁澜:本王没有逼她!(小声)本王没有……是她自愿的,是她自愿的!
  苏广:你敢说你从没有希望过她这样去为你赴汤蹈火吗?!
  宁澜:(心虚)你算是她的什么人,你没有理由去评说……
  苏广:我苏广不算她什么人,只是我苏广知道她的可怜,我苏广知道她死得冤枉!
  宁澜:冤枉?
  苏广:她为了你这虚情假意的伪君子,甘愿和安储形同归于尽,不是冤枉是什么?她是为你而死的,你的一切痛苦都是咎由自取!
  宁澜:你信口雌黄,就不怕本王杀了你吗?!
  苏广:苏广要是怕死,今天就不会站在这里。宁澜,我今天就是来寻死的。你何必在这里猫哭耗子,翠娘死了,你那些利用一个女人的下三滥伎俩大概也就没人知道了吧?你现在装作痛心疾首,难道不是因为对翠娘心怀愧疚?
  宁澜:你大胆!
  苏广:苏广是个蠢人,不懂那些阿谀奉承,更不懂把冷血无情当城府计谋的你!
  宁澜:来人,给本王将他拖下去斩了!
  (侍卫自左上,将苏广架住向后拖
  苏广:苏广等的就是这一句!九泉之下能和翠娘重逢,死又何惧?倒是你,一人在这世上承受吧!宁澜,我不咒你不得好死,我咒你生不如死!
  (宁澜木然看着苏广
  宁澜:(自言自语)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一个个都反了天了不成?要知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他们的身家性命都在本王手上!但为何,为何本王得了这天下,心中却没有一丝快活?
  (灯光暗
  (大幕闭
 
  第八幕
 
  第一场
  时间:上午
  地点:宁王府
  人物:连昧、应离殊
  景:正中有座椅一张,椅子边有茶几,背后有屏风一扇。
  (连昧自右上
  (灯光亮
  连昧:江山如画,可惜我看不到太平盛世了。明日那宁澜登基,恐怕我就是他王座下的白骨,也是他顺应天命的佐证。咳,我连某人不计较这些,只要静王活着一天,大祁国就在我连昧心中活着一天。
  (应离殊自右上
  应离殊:国师,哦不,现在该称你什么好?
  连昧:(站起)称什么不都是一个虚名,对我这快要死的人来说,都是一样的。
  应离殊:那倒也不一定。
  连昧:这是什么意思?(一愣,微怒)你不放妨传话给宁澜,他要是敢出尔反尔,伤害安宴昔一分一毫,连昧不怕拼个鱼死网破!
  应离殊:没想到你竟然也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不相瞒,今日在下是来放你离开的。
  连昧:宁澜他到底有何企图?
  应离殊:企图?殿下的心思,我这些做下人的,是猜不透也不敢猜的。
  连昧:他肯放我走,可有为难平王?
  应离殊:平王殿下昨晚连夜进宫见过殿下一面,说是永不踏足都城一步。
  连昧:(苦笑)他怎么越来越傻了,竟然去和宁澜谈条件……
  应离殊:无论如何,殿下的命令,在下不敢违抗。你还是趁早走吧,免得殿下反悔了。
  连昧:(略一思索)好,既然都让我走了,我就没有不走的道理。
  (连昧向右移动
  应离殊:等一下!
  连昧:怎么了?
  应离殊:听闻你精通占卜之术,可否为这天下占一卦?
  连昧:雕虫小技而已,不足挂齿。
  (连昧转身
  应离殊:(急切)如果放任安储形屯兵谋反,天下势必大乱;可如今殿下大业虽成,却也让无辜枉死。我一直在想,这一切究竟是对是错,这鲜血染成的江山又究竟何去何从?
  连昧:(转身)咳,霸业功名枯万骨,王侯将相又留谁?连某人只有一句话送给你。
  应离殊:给我?
  连昧:高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你我各自珍重。
  (连昧自右下
  应离殊:(自言自语)咳,这道理我何尝不知道?冷酷无情终究是冷酷无情,没有例外的。
  (灯光暗
  (应离殊自右下
  第二场
  时间:夜晚
  地点:大殿
  人物:宁澜
  景:台正中有一把椅子,气氛是阴森凄凉的。
  (宁澜自左上
  (灯光亮
  宁澜:筹谋了许多年,终于都结束了。(对椅子)走近了看看,你不就是个破椅子,却让那么多人流血牺牲。咳,这没争到的,固然是失败;但朕争到了,却也未尝欢乐。昨日看是风光无限,今日看是坐如针毡。
  安储形:(幕后)宁澜,你这小人,尽会使些阴谋诡计!
  宁澜:(愤怒)安储形,你难道不也是双手染血?说得好冠冕堂皇,你骨子难道和朕不一样?安储形,就算从头千遍万遍,朕还是能赢你!这天下,还是朕的东西!
  翠娘:(幕后)殿下……
  宁澜:(又惊又喜)翠娘,翠娘是你吗翠娘?(诚恳)你快回来,朕错了,朕不该让你冒险。苏广说的对,朕是太过无情了。你原谅朕吧,没有你,朕空留一个江山如画,和谁来看?
  柳如眉:(幕后)宁澜,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宁澜:(惊惧)柳如眉,你怎么还活着?冤有头债有主,朕也是被逼无奈,你不要来找朕!不要来找朕,这不是朕的错,不是朕的错!
  苏广:(幕后)宁澜,我不咒你不得好死,我咒你生不如死!
  肖准:(幕后)宁澜,你这假仁假义的伪君子!
  安轻时:(幕后)宁澜,朕错看你了。枉朕处处偏袒,你竟然下毒害死朕!
  宁澜:别说了,都别说了!都给朕停下,够了!
  (灯光暗
  (聚光灯在宁澜身上
  宁澜:(怅惘)朕从此便是孤家寡人了啊。
  (配乐起
  (大幕闭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