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焰里寒冰+番外 作者:鸡包纸

字体:[ ]

 
 
一点都不美的魔教教主遇到了美破天际的正道少侠。
    
 
 
    第1章
    
    窗户蓬地被吹开,一大口黄沙灌了进来。
    小二匆匆忙忙跑来,窗边一个玄衣的男人已经起身将窗关好。他顺手抄起松脱的木栓,往窗上按下。那木栓穿透了窗框的木头,牢牢钉死,窗户仍是砰砰乱响,却再也吹不开了。
    “劳烦客官了。”小二忙向他道谢,“这季节,我们这里就是风沙特别大。”
    “我知道。”男人坐了下来,没有要和小二继续交谈的打算,径自倒了碗里清茶喝。
    小二很识趣地缩了下去,走了几步又回头看看那个客人。
    和客栈里的其他客人一样,他是来躲避风沙的。
    但又和其他的客人不太一样,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身上有种难以言明的贵气。他的一举一动都极有规矩,待人又温和有礼,在此间逗留了几日的客人大都心烦气躁,言语间颇有争斗之气,唯独那个男人永远一脸淡然,古井无波。
    他正发愣,那头又有客人嚷嚷了起来:“再来三坛酒!”
    小二心中暗骂那些人光吃不结账,但掌柜的不在,自己又惹不起,脸上堆起憨笑:“来了,来了。”
    那桌上的几个豪客没法在这风沙漫天的时候走出去,只好一日日在这里喝酒,快将客栈里贮藏的酒都喝光了。
    “听说那魔教教主也出关了?”虬髯的大汉粗着嗓子说,“我听三旗镇的娘们儿说,那教主长得十分恐怖,偏又喜欢美貌娘们儿,镇上的好看女人都被他掳走啦,那山上遍地丢的都是女人的尸骨,各个衣衫不整……”
    其他几个哈哈大笑。虬髯大汉面上有些挂不住:“笑甚?笑甚!”
    “那是人不想服侍你,故意找出来的说辞。”长须的文生朗声说道,“我倒是听闻魔教数代教主都美貌惊人,莫说女子,就连男子也有不少伏与其下,宁做玩物的。”
    那文生说的大声,表情却猥琐不堪,引起周围人一阵皱眉,纷纷议论起那魔教教主。
    于畅景眉毛一跳,心里直觉好笑。
    自己并非美貌惊人,但也不至于十分恐怖。他津津有味地听那些人议论魔教教主,慢腾腾地喝茶吃菜,听外间强风挟着沙粒,很是自得其乐。
    身为魔教教主,负一身好功夫,却也对这天地狂怒般的风沙无可奈何。
    这一场已是今年以来的第八场。沙暴一次比一次狂烈,他只能困在这里。这清水客栈已建成数年,他倒是第一次走进来。往日经过的时候从不停下,这次被风沙所阻,倒也觉得寻到一个好去处。客栈简单质朴,但结构坚固,风暴如此强劲,却只把外面高高挑起的杆子吹倒,房舍岿然不动。于畅景想见见这掌柜,但问了几次,小二都说不在。
    许是在归途中被风沙困住。只是一不小心,连命都会赔上。
    客栈的门突然被人嘭嘭嘭捶响。
    于畅景抬起头,看到一个人正从门缝里钻进来。他力气颇大,三个店小二狠命推那门都抵不住强风,他抬脚一踹,砰地一声便闭紧了。
    客栈里的豪客们都静了。
    来人背上负着一把长剑,用麻布随便裹着,又因为穿了一身遮蔽风沙的厚衣裳,看不出年纪与来历。只是看他身材高挑,又露了这样一手功夫,不似平常武人。
    “可累死了。”那人脸上也包着粗糙布条,此时扯开一缝,露出嘴巴道,“来点喝的,不要酒。”
    客栈里处处都坐满了,唯有于畅景这桌还空着,也唯有他这里才有清水粗茶。这天地如此恶劣,人人都不讲究,小二便将他领到了于畅景桌边。
    那人一边坐下,一边抬手解了缠在脑袋和脖子上的布条,沙砾扑扑地落下,桌上也洒上了。
    “对不住对不住。”他敲敲桌沿,桌上的沙砾弹动几下,都聚在了一起。
    于畅景愣愣看他将沙砾扫到地下,又自顾自地拿了茶杯倒茶,仰着头喝下,十分自然。那年轻人连喝几杯茶才大喘了口气,抬头见于畅景盯着自己瞧,便笑了一下:“我叫方振,兄台怎么称呼?”
    于畅景一惊,脸上已经发热。
    他将自己名字告知,垂头继续喝茶。
    这人长得,太……好看了。于畅景心头骚动,竟是有生以来头一遭。
    方振年纪约二十上下,因为路途劳顿,面上带着疲倦之色。但他长着一张极为秀气俊朗的脸,黑发草草束在脑后,举手投足间尽是洒脱气质。
    于畅景见一直沉默不太合适,和他寥寥地谈了几句话。
    方振手指修长,搭在茶杯边缘,落在于畅景眼里是惊心动魄的好看。
    他匆忙站起来,尽量平静地说:“方兄弟自便,我先去休息了。”
    正要离开时店小二匆匆跑了过来,对方振说:“客官可是住店?”
    “当然。”方振头也不回,专心对付面前的羊腿。
    “但小店目前没有空房,实在抱歉。”
    方振这才抬眼:“我可以和别人同住。”
    别人?什么别人?于畅景和店小二对视了一眼,心头警钟大响。
    “唯有于少侠的房中还空着一张床铺……”店小二慢吞吞道。
    于畅景:“……”
    店小二:“少侠,我们这地方不像外边那么讲究,实在没地儿睡了,您看……住店的费用我们可以免去一些,您再看……”
    于畅景看方振。方振正抬头看他,笑笑。
    于畅景扶额:“我……我不习惯与人同宿。”
    方振有些失望。
    “那客官只能在这里歇息了。”店小二说,“两张桌子拼起来,跟床也差不了多少。”
    于畅景正要抬腿离开,突然听到周围喝酒的大汉们笑得意味深长,其中更有猥亵之意。他想起方振那张脸,和那副干瘦的身材,终于忍不住又折回头:“罢了,你到我房里去睡吧。”
    于畅景这趟出门,除了一块魔教出入的令牌,其余什么信物都没带。他回房先将令牌收好,撤了自己设在房间四角的机关和暗器,才坐好等方振过来。
    他出门已经有半个多月,在南边走了一圈,看了下几个坛子的情况便回来。只是没料到风沙太猛,他实在上不了山,干脆就在这里逗留下来。教中有左右两个护法在,他也并不十分担心。他从父亲手里接过魔教教主这个位置已有五年,平日里就带着教众在山里种菜打猎练武挖宝,过得十分惬意。
    因而楼下那些人口中的魔教教主十恶不赦杀人如麻貌美如花又面容恐怖,都令于畅景十分茫然。
    他的印象中,爷爷和父亲管理下的魔教也从来不是那副样子的。
    想了半日方振还没上来,于畅景心道那人可能在吃东西,他就先自己坐在床上打坐冥想。
    只是心静不下来,脑子里来来回回,都是那落魄青年对自己露出笑容的好看模样。
    ——竟然比右护法更好看,果然人外有人。
    于畅景这二十来年的生活中所见的最俊美的人便是他的右护法。他觉得若魔教真以容貌排位,右护法至少可以雄踞教主之位数十年不倒。然而方振确实大大出乎他意料。于畅景冥想不下去,便开始胡思乱想。
    若是正教人士也以容貌排位,方振应该也能雄踞……
    “你笑什么?”
    于畅景一惊,尚未睁眼已作出防御姿势,迅速拔剑出鞘。
    方振站在房中,十分好奇地看着他。
    于畅景:“……你如何进来?”
    方振:“开门进来的。”
    于畅景:“为何我听不到?”
    方振笑道:“你方才似乎闭目打坐,但又面露笑容,楼下那些人正在砸酒坛子,也许你正好没听着。”
    于畅景:“噢。”
    两人一对年纪,于畅景比他还大了几岁。方振便开始称兄道弟:“于大哥,以后你叫我方振就行。”
    于畅景从小到大都没遇上过这么自来熟的人,又见方振那张脸在面前晃来晃去,觉得这人确实难以应付。无论哪一方面都很难应付——于畅景胡乱应他几句,抬头时猛地一惊。
    方振正在脱衣服。
    “你……?”于畅景愣住了。
    方振除了衣服竟然没有那么瘦。他身上的肌肉紧实有致,随着他弯腰的动作,痕迹分明地动起来。
    于畅景的脸又热了。
    “睡觉。”方振裸着上身躺在另一张床上,“太热了这天气。我走了两天两夜,几乎没合过眼。于大哥,吃晚饭时再叫我,多谢。”
    于畅景:“……好。”
    出门之前左右护法送他下山,殷殷叮嘱:正教中人个个女干诈阴险,最会骗人,你若见到有对你毫无防备的正教人士,千万要警惕,那种大多是大女干大恶之徒。
    于畅景没什么骨气地想,若是大女干大恶之徒都长成……方振这个样子,即便恶行滔天,好像也值得原谅了。
    他大白天是睡不着的,于是从包袱里掏出本《魔教行录》来看。
    这本书他在沙漠边上的镇子里买下,一套五本,看得他如痴如醉。那书摊的摊主说,这是现在江湖上最畅销的魔教故事,全是真人真事。于畅景倒是怎么都没想起自己教中有将人头挂在裤腰带上的吴血山,和因为长得太美而遭到魔教教众嫉妒被驱逐出来的冯寄风。
    人头能挂在裤腰带上?那裤子不会被扯掉么?于畅景怀着钻研的心思想。
    至于冯寄风的故事就更不可能了。魔教教众最喜欢长得好看的人,右护法如今是教中最受推崇的人物,每天夜里他的房间都塞满了各种想要和他“夜谈”的教中弟子,于畅景觉得左护法为这件事简直操碎了心,白发都多了两三丈。
    他看一会儿那书,又偷偷瞥一会儿方振。
    ……真好看啊。于畅景不由得想,不如使点手段,将他带回魔教?
    
    第2章 
    
    这场狂风带来的沙暴持续了两三日。于畅景无事可做,除了吃饭喝茶,或在楼下听刀客们说故事,大部分时间都呆在房中,一本接一本地看那《魔教行录》。
    方振自己也有一套书,也是在镇上买的。两人一聊,发现卖书的居然也都是个长相清癯的中年人。
    “你这书好看么?”方振凑过去问,“讲什么的?”
    他靠得太近,于畅景往后缩了一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