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花谢花飞兮人何在 作者:墨以音

字体:[ ]

 
文案 
墨以兮拥有着倾国倾城的容貌,却有着一颗要报复所有要伤害过他的人生不如死的心。
楚亦臻对所有人都很温柔,却偏偏独爱墨以兮。
为了一场巨大的复仇,墨以兮走到了楚亦臻的身旁。
结果,他却赔上了自己的心。
本想安定的心,被打破。
一场腥风血雨的报复后,他最终又能何去何从?
总之这就是个小受复仇半路遇到小攻然后准备改邪归正时以为小攻变渣然后又复仇的雷点多多的文了^v^
我的小受一般都不是傻白甜,而是会报复,会陷害别人的心机受。
 
 
第一次古风文啦。
内容标签:生子 破镜重圆 宫廷侯爵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墨以兮(慕以兮),楚亦臻 ┃ 配角:梵谨(慕以浈),慕以辰,梵景 ┃ 其它:
==================
 
  ☆、桃花帘外开依旧,帘中人比黄花瘦
 
  药王谷位于楚国与梵国的边境,此谷十分的神奇。周围一片荒芜却唯独有药王谷四面环山、山清水秀,生长着无数稀有的药材。而后又有一名能够妙手回春的神医来到此处隐居,因此的名药王谷。但由于生活不便,前些年又战乱不止。只有十几户人家长居于此,而且生活艰辛。
  直到六年前,梵国战败,迅速从一个能与楚国媲美的强国变成了一个被楚国控制中的傀儡王国。为了防止被彻底从世界地图中抹去,梵国国君忍痛将自己最为宠爱的弟弟下嫁楚国皇帝,楚亦臻,而当年楚国人人皆知楚国皇帝只宠爱那倾国倾城的墨以兮,墨皇后。
  然而,事情最终发生了转折。梵国皇子梵谨被墨皇后陷害而失子。
  更另天下人哗然的是皇帝震怒,废了墨皇后,而立梵谨为贵妃。
  与之相隔一月后,药王谷谷主冷奕带回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名曰云墨。
  “以兮、以兮!你快来陪我玩,我好无聊啊!”一个莫约五六岁的小男孩瘪着嘴冲进了房门对着正在研药的男子叫道。
  大约二十有五的男子一头墨蓝的发丝长长的拖到地下,就算带着厚厚的面纱也难遮挡那倾世的容颜。男子微微回头一双妖艳的桃花眼里尽是宠溺的柔声说道“慕梓轩,我都说了要叫我父亲。不要一整天没大没小的叫名字。而且,记住有外人在时切记不可呼我为以兮,要称我为云墨。”
  名唤慕梓轩的小孩子更加不高兴了,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尽是委屈。“你不陪我玩,涅罗也不陪我玩。冷奕他又出去采药了,你们谁都不要我了!呜呜呜.....”说着说着便索性哭了起来。
  墨以兮最怕他这样了,只好温柔的将他搂进怀里,温和的安慰道:“梓轩,我没有不要你。只是......”只是,我怕我在研制不出解药的话,我留在你身边的时日就只会一天比一天少了。墨以兮如星辰般的眼睛里透露出一种绝望的气息。
  怎么办?要是有一天我死了,梓轩怎么办?
  而门口刚采药回来的冷奕却将墨以兮的绝望尽收眼底,微微地叹了口气,将缠着墨以兮的小孩抱起来扔给了涅罗,说道“你看好他,我有要事和以兮商量。”
  纵有千万般的不情愿但看到墨以兮那张一天天苍白的面庞,涅罗还是抱着孩子走了出去。
  “以兮......”冷奕为难的开口却没有说下去。
  墨以兮看着冷奕,淡淡地笑了笑。安慰道“没事,我早就已经抱着只有几天可以活的心态了。你说吧,我什么坏消息的撑得住的。”
  看着眼前消瘦的不成样子的男子,冷奕斟酌了一下才开口,一开口说话,声音竟是沙哑无比“我没有办法,这是梵国最毒的毒蛊。纵是我能解,可是你能不能撑那么长时间呢?唯今之计只有你回皇宫去找当初给你下毒的那个人......”
  “师父......可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当初给我下毒的人是谁.......”墨以兮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可是谁下的毒又怎样呢?纵然是自己被毒蛊所控制却还是伤害了梵谨肚子里的孩子。而且,那人又不信任自己......
  “诶.....”冷奕重重的叹了口气陷入了沉思。墨以兮是他自幼教养长大成人的,他早已将墨以兮当做他的亲生孩子一样。只是,这孩子苦命。本以为他嫁给了楚国皇帝就可以一世无忧,但谁又能想到能落到今日的境地......
  墨以兮身上的蛊毒多半是梵国的人下的,可是连自己都无法解决的蛊,必须要有解药方才能救他。
  墨以兮依旧只是站在窗前盯着远方默默的出神,本倾国倾城的面庞如今却已瘦得不成样子。他本就不胖,现在却可以说是皮包骨头了。一袭白袍在寒风中瑟瑟的飞舞,仿佛一只在寒风中挣扎的蝴蝶。
  冷奕担忧的看着他,最终沙哑着声音劝道:“以兮,你还是回去吧......至少让他知道事情的真相。”也让你自己不要后悔。
  墨以兮却嫣然一笑,原本死气沉沉的面容变得生动娇艳。“他让我滚的那天,我曾最后给过他一个机会。一个能够知晓真相的机会,但是他选择了不相信。是他自己错过的。倘若有一天我真的死了,那就让他后悔一辈子去吧......”语毕,他的笑容随即随风飘散,又再次恢复了平静。
  “好吧,以兮。既然你态度这么坚决,我也不劝你什么。只是,我要出去一段时间帮你寻找解药。这段时间,你和梓轩一定要小心行事,不要被梵国发现。”冷奕叹了口气说,终究是自己的徒弟,不能就这样看着他离开自己。
  “谢谢你,师父。”墨以兮莫不感激的说道。
  冷奕有些苍老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和蔼的微笑,说道:“好了,我先出去了。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
  墨以兮冲着他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他转身走到窗前,窗外是大片的樱花林。他一向最喜欢樱花,没有为什么。当年,楚亦臻知道后就将整个御花园的花改为了樱花。一道三四月份,大簇大簇的樱花犹如一个个花球挂在树上别有一番风情。
  微风拂过,将几瓣樱花吹进窗来。墨以兮用手接过,眼里却没有了当年喜欢樱花的那种神情。依旧只是轻轻的地捂住几朵小花放在心口。心还是很痛,痛到无以复加。
  墨以兮心情十分的凌乱,索性躺回了床上。死死地闭着眼睛,不愿在看到与从前有关的任何事物。
  很快,他就睡着了。长长的睫毛即使在睡梦中也是在轻轻颤动的,仿佛作了一个无比可怕的梦。
  墨以兮没有梦到鬼怪,他只是梦到了从前。从前那个痴心妄想和帝王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自己。
  他在梦里看到十五岁时的自己对着对面骄傲到不可一世的同龄男子说道:“不悔自己无见识,却将丑语怪他人。”
  如果自己当初不要多管闲事就好了,就不会遇见他了吧。
  零零碎碎的片段在墨以兮的脑海里略过,只有最后的一幕犹为清晰。
  那是那个人用冰冷刺骨的声音说:“墨以兮,你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别让我以后在见到你。”
  墨以兮突然想起一句话“由来一场梦,休笑世人痴。”
  终究只是一场梦,一场遥不可及的梦......
  似梦、似幻。终是无法再次相遇。
  楚亦臻,若我还能活着见你的话。你会不会后悔呢?还是从今便是与梵谨一生一世一双人了呢?
  不过,我可不愿给你这么一个机会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V
 
  ☆、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离人恨重
 
  寒风瑟瑟,枯叶调零。满地的黄叶,四周的宫墙上布满了了蛛网,宫室残破不堪。
  楚亦臻不知怀着怎样的心情走入。那年......也是这样寒冷的季节。墨以兮被他贬入冷宫,日日受着残酷的刑罚。衣不暖,食不饱。以兮他又是怎样的心情呢?
  其实,楚亦臻早在贬了墨以兮后就后悔了。然而,当他想道歉时,墨以兮早已不知所踪。
  六年了,他动用了整个楚国最强大的情报组织,却依然没有那个人的消息。
  墨以兮走时,他出奇的愤怒!到后来慢慢地才发现,连自己都觉得墨以兮的确应该对自己失望的。
  梵谨静静地站在冷宫门外看着,那是他这一生唯一心动的男子。可是,现在那个人俊美的五官都染上了浓浓的哀愁。
  在墨以兮走后,王上就不曾笑过了。
  站在一旁的桓安愤愤不平的拉起梵谨就要往里进,却被梵谨阻止了。
  “桓安,你这是要做什么?”梵谨开口道。绝美的人在配上清灵的声音让世人都能为之心动。
  “殿下,你还怀有身孕。王上怎能让您站在这冷风口呢?”桓安气愤的说。不过,这也并不能怪他。桓安自幼就是梵谨的侍从。多年以来梵谨也将他视为家人一般的看待。
  桓安不明白,明明自家殿下人长得那么美艳,人心又善良。那王上怎么就是想着那个人!
  梵谨苦笑了一下,淡淡的开口:“算了,桓安。终究是我们梵国对不起墨以兮的。当年在他身上下蛊,以蛊来控制他伤害我,使我失掉孩子......可是,那蛊若不解的话......便只有几年的时间可活了。六年了,唯恐他凶多吉少了罢。也不知道,等王上找到他时,究竟是个人呢?还是一座坟了。”
  门内,楚亦臻呆呆的看着那个人曾留下的些许痕迹。听到了梵谨和桓安的对话。他不怪梵谨,毕竟他被自己的父亲所陷害还失了孩子。他也知道梵谨其实是个很善良的人,所以当时在知道真相后也并没有责罚他。只是想着等恢复了墨以兮皇后之位时在好好和以兮道歉。可是他不知道,正是因为他的这种对梵谨的包容使得他最终失去了墨以兮。
  梵谨说,以兮他可能凶多吉少了。自己找了那么久,什么消息都没有。会不会他的以兮真的......
  以兮,对不起。你回来好不好?
  寒风吹过,年轻的帝王在冷宫中默默的流泪。只为求他的以兮能够回来。
  入夜,楚亦臻正坐在案台前在批阅奏章。梵谨在一旁默默地为其研墨。平静、安好。这是他们相处的最佳模式。
  但很快有人打破了这样的平静,在这一潭死水里投下了一颗巨大的石子。
  一黑衣人快步走入,跪在楚亦臻面前说道:“王上,有消息了!”
  楚亦臻一惊竟是连笔都被折成两半,颤抖着声音问:“真的?!”
  “千真万确!”
  “他在哪里?”
  “这......”暗部有些为难的看了站在一旁的梵谨。
  梵谨自然是知道这肯定是对王上很重要的事情,便笑着说:“王上既然有急事,那臣妾就先告退了。”
  楚亦臻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你说吧。”楚亦臻恢复了一下自己激动不已的心情,看来以兮还活着!只要他还活着,自己就有弥补的机会!
  “王上,王后.......墨公子他还活着......”
  楚亦臻不耐烦的皱起了英挺的眉道“我自然是知道他还活着,我是问你他在哪里?”
  暗部有些为难的开口道:“王上,前些日子我们在药王谷附近见到了一个与墨公子身形很像的男子。那人带着面纱,我们也不太清楚。只是......”
  “只是什么?”听到这句转折句,使得在治理国家上雷厉风行的楚亦臻心头掠过一丝不安。
  “只是......在那男子身旁有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长得跟墨公子有五六分像......”
  “啪!”只听一声巨响暗部看见年轻的帝王眼里是无尽的怒火!他身前的案台尽被一掌震碎。
  “下去!”
  “是......”
  在暗部匆匆离去后,楚亦臻紧握的拳头上布满了骇人的青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