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三妻四妾然并卵 作者:云上椰子

字体:[ ]

 
作天作地不举攻 X 死活浪不起来受
 
 
【一】
 
王爷是个不事生产荒- yín -无度的王爷。
娶了七个貌美如花、性格各异的大美人。
每天窝在王府要烦恼的就是今天操哪个,用哪种姿势操。
可是忽然有一天,他不举了!
王爷慌神了,试遍各种方法,情况都无半点好转。
这可怎么办?每日里都烦的脸色黝黑。
七个如花似玉的男妻男妾轮番安慰,腻在他身边可怜兮兮,这个说:“王爷再吃些壮阳十全大补药吧。”
那个说:“王爷奴家身子痒。”
更有甚者脱了衣服魅惑诱人的抬臀求操。
王爷气得一拍屁股:“都滚边去!”
 
【二】
不举这件事对王爷的打击很大。
毕竟昔日他就是凭借着一根大屌金枪不倒,睡遍各色美人,最终睡服身边这七个极品收藏的。
 
现在天天对着七朵艳丽绽放的娇花无法采摘,王爷心理都快被逼的扭曲。
夜里躺在王妃(大夫人)床上唉声叹气,问:我要是这辈子都不举了,你还爱我吗?
王妃武功高强美丽端庄,把王爷抱在自己怀里:你无论变成什么模样我都要你。
半晌又道:其实你已经有大半年没有好好碰我了,我不照样待你如初?
王爷闻言心中沉痛,一语不发,扯开美人衣衫,埋胸啃奶(大雾)。
 
但不举这种事,仅有家人们的贴心安慰是不够的。
特别是对于王爷这种- yín -魔来说,有屌不可用的生活完全可以逼疯他。
他开始变得喜怒无常,不安于待在府中,偶尔上朝也是跟他的皇帝哥哥对着干,骂骂咧咧表达自己的不满,骂完了回府又四处寻医寻药。
时间一久,世人都知昔日荒- yín -无度不事生产的蛀虫王爷不举了!
 
王爷深感丢脸。
 
性情变得更糟,回府对着美人,哪个惹了他不顺心,也照样责骂。
再不复往日温柔。
 
每日想的就是如何治好自己的不举。
只要听说哪儿的大夫好,费尽心机也要把人给请来。
又或者哪儿的大夫脾气大,不愿亲自前来,王爷就进宫跪求出京令。
他哥见他于求医问药一事上已经疯魔,也便懒得再管。
多派些人手护着他这疯魔弟弟,也就由得他去。
 
 
 
【三】
 
关键时候,还是跟着王爷最久的王妃有心。
夜里趴在王爷胸怀,求着他带自己去。
 
王爷不耐烦:我这是求医问药的,况且路途遥远,你跟着去做什么,我又不能操你。
王妃双眸低垂,静静看着王爷:难道你以为我整天就是想着要被你睡吗?
 
王爷:那倒不是,我最近心情不好,看着美人在跟前晃还吃不着,就容易冲你发脾气。
王妃:我早就习惯了,你以前脾气也不见得很好。
王爷:…………
王妃耳朵贴着王爷胸膛,摸着对方脸颊:自你我成亲,这七载时光我都一直在你身边,便是稍稍分离两三日也没有过,这乍然要我十天半个月不见你,夫君,你要我如何过?
王爷:…………
王妃:你就是一年半载不碰我,我都能忍,可要我每天见不着你,那大概是会逼疯我了。
王爷:……看不出来你这么喜欢我啊?那平日里在床上怎么就是浪不起来?我技术不好么?
王妃:…………
 
无论怎么说,王爷最终还是带着王妃上路了。
 
他们所寻求的神医住在北边的深山老林里。
 
 
要上山前被门童拦下,直言只可病人独自一人上山。
 
王爷看看王妃。
王妃叹气:去吧,不要再看上他人就好。
王爷点头:你与他人在山下客栈乖乖等我。
 
 
【四】
王爷这一去就是大半日,直至天黑也不见有下山的意思。
王妃在山下等的心急,又哪会乖乖听话待在客栈?
 
夜里便安奈不住,凭着高强武功,独自闯山。
 
刚上到半道,就见曲折山路上下来一人。
王爷举着火把,一身黑衣,外加黑脸,明显心情不愉的样子。
见了王妃就发火:“不是叫你山下等我?!怎么又上来了!”
王妃:“我想你……,怎么样,大夫怎么说?”
 
王爷脸黑:“山上快死的病人好几个,等了一天也没轮上我,明天还得去排,操!真想带人把他抓回去!”
王妃挽着王爷顺气:“你别心急,咱们慢慢等就是了。现在先回去休息吧。”
 
王爷骂骂咧咧,听了王妃的话。
 
之后几日也是如此。
王爷上山排队,王妃山下等候。
到第四日终于排上。下得山来就是一副要气炸的样子。
 
王爷:“他说我这是被人长久下药导致的!”
王妃蹙眉:“下药?那能解吗?”
王爷怒骂:“要是让我知道是哪个干的!非抽了他的筋不可!”
王妃:“那你这治好了没?”
王爷怒瞪:“治个屁!不回府把那害人的小妖精捉出来,老子怎么知道毒方,怎么能好?!”
 
说罢,怒气冲冲打道回府。
 
 
【五】
 
王爷这一回府就是一顿鸡飞狗跳,喊打喊杀。
把府里的美人们吓得哭哭啼啼,个个喊冤。
扒拉着王爷的大腿哭得梨花带雨,说王爷您都不疼我了么,真不是我干的呀。
 
这些动静闹得全京皆知,人人都跟看笑话似的。
 
中秋摆宴,皇帝还以此训了王爷一顿,王爷不以为意,凶着脸说:老子一个废人也就剩下这点乐趣了!哪个敢剥夺,我非跟他拼命不可!
皇帝一瞅,得,人好像被不举之症逼的更疯了些。
挥挥手叫他赶紧回府,眼不见为净。
 
节后也实在找不出真凶。
王爷说到底还是个怜香惜玉的,不忍心真把美人们个个抽筋扒皮了。
只得再向他哥求了出京令,带着王妃再次前往深山老林求医问药。
 
王妃在马车上,面露担忧:“你还不知道毒方,就这样去找大夫,能治好吗?”
王爷怒:“治不好也得让他治!老子都快一年没操过人了!”
王妃把人抱在怀里,让他枕着自己大腿:“好好好,你别生气了,这一年你都在生气,我看着可真心疼。”
 
王爷气哼哼,手掌下流的伸进王妃衣襟去揪那小红果:“你也不容易,等我好了就狠狠疼你,到时候在床上要给我浪起来,知道吗!”
 
王妃:“唔……你轻些……”
 
王爷:“知道吗!”
 
王妃:“知道知道,夫君,你快别弄了……”
 
……
 
这回上山依旧只有王爷一人,因为事先说好可能要费一番功夫才能求得大夫医治,所以王爷这次一上山就是两日毫无动静。
王妃在山下实在等不下去,第二日深夜便再次闯山夜探。
 
等上到山顶一看,除了一个简陋草屋,以及随地的陈旧草药。
整个山顶也不像是有人常年居住的痕迹!
更不用说这四周漆黑一片,是半个王爷的身影也没有!
 
王妃瞬间遍体生寒!
 
【六】
王爷其实上山当日就在属下的接应下逃走了。
等他逃走的消息快马加鞭传回皇宫。
王爷已经身在漠北大营,准备清点兵马,领兵南下。
 
至此满朝震惊。
 
昔日老皇帝死前收了王爷兵权,只因王爷娘亲是外族,便下旨将王爷严加看管起来,若无皇帝批准,此生不得出京。
 
这可把王爷给愁的啊,只能窝在王府玩弄美色,每天除了操人就是操人,顺便让自己生活在王妃眼皮子底下,做一对相敬如宾的恩爱夫妻。
 
一年前才狠心下药把自己给弄成了不举,因为这个病症,撒泼打滚,性情大变。
世人看他觉疯魔,他却因此得了许多好处。
光是借着求医问药的由头,就多次联系了昔日部下。
而在那深山老林的茅草屋,更是约见了一批又一批的军中将领。
 
他于领兵打仗一事上颇有天赋。
狠得下心,丢的起脸。
任天下百姓把他骂成了臭狗屎,也照样带着精兵铁骑,势如破竹的攻入了京城。
 
在寒冬腊月,大雪纷飞的时候。
他终于坐上了那烙人龙椅!
 
 
……
 
 
不想寝宫都还没住习惯,他的人就把救走他小侄儿的高手给捉住了。
 
等侍卫把高手拖来寝殿,皇帝啧啧摇头:“王妃半年不见,怎么就把自己给折腾成了这样?肩上的伤口是谁伤的?都流血了……疼不疼?”
 
王妃伏在地上不语,全身湿透,狼狈不堪。
 
幸而小殿下已被接应走,他也还算不辱使命。
剩下的要杀要剐,自然听天由命。
 
皇帝拿脚踢踢王妃:“怎么不说话了?你可是很温柔贤惠的。”
 
王妃抬头,目光幽深如潭:“听闻你一直没有迎美色入宫,莫非是仍然不举?”
 
皇帝:“…………”
 
 
【七】
当然,萧珏要是能被这话激到,他现在也就不是皇帝了。
 
扯着嘴角把王妃打横抱起:“还是第一次听你说这种刻薄话,挺有意思的,再说两句来听听?”
 
王妃:“…………”
 
他的王妃美貌皮囊里藏着一身傲骨,待人却犹如春风。
甚少说什么刻薄话。
便是落入如今这般境地,也不会气得骂骂咧咧。
更不会做出什么嫉恶如仇朝他吐口水以表高人气节之类的事。
 
什么都好。
就是在床上浪不起来,这个可得好好调教调教!
 
但他还不急。
毕竟夫妻七年,对方身上哪儿他没摸过玩过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