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墨色轩辕 作者:尚云汐

字体:[ ]

 
 
文案
他父母皆是皇族,身负两国皇室血统,何等尊崇。
然而,这却是一切悲剧的根源。
“想要什么?我想要一个家。”
“别开玩笑了,我们做杀手的,还能有家?”
最悲不过,立场相别。
明知前方是深渊,也要步步前行,再不回头。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 阴差阳错 乔装改扮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墨轩 ┃ 配角:林弈,冷洛娴,楚筠洛 ┃ 其它:训诫
 
  ☆、杀手
 
  宁顺十七年七月,霆国发兵犯我大陵。宁顺帝遣护国、静渊王、镇国将军林弈,点兵十二万,赴西北战场,保疆卫国。  
  “将军,再这般下去,恐于我军不利啊!
  林弈紧皱着眉,盯着一张张军报,抿着唇一语不发。
  “霆国倾举国之力,要一举灭我大陵。”军师轻声而语,“霆国背靠大海,无后顾之忧,而我大陵四周强国环绕,不敢轻动。如此僵持下去,若霆国再约他国共伐我大陵,怕有...灭国之忧!”
  “军师所言极是啊,只是有什么办法能打破这僵局?”
  “报!”
  “报上来。”
  “启禀王爷,帐外有一人自称杀手楼主,求见王爷。”
  杀手楼主?这人此时来,是为何事?
  武林与朝廷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毫无瓜葛,仿佛两个世界的人。杀手楼,是唯一与二者皆有联系的组织。
  杀手楼是杀手和委托人之间的媒介。任何人,无论士农工商、正派邪道,朝廷和武林乃至平民百姓,只要付得起价钱,尽可来委托任务。杀人是主流,但是寻人护镖之类的活也接。而杀手,只有通过杀手楼的考核才是被人所承认的正式杀手,可以在楼内接受训练、领取任务。杀手大多自由,与杀手楼并无太多干系,只有少数杀手隶属杀手楼。这任杀手楼主是个御下颇严又出名护短的人,能入了他的眼的杀手,并不多。
  据说,杀手楼接过一次任务,帮一个老太太找回她丢了三天的猫......
  杀手楼楼训:不放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能做的任务,为什么不做?
  据说,许多杀手疯狂训练的目的,是能在楼主面前自称一声属下......
  众杀手:楼主的嫡系杀手福利高啊,而且,有个护短的楼主罩着好办事啊!
  据说,有个嫡系杀手受伤时被人趁机寻仇毙命,楼主当即带人杀过去,灭他满门......
  楼主说过:出任务的时候死了,那是自己技不如人;但事后你敢找杀手报仇,那就是你藐视我们杀手楼的尊严!我们杀手一向拿人钱财□□,杀人又不是我们想杀的,想报复找委托人啊。至于委托人是谁,杀手规矩:委托人资料严禁外泄!当然,你可以自己慢慢猜啊,这个我们不管的。
  “有请。”林弈淡淡道。帐中诸将纷纷回立两侧,带着几分戒备与好奇望向帐外。
  进来的是一个少年,不过十七岁左右的样子,年少的有些过分。玄衣少年清俊的面容冷静淡漠,却掩不住眉宇间的意气风发。如此年轻,便是名满天下的杀手楼主,他确足以自傲了。
  “晚辈无殇,拜见王爷。”少年单膝一跪,长睫垂下挡住眸中所有情绪。
  “楼主请起。”林弈语气依然淡漠,心中却已暗自揣测。素来有些强势张狂的杀手楼主,今日为何如此守礼?
  这般想法绝不止一人。感受到周围怀疑的打量,无殇暗自苦笑。他固然知道这不符他的一贯作风必会引人猜疑,但是......
  在这人面前,以肆意张扬闻名天下的无殇公子,却甘愿收敛他所有的锋芒。
  “不知楼主屈尊前来,所为何事?”一句客套没有,直奔主题。前方战事吃紧,他可没有闲功夫废话,若非赫赫有名的杀手楼主亲至,他见都不会见。
  “无殇及杀手楼所属,愿倾全力助王爷灭霆!”少年扬眉,凤眸中坚定无畏。
  灭霆!好大的口气!
  “为何?”林弈紧盯着眼前的少年。
  “大陵四面邻国,腹背受敌顾虑颇多。霆国虽能称一句国富民强,到底也是一小国。陵国若要摆脱眼下的困境,趁机灭霆是上策。”无殇自信的一笑,“我送与王爷的礼物,定能助王爷一臂之力!”
  打开礼单,林弈倒吸一口冷气。
  大量最先进的火器、抗磨损的兵器,武林中排的上号的精妙暗器,各种伤药灵药......杀手楼果然富可敌国,就算大陵都无法在短时间内备好这些!
  还有隶属杀手楼的杀手,那都是杀手中的精英!窃取军情、暗杀敌将、给霆国制造点天灾人祸、挑起内乱......什么做不到?虽然大陵龙翼的夜卫也可以做到,但是却不能调出这么多人手。
  “为何?”林弈又问。  
  “我是陵国人。”无殇垂眸,轻轻淡淡的浅笑,“年幼时我以生命为誓守护大陵。”
  以吾之命,护陵国之法;
  以吾之命,守陵国之民。  
  所以,不必选择,也没有选择。这是他的责任、他的使命。
  林弈沉吟一下,缓缓道:“开出你的价码。”
  无殇心下暗叹,他真的只是在履行自己的义务,可说出来却没有人会信啊。但现在,他还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那么,编个理由
  “龙翼,护法之位。”无殇抬首,一双眼眸璀璨若星,“以我的能力,想必能胜任,更何况前护法已经离开多年。对王爷而言,这要求并不算难。对龙翼来说,有我的加入,必会更上一层楼。”
  林弈静静看着神采飞扬的少年,杀手楼主的信誉,向来不错。
  “本王领军,军纪严明军令如山。楼主若不能受军法束缚,莫乱了我军纪。”林弈口气颇为严厉。若让这些素来散漫嚣张的杀手乱了军心,这损失却不是那些重礼能够弥补的了!
  “无殇决意从军,自当遵从军规。”无殇那双素来冷冽的凤眸中,一片清澈纯粹。
 
  ☆、借刀
 
  以林弈的护国、静渊王、镇国将军这三重身份,完全有权力自行安排这群杀手,于是无殇就以编外将军的身份,轻盔软甲立马疆场。
  手提□□,浴血而战。虽说近些年做杀手他更常用小巧的匕首,但枪法却也是他自幼所学,由枪法大家所授。更何况这些年他在杀手楼,经历过各式兵器的训练。这些,足以使他成为一个合格的战将。
  挽一个枪花,径直对上霆国名将、德安公主的驸马。枪来戟往,如灵蛇盘舞、龙翔九天,若流星逐月、战气纵横,两人战得难舍难分。无殇打起精神,几招虚晃过来,忽然出其不意一枪抖出,直刺心口。驸马刘邵急退,纵有护心宝镜,却到底受了伤。刘邵不敢恋战,一带马败了下去。
  无殇眯了眯眼,风眸中寒光一闪。机会难得,德安公主驸马无论其身份抑或武功都是不可小觑,这人,不能留。
  远处,似乎已经鸣金收兵了?无殇低低一叹,仍纵马追了上去。
  林弈收军点兵,面上如覆寒霜。只少了一队!无殇带的那支兵!
  果然出问题了!林弈皱着眉。这段时间无殇和他属下杀手并没有搞特殊化,遵军规守军令。无殇聪明有能力,他也很喜欢这种乖巧听话的孩子,偏偏这时候给他出问题!
  他刚接到线报,敌方埋伏下古阵法,正等着他们进圈套。他连忙鸣金收兵,就是怕有将领折进去,偏那孩子还不听军令,轻敌擅进!
  连林弈自己都不曾发觉,他对无殇要比对其他将领更担心,即使对方是威震天下的杀手楼主!
  身为顶尖杀手,无殇自然敏锐的察觉了不同寻常的杀气。埋伏么?少年冷冷一笑,打手势示意副将带兵拉开距离,自己则继续快马加鞭紧追不舍。
  唔,这段地势确有些古怪啊。
  这种地势、杀气...倒是符合一种古阵法。无殇笑了,他可是素来喜欢借刀杀人的。这个时间,烟岚雾气正重。圈套已经下好,又该谁给谁用呢?
  刘邵不再着急,略缓了下速度要引无殇进阵。孰知无殇入阵后再不理睬,抢先一步占了阵眼,模仿着刘邵的声音下令:“行阵!”
  此时山间岚雾弥散,无殇离得远,又会拟声,霆国将士料不到无殇竟也懂得这古阵,自是无一人能想到下令的竟是敌将,当即成阵。一时间飞沙走石喊杀一片,将刘劭的喝令湮没其中。
  整个阵中天昏地暗,唯有阵眼处的无殇能看得清全场。少年看着德安公主驸马左冲右突仍困陷阵中,轻轻笑道:“作茧自缚。”
  好整以暇的看着刘邵滚鞍落马,被数支长矛同时刺死,无殇默默哀悼。论理,这位还算他姨夫,不过对于毫无血缘又素昧平生的亲戚,杀了他还真没有半点愧疚。“呵呵,姨夫,可要我为您报仇呢?”戏谑的笑了笑,让他再添上一把火好了,反正他一走,这阵中便无人主持了。少年提枪跃马,从生门转至景门,杀乱古阵。迷雾之中,霆国士卒慌乱不已,竟自相残杀起来。
  副将带兵守在阵外,自从主将进了埋伏他便心惊不已。已是违了军令在先,若主将再折在这里,他不知要担多少干系。偏他又看不到阵中情况,只能干着急。忽见自家主将杀出重围,一脸盈盈笑意,副将这才心里一松。
  无殇看见副将又惊又喜的表情,安抚的笑了笑:“张将军,我们且先等一等,一会再替他们收尾。”
  不多时烟岚散尽飞沙渐歇,无殇一摆手,带人杀了进去。霆国埋伏于此的五千精兵无一生还。
  看着副将钦佩又不解的眼神,无殇一边带兵返回,顺口给副将解惑。
  听罢无殇破阵的经历,又看了眼马上德安驸马的人头,副将一脸羡慕:“此役将军当居首功。”
  “呵...”无殇苦笑一下,“还说什么首功,我是违了军令的。”鸣金不收兵,这错可不小。
  “将军也算将功补过。”
  “王爷一向功必赏,过必究,赏罚分明,定不会让我功过相抵。”无殇再清楚不过王爷的行事风格了,“若挟功妄想免罚。只会让王爷更怒。”
  “将军......”
  “不必担心,违令是我的决定,不会牵连旁人。”无殇又习惯性的护短,尽管这次的属下不是他自己认可的。
 
  ☆、军法
 
  “无殇将军回营。”士卒报上来。
  听说那孩子安全了,林弈心里一松,随即便是抑制不住的怒火:“让他报门而进!
  报门而进...人家好歹是杀手楼主,王爷您给人留点面子吧!帐中诸将腹议,面上却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谁也不敢触王爷的霉头。
  报门而进...王爷是被气狠了吧!无殇苦笑,还真是...够丢人!
  “无殇,告进。”
  “进!”
  无殇走进军帐,单膝跪下:“无殇交令:末将已斩下敌将刘邵首级,歼灭落暮口所伏五千军马。末将闻鸣金而未收兵,有违军纪,甘当军法,恭请王爷责罚。”
  “无殇将军可知,鸣金不回以军法当如何?”
  “回王爷,当行八十军杖。”利落迅速地回答。无殇微微咬了唇,虽是早已想明白,到底还是会怕。
  林弈一阵无力,他觉得这孩子违令根本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权衡好利弊之后的决定,明知要挨罚,却还是义无返顾。也是,杀手楼主,哪里还有冲动的资格。
  “出去,去衣受刑。”
  众将再度腹议:王爷啊,给人留点面子吧!没看孩子脸都红了么?!
  “是。”虽然很难堪很屈辱,但是无殇的回答依然清晰迅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