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今日流的泪,都是昨日撩的骚 作者:云上椰子

字体:[ ]

 
今日流的泪,都是昨日撩的骚,想吃肉才写的
 
 
七岁。
拜师礼成。
 
师父:“崽,快请起。”
徒弟:“你叫我什么?!”
师父:“崽,这是为师家乡那边对小辈的爱称~”
徒弟:“不许这么叫!”
师父:“崽……”
徒弟:“我说不许这么叫!”
师父:“崽崽……”
徒弟脸黑。
 
八岁。
骄阳似火。
 
徒弟把木剑一扔:“我受够你了,我要下山!我要回宫!”
师父:“崽……”
徒弟:“你不过就比我大了八岁!我大皇兄都比你大!凭什么天天要听你呼来喝去!”
师父:“崽……”
徒弟:“我说了不许这么叫!我再也不要你当我师父了!”
师父叹气,也把木剑一扔:“好吧,我也不想起早贪黑天天监督你练武了,慢走不送。”
徒弟:“…………”
 
九岁。
幽静卧室。
 
徒弟:“师父,我饿。”
师父躺在床上,慢悠悠:“活该……谁叫你今夜嫌弃为师做的饭不好吃?”
徒弟:“我饿,我睡不着。”
师父转过身,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你过来。”
徒弟凑近:“是什么?”
师父展开纸,是一只烧鸡翅:“今日下山时买的。”
说着递给徒弟,徒弟咽着口水伸手来拿,冷不防被师父缩了回去,塞进他自己嘴里。
徒弟:“!!!”
师父嚼吧嚼吧:“呵呵,没说是给你吃的。”
 
 
十岁。
徒弟卧房。
 
师父:“崽,你明日就要回宫过年了,为师会想你的。”
徒弟收拾东西:“嗯,我不会想你的。”
师父:“崽,你过完年能不能带样东西回来?”
徒弟头也不回:“带什么?”
师父扒着门框:“皇都临江楼的烤鸡,据说很好吃。”
徒弟:“师父想我带烤鸡回来?”
师父:“嗯嗯嗯。”
徒弟:“好。”
 
过完年。
徒弟:“呵呵,没带。”
师父:“崽,为师对你很失望。”
 
十一岁。
厨房。
 
师父倚着门框:“今日为师下山,遇到有人强抢民男。”
徒弟洗碗:“所以?你行侠仗义了?”
师父:“他们抢的是我!”
徒弟手一顿:“是谁这么眼瞎?”
师父:“崽,你说这话为师不爱听,难道为师在你眼里就不配被人看上吗?”
徒弟:“你在我眼里……面目可憎。”
师父叹息:“我的崽唉,年纪轻轻的,说瞎就瞎了。”
徒弟:“…………”
 
十二岁。
 
被人捉回。
 
师父吃着顺路买的烤鸡翅:“小小年纪,竟敢跟你那些师兄去逛青楼?”
徒弟:“我就是去看看,什么也没做。”
师父:“我到时你们厢房里那些个,都是什么?是鬼不成?”
徒弟:“他们叫的,关我何事?”
师父摸徒弟脑袋,语重心长:“崽,你还小!有些事太早做,日后容易不幸福。”
徒弟甩开师父的油手:“什么意思?”
师父:“就是容易不举,你下面那根小东西,知道吧,再也不能竖起来,就叫不举。往后不能用它睡女人,不能用它生小孩,你会被人看不起的。”
徒弟恼怒:“…………你才不举!你全家都不举!”
 
 
十三岁。
下山回宫大半年,跟着皇兄们取经不少。
 
徒弟埋首师父胸怀:“师父,徒儿想你。”
师父:“???”
徒弟抬头:“离别半载,徒儿思念师父,夜夜难寐,这才明白自己其实是喜欢师父的。”
师父高兴:“嗯,为师也喜欢我滴崽崽。”
徒弟:“我的喜欢是想和师父在一起一辈子那种,师父懂我的意思吗?”
师父:“???”
徒弟在师父脸颊上亲一口:“是将来想和师父一起睡,想娶师父做王妃的那种喜欢。”
师父:“…………”
徒弟面露忐忑:“师父该不会因此疏远徒儿,赶徒儿下山吧?”
师父一笑,把徒弟抱的紧紧:“崽崽也太小看为师了,为师这般花容月貌,你能看上说明你眼瞎治好了,为师这便等你快些长大,好来娶我!”
徒弟脸黑:“…………”
 
 
十四岁。
闷热夏夜。
 
师父:“崽崽,今夜陪为师睡。”
徒弟:“……又想让我给你扇扇子!我不!”
师父伤心:“崽,你不爱为师了,同为师困告都不肯。”
徒弟恼怒:“你只想让我给你扇扇子!难道我就不用睡吗?!”
师父:“等夜里转凉,你就可以不扇了。况且师父要早睡,而你……平日偷看小黄册也看得蛮晚嘛,有何所谓?”
徒弟震惊:“你……你怎么知道?”
师父:“你有何事是为师不知的?崽崽,恕为师直言,你看的那些……都是垃圾黄本。”
徒弟:“你滚!”
师父:“嗯,记得夜里来同为师困告。”
徒弟:“…………”
 
深夜。
 
徒弟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把扇子一丢,扑到师父身上:“师父!”
师父被吓醒:“……嗯?”
徒弟抱着师父,在对方脸上狠亲两口:“徒儿仰慕师父已久,只要与师父同榻而眠,就想对师父做些不好的事!”
师父困倦:“小小年纪,就学坏了。”
徒弟再亲:“是师父非要我同你睡的!”
师父从徒弟怀中困难抽出一手,扯开自己衣襟,香肩半露:“要做什么,随你。”
徒弟凌乱:“…………”
师父打哈欠:“不过你那小黄册中全是男女之事,这龙阳断袖,你怕是还不懂吧,可莫把师父弄疼了。”
徒弟气得浑身颤抖:“……你简直臭不要脸!”
 
 
十五岁。
师父带徒弟下山,周游列国。
 
徒弟:“为何我们要在这梁国的青楼里下榻?”
师父啃鸡翅:“据说这家的厨子以前是松翠酒楼出来的,做的烧鸡很好吃。”
徒弟:“……你就知道吃!也不怕带坏我!”
师父啃鸡翅:“你都这么大人了,这点定力应该要有。”
徒弟:“哦?那我要招几个小美人来伺候。”
师父:“钱不够。”
徒弟:“你吃鸡就有钱?”
师父:“人可比鸡值钱。”
徒弟:“我叫的也是鸡~”
师父脸色微沉,把鸡翅放下:“崽,不可以这样说话。”
徒弟知错:“……哦。”
师父严肃:“开玩笑也不行。”
徒弟:“……行了行了吃你的吧!”
师父:“他们也是身不由己,卖笑卖身自食其力,不比他人轻贱。”
徒弟:“……啰嗦,我不说就是!”
师父点点头:“嗯,你我也就出身好,要是换了为师被卖入青楼……唉……凭着为师的天人之姿,必然是要成为璧玥名妓了。”
徒弟被璧玥名妓哽的不行,脸色奇臭:“…………”
师父摸摸自己脸颊,顾影自怜:“每天都要接客卖笑,夜夜承欢,刚被肥猪壮汉睡完,又要去伺候八旬老叟,好不容易遇到个年轻的公子,心意相通,他却骗走了我的钱,一去不复返……”
徒弟脸黑:“你闭嘴!以后少看那些垃圾话本!”
半晌,仍气不过。
掏出巾帕丢给师父:“擦擦你的油脸!”
 
 
依旧十五岁。
 
南陵,吃完富人家的流水宴席。
 
徒弟把师父往床上一扔:“叫你不要喝还偏要喝!这辈子没喝过酒是怎的?!”
师父脸颊红红,眼眸晶亮:“他家的‘七步醉’,嗝,好喝。”
徒弟嫌恶:“今晚你最好别闹!不然我把你扔大街上!”
师父嘻嘻笑得坐起身,招招手:“崽崽过来,为师教你打啵啵~”
徒弟蹙眉:“什么?”
师父招招手:“过来嘛,打啵啵~今日见那家的小女儿一直盯着你,你学了有好处。”
徒弟直觉不是什么好东西,皱眉凑近:“什么叫打啵——”
 
猛地便被师父唇对唇给吻了!
吻毕,分开些许,还又臭不要脸的凑上来啾一下。
徒弟大惊失色,出手就是一掌。
却被师父迅猛的反剪双臂,压在身下。
 
师父再难自抑,猖狂大笑:“哈哈哈!个卵崽还想跟为师斗!哈哈哈!!连打啵啵都不懂还说要跟为师耍!为师是这么好耍的么!”
徒弟恼羞成怒,脸色涨红:“陆九念!!”
师父拍徒弟后脑勺:“个卵崽,竟然敢直呼师父名讳!”
徒弟:“你会后悔的!”
师父又抽了一下那后脑勺,醉酒笑骂:“我滴崽崽!真不乖!”
 
 
行至鸣江流域的荒山野岭。
 
师父把手里烤好的野鸡递给徒弟:“崽,今日是你十六岁生辰,这是为师给你的礼物。”
徒弟脸黑:“这本就是我猎来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