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丞上启下 作者:委鬼乌衣

字体:[ ]

 
秦家有个秦峥。莫家有个莫卿华。
秦峥是丞相,家族为重。莫卿华是皇帝,美人为重。
秦峥对莫卿华,是知己之情。莫卿华对秦峥……
来来来,有话咱们床上说!
 
小剧场:
莫卿华:朕乃一国之君,九五之尊!
秦峥:在下启国丞相,一国之君知己。
莫卿华:朕不服!
秦峥:不服……什么?
莫卿华:丞相乃朕相公!!!
秦峥:……
 
 
文武双全宰相攻X蛇精病抖M皇帝受,注意:本文主攻,强强~
 
有必要排雷的几点:
1.皇帝在认识小攻之前就有后宫,所以皇帝菊花洁黄瓜不洁。
2.小攻的双胞胎姐姐是后宫嫔妃之一,小攻偶尔会喊皇帝姐夫,不过姐姐对皇帝没有爱,只是为了家族利益。
3.小攻智商高情商低,经常被皇帝占便宜还不自知。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峥 ┃ 配角:莫卿华 ┃ 其它:主攻,受追攻追不上T_T
 
 
  ☆、第1章 出谷
 
无忧谷前那块坑坑洼洼的巨石已经矗立了三百余年,苍劲的剑痕仿佛无数剑招组成了无忧谷三字。
    封白自从四公子入谷以后常常往返京城无忧两地接送信函,每每见到这长满了杂草苔藓的明明只是一块不起眼的丑陋巨石,却因那惊世绝艳的剑法而让人恨不得驻足观望,却又被剑招扑面地气势所夺,困于剑阵之中,功力越高越不得脱困,反而是半点武功也无的人,却不受丝毫影响,但是谷外那些迷阵倒是不虞有不通的武艺山野樵夫无端闯入。
    封白早就学乖了,虽然还是忍不住眼神瞅过去,但大多数时候都是一瞬继过,尽管只是一眼,但也让他心惊肉跳,他按了按怀里的信笺,不如以往的厚实,想起主人的吩咐,封白黝黑的脸上扬起一抹微笑。
    清晨的阳光穿过林间的树叶,落在苏木的身上,如今大清早的,这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却是满脸慵懒的横卧在树上,那微微潮红的双颊以及腰间悬落的空酒囊,让站在树下抬头看了半饷的封白漠然无语,这大清早的就喝得酩酊大醉真的好么?
    “呼~唔封叔认得路自去便是,小师弟这个时辰必定在后山练剑,哈~”苏木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刚刚揩了眼屎的手对着树下的封白摇了摇,待封白远去时,他才睁着那双迷蒙着的桃花眼,右手无意识的捻着腰间一枚羊脂玉玉佩上的绳穗,不知在想些什么。说来也是奇怪,这苏木一身粗布麻衣,左一块斑驳的污渍右一块被酒浸湿的痕迹,那头黑亮的长发被一根不起眼的木簪子随意的拢在脑后,整个人一副身无长物的样子,可那腰间那枚玉佩却不论是用料还是雕工都能看得出它的价值不菲,就连上面的绳穗也做工细腻,而且这枚莲花型的玉佩小巧而精致,怎么看都像是女儿家的用物,跟苏木这个人是完全的格格不入,只是从他小心翼翼的动作以及原本红色的绳穗如今被洗得发白却也是干干净净,都足以看出它对苏木的重要性,只不知这原本洒脱的青年却是因何而愁绪满面!
    这厢边封白一路而行,尽管不是第一次来到无忧谷,却每每都惊叹这空谷幽兰仙境般的地方,在深山之地宛如凭空冒出来的亭台楼阁便就像那九天之上的仙宫,就连封白这样的粗人都觉得若是有幸常住此地仿佛就能羽化登仙一般。
    沿着一道青石小路拾阶而上便来到将那座将无忧谷一分为二的小山上,从山上望去,山下雾气蒙蒙笼罩着大片竹林,无忧谷常年雾气弥漫,封白见得惯了也只是感叹一声,却是只见银链似的光芒突闪而过,封白凝神看去只见一道人影紧跟其后倏然冲天而起,足尖犹如蜻蜓点水似的在竹叶上轻点,手里那团银光乍然间爆裂开来。封白暗暗惊叹,一边往那少年方向行去。
    远看时只觉得疾若迅雷,近看却见那一袭白衣的少年彷如静立在枝头,剑逝也是徐徐缓缓,但封白却不会以为少年的剑势真的很慢,就算并未真正见识过无忧剑,但江湖上都知道无忧谷的剑、宋家的刀都是是出了名的快。
    他凝神细观片刻,旦觉那剑招变化万千,即便能看清一两招,但后面的变化无穷无尽,根本不是自己能够招架的,如今的少年怕是已尽得无忧真传,只是少年五岁入谷至今也不过一十一载而已,这究竟是何等天赋。前代谷主三岁习武也是年仅十三就被允许出谷,只是这样却也是历代少有,前代谷主惊才绝艳,铺一出谷便声名鹊起而后名满江湖,只可惜英年早逝。
    曾经多少人想拜入无忧谷门下,却因一句天赋不够被打发,想不到四公子却有幸得到无忧真传,只是秦家毕竟是累世公卿,这江湖也好、无忧传人也罢,在主人眼里怕是抵不上天子恩宠。
    少年早已察觉来人,但他还是不疾不徐的练完最后几招,才一跃跳下。落地时的毫无生息又是让封白一惊,当少年淡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时他才反应过来躬身行礼。
    “父亲又有书信来么?倒是有劳封叔了。”少年长身而立,虽身量未足,面对封白这八尺大汉却是悠然自得,莹白的肌肤温文尔雅的态度少不得让人赞一声世家风范,倒是与那苏木截然不同。
    “不过是些送信的小事,何足挂齿。”封白将书信递上,少年也不避忌,当下拆开信封一目十行的看完那张薄薄的信笺,沉吟片刻说道。
    “父亲此时招我回家,可是京中有事发生?”见少年难得有些踌躇不解,封白想起京城秦府之事,虽不明白早前主人为何要瞒着公子,如今不到半年却又让他如实告知。只是主人家的想法却不是他能了解的,当即将事情告知,却不想此事对少年的影响却是比想象中要重得多。不过也是,四公子与三小姐一胞双生,虽则公子离家多年,但早年三小姐经常都要穿山越岭来无忧谷与四公子相见,只是及笄后才不再出过远门。
    封白言简意赅地将那件大事说完,末了又说道:“主人让公子即刻启程。”
    “这么快?”刚刚得到的消息让秦峥面沉如水,他想了片刻说道“封叔一路辛苦,不如到我居所进些吃食休息片刻,待我禀明师傅师兄便出谷吧!”
    “是。”
    秦峥一路沉思着回到山那头的那片精致楼舍,招来侍童让其去寻找在外间的师兄苏木,又吩咐人招待封白和收拾细软,便径直穿过几道长长的回廊和一座座庭院来到最后头的山根处,只见一道精铁大门嵌在山石之间,竟是间造在山腹里的石屋,这里是历代谷主闭关修炼之地。无忧谷的剑法固然需要天赋才能入门,然没有十足的勤奋想要窥得门禁乃至完全掌握却也难入登天,所以无忧谷传人有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初窥门径后是留在谷中修炼抑或外出历练谷里是不管的。第二则是玄之又玄的剑心入道,这第二阶段无忧谷成立三百年来也只有十人而已,此时便要闭关辟谷成就道身方能出关,而坐死关成就道身只有无忧谷初代谷主一人而已。本来前代谷主天分甚高传说他十三岁出谷,三十岁回谷闭关,却又不知何故中途出关,据江湖传言那时他已武功奇高,整个江湖上无人能及,十万乱军只为擒杀他一人,却被他连割十余名将帅头颅,从容离去。那时他怕是离成就道身只一步之遥,谁知前代谷主正当壮年却突然暴毙而亡,真是天妒英才。
    无忧谷传人少有外出,多数都是在谷中修炼,即便是出谷历练也是不理俗事,但凡有传人在江湖中行走,功力深厚一手剑法出神入化未尝败绩,在江湖之中地位超然。像秦峥这样的官宦子弟更是从未有过,要不是当年父亲有前代无忧谷主的信物,秦峥纵然天赋再好也是无法拜入无忧谷门下。
    知道师傅正在闭关,秦峥本不想打扰,奈何此次出谷何时再回未尝不是个未知数,他提起真气让自己的声音得以穿透厚重的精铁大门,门内静悄悄地,秦峥也不着急,师傅闭关前就已说过他如今已可来去自由,倒不虞被人说成私自出谷。
    虽说秦府之事让他忧心忡忡,但也知道不急于一时。
    良久里面才传来一句“可。”那声音犹如就在耳边,秦峥正了正神色展袖拜下,“多谢师傅多年来的淳淳教诲,峥儿此去不知何时再归,望师傅多多保重。”少年年轻的脸上细细地绒毛清晰可见,不和年龄的从容态度让他整个人都多了分郑重。等了一会儿,见师傅没有其他吩咐,秦峥起身后退两步以示尊敬,便转身离开。
    门内那打坐闭关之人身如泰岳威仪严肃,一眼望去却看不出年龄,或许三十许或许四十,如不是周身他气势,便是说他是弱冠之龄怕是也有人相信。
    昏暗的石室内只有一盏长明灯放在角落的石台上旁边一个霍了口的水碗,原来石台边便是一汪冷泉,顶上一座钟乳时不时滴下几滴泉水。而其余的便只有那人坐下的蒲团,巨大的圆形石室里竟再也没有其他物件,秦峥转身离去之时,那人微微皱眉,瞬及便舒展开来,仿佛只是落在冷泉上的水滴经不起多少波澜,却一下一下玎玲不断。
    秦峥回到自己的院子时就看见墙头卧着一人,若是平时,他少不得打趣这位有房不入有床不躺偏偏喜欢树上墙头高卧的苏木师兄,但此时秦峥却是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在对方状似毫不在意的挑眉后说道:“苏师兄,我要回京了,不知你可有什么要我捎带的吗?”
    苏木盘膝而起一手撑着下颌一手拿着不知从何处摸来的酒壶往嘴里猛灌。
    秦峥等了片刻,见苏木只是喝酒并不搭腔,他叹了口气穿过院门才听见苏木喃喃说道:“你问问她,问她……”
    秦峥讶异着回头,难道师兄早就知道吗?但是家里却是连他也瞒着,师兄从未出谷过,谷里来往讯息都有专人打理,师兄从来不感兴趣,怕是也没人会专程去告诉他,而师兄外头也没有熟识的人,却是从何得知?
    “你问问她为何不回我信件。”说完这句苏木那本就被酒熏红的双颊倒是越发的红了,见秦峥怔忪的看着他,桃花眼狠狠一瞪,转身欲走,却又停住头也不回说道:“小师弟你先去吧,让她给我口信,我就出谷来!”说的好不坚决,说完也不等秦峥的反应,飞也似的窜了出去。
    留下秦峥在原地,面上虽无甚表情,但那眼神里却满是悲愤,也不知为的何人。
 
  ☆、第2章 惊马
 
长安,这坐巍峨坚韧的千年古城,旦使王朝更迭也屹立不倒,千百年来各朝各代均定都于此,想来也是物华天宝龙气蒸腾之地,启朝国力强盛,帝都也经历多次修缮,如今城门高耸,古朴的城墙倾透出一股四方来朝的气势。
    秦峥与封白出了无忧谷便汇合了等候在谷外几个看马的随侍,封白本体谅秦峥少有外出本想一路走走停停,顺便让他看看风景,只是秦峥如今再好的风景也无心观看,一行人紧赶慢赶终是来到了这长安城下。
    时间已近傍晚,城门就要关了,赶着入城的人流都有些急了,反而弄得秩序乱象,你挤我推,就有那火爆脾气的大声喝骂了起来,只是城门侍卫闪着寒光的大戟让他们不敢过分。
    秦峥干脆在距离城门数丈之地就勒马离鞍,把缰绳交给身边的随侍,等着城门卫疏通,城内不许策马疾行,还不如走路来得爽快。封白也不是没想过出示家徽,只是主人特地嘱咐过要低调入城,见秦峥此时反而不像之前那样着急也就作罢了。打发人前去排队,见秦峥踱步渐远,知道他有些心事也不去打搅。
    凝视着城门上方的“长安”二字,秦峥竟有些近乡情怯,少小离家,算来如今已十余载未回过京城了。想到家中父母兄长,还有那个不省心的阿姐他微微叹了口气,复又轻笑出声,不管怎样,回家就好。
    便在这时远处两骑疾驰而来,秦峥底子打得好真气虽不浑厚胜在精妙,远远便听见其中一人气急败坏的大喊:“顾言泾你耍赖!”
    前头那骑士哈哈大笑,鲜衣怒马好不潇洒。见胜券在握城门在望那人渐渐放慢速度,这一回神便见一长身玉立的少年身披红色披风静静地看向这边,虽离得还远,但那如画的眉目,渊亭岳立的仪态,腰间挂着一柄样式古朴的长剑,竟像是话本里仗剑而行的儒侠,一派悠闲淡雅,让人观之忘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