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将爱+番外 作者:大歌

字体:[ ]

 
文案
 他们战场相见,同为将军,却各有立场。
 
从最初的针锋相对,再到惺惺相惜,最终走到同床共枕的地步,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战场上,没有春泥护花,没有舍身相护,没有凤凰涅?,没有浴火重生,只有血肉之躯,一刀一盾,至死方休。但是,能与你并肩,此生足矣!
 
 
ps:这是属于两个将军的故事
 
表面不正经内心痴情的忠犬攻×内敛别扭隐忍衷情受【我不会告诉你有包子的!】
 
此文已完结,求收藏,求评论!
 
内容标签:强强 生子 宫廷侯爵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清逸、卫茗 ┃ 配角:慕白、流光、如曼等 ┃ 其它:生子、温馨
 
  ☆、相惜
 
  他们战场相见,同为将军,却各有立场。
  全军出击!
  一声令下,千军齐发,万马奔腾,一时黄沙漫天,不知模糊了谁的双眼。
  两人很快交上手。
  刀剑相向,合刃之急,两人皆武力超群,几回合下来胜负难分,心有不服却又暗自佩服。
  最终战事因双方僵持不下伤亡惨重而选择停止。
  ——此战注定为平。
  战后,他们褪下铠甲戎装,同是一介臣民。
  那日他按例巡城,那日他特意潜伏。
  茫茫人海,只一眼便认出了对方。
  两人相视一眼后又匆匆移开,谁也没有揭穿谁,只是暗自摩拳擦掌。
  他支开了士兵,他遣走了随从,单枪匹马,决定再战。
  今日定要分出个胜负!
  废弃桃园内。
  利器出鞘,衣袂翩翩,人影交叠。
  此时正值三月,桃花开得正艳。
  两人却毫不知怜香惜玉,自顾自地较量着,所到之处落英纷飞,可怜无数花儿风中凌乱,不知去处……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俱筋疲力竭,胜负依然未分,所以都毫不示弱,各据一方原地休养生息。
  少顷。
  “喂——”两人异口同声。
  寂静半晌,“你先说!”两人再度异口同声。
  而后尽哑然失笑。
  这样算是心有灵犀吗?
  萧清逸含笑道:“卫将军骁勇善战果然名不虚传。”
  卫茗道:“谬赞,萧将军也不赖。”
  萧清逸道:“过奖过奖,在下哪可堪比卫将军啊。”
  卫茗回道:“萧将军位高权重,何必对卫茗降低身份。”
  萧清逸道:“礼贤下士这个理由你看如何?”
  卫茗盯着萧清逸嗤笑道:“萧将军,你这玩笑开得似乎有点大。”
  萧清逸表情依然坚定,“我是认真的。”
  卫茗却不以为意,调侃道:“哟,萧将军寻人才都寻到敌国来了,莫不是北国的人太过无能,让萧将军太过失望啊?”
  转而又提醒似的说:“别忘了,我可是你的敌人!”
  萧清逸还剑入鞘,慢慢走近卫茗,颇为崇拜道:“我这不是被卫将军的英勇身姿给折服了吗,像卫将军这般才貌兼备我又看得上眼的,恐怕这世上不会再有第二个了。”
  萧清逸笑得无邪。的确,卫茗不仅武功不错,长相也算是上流。
  卫茗不着痕迹退后两步,皮笑肉不笑,“没想到萧将军身为武将,拍马屁的功夫实不比言官的弱,卫茗实在佩服。”
  萧清逸再次走进卫茗,潇洒道:“卫将军无需嫉妒,这耍嘴皮子的功夫易学易懂,想学的话在下可以教你哟,在下一定亲身指导。”
  卫茗瞥了一眼不正经的萧清逸,转而把锋利剑搭在了萧清逸的脖子上,不耐道:“萧将军有话直说,拐弯抹角可不像个男人!”
  萧清逸用二指夹住肩上刀柄再轻轻移开,顺势拍了拍肩头,轻松道:“卫将军与在下武力旗鼓相当,过往也没有什么不愉快之处,何不让我们惺惺相惜,相互切磋武艺,取长补短呢?”
  卫茗玩弄着被萧清逸推开的宝剑,不知听没听进去。
  萧清逸也不在意,斜靠着一棵桃树,捻下旁边一朵桃花放在鼻尖轻轻吸允。
  花很香,透着南国的气息,一如他的风骨;花很美,绘出南国的画卷,也似他的面容……
  江南风光果然美不胜收……
  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卫茗的呢?也许是第一次在战场上看见他的时候吧。
  明明资质浅薄,却有着不容小看的武功;明明长着一副清秀的模样,却非要在那铺满尸体的沙场上驰骋;明明敌众我寡,却硬是撑到平局……
  意料之中,卫茗拒绝了:“萧将军的好意卫某心领了,可你我皆是两国重臣,还是不要有太多过节才好。萧将军若想与卫某切磋武艺,战场是最好的场地。”
  萧清逸反驳道:“这不一样!战场上我们互为敌手,各有信仰,况且刀剑无眼,何来切磋之说?”
  卫茗望了望天色,不知不觉已近黄昏,自己脱离队伍也有些时候了,该回宫述职了,敷衍道:“那待萧将军想到两全其美的办法再来找我吧。还有,请不要随随便便进出我南国,如有下次,后果自负!”
  说着,卫茗剑鞘合一,拂袖转身离去。
  萧清逸眼看不妙,眼疾手快冲上前去拦住卫茗阻止他离开。
  卫茗猝不及防,一个趔趄,狼狈地向后倒去。
  身后是一池春水,水中点点桃瓣随波逐流,轻轻荡漾起一层又一层的涟漪。
  衣摆沾水的瞬间,卫茗正想施展轻功。
  萧清逸却抢先一步,长臂一伸揽上了卫茗的腰身,将他捞了回去。
  一切发生得那么突然,卫茗所有的血液似乎都聚集在了腰间,一时愣着不知所措。
  卫茗的腰,不像一般武士那么粗壮,反而带着些柔韧与纤细,萧清逸心里默默叨念。
  四目相对,不知是谁先脸红,亦不知是谁先怦然心动。
  此时风渐渐大了起来,两旁的桃花簇簇摇动,粉嫩的花瓣翩翩飞舞,像下了一场粉色的雪,在夕阳的余晖下,美不胜收。
  景美,人更美。
  “卫将军!卫将军!你在吗?”远处传来一群侍卫由远而近的声音。
  两人都一惊,自动弹开。
  卫茗整理了一下思绪,望着愣住的萧清逸,僵着嘴道:“你还不赶快离开,难不成萧将军想尝尝我南国的牢饭?”
  萧清逸犹豫不决,“那……”
  “下月十五,青山回头崖,你若赢了我,我便考虑考虑。”卫茗丢下一句话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萧清逸心中大喜,卫茗这算是答应了?
  “不见不散!”萧清逸对着卫茗离开的方向大喊,也不管他到底能不能听见。                        
作者有话要说:  挖坑了,有点小激动,希望能填完,不留遗憾。
 
  ☆、相救
 
  四月十五那天。
  萧清逸早早来到了断肠崖上等待,却迟迟不见卫茗的身影,因为那句“不见不散”一直待到了深晚。
  月光如水,静静地倾洒在大地上,给大地披上银灰色的纱裙,也给黑漆漆的夜晚带来了一丝光亮。
  阳春四月,虽算不得寒冷,却能让人感觉骨子里透着丝丝阴凉。
  萧清逸望着头顶一轮圆月,暗暗晖晖,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该死的,莫不是放我鸽子吧?”萧清逸搓了搓越发发凉的手,在崖上杂乱无章地踱着步。
  “悉悉索索”两旁的杂草有动静。
  “谁在哪里?”萧清逸警惕地提起剑对着草丛。
  突然,杂草中伸出了一只血手,“……额……”
  卫茗的声音!
  萧清逸赶紧放下剑冲入草丛,卫茗浑身是血极为狼狈地躺在血泊里,奄奄一息。
  “卫茗?!”
  还没来得及多说,萧清逸就听到了不远处的声响。
  “快点!人往那边跑了!快追!”
  看着愈来愈近的火光,萧清逸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但却明白卫茗现在正被追杀这一事实。
  生在名门将相之后,萧清逸深刻明白位高权重的麻烦,阴谋与刺杀时刻伴随,稍不注意哪天就会命丧黄泉,就连如厕也要提心吊胆。
  追杀这种事,萧清逸早已司空见惯,可是……
  萧清逸犹豫了。
  现在有两条路摆在面前。
  一是,不管不顾,让那些人把卫茗带走,有可能他还会少个敌人,攻打南国更为简易。
  二是,救人一命……
  “咳咳咳。”卫茗口吐鲜血,苍白的嘴唇附上了一层艳红,脸色苍白表情扭曲,恐怕伤得不轻。
  耳边的声响也越来越大,那帮人很快就能搜到这里。
  萧清逸不再犹豫,抱起卫茗施展轻功,捉摸不透的身影销匿在无尽的黑暗之中,如同鬼魅。  
  萧清逸心里默默地想:算了,救人要紧,况且卫茗是难得一遇的好对手,死了也怪可惜的,况且……
  况且什么呢?
  ……
  再次醒来时,卫茗发现自己躺在高枕锦被之中,眼前名贵的雕镂红杉木床绝不是一般人家能够用得起的。
  卫茗坐起身,撩起床帏,打探着四周,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气味,为什么他会在这?这又是哪?
  突然右臂传来一阵剧痛,卫茗看着右臂上包裹着的层层绷带,回忆如同流水般在脑海里呈现。
  卫茗刚想下床,便听到“砰”的一声,刚入门的婢女惊得打碎了手中的碗,冒冒失失地跑向门外,大呼着:“将军,公子他醒了!”
  不一会儿,萧清逸风风火火地闯进了房内,径直冲到床前,对着傻愣着的卫茗道:“你终于醒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卫茗面对如此眼前的萧清逸,有些搞不清状况,僵硬地摇摇头。
  萧清逸对着站在一旁的婢女吼道:“傻愣在这里干嘛?还不快去请慕白!”
  闻言,婢女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只剩下两人大眼瞪小眼。
  卫茗一时不知如何搭话,只好尴尬道:“这是哪?”
  萧清逸道:“我的私人小筑。”
  “我睡了多久了?”
  “半月有余。”
  而后又是一阵两相沉默。
  “将军,慕白大人来了!”
  卫茗循声望去,看着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男子背着药箱,先是像萧清逸做了个揖,便走到床前为自己熟门熟路地诊起了脉。
  半晌,那名叫慕白的男子收回了手。
  “如何?”萧清逸问道。
  慕白恭敬道:“身体恢复得很好,我再开些药方作为辅助,想必不用多时便可如常,只是手臂可能还要过一段时日才能有所好转。”
  萧清逸道:“嗯,我知道了。如曼,带慕白去写药方吧。”
  “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