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米饭再来二十两+番外 作者:御城之舟

字体:[ ]

 
文案
二十年前,随着天空一声炸响,武林盟主兼宿雨门门主挥了一把老泪。
终于有儿子啦!
过了几年,老门主惊喜的发现自家儿砸习武天分极高,长大了又是一代武林盟主啊!
老门主天天掰扯着手指头盼着,满足地看着儿砸渐渐内功深厚,武力卓群。
等到儿砸二十岁的那一天,老门主满面红光地一拍桌子,从今天起我退休,让小的上!
然后,他就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家的宝贝儿子把一身卓越的武功用在了……厨艺上。
儿砸不要啊,说好的武林盟主呢!
儿砸冷冷地瞥过去一眼,老门主抖了三抖,闭嘴了。
宿雨门新门主摇身一变,成了厨师。这吓昏了宿雨门老夫人,却也乐疯了死对头白谧凡。
白潇山庄少庄主白谧凡摆手称快,乐得当即就在寝室内跳起了不知名的丑陋舞蹈。让你丫拽,丢人了吧,练得一身好武艺有什么用?还不是用来颠勺!
想到和宿御玦第一次见面的那天,白谧凡就恨得牙痒痒。
白谧凡:“嘿,我叫白谧凡,你武功不错啊,叫什么名?”
宿御玦:“……白米饭?”
小屁孩们(武二代):“哈哈哈哈,这名字真绝,起这名的人得有多饿啊!”
白谧凡:“……去死吧!!!”
白谧凡握紧拳头,宿御玦闪边,这一届的武林盟主是我的!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 欢喜冤家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宿御玦,白谧凡 ┃ 配角:朗素,云珂,叶堪,衣裙裤袜 ┃ 其它:1V1,狗血无脑,小打小闹
 
 
 
  第一章:我不叫白米饭!
 
  白潇山庄的侍女穿着白色镶花边的裙子走在大街上,瀑布般的秀发随着侍女的转头而微微摆动。女子伸出青葱般的玉手,微微搭在另一只手的袖边上,嘴角带三分笑意。她的肌肤白如雪,嘴唇是淡淡的粉色,额间则是红色的花钿,顿时有了脱俗之感。她仅是略施粉黛,却惊艳地让过往的行人连连回头看。
  “啧啧啧,看看,这就是白潇山庄的人啊!”
  “就是,连山庄的侍女都这么仙。”
  “这算啥,你是没见白潇山庄的少庄主,那才淡雅高贵呢!”
  侍女含笑从路人身边走过,来到了山庄的大门口。
  同样装扮的漂亮女子为侍女缓缓打开了山庄大门,看她们端庄的样子,仿佛里面不是白潇山庄,而是瑶池。
  侍女大方的迈过门槛,身后的门再次缓缓关上,两扇门相撞发出了沉闷的一声响。
  刹那间,侍女身上的那股高贵范儿就像被那声响吸走了似的,她眉毛一挑,发出一声坏笑。
  接下来,侍女把漂亮的裙子提了起来,用两只手一抓,十分没形象地在庄园里踮着小步子哒哒哒地往少庄主的房间跑。
  “少爷!”侍女的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上了,她一把推开了白谧凡的房门,笑得花枝乱颤。
  只见白谧凡端端正正地盘腿坐在房中央,正准备将他的内力再运转一个周天。他的浑身隐隐散发着白色的雾气,看上去特别有高贵气质。
  “少爷,别再装啦,裙儿有个好消息!”门口的侍女笑得都要歪倒在门框上了。
  白谧凡不为所动,他游刃有余地锻炼着自己的内力,眼睛睁也没睁,就是嘴角动了动。“说。”一个字深厚悠长,恰到好处地体现出了白谧凡深厚的内功底蕴。
  “宿雨门的新门主得了失心疯啦!上任第一天就钻进厨房,说要立誓当厨师呢!宿雨门的老夫人当时就厥过去了!”
  白谧凡的身子一歪,差点走火入魔了。
  他睁开眼睛,眼神一片淡然。“你说宿御玦要做什么?我没听清。”白谧凡轻轻舒了一口气,“不是厨师吧?”
  “就是厨师啊!”裙儿玉手一拍,“您不知道,外面都快笑死他了,宿雨门的老门主脸都要丢完了。可怜他年轻的时候辛苦维持了好几年不食人间烟火的侠气,一朝就被他儿子给毁了。现在他儿子不练功,就只做饭,在伙房里蹭的满脸灰呢。”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白谧凡重新闭上了眼睛,随意地摆了摆手,“下去吧,我还要练功。”
  裙儿扁扁嘴,哦了一声,离开的时候把门关上了。
  都说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仆人。在门被关上的那一瞬间,白谧凡的眼睛“叮”地一下睁开,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他麻利地跳下床,心里美滋滋的。光心里美不够,白谧凡需要用他的四肢来表达他的喜悦。
  于是,他在房间里跳起了诡异的舞蹈,乐呵呵地转圈圈。心里爽快地想,宿御玦,你也有今天!你不是酷么,拽么,特有大侠范儿么?等到本少做了武林盟主,就聘你当厨师,天天做十八道菜,一个月不重样,重样一道打板子十下,哈哈哈!
  要说这平日里,白谧凡并不是这么刁难人的性格。与此相反,大家对他的印象都是和善有礼的,所以白谧凡的人缘相当不错。可没办法,他就是跟宿御玦结下了梁子,所以才会这么小心眼。
  白谧凡记得清清楚楚,在他年幼的时候,有一次,武林盟主同时也是宿雨门门主宴请武林同道,来庆祝独子宿御玦的十岁生辰。白谧凡的父亲便带着他前往赴宴,那是他第一次在武林同道中露脸。白潇山庄在武林中也是一个尴尬的存在,除了第一届武林大会白潇山庄夺得头魁,当了武林盟主以外,子孙们硬是没有一代再次给它长脸。每一次,都是宿雨门力挽狂澜,把白潇山庄狠狠地踩在脚下。所以,到白谧凡父亲这一代,依旧是宿雨门第一,白潇山庄万年老二。
  年幼的白谧凡对此倒是没什么感觉,可他的父亲气得牙痒痒啊。一块肥肉,都放到嘴边了,可在下口的瞬间就被其他人吃了,这滋味能好受?所以,在出发前,白父把白谧凡从里到外彻底地打扮了一遍,连白谧凡脱落的乳牙都想办法给整回去了。
  目的只有一个,在宿雨门的地盘上,白潇山庄一定要扬眉吐气!
  白父的千叮咛万嘱咐,终于让白谧凡意识到此行责任重大,他眼神坚定,捏紧了小粉拳头。
  在他踏进宿雨门的那一刻,瞬间吸引了众多武林中人。在白父仔仔细细地装扮下,白谧凡俨然是一个迷倒众妈妈(?)的小帅哥。
  受到众星捧月般待遇的白谧凡心里美极了。除此之外,他嘴还特别甜。宿雨门夫人听到他说一句“夫人一点也不老,年轻得都能做小凡的姐姐了”的时候,脸上都笑开了花,直摸白谧凡的头夸好孩子。
  白谧凡觉得火候差不多了,便得意地瞥了宿御玦一眼。
  没想到,人家根本没有在看他。
  白谧凡当即就从心里燃起一股无名火。我天没亮就被老爹叫了起来,把自己收拾得这么好看,还不都是给你看的!你居然还不看!
  宿御玦的娘此时恰好拉起了白谧凡手,领着他就往宿御玦的方向走去。
  白谧凡心里一阵狂喜,小脸一副迷茫的样子,歪着头问宿御玦的娘,“夫人要带小凡去哪?”
  这一句奶声奶气,可爱十足。
  宿御玦的娘稀罕地又捏了捏他的脸,“小凡性格好啊,姨的儿子就不行了,不怎么爱笑。你帮帮姨,跟他交个朋友好不好?”
  白谧凡甜甜一笑,露出两个小酒窝。“好~”
  等靠近了,白谧凡不由地瞪大了眼睛,然后伸手揉了揉。
  宿御玦站在一堆小孩中间,静静地听他们说话。他的鼻梁高挺,脸部线条完美地将他的五官包在其中。宿御玦的眼睛总是透着一股冷意,他瞥向白谧凡站的位置,随后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惊得白谧凡就是一颤。
  白谧凡心有余悸,还好老爹英明,把他打扮了一番,这才没有让他输阵。
  “御玦,来,这是小白,你们认识一下~”
  宿御玦注意到了白谧凡,可他并没有从孩子堆中走出,只是站在远处冷冷地看着他,看得白谧凡只想加衣服。
  白谧凡尴尬地咳嗽一声,硬着头皮主动走了过去。“嘿,我叫白谧凡,听说你武功挺不错的,你叫什么啊?”心里翻个大白眼,自报姓名懂不懂?礼貌懂不懂?
  宿御玦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没有听清。“白米饭?”
  白谧凡:……
  宿御玦接着说道:“谢谢,我不饿。”
  宿御玦周围的孩子帮顿时就笑翻了,指着白谧凡乐得四仰八叉,“哈哈哈,这谁家的小孩啊,怎么叫这名?他的家长得有多饿啊哈哈哈……”
  本来以为肯定能为白潇山庄争口气的白谧凡却被指着笑话,顿时就急了,小脸红扑扑的。“乱说什么!我,我才不叫白米饭呢!我老爹也不饿!”
  “哈哈哈哈哈……”
  站在一旁的宿夫人看到白谧凡急的样子,那个心疼的呦。她拉下脸,冲宿御玦呵斥道:“御玦,怎么那么没礼貌,娘平常怎么教你的?不要乱给伙伴们起外号!”
  一般来说,要是单纯一群小孩笑话他,火爆脾气的白谧凡到最后肯定扬着小拳头冲上去打架了。可一旦有大人在旁边为自己撑腰,白谧凡不知道怎么了,浑身都没劲了,心里只剩下委屈。
  他扁了扁嘴,眼圈红了,豆大的泪珠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白谧凡觉得丢人极了,可他觉得用手背擦泪特怂,就强撑着让眼泪顺着他的脸流下好几条痕迹。
  “呦,这,这怎么还哭了?小白乖,不哭,啊。咱们不理他!”宿夫人母性大发,忙拿出贴身的小手绢为白谧凡擦泪。
  结果这一擦,就把白谧凡的妆给擦花了。嘴唇上的红色斜拉到右脸上,远处看跟嘴歪了似的。眉毛上的黑色横向延伸,左右眉毛汇聚,变成了一道长长的一字眉。
  小伙伴们愣了几秒种,随后爆发出了欲裂天地的笑声。
  白谧凡再也忍受不住他们的嘲笑,干脆破罐破摔地往地上一坐,嚎啕大哭了起来,止都止不住,谁劝都没用。最后,是白父黑着脸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拖着走的。
  后来,武林中都传遍了,白潇山庄的少庄主在宿雨门放声大哭,闹得宿门主都没法将宴会继续举行下去。相比其他的武林后人,少年白谧凡显得十分不成器。经此一宴,许多门派名声都响了许多,就连嘲笑白谧凡的那些小孩都被夸赞为可造之材,单单白谧凡没有。
  白父气急败坏,狠下心来打了白谧凡几板子。白谧凡一边掉泪一边忍着,一声不吭。
  此后,白谧凡再也没有踏进过宿雨门一步。
  不,准确来说,应该是截止他二十岁为止,没有再踏进过宿雨门一步。
  得知宿御玦放弃清新脱俗的大侠范儿,摇身一变成为了与煤灰作伴的小厨师,白谧凡心里那叫一个通透。他撅着屁股爬进床底下,抽出了自己的宝贝箱子,挑了一件自己最最舍不得穿的衣服换上。
  换好之后,他美滋滋地转了个身,欣赏着镜子中玉树临风的自己。
  白谧凡打开房门,霸气地朝门外喝道:“衣裙裤袜,都给我过来!”
  四名美貌绝伦的女子款款向他走来,看到白谧凡这身行头,脸不由地均是一红。
  衣儿壮着胆子问道:“少爷,您,您这是?”
  “把厨房里岳娘的炒菜勺拿来。”白谧凡春风得意,“随我去宿雨门送礼!”
 
  第二章:你告诉我这是厨房?
 
  白谧凡领着四名貌若天仙的侍女走在庭院中,裙儿的背上比别人多一个精致的包裹,里面包着不明的长条状物体。
  “站住,干嘛去?”
  白谧凡的脚步生生刹住,他转过身去,看见白夫人正站在门口,狐疑地望着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