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遇上雨上 作者:砚笺

字体:[ ]

 
文案
当遇上雨上,又会有什么奇妙的事情发生?
什么?你是男的?!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王爷驾到
 
  长安城到处繁花似锦,商家的吆喝声,孩童的嬉闹声,马车声……当然……还少不了青楼的揽客声……
  “诶——这位官爷你许久没来了,怎么吧?这次要哪位姑娘?”
  ……
  翠楼前。
  “哎呦——王爷驾到,姑娘们还不出来迎接?”老鸨扭着屁股走来,“不知王爷这次要哪个娘子喝酒?”
  未等任靖诃开口,吵闹一片。
  “任王爷自然是要我,看我这身段,你们哪个比的上?”
  “切,姐妹们也不比你差多少,论相貌还排不上你!”
  “你看看你们,王爷难得一次光顾你们甚么个姿态迎接?一个个泼妇么?”老鸨转头又对任靖诃道,“这些姑娘们见着王爷太欣喜,王爷可想好要哪位姑娘?”
  “花魁是谁?”任靖诃开口道。
  一听花魁,众人都泄了气。
  “王爷果然好品味,只是,今日恰好是我们翠楼花魁出去之日,前些日子,一官人买下了。”老鸨假意说道。
  “哼,跟我抢?抢的赢么?”任靖诃冷笑一声,一挥手,身后仆人便拿出几两银子。
  看的老鸨两眼发痴,连连道:“是是是,果真是比不上王爷财大气粗……啊呸,不对,是有钱有权,瞧瞧我这嘴。”
  “好了,花魁是谁?”
  “王爷莫要心急,花魁待会就有展演,琴艺还不是我说,那些地方的花魁哪个比的上我们这的?”老鸨收好银子,啧啧称赞道。
  “快点。”
  “王爷先稍作歇息,来,给王爷上座,服侍好了!”说着老鸨又一扭一扭的往楼上走。
  人越来越多,来玩的自然在里面坐着,外面凑热闹的也站那望啊望,半个时辰后,只听锣鼓声响起,盈盈走下一女子,遮着面纱,身后的人将花瓣撒去,看的那些男人们咽口水。
  “各位客官,这便是我们的花魁——雨上!”
  “哗——”
  四下一片喧闹。
  雨上摘下面纱,更是惊得下面的人疯狂。
  “奴家名雨上,姓宋。”宋雨上羞答答的道,声音挠的他们心痒痒。
  “好了,下面是雨上姑娘的琴艺展示,弱是雨上她看中哪位官人,便能带她走了。”老鸨招呼站起来的人坐下,宋雨上便开始弹琴。
  这个女子好像很眼熟,不管怎样,要定她了。任靖诃坐在前座想着。
  而宋雨上也在想,就是你了。
  曲完水袖一挥,长袖正好落在任靖诃的手上。
  “哎呀!王爷真是恭喜了!我们的花魁选中了你,真是好艳福!”
  “哈哈哈——”任靖诃笑道,对身后的人示个手势,又拿出银子赏给老鸨。抱起宋雨上上楼。
  可是,不久就传出了惊声。
  “你是男的!”任靖诃指着宋雨上道。
  “谁说花魁不能是男的?”
  “……我居然花那么多钱买了个男!人!”任靖诃扶额仰头叹息,命苦?啊!
  “你自己走吧,我的钱你不用还了,后会无期!”任靖诃一副凄凄惨惨戚戚的样子,一想到宋雨上那模样和娇滴滴的声音就头脑发晕,恶心至极。
  “那怎么行?奴家要跟定了你。”
  “你再过来我就吐给你看!”任靖诃赶紧打开门往外走。
  “诶!王爷这就走了?”老鸨见任靖诃出来连问道。
  “我饶你这次的狗命!”任靖诃丢下一句话就往外走。
  后面又跟出宋雨上,“我跟定你了!你要负责!”
  任靖诃满脸黑线爆出,加快速度走回去。
  负责?负责你妹啊!你个男人还负什么责!话说衣服都没脱吧!
  任靖诃怎么会知道,这宋雨上可不是想的那么简单。
  “我不喜欢男人。”任靖诃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瞪了雨上一眼,“别再跟着我了!”
  “嘤嘤嘤……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奴家。”
  “不要跟着我了!!”
  —待续—
 
  娘子恕罪
 
  “喂!我说,别跟着本王了没听见吗?!”任靖诃见快到府邸门口马上停住,转头吼道。
  后边屁颠屁颠跟着的宋雨上完全没注意前方冷不丁的就撞了上去。
  “啊呀!”
  某雨上惨叫一声,摸着头抬眼望:“诶?小诃诃呢?唔……怎么摔倒了也没痛的感觉?还软软的~~”
  说完一脸惊奇的雨上还在“摔倒的地上”蹭了蹭。
  “#$^&%*!你摔我身上自然不痛!还不快给本王起来!”靖诃大怒道。
  低头,靖诃正好被雨上压在身下。
  “哎呀!”雨上赶紧跳起来,捂着脸。
  任靖诃起身掸了掸衣服,对着旁边一脸不可思议惊慌失措的仆人使了个眼色,那随从应着拿出一袋碎银子,道:“这位……公子,你拿着这些钱快走吧,不然王爷生气了就不好办了!”
  任靖诃瞥了眼依旧蹲墙角的宋雨上,哼了一声,甩袖回府。
  ——一路上——
  回到府中,几个侍女一见靖诃便一脸惶恐的避开,好不容易叫住一个,吓得没命似的跑了。
  “……”
  今天他们一个个都中邪了?见着本王跟见了鬼样的,这么放肆!
  “喂!总管,今天什么事全府上下怎么都慌慌张张的?”靖诃找上总管质问道。
  “这……”一听,手中正算着的账簿一抖,犹豫不决起来。
  “这什么这!”
  “哎,王爷,你有所不知,这三*你不是又去外面玩乐了么?被王妃知道了,正在发脾气呢!把府里折腾的翻云覆雨,谁敢多嘴啊!”总管摇摇头小声说道。
  “……这么说,青昙她正处于‘狂怒’时期?”任靖诃听罢一惊,小心讯问。
  “也可以这么说……我看呐,王爷你还得过些日子再回来,得等王妃气消了!”
  “嘤嘤嘤——原来小诃诃都有主了!”雨上突然抽泣道。
  “你怎么还跟着我!!”靖诃青筋暴起。
  “王爷,这位是……?”
  “不知道!”
  “我是小诃诃现在的情人!”雨上挤上前去宣布自己道。
  “啊?!王爷……这……你什么时候成断袖了?!还是赶紧出去避一阵子吧!”总管紧张劝道。
  “本王都说了不知道!!谁告诉你我有断袖的?本王要割了他舌头!……”
  “任!靖!诃!——”
  从外院传来女子声音,让任靖诃吓得冷汗冒出,汗毛竖起来。
  “总管,待会青昙问起来,就说我没回来!那什么,我先走了!”
  “啊?啊!王爷,这位……”
  “小诃诃,等等我!”雨上跟着靖诃往外跑,却被林青昙刚好拦下。
  “哟!任大王爷啊?这些时*你都去哪鬼混了!又给我花天酒地去了吧!早朝也不上,要不是太后是我的姑姑,你几个脑袋都不够砍!你还敢给我到外面去野?快给我老实交代了!”林青昙眼睛一瞪,揪起任靖诃的耳朵骂道。
  “这个……娘子,你先放手啊,有话慢慢说,好歹,我也是这府上的主子啊!你这么揪着我的耳朵多不合体面,这,这不还有外人吗?家丑不可外扬啊……”
  “呵!你现在才知道家丑不可外扬?全京城都知道我们王府的任王爷你!风流整个青!楼!”林青昙干脆直接揪着他耳朵走向堂前。
  “等等!你这个女人,不准欺负我的小诃诃!”雨上冲向前去挡住林青昙。
  “你是谁?我们王府的事不需要外人插手,何况本王妃教训人还轮不到你来管!”林青昙不屑的瞥了眼雨上。
  这货终于有点用处了……
  任靖诃见机不停地对着宋雨上使眼色。
  本想让他想法子救他来着,谁知雨上一见,先是愣了几秒,脸一扭,害羞道:“哎呀!小诃诃我知道你感激我,但也不用一直向我抛媚眼啊~人家都不好意思了~~么么哒~~”顺道抛了个飞吻过去,任靖诃脸已煞白,僵硬地往旁边瞥了眼林青昙的表情不停变化着。
  “任靖诃!!你今天不给我说个清楚,你就等着脱层皮!!!”
  “呃!等等!娘子!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我想的哪样!自从我被赐婚给你,你有哪天不是到外面野!如今可好了!女人玩腻了,该找男人了!居然还敢当着我面把外面找的男人带回家?”林青昙摆出一副完全不听解释的气势,滔滔不绝,“我算是知道今天的传闻是真的了,你不仅人格有问题,性取向也如此扭曲啊!”
  “……哪个小子传的谣言,本王要抽他几百鞭!”
  “喂~你们不要无视我好吗?对,那个女人,就是叫你,快点放开小诃诃,你想对他做什么?!”宋雨上终于从羞涩中回过神来。
  “你这个人反倒还来教训我?”林青昙松开揪着任靖诃耳朵的手,冷笑。
  “怎么样,现在我才是主!”宋雨上毫不客气。
  喂喂喂!明明你是被人买来的,还是自愿做小跟班的。
  “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资格?是和他成亲了还是洞房了?”林青昙挑衅道。
  “凭我比你好看!”
  众人:“……”
  “我就是比你好看~身材比你好~皮肤比你白~眼睛比你大~个子还比你高~~”宋雨上一边摆着姿势说。
  “好!好!好!任靖诃!还有你,等着吧!我要进宫!去见太后!现在!!”林青昙气的脸一阵白一阵黑,扭头就气势汹汹地出府进宫。
  宋雨上满脸大获全胜的姿态笑着:“要记着人家叫宋雨上哦~是吧!小诃诃~~”扑向任靖诃。
  “不不不!!!娘子!!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啊!!!”任靖诃欲哭无泪,甩开某雨上“赶快去拦住青昙!!快!!”
  说罢带着随从追去。
  “娘子!恕罪啊!!!”
  —待续—
 
  一起生活
 
  一群人追在一个怒气冲天的女子身后,在长安街道上形成了一道诡异的风景。当地的百姓们表示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王府个把月就会出现一次这样的场景,或是边骂边追,或是边拽着求饶泪流满面的烟花女子边骂,或是一大伙家丁死死抱着王妃的腿哀求硬是不让她走……总之,花样无奇不有,王府家丁们老泪纵横的表示他们迟早会被折腾死,而百姓们倒乐意看到这种情景,有些胆大的人甚至会扛个凳子吐着瓜子壳当场免费的戏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