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相见欢 作者:非天夜翔(上)

字体:[ ]

(本文分割为上中下篇)
 
文案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岭 
 
 
晋江编辑评价
 
风雪怒号,千里雪原,李渐鸿此时正孤注一掷,遭数千铁骑围攻,在形势危急之时,他从混乱中直杀出战阵,在悬崖轰塌之际消失在深渊之上……
而另一头,汝南城中段家,管家婆因怀疑偷窃正在责罚“逃生子”段岭,正当他困顿无助之时,被一个陌生的男子救出带走。大雪如被,青峰如墨,幕布拉开,传奇就此而出。
作者语言娴熟流畅,从战场作为切入,开篇就让读者置身于悲凉大气的古风氛围,同时也捕捉到人物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以及细节处有意无意时透露的伏笔。寄人篱下,身世成迷的少年,凭空出现救助自己的陌生男人,随着情节推进,人物登场,故事的发展引发读者的无限遐想。
 
 
 
 
 
 
    卷一·银汉飞度
    
    第1章 序·雪满弓刀
    
    风雪怒号,千里雪原之中,军队犹如蜿蜒长蛇,数千名骑兵排山倒海,追在一名武将身后。那武将身穿黑铠,胯下骏马已跑得口鼻溢出血沫,箭矢黑压压地射来,密布雪地。
    “简直不自量力,愚蠢至极!”敌方首领遥遥喝道,“今日若是识相,便束手就擒,随我回东都受审!”
    武将怒吼道:“连你也背叛了我!”
    “渐鸿。”另一队千人军从侧旁杀到,双方呈合围之势,一时间漫山遍野,尽是敌军。
    “吾王,你已众叛亲离,独力难支,为何仍放不下?再顽抗下去,无非连累将士们丢了性命。”敌军增援阵中,一个浑厚的声音说,“昔日袍泽之谊,在你心中可还有半点分量?”
    “袍泽之谊?”武将一剑归鞘,冷笑道,“往昔的宣誓已成谎言,谁还记得当初的约定?!哪怕是牺牲今日在场的将士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扳倒我么?”
    “生死终无别!天地虽大,却再容不下你了——!”
    雪粉飞卷,战鼓声擂响。
    “咚!咚!咚!”
    那鼓声犹如一名神祇般的巨人,它从浩瀚的天际尽头走来,它的步伐踏向世间,每一步下去,便卷起遮天蔽日的狂风与暴雪。
    “放下罢,吾王,你已无路可逃。”
    第三队追兵在大雪之中现出身形,一名英俊的年轻武将摘下头盔,抛在雪地中。
    雪粉激昂,传来那男子的声音。
    “交出你手中镇山河,喝一杯水酒,便让小弟送你上路如何?”
    “世间无人不死。”浑厚的男子声音说:“何必如此看不开?”
    “说的是。”李渐鸿武铠下袍襟飘扬,策马伫立于风雪之中,朗声道:“世间无人不死,孤王却自知未到大限,今日死的,必不是我!!”
    玉璧关下天高地远,不知是谁吹起了羌笛,孤音飘扬,合着细细密密的雪粉,洒向大地。战鼓声中,骑兵齐齐竖起枪,只等鼓声一停,三队追兵便将并拢,将数千把弓箭投向北良王李渐鸿所在之处。
    “废话少说。”李渐鸿冷冷道,“是谁甘愿先来领死?”
    “若你想在此地刀兵相见,拼死一战,生前威名尽弃,也并无不可。”那年轻男子声音陡然怒喝:“今日谁摘得李渐鸿项上人头,赏千金!封万户侯——!”
    鼓声停,骑兵齐声大喝,然而李渐鸿一声怒吼,在天地间回荡,紧接着纵马催到最快,转身冲向山坡,驻守高地的追兵发得一声喊,发动了冲锋。
    上万人围捕一人,战阵已成,兵马朝着中心处聚拢,李渐鸿双脚控马,左手拖弩箭,右手抽剑,迎着冲锋而下的千军万马,逆流而上!雪坡高地轰然崩塌,穷追不舍的兵马淹没在疯狂卷下的白雾与雪粉之中。
    鲜血飞溅,李渐鸿一剑斩断迎面冲来的骑兵长刀,以铁枪挑起敌军奔马,摔向敌阵,手中之剑所到之处,登时断肢飞裂,那削铁如泥的利刃竟是劈开了迎面而来的滚滚洪流!
    万人对一人,然而李渐鸿竟如虎入羊群,在混乱中直杀出了战阵!
    骏马面前是万丈悬崖,紧接着,悬崖延展之处轰然崩塌,无数躲闪不及的马匹、骑兵随着崩毁的雪崖翻滚下去,深渊之上,李渐鸿驾驭战马,凌空一跃。
    雪坡之上登时只听得战马长嘶之声、止步声、雪崩之声,天空中的黑暗犹如乌云密布卷来,覆盖了北方大地,叛军首领驻马崖前,小雪细细密密,洒在他的赤铜铠甲上。
    “将军,未见那反贼下落。”
    “罢了,暂且收兵。”
    
    第2章 访客
    
    亡国生春草,离宫没古丘。
    自打辽帝南下,一路攻破陈国上梓,汉人便撤进了玉璧关,玉璧关以南三百里,连着河北府尽归于辽。河北府有个汝南城,自古是中原与塞北的货物集散地,如今落到辽国版图中,汉人西逃的西逃,南撤的南撤。昔年河北第一大城,现今一片断瓦残垣,只剩不到三万户。
    汝南城中,有个段家。
    段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做点过往客商的倒卖生意,有一家当铺、一家油坊,当家的不到三十五便得了痨病,一命归西。全家上下尽靠夫人打点着。
    腊月初八,一抹夕阳残照,汝南城内,青石镂着金辉,犹若滚金的石浪铺满小巷。段家院内传来撕心裂肺的尖叫。
    “让你再偷夫人的东西!”
    “说话啊!逃生子!小畜生!”
    棍棒犹如雨点般落在一小孩的头上、身上,发出闷响。小孩衣衫褴褛,满面污泥,头脸上满是瘀青,一眼肿着,手臂被抓出紫黑色的血痕,朝屋后躲,却不留神撞翻了丫鬟手中的木盘,又惹得那管家婆一声尖叫。
    紧接着,小孩一个箭步,不要命般地将悍妇掀翻在地上,照着她脸就是一拳下去。
    小孩张嘴就咬,管家婆凄厉叫道:“杀人啦——”
    这声尖叫引来了马夫,那壮汉气势汹汹,手里提着草料叉冲过来。那小孩后脑勺上结结实实挨了一棍,登时双眼发黑,昏死过去,随之而来的又是一顿痛打,将他打得痛醒过来,直打得他肩上鲜血淋漓,方提着他后领,扔进柴房里,将门一关,锁上。
    “卖馄饨喽——”
    巷内老人声音传来,每到迟暮之时,老王便挑着担,穿行于大街小巷。
    “段岭!”院外小孩的声音喊道。
    “段岭!”
    这叫声唤醒了那孩子,段岭肩上被草料叉挂了道伤口,手掌上又被铆钉打了个血窟窿,一瘸一拐地爬起来。
    “你没事罢?”外头小孩喊道。
    段岭喘着气,五官扭曲成一团,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嗳”了一声,就重重坐下去,小孩得到回应,匆匆走了。
    他慢慢滑落,躺下,蜷缩在湿冷阴暗的柴房里,透过天窗望向灰蒙蒙的苍穹,雪粉细细碎碎,飘散下来,在那漫天云雾与飞雪之中,天顶中央仿佛有星光一闪。
    天光渐暗,冷寂无声,汝南城中,千家万户点起温暖的黄灯,房顶覆盖着一层柔和的雪被。唯独段岭仍在柴房中哆嗦,他饿得神志不清,眼前都是混乱纷杂的画面。
    时而是故去母亲的双手,时而是段家夫人的锦绣袍子,时而是管事狰狞的脸。
    “卖——馄饨喽——”
    我没有偷东西,段岭心想,他把手里的两个铜钱又捏紧了一点,眼前一片昏黑。
    我会死吗?段岭的意识趋于模糊,死亡对他来说,总是那么遥远。三天前,他在青桥下见到一个冻死的乞丐,四周围了一圈人,最后用板车将尸体拉到城外,在乱葬岗上埋了。
    那天他还凑着热闹,与几个小孩儿跟到了城外,看见他们用草席裹着,把乞丐的尸体埋在一个坑里,坑的旁边还有一个小点的坑,现在想起来,说不定在自己死后,会被埋在素不相识的乞丐身旁……
    夜渐深,段岭的全身几乎要冻僵了,他呼出的最后一口气成为白雾,氤氲而升,雪花在这气息里穿梭飘移。他幻想着什么时候雪能停,眼前出现一轮太阳,就像无数个夏日清晨时,日光初现。
    那太阳幻化成一盏灯,随着柴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灯光照在他的脸上。
    “出来!”马夫粗声粗气地说。
    “他就是段岭?”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旁说。
    段岭侧躺在地上,微微抽搐,面朝门外,全身冻得僵了,他艰难地坐起,男人走进来,跪在他的身前,仔细端详他的容貌。
    “生病了?”那男人说。
    段岭意识一片模糊,眼前尽是虚影与幻觉。
    男人一手捏着药丸,喂进段岭的嘴里,继而将他抱进了自己怀中。
    他在模糊的意识之中,闻到了那男人身上的气味,随着他的脚步轻微颠簸,那条道路渐渐地暖和起来。
    段岭的旧袄破了个洞,袄里缝着的芦花沾了那男人满身。
    孤寂暗夜,灯火明灭。
    他抱着段岭,穿过半是阴影、半是灯光的长廊,背后一路扬起飘飞的芦花。
    走廊两侧,温暖的房中传来女孩放肆的笑声,和大雪的沙沙声,咿咿呀呀唱戏的声音,混在一起,而天地,渐渐地暖了起来,也有了光。
    从寒冬走到暖春,从黑夜到白昼。
    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
    段岭逐渐恢复了神智,呼吸变得粗重起来。
    厅内灯火辉煌,段夫人慵懒地靠在榻前,手里拿着一件山水绣缎料出神。
    “夫人。”那男人的声音说。
    段夫人的话里带着笑意,说:“你认得这小子?”
    “不认得。”男人始终抱着段岭。
    段岭感觉到先前的药在喉咙里化开,腹中渐渐地有了暖意,力气仿佛又回来了,他靠在男人胸前,面朝段夫人,却不敢抬眼,视线里只有铺罗床那花团锦簇的一小块。
    “出生纸在这儿。”段夫人又说。
    管家取来出生纸,随手交给那男人。
    段岭身材矮小,面黄肌瘦,依偎在那男人胸膛前,有点害怕地挣了一挣,男人便顺势放他下地,段岭靠着他站住脚了,看见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袍子,武靴湿了一块,腰上系着一枚玉腰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