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愿者上钩[美强] 作者:谬尔

字体:[ ]

 
文案
 
 原创  男男  古代  微H  正剧  美攻强受  虐身
 
作为清心寡欲的修道之人,竟然不小心“上”了自己的至交好友,由于理亏,让他面对对方的追求实在是说不出口拒绝的话来啊……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闫鸣岐,慕君庭 ┃ 配角:逄婵,齐东禹,舒行 ┃ 其它:美强
 
 
 
    第一章
    
    北方一月的雪本就下得绵密,尤其是这地处高山之巅的玄清观,更是镇日被冰雪覆盖,入眼所及全都是一片皓白。
    屋内香炉散发出馥郁的香气,朦胧的烟雾笼罩在木窗前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上。
    哎。
    端正地坐在桌子旁边,拥有一张足以让所有人惊艳的俊秀青年毫无自觉的叹了口气,虽然手上盯着书卷,但很显然他的心思并不再此处。
    柳乘风坐在师兄身边,肉肉的手指头掰着数了数,发现这已经是师兄在半个时辰内第三次叹气了,这让他忍不住蹙起粗如毛毛虫一般的眉毛,十分担忧的问道:“师兄,你可是有什么烦心事?不妨说与师弟一听。”
    他正努力将用词拽的文邹邹。
    慕君庭因为小师弟的声音而回过神来,听到这样的问话忍不住愣了一下,似乎并没有想到自己无意中将烦闷的情绪显露出来,不过他还是很快便调整心境,冲少年扬起一个好看的笑容道:“师兄没事,只是有些乏了。”说着便伸出那双极为好看的手说:“来,让师兄看看你字写的怎么样。”
    极其温柔的嗓音,极其和蔼的态度,简直让小师弟心都快化了。
    柳乘风毕竟还小,很快就被转移了注意力,急急忙忙将手上的宣纸递到男子面前,小眼睛闪啊闪的,就等这个如同仙人一般的好师兄给他一句夸奖……
    “慕小庭!小——庭——子!”只是外面突然传来的大嗓门打断了他们:“慕……啊、啊啾!这什么破天啊,冻死人了!喂慕君庭,本将这么不辞辛苦的来看你,怎么都没人出来迎接一下?”人未到,声先至,尤其用词粗鲁,再加上那标志性的公鸭嗓,几乎让整个玄清观都能听见他的喊声,也让人一下子就知道来者是谁。
    柳乘风生气的握着小拳头跑过去,打开门就踢了站在门口的蓝衣男人一脚,脸上满是愤忿的第一百零一次警告道:“这里可是玄清观!潜心修道的地方!你怎么可以发出这么嘈杂的声音,粗鄙的家伙!”
    “可是这里太死气沉沉了,明明人不少,却一点人气儿都没有,多可怕!你啊,就不要跟你慕师兄学了,我怀疑他其实已经七八十岁,只是练了邪术才永葆年轻,只可惜改不了老年人做派。”毕竟是从军的人,非但对于小孩子的踢打不放在心上,那人反倒笑弯了眉眼道。
    来人此时一身狼狈,外面正下着鹅毛大雪,让他头上肩膀上全都是厚厚的积雪,活像刚从雪堆里爬出来一般,不过那人面容始终是带着笑的,显然对自己的模样毫不在意。
    “乘风,怎么这样没礼貌。”走过去将师弟拉回来,慕君庭训斥道。随即在他抬起头望着来人后,这青年道长自己都没发现的、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眼前这闫鸣岐,毫无疑问就是他最近烦恼的源头了。
    * * *
    慕君庭和闫鸣岐,说起来那也是过命的交情,是生死相交的好兄弟。
    那是在两人还是十二、三岁的少年时期,慕君庭还远没有现在的功夫和名气,因为从小长在道观里,所以相信人之初性本善的他,并不知道善良与仁慈换回的不一定都是好意,也有可能是小人的暗算。
    现实教会了他第一课,而那时幸亏有热心肠的闫鸣岐出手相助。
    少年将他救起时那张傻乎乎的笑脸,让慕君庭直到现在仍然记忆犹新。
    后来有那么好几次,慕君庭也不遗余力的帮助了闫鸣岐。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慕君庭乖乖的把这句话实行了个彻底,因此即使后来在道义上算是谁也不欠谁,甚至闫鸣岐惹得麻烦简直要比自己多得多,慕君庭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抛下对方。
    而且当初那种并肩作战时的畅快淋漓,也让饶是慕君庭这么清淡的性子在事后想起来时,都忍不住感觉到了一股热血袭上心头。
    这对从小生长在道观里、心性淡泊的他是十分少有的体验。
    那之后,闫鸣岐偶尔得了空闲,便会风尘仆仆的赶过来探望慕君庭,用他的话来说,那就是“感情不联系就会淡了”,再加上两人切磋时自己从未赢过对方,也让骄傲的少年一直不甘心,总是扬言自己早晚会打败慕君庭。而他来的次数之频繁,惹得后来整个玄清观的人只要看到身着蓝衣又带着一脸傻笑的孩子,都会主动告知他慕君庭在哪。
    如今十四年过去,慕君庭在江湖上的名声早就响亮了起来,也算是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了。且不提在多年的道观生活的熏陶下,青年那令人看了便自惭形秽的仙风道骨,单是这人的外貌就已经足够让人心折——普天之下,恐怕都难找到一个像他这样出色的模样,五官拆开来看明明都不算是特别出挑,但合在一起却是堪称完美,多一分便过火,少一分又觉得缺点什么。而且慕君庭不止是有男性的英俊,他的眉眼还带着一股寻常男子少见的柔和,让人看了便觉得安心,觉得舒服。可偏偏却也并不会觉得他女气,只是觉得他的外貌是一种超脱性别的美,怕是神仙也比不了的。
    自从在少年时期遇到那样的暗算,慕君庭便更加努力学习武功,现在在江湖上已经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可最难能可贵的就是他的秉性依然一如既往,待人永远那么真诚、谦逊,从来没有一丝虚假与自大,因此凡是见过他的人,又怎么可能不被他的风采所折服呢?
    而至于闫鸣岐,虽然两人经常形影不离,但不知怎的,他的名声却要比慕君庭差了许多。明明武功也算个中好手,但不知道为什么,差不多所有认识他的人对他的印象却都停留在愚昧、粗鲁、缺根筋上。
    哦,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不知廉耻的喜欢跟在慕君庭身边。
    其实恐怕后面才是众多武林人士对他不满的原因。
    毕竟闫鸣岐较于慕君庭,那就是乌鸦与凤凰般的云泥之别,后者俊美无俦,凡是见过他的女儿家都忍不住把他当成梦中情人,而以他这个年纪所达到的武功造诣,也足以让武林中的前辈欣赏、后生崇拜。更何况慕君庭的性格是出了名的友善和气,所以才会让很多人都以为是闫鸣岐死皮赖脸硬缠上他的。
    的确,和闫鸣岐比起来,慕君庭在这场友谊里要显得被动许多,虽然他也很珍惜与闫鸣岐的感情,但天生的凉薄和后天修道带来的淡然,让他实在没办法像闫鸣岐那般去对待对方。
    对他来说,闫鸣岐实在太热情了,热情到让他有些吃不消,他还是比较欣赏君子之交淡如水的相处方式。
    但明显以闫鸣岐的眼力见是察觉不到慕君庭特意营造出的距离感,仍然是三天两头往他这里跑,惹得慕君庭无奈之下,就算不想习惯也不得不习惯了他的“骚扰”。
    本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下去,但没想就在上个月,这两人之间发生了一件大事,那件事情大到让慕君庭一向雷打不动的温柔笑容都勾不起来,尴尬的恨不得永世不与闫鸣岐相见,更不能理解为什么对方好似完全感受不到双方局促的境地一般,仍然有事无事便跑过来找自己。
    是的,按照这种故事发展的一般套路,那件大事无非就是——他和闫鸣岐上了床,并且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
    
    第二章
    
    说起那一夜的荒唐,其实并没有占据慕君庭多少的记忆。这倒不是什么不负责任的推脱话语,而是他当时整个人的思维都已经被蛊虫操控,自然是记不得什么了。
    给他下蛊的人,是南疆圣蟾门受人尊崇的圣女——蓝人蕙,慕君庭当真好心办坏事,只是看不惯她一个弱质女流被人围攻而出手相助而已,便被那魔女惦记上,一心想把慕君庭打晕扛回去做压寨夫君。
    听说这还是那圣蟾门门主的言传身教,当年门主花紫榕的夫君就是她在路边一见钟情,二话不说冲上去一闷棍将人打晕、硬把人掳回了寨子成亲的,最可怕的是现在竟然也是夫妻恩爱、如胶似漆,这才搞得现在圣蟾门弟子全都听信她的那套歪理邪说——“喜欢就要主动出击,看上了先打晕带回来再说!”,导致现在很多长相不错的青年侠士们只要看见穿着苗疆服饰的女子便会胆战心惊。
    蓝人蕙武艺不俗又善于用蛊,还有些小心机,因此在摸清慕君庭的温润性子以后,她就一直在男人面前表现的十分柔弱,还总是一副武艺不精的样子,尽管这点小动作根本逃不出慕君庭的眼睛,但不知道男人到底是顾及女儿家面子还是根本不在意这些小事,并没有出言点破,只是由着蓝人蕙做戏。
    本来以慕君庭的能力,一般的蛊毒自然是伤不了他,但蓝人蕙考虑的清楚,一旦发生了关系,以慕君庭的保守与责任感,肯定是要对自己负责的,因此为了万无一失,她居然直接动用了圣蟾门每百年才能炼制出的蛊毒,毒性极大,这才让饶是慕君庭如此内力深厚的人都被蛊虫控制,一心只想找个洞口泻火,完全没有理智可言。
    本来计划挺完美,只是谁也没想到半路杀出个闫鸣岐来。
    一向喜欢围着慕君庭打转的青年,自然早就看出那南疆魔女对慕君庭图谋不轨,只是他太了解慕君庭了,如果他出言提醒的话,一定会被对方教育不要随口污了女孩家的名节,然后又是一通令人头疼的说教,所以仔细思考过后,他决定守株待兔。
    可在那天晚上好不容易才将心怀不轨的女子打跑后,原本打算跟慕君庭邀功的闫鸣岐刚转身就被一股大力推倒在地上。
    男子那处本来就不是容物的地方,更何况慕君庭理性全无,因此那夜的过程堪称惨烈。
    纵使慕君庭第二天已经记不清太多的事情,但看自己与闫鸣岐赤身裸体的样子,还有对方那副明显被人狠狠蹂躏过的凄惨睡颜,都让慕君庭想装作没事发生过也不行。
    更何况他又不是完全忘了,自己当初强硬掰开青年修长的双腿,还有欲望被缓解时的快活,这些片段依然印在他的脑海里。
    如果可以的话,慕君庭真的很想逃走,对闫鸣岐做出这种事,兄弟是做不成了,等他醒来,恐怕连杀自己的心都有了吧。
    可是以慕君庭的性格,又怎么可能会一走了之让闫鸣岐一人面对这种状况,所以他只是选择仔细将闫鸣岐清理干净,然后便冷静等对方醒来,任凭鸣岐要杀要剐,他绝对不会说出二话。
    但之后闫鸣岐的反应却实在是出乎了慕君庭所有意料之外,因为他既没表现的生气,也没表现的不好意思,不过是很不客气的接受慕君庭的照顾,并且指派他做这做那,却绝口不提昨晚,就好像那件事情只是慕君庭的臆想一般,这让天性内敛还有点害羞的道长想要问却又问不出口,不得已只能按捺下来。
    他有时候真的不知道闫鸣岐在想什么。
    * * *
    雪刚停,厚重的积雪足以没过脚踝,双足踩在地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不过这并不能影响到远处正在进行切磋的两人。
    慕君庭不自觉想起那一天的事情来,心思翻转,手下便失了分寸,一下子就将正与他对练的当事人一剑挑翻了出去,直到听到一声“砰”的落地响声,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可能会伤到闫鸣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