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田园风光无限好 作者:淮山包子

字体:[ ]

 
文案
 
一个屠夫和一个哥儿的故事。
内容标签:生子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成,林麦 ┃ 配角: ┃ 其它:种田
 
 
    ☆、第一章
 
  正午的太阳晒得人昏昏欲睡,赶着牛车往家里赶的林成也是如此。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林成挥了挥鞭子让牛车跑得更快一些,自己刚望着绿油油的稻田发起了呆。
  来到这边已经有小半年,但是还是感觉跟做了场梦一样。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穿越到这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少年身上,而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个陌生,唯一熟悉的便是原主跟自己一样是个卖猪肉的,这事倒是让他有了些少的安慰。
  但总归是莫名其妙的,自己一个卖猪肉的怎么没事就撞上这么个怪事了呢?难道是上香太少了?
  林成苦笑地摇摇头,这些日子来他没少想过回去的法子,就差是没自杀了,但是上辈子已经活了二十五年的林成倒不会真的冲动的去自杀,那个世界对他来说也没啥牵挂的,当年出柜被家人赶出家门就没再见过了,平时打个电话没人接,寄个东西被拒收,本以为时间长了家里人也接受了但没想到怨恨只会越来越深,慢慢地他也就死了这个心了,倒是可惜自己开的猪肉铺了,不知道以后会是谁的……
  不过说真的,他对这身体还是挺满意的,原主虽然才18但是因为长年杀猪种田倒也是长了一身肌肉,这倒是便宜了林成。
  “哟,成子回来啦。”林涛阿姆坐在自家门口纳着鞋底,看到赶车过来的林成便笑着打了声招呼。
  “哎林涛阿姆吃了没啊?”林成笑笑道。
  林涛阿姆点点头算是回应了他便又继续低头纳鞋底了。
  林成收回视线继续赶车,原主因为养猪的缘故所以住在村子的最南边,最靠山的地方,那里离村子的中心远没什么人家住,林成倒是乐得自在,住村子里头是非太多了,还不如住远点来得好……
  回到家,林成下了牛车准备把车拖回家的时候就看到一瘦弱的哥儿背着个大背篓往这边走过来便扬声道:“麦子!”
  林麦抬头露出张只算得上是清秀的小脸对林成笑了笑:“成子哥收摊了啊?”
  “可不,刚上山去了啊?”林成看了看他背篓里的野菜笑道。
  林麦提了提往下滑的背道:“今个儿早上阿嬷想吃山上的野菜,所以刚那会得空了我就上山里头挖了些。”
  “这是好事啊!前些时间你阿嬷啥都吃不下,这会胃口开了。”林成一听便笑眯了眼,他觉得这哥儿人很好就是家世惨了点。这林麦的阿爹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得病去了,他阿姆好像是说顶不住家庭的压力跟一个收山货的跑了,留下他跟着他阿嬷过日子,要是他家阿嬷真出了啥事这林麦还不晓得怎么哩。
  林麦笑了笑没有再出声,而林成则是愣了一会然后一拍脑袋道:“诶麦子,我这里有些剩的猪肉你提回去,做些好东西给你阿嬷补补才成。”
  说着林成从板车上的篮子里拎出一条绑好的五花肉自顾自的塞进林麦的背篓里。
  林麦急忙往旁边一躲避开林成的手道:“成子哥我真不能要啊,你上回就给塞了个猪蹄我还没把银子给你呢,这要是再拿你的你让我怎么好意思啊!”
  “嘿,你小子说啥呢?”林成空出一个手拍了拍林麦的脑袋好笑道:“你上来给我纳的鞋子不也没给你银子啊?这算是你给我纳鞋子的谢礼呢。”
  “别……”林麦又往旁边一躲:“上回猪蹄已经够了!成子哥我真不能再要你的东西了,每回撞着你都给我塞肉,我啥都没有给你,成子哥真不用了。”
  “得了,说给你就给你了,反正我也吃不完!”林成不顾林麦的反抗直接就把猪肉放他背篓里。
  林麦一看这哪成啊,忙开始往旁边躲,一来二去的两人的姿势就有点让人遐想了。
  “要死了,这大白天的真真不要脸啊……”一个女人挎着个篮子扭着屁股往这边走,毫不掩饰地用鄙夷的眼神看林麦一眼。
  林麦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咬咬牙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半点要回话的打算都没有。
  但是那女人明显不打算就这么完了,掩着嘴笑笑:“不过也是,有这么个不检点的阿姆他的孩子又能好到哪去呢。看看村里头跟你同年的哥儿女娃哪个不结亲了,你……”女人上下打量了下林麦继续道:“哎呀,瞧我这张嘴啊,要不是你阿姆跟人跑了落得个坏名声还连累了你,我估计你早就嫁人了,真真是太可惜了啊。”
  “你……”任谁被人这么说心里都会不爽,林麦刚准备开口就被林成给打断了。
  “婶子今天怎么有空上这来了?”林成道。
  来的女人是林家一远房的婶子,纯属是那种八杆子打不到的亲戚,据说说婶子婆家以前是在城里开铺子的,后来好像说铺子倒闭还是怎么就回乡下来住再后来就嫁给了他那个远房的叔叔了,平时有事没事就过来他家打秋风,今天拎点猪肉明天借点钱子。刚开始林成还有点心思应付她,现在只觉得越来越烦了……
  “成子,不是婶子说你啊,你跟这种人拉拉扯扯的像个啥样啊?传出去可对你名声不好的。”李翠翠叉着腰道,一脸恨铁不成刚的表情。
  林成冷哼了一声没搭话,反而是转头对林麦道:“麦子你先回吧,甭管她说啥,嘴里净放屁的。”
  林麦铁青着脸点点头,看也不看李翠翠一眼自顾自的走了。
  刚林成说话的时候完全没有压低声,所以他的话李翠翠自然听得一清二楚当下她就火了:“林成你几个意思啊?我好心好意提醒你,你还当我在放屁!你就作吧你!”
  “是是是,我作……”林成应付式地点了点头赶着牛车准备进门。
  李翠翠哪里会这么算了,她今个儿来可是有事的,拍了拍胸口顺顺气自个就先进了林成家里。
  林成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不用猜就知道今个儿肯定又是借银子来了。
  林成家在村里虽然不是最好的但是也是不错的,毕竟从他阿爷那代就开始杀猪一直传到原主这一代,住的这屋子虽是老屋但也是青砖红瓦的,家里还有十几亩水田,不过大多都佃了出去只留了三亩自己种点稻子什么的,小日子倒还是十分滋润。
  但是林成到底是个糙老爷们单身汉,平时经常是早出晚归的这屋子也时常忘记要收拾,但是也就因为他经常不在家所以不常用的东西上面就落了点灰尘,也没有到不忍直视的地步。他自个倒是习惯了没什么,但是李翠翠却不是这样想的。
  李翠翠看到这堂屋习惯性皱眉,每次来都是这样子,乡巴佬果然是乡巴佬真是浪费了这么好的屋子了。
  勉强挑了个还算干净的椅子坐下等林成一进来就开口道:“成子快坐,婶子跟你商量点事。”
  林成翻了个白眼双手抱胸斜靠在门框上道:“别,你还是直接说正事,别跟我来这套虚的,我早就听烦了……” 
  “啧……”李翠翠皱了下眉,手里的旧帕掩了下往下撇的嘴角。过了一会又装出一副我是你长辈的嘴脸道:“你这孩子怎么都老大不小了还这么不会说话呢?你这样咋做生意哟?那不得得罪很多人啊?婶子跟你……”
  “如果你是来跟我说这些我已经知道了。自个也有分寸,你还是赶紧走吧,别搁我屋里呆太久了,免得被人误会了可咋整啊?”林成忙摆手打断她的话,要真让她这么说得天黑都说不完,自个饭都没吃呢,要这么下去不被她说晕才怪。
  李翠翠一拍桌子就站起来指着林成就开始骂:“你怎么说话的啊?不会说就不要乱说,这话要是让外头谁听见了你让我还怎么见人啊?”
  林成耸耸肩一脸油盐不进的表情,小姆指掏了掏耳朵漫不经心地看了正在发彪的李翠翠:“说完了,完了赶紧走,我饭都还没吃就为了听你在这撒泼的。所以说完就赶紧走别在我这发彪讨人厌。”
  李翠翠拍了拍气得发痛的胸口,感觉气顺了点了才道:“我会来这找你肯定是有事的。嘿!你瞅瞅你啊,我在这坐了这么久你茶都没有就算了,水都没给我倒一杯这算个啥啊?诶,你上哪去啊?”
  “上哪?吃饭去啊,你以谁都跟你一样闲着没事上别人家喝水啊,我事可多着呢,你说完就麻利点走吧。”林成可不是啥好脾气的人,赶了两三回都不走这种人还给个屁的面子啊?整就一给脸不要脸的。
  “你……得得得,我说我说。”李翠翠倒也真怕林成跑了,他要跑了自个上哪要银子去啊。
  林成回身一脸不耐烦地看着她,只是希望这人说完就赶紧别在这碍事。
  李翠翠忍住上去抽他两巴掌的冲动理所当然地说着:“再过两天你弟弟那学堂就要交学费了,你也知道他爹现在做那活赚几个钱也是不容易的,而且那银子还要留着等明年开春的时候建个大点的屋子呢,所以婶子就上你这要点银子给你弟弟把那学费给交上。”
  林成没有出声,只是在那听着她一人在那说戏。
  李翠翠看林成不出声以为他在那想考虑借银子的事便加把劲道:“你也知道你那弟弟是个认真学习的料,前些天那学堂先生还夸他好学呢。”
  “是哦?”林成呵呵地笑了一下,满脑子都在那想着什么时候才说得完啊……
  “可不是吗?你想一下你弟弟要是学业有成考上个秀才啥的你脸上也有光有不是?”李翠翠偷瞄了下林成的脸色觉得差不多了便道:“婶子也不跟你多要,就十两银子就好了,多的就给你弟弟做几件衣服啥的,他那些衣服可都旧成啥事了都,那些个穿着上学堂可不得让人笑话了。”
  林成看她静下来不说了便道:“说完了?说完了我也有几个事要和你说一下。第一,我阿爹阿姆去得早,没给我留了弟弟,第二,你家要建房子是你家的事甭上我家来说,我也没啥兴趣要听,第三,十两银子叫不多?那你给我呗。第四,下回有啥事别上我家来,咱那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的亲戚关系就别拿出了说了丢人。第五,我给你家借的银子也够多了,你们啥时候还啊?怎么着也有二三十两了吧?我屋里可还有个本子记着呢。”
  “你……你这是啥话啊?我看你就是有了银子就想不认亲戚是吧?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也不怕出门的时候被雷劈了你啊?”李翠翠被他气得手都开始抖了扯着嗓子就喊开了。
  林成忙一摆手道:“你还是别叫了,叫得还没我杀猪的时候那猪叫得好听呢,你就甭在这祸害我了啊!我耳朵可受不了啊。”
  “林成你个臭不要脸的啊!你弟弟要有个啥出息你不脸上也有光啊?你现在说这话是个啥子意思啊?”李翠翠一边拍着桌子一边喊着,恨不得喊得方圆几里的人家都能听得见一样。
  林成很不给面子地捂着耳朵道:“别喊了,这地住人少你再喊也没人来看,再说了要真有人来了你面上也有好看吧?所以你还是省省吧,诶,你别搁我这晕了啊,否则别人还以为我对你做了啥事呢。”
  李翠翠十五岁嫁到这里来,现在已经三十一了但是哪里多过这么大的气啊,上回来的时候这林成虽说不情愿但不还是掏钱了,哪里像这次一样不要脸不说还这么气她,越想越气李翠翠就直接哭开了,直把林成吓了一大跳了。
  “诶诶诶,你说你汉子没死,儿子也好好你哭个屁,要哭上你家哭去,别搁这哭,晦气得很!”林成忙摆手让她走,要真这么下去不被人误会才怪哩。
  李翠翠还是一个劲在那哭,林成也烦着要不要给他点银子让她走的时候就有人来帮他了……
  “成子,成子在家没有?哥给你带了点好东西来了!”林大山在门外喊了两人也没见有人应便自己进来了,看到他在那挠着头发便道:“干啥呢你?哟,这不是李婶子么?搁这哭啥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