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那朵白莲小师弟 作者:勺子去哪里了

字体:[ ]

 
 
    【文案】
    全天河宗都知道轩辕峰是废材专收地,当然除了天资聪颖可爱的小师弟外。
    而外人嘴里天资聪颖可爱的小师弟白涟其实是一个天天顶着一双死鱼眼,连启蒙教育都还未完成除非必要,连一字都不肯讲的小面瘫罢了。
    不过白涟却知道,全灵根的废材大师兄身上有个系统,外表病弱的四师姐能驽驾万兽,还有三师兄才是最后的人身赢家。
 
    其实这是原本应该是一朵白莲花的土著小师弟却成了死鱼眼面瘫一人担任三本书里的白莲花小师弟与各路大小反(bian)派(tai)给主角添砖加瓦却没有多加两根鸡腿的故事。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涟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一朵白莲花
    
    “小师弟,你放心,这次算越轻然走狗屎运,下次绝对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白涟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叨叨念不停的同宗师兄,那愤愤不休的样子似乎与他嘴里的越轻然不死不休。
    寒师兄……
    “哼,有我在越轻然绝不敢欺压到你头上,”寒飞宇双眸里冒着团团焰火,士气高涨,拍了拍白涟的小脑袋,“好了,小师弟,我也该去处理紫青峰的事了,轩辕峰这里就交给你了。”
    寒师兄你才知道你是紫青峰的大师兄吗?
    白涟对于寒飞宇提到的事并不敢兴趣,越轻然作为轩辕峰的大弟子想要欺压白涟这个刚进师门没多久的新人轻而易举,紫青峰与轩辕峰隔着几个山头,寒飞宇要为白涟出头,到那时黄花菜都凉了。
    待寒飞宇走后,白涟的神情依旧没变,不喜不悲,微微抿着嘴,听完寒飞宇的独角戏后,他也该去轩辕峰的后山给灵植们浇水了。
    至于白涟真正的大师兄越轻然会不会真的如寒飞宇说的那样欺压他,那大概是不可能了。
    全天河宗上下都知道轩辕峰的大弟子越轻然是个拥有全灵根的废物,当初灵根测试时,一番惊天动地景象,结果居然是个废灵根,简直就是个笑话,可偏偏就是这个笑话却被天河宗最厉害的轩辕峰主收为大弟子,让不少人恨不得将踩了狗屎运的越轻然咬碎,这其中就包括同期的入门弟子寒飞宇。
    不过白涟却知道越轻然可不是什么废物,那人身上有一个叫做系统的神秘空间,里头有取之不尽的宝物,等时机一到,越轻然必然龙跃九天,与他作对的人不死也残。
    不知从何时起,他脑海里就会知道莫名其妙的的东西,尤其是在他被轩辕峰主捡进天河宗后越发的一发不可收拾。
    天河宗,越轻然,系统,天道眷宠。
    最后的天道眷宠是白涟自己加上去的,浮现脑海的字迹是《兰室密藏之身带系统逍遥游》,可惜的白涟根本不懂这是什么意思,虽然已经12岁了,但他连最基础的启蒙教育都还未完成,靠着有限的理解的能力,最后他用着自己的话总算总结出来了。
    凡是与越轻然作对的人,天道都会收拾他,到最后都会下场凄惨。
    而这些自白涟懂事起他从未与任何人提过,就连死去的爷爷的他也未曾说过,一道声音一直到在告诉他,说了要付出代价,虽然白涟认为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了。
    从脑海里的东西,白涟知道天道注定让他还在襁褓中就父母双亡,相依为命的爷爷也会在他入清河宗之前死去,孤幼无亲。
    白涟浑浑噩噩守着爷爷的坟,就差一点与黄泉路上的爷爷一起,说不定还能见到从未谋面的爹娘,这样也算一家团聚。
    他讨厌天道给他这样的命运,也不知为何就算将自己饿死也从未想进天河宗,却还是被恰巧路过的轩辕峰主将昏迷的他带回了天河宗收入门内,成为了小师弟。
    白涟默默的将灵壶装满水后,仔仔细细的浇灌着每一株灵植,鲜嫩的绿芽舒适的摇曳着,过些日子就能结出灵果了吧,白涟暗暗想到。
    “小师弟~”
    人未到,声先到,白涟不用抬头也知道会这样喊他的全天河宗只有他的大师兄越轻然,继续给灵植浇水,白涟并不打算搭理越轻然。
    “呜,小师弟~你好冷淡。”
    越轻然抢过白涟手中的灵壶扔到一旁,将他的脸扳向自己,一脸受伤的看着表情少的可怜的白涟。
    每次寒飞宇来轩辕峰来找白涟,按越轻然的话就是私会,他都是知道的,原以为寒飞宇处处找茬暗地里有小师弟授意,可事实并非如此。
    他的小师弟根本不在意这些,一直都是寒飞宇自顾自的讲着,白涟只是安安静静的听着,直到结束半句话也为说出口,而寒飞宇却从未发现有何怪异之处。
    呵,这次私会也不例外,越轻然心中暗暗讽笑着。
    “呐,呐,笑一个,小师弟~”
    越轻然用手揉着白涟的嘴角两边的肉,提出一个弧度来,只是配上白涟毫无波澜的眼眸,这个笑容只能用难看来形容。
    白涟的脸已经被越轻然捏红了,却还是没有露出一个让越轻然满意的笑容,他真的很讨厌小师弟这双死鱼眼,明明清澈得能倒映出他的身影,可是小师弟眼里却没有他。
    越轻然有些挫败的松开手,憋了憋嘴:“痛,你好歹喊一声出来。”
    一边说着,一边将灵力集中在手上,轻轻的抚摸着白涟的脸颊,将他捏出来的红印去掉。
    事实上从某个角度上寒飞宇说对了,越轻然为了能让白涟露出更多的表情,常常在一些小事上捉弄他,渐渐的发现,别说是表情,小师弟就是痛也不会吱一声,板着脸就更小老头似的,那模样看起来比轩辕峰主看起来还要有板有眼。
    也只是看起来,小师弟还是很可爱的~
    “灵植浇完了,走走,我教你识字去。”
    白涟任着越轻然胡来,从始自终他都没有反抗,一个字也未说,就连表情还是依旧。
    可就算这样,越轻然不知为何还是常常缠着他不放,这让白涟有些苦恼,至于越轻然的捉弄他从未放在心上。
    越轻然连拉带扯的将白涟带进他的屋内,拿出他特意准备的纸板,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字,兴奋道:“来,小师弟跟我念,大师兄最帅了~”
    “……”
    “唉?太难了吗,那换一个,”越轻然又拿出另外一张纸板,满眼期待的看着安安静静的白涟,“师弟最喜欢师兄了~”
    “够了,大师兄!”
    最先受不住越轻然的是一同被他拉来陪小师弟学习的二弟子百里千,一声怒吼,伴随着一柄飞剑狠狠的刺向越轻然。
    瞬息之间,飞剑刺入了地板,越轻然一脸惊恐的看着不远处冒火的二师弟,讪笑道:“师弟消消火,消消火,啊喂,刀剑无情啊!”
    百里千俊美的脸上露出好看的笑容,笑道:“抱歉手滑了,小师弟,四师妹好像在找你有事,你去看看吧。”
    白涟捡起被扔在地上的纸板,看了一眼上窜下跳躲着百里千攻击的越轻然,刚刚若不是越轻然迅速将他推开,那把飞剑要的不是越轻然的命,而是白涟。
    百里千常常冷着一张脸待人,但是隐藏在后的敌意白涟却清清楚楚的知道,那把飞剑不过是个要命的试探。
    怪异的是,白涟却能坦然面对,内心没有任何变化,就好像他也曾这样做过,比百里千更狠更要命的手段。
    留下那两人在屋里玩笑般的打闹,白涟先去拿了几个洗干净的灵果再去找四师姐。
    轩辕峰上下没有一个简单的角色,就算全天河宗都知道的药罐子紫蔓柔,白涟却知道这位病弱的师姐,可不是好惹。
    五灵兽之一的火元凤早早就认了紫蔓柔为主,就连驽兽峰峰主的赤霄鸟也要为之逊色。
    至于紫蔓柔是不是真的病弱不在白涟管辖的范围,师尊给他的任务不过是督促师姐按时服用灵果罢了。
    “紫蔓柔识相点就自己滚出天河宗!”
    尖锐的女声从紫蔓柔的庭院里传出来,白涟一进入门就看到驽兽峰的几个女弟子围着柔弱的少女咄咄逼人。
    “咳咳,咳,我滚不滚出天河宗,还轮不到几位来做主,”紫蔓柔明亮的眼眸闪过一丝冷意,她早就厌烦了这几人,还不是时候……抬眼看到刚好入门而进的白涟,紫蔓柔马上虚弱的唤道:“师弟,你来了。”
    围着紫蔓柔驽兽峰带头的女弟子马上笑脸迎向白涟,亲热道:“白师弟,你来找紫师妹啦,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我们走。”许青芙带着其他几个弟子离开时还不忘狠狠瞪了眼紫蔓柔,看向白涟的目光却温柔得快滴出水来。
    目睹这一切的紫蔓柔突然一阵恶寒,白涟才12岁,许青芙比白涟整整大了10岁,那样的目光可不是看一个孩子该有的。
    “师弟,过来这里坐。”紫蔓柔笑着指了指她身旁的石椅。
    白涟把放着灵果的篮子放在石桌上,坐下后,将灵果推向紫蔓柔。
    “老是劳烦师弟你。”紫蔓柔轻声一笑,挑出其中最大的灵果递给白涟,“喏,老样子奖励给乖孩子。”
    白涟拿着灵果,清新的果香,可疑的咽了咽口水,白涟再次看向紫蔓柔,一向沉寂的眼眸比以往多了一丝波澜。
    紫蔓柔好笑道:“师弟,你吃吧,每次都送这么多过来,我一个人怎么吃得完。”
    自己也拿起一个灵果,紫蔓柔人准备咬下去,眼角瞄到白涟正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就像小松鼠似的。
    虽然顶着15岁的壳子,但内里实际已是大龄女青年的紫蔓柔还是免不了喜爱可爱的事物,尤其是白涟这样软软嫩嫩的孩子,这一刻她好像明白了越轻然的恶趣味,为了让白涟露出更多的表情,什么招都使得出来。
    紫蔓柔漫不经心的咬着灵果,看着白涟,心里突然想起了师尊交代的话。
    此幼子魂体不全。
    
    ☆、第2章 两朵白莲花
    
    三本书构造出来的世界,在冲突之处世界会自行选择变化,白涟作为三本书里共同设定的人物到最后他还是会进入天河宗,尽管此前这傻孩子打算把自己饿死,好一百了。
    轩辕峰主元明真人是在一个偏僻的山旮旯里遇见他的小弟子的,饿昏的白涟整个人趴在刚堆好不久的小土包上,呼多吸少。
    命悬一线之时,最易看清某些东西,元明真人只是一时兴起,没想即将踏入鬼门关的孩子命中竟然与他有师徒之缘,这样就更不能看着未来的徒弟死在自己眼前,给白涟塞了口硬馒头,渡了一缕灵气,便将人带会了轩辕峰,堂而皇之的在白涟醒来后,就成了他的弟子。
    在白涟昏迷之时,元明真人也看出了他的特殊之处,魂体不全,这事他只交代紫蔓柔一人,让她对这个还未成年的师弟多加关照后,便当起甩手掌柜闭关去了。
    外人只道元明真人道行高深,却不知他只是将徒弟领进门,随手交代几句,便去闭关,放任徒弟几人自生自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