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欲说丹青默Ⅰ 作者:沄生哥哥

字体:[ ]

 
 
文案
四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如果他们不是同性是不是就不会走进这个死局......
第一段,百溪是个孤儿,每天千篇一律地生活着,直到有天他遇见了妖怪千里,温柔的他给了百溪所有的爱,百溪因他而成妖,千里因他而成魔。
第二段,一曲霸王别姬唱不尽离恨,相恋的两人有一天再次重逢,就如干柴遇烈火,但是因为一个女人的出现打扰了两人的幸福......
第三段,烽火乱世里儿女情长最不值得一提,贺兰狄为了容椿的国家抛头颅洒热血,他兑现了自己的诺言为容椿打下了江山,到头来不过一场阴谋算计。
第四段,乔乐这辈子大概做的唯一的一件错事便是爱上了乔天,他的温柔就像陷阱,一旦陷了进去便再也出不来,但是周文赋又何尝不是掉入他的陷阱,假如说乔乐爱得痛苦,那么他便爱的深沉。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千里,百溪;檀玉宸,沐氿;贺兰狄,容椿;乔天,乔乐 ┃ 配角:商华,洛尹;梅子轩,于子晨;尹朔,青铃;周文赋,江童 ┃ 其它:
 
 
  楔子
 
  公元2015年
  高楼大厦,川流不息的车辆,现代化的高科技,解放的国家,无一不证明了国家正在向大国前进,然而,唯一没有解放的是人们的思想。
  男子拿着鸡毛掸子打扫着古老的房间聚集多年的灰尘,灰尘太大不时地咳嗽几声,清理完完灰尘之后又翻箱倒柜地收拾以前的旧东西,这些东西年代久远生怕一个不小心给碰坏了。
  老人坐在一根小板凳上,斜阳映射着他浑浊的眼眸,听见一丝金属碰撞的声音,忙的回过头,沧桑年迈的声音在男子耳边响起,“轻点儿,小心弄坏了,小心,小心。”
  少年小心翼翼地将东西放好,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一个盒子放在地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边擦灰边问:“爷爷,这里面装的是什么?这么轻能有什么宝贝?”
  老人看着外面的阳光,缓缓道:“这你可就不知道哩,这家宅子可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也算得上文物了,盒子里面得虽说普通但也是件文物。”
  少年反复地打量着拿在手里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盒子,瘪瘪嘴;“就算是文物我也看不出来有什么宝贵之处。”
  “这东西不值钱,对我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宝贝,但是对于老祖宗来说这就是宝贝。”
  “这里面装的什么?”
  “一本书。”
  少年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去了,一本破书而已,居然看得那么珍贵,少年打开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一本破旧泛黄的书,“丹青词采戏龙阳。”
  “这本书是老祖宗花了毕生心血所著的一本戏文书,故事大多来自民间,他不过是将其记录下来,加以修改而已,里面的内容却是大家所厌恶,所以这里面的戏文一次也没有上过舞台。”
  “是什么内容?”
  “断袖之癖。”
  “什么!”少年太过惊讶,声音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几度,老人则还是一副气定神闲,平淡的语气。
  忽然恍然大悟,龙阳不就是爱好男风么。
  “这个故事我也是听上一辈人讲的,老祖宗是个断袖之癖,因为不能被世人所理解,所以走遍天下记录那些凄美的同性故事,希望有一天能被世人接受,不再用世俗的眼光看待他们,不过这个愿望终究还是没有实现,最后郁郁而终。”
  “那老祖宗有没有喜欢上哪个男的,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呢?”
  老人想了想:“听说是有,不过因为双方家里原因被拆散了,后来各自娶亲生子。”
  少年注视着’琳琅词采‘这本书,觉得这本书仿佛有了千斤重,古代同性就没有被认可,到了现代依然没有被认可,是人们思想还未解放,还是这就是大自然的规律不能被破坏?自古就有阴阳一说,男为阳,女为阴,阴阳调和乃是天理循环,如果全为阳或全为阴那么这就破坏里天理和规律。
  少年翻开书的第一页认真地看着,这是作者的前言。
  “我从来不后悔自己是个断袖之癖,因为在我看来爱了就是爱了,不关乎性别,不关乎种族,只是单纯地爱上一个人而已,而那个人刚好是和自己同性。在没有爱上一个人之前,都无法确定他的性取向。我没有办法改变他人的目光,我也不想改变自己来迎合这个残酷的世界,爱是忠诚的,唯一的,但最后我还是和他分开了,各自娶妻生子,在外人看来这就是人这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我放弃了家里安逸的生活和妻儿,走遍大江南北寻找着一个又一个凄美甜蜜的故事,这本书里记载的不仅仅是戏文小说,也是我心中无助的呐喊。需要改变的不是我们,而是人们世俗的眼光,束缚人们的条规条款。”
  少年心想:这老祖宗还有点儿意思,在哪个年代居然想要被人接受同性恋,简直是天方夜谭,虽然有人会养男宠什么的,但这毕竟是见不得光的事。
  “所以我做了一个决定,我要将这些故事搬上戏台,让所有人不再歧视断袖之癖之人,其实他们只是爱了,爱上一个人而已,最后我的愿望还是落空了,呵,不再歧视断袖之癖,根本不可能,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却因为性别而不能在一起,这种痛只有有相同经历的人才会懂。这本书被我视为珍宝,一直流传下去,希望有一天我没有实现的愿望,后人能替我实现。”
  少年翻了个白眼:这老祖宗肯定是个弱智,要是中途被人烧了,还流传个毛线,这老祖宗会不会是个算命的,算到他的这本书不会被烧掉,也算到有人会看见这本书,完了,我看见了,没有替他实现愿望怎么办,会不会从下面上来找我算账,再说了我们都二十一世纪了,同性婚姻合法都只有几个国家才有,老祖宗我看是你那会儿伤心得脑袋发晕,才会有这么不切实际得想法吧。
  “有幸看到这本书得人希望你能接着看下去,我写这本书的目的就是告诉大家爱上一个人没错,爱上同性也没有错,只是单纯的爱恋而已,为什么总是逃避不了世俗的眼光,只是想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大家不再歧视断袖之癖,然而,事与愿违。”
  少年合上书,问道:“爷爷,你看过这本书吗?”
  “没有,因为我也厌恶同性恋。”
  少年拿书的手抖了抖:“突然觉得老祖宗还可怜,只是喜欢男的而已,却一个人背负了那么多。”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以及未来,大自然的规律总是不变的。”
  “爷爷,我觉得老祖宗的那句话说得对‘在你没有爱上一个人之前,都无法确定自己的性取向’,爷爷你是因为有了奶奶才会歧视同性恋。”
  “哦?看来你对那本书很感兴趣,那你不妨看看吧。”
  “诶?可以吗?”
  “看看也无妨,毕竟也是自家东西,这种书也没几个人会看。”
  “万一我看了,变弯了怎么办。”少年思量再三,将书放进盒子里,“算了算了,不看了。”
  “走吧,今天收拾得差不多了。”
  少年走出去时忍不住回头望了望那个盒子。
  夜深人静,月亮透过窗户洒在书上‘丹青默’四个字十分显眼,少年还是忍不住把书带回去。
  翻开书,阅读第一章故事。
 
  信不信我打你
 
  秋天虽然没有春天那么艳丽,可它有一种颜色却是天下一绝——红。枫叶只有在秋天时才会脸红,远远望去像朝霞一样红,把山都染红了,微风拂过,枫叶像红色的雪纷纷飘落。
  百溪看着眼前这棵有百年历史的枫树感叹:“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
  传闻这棵枫树是当年天上的仙子,后来因为恋上凡人不顾天规天条下凡与凡人成亲,虽然后果很严重,至少也过了一段幸福的日子,不过现在却只能在这里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男子轮回一次又一次。
  枫叶本来一年四季都是常绿,男子寿命终结那天正是秋天,到了阴司却不顾当年誓言,一口饮下孟婆汤之后轮回投胎,化身成枫树的仙子一时承受不了流出血泪,至此之后每到秋天枫叶都会变红,当然这些也只是后人的流传,没人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百溪也很羡慕枫树仙子能有一段如此美丽的爱情……自己也曾向往这样轰轰烈烈的爱情,不过这份爱情太过短暂,也不可能像枫树仙子这样为所爱的人舍弃太多,或许是还没有遇到心爱的那个人吧,但是两人之前爱情却是他所向往的,不求轰轰烈烈只求细水长流,虽然很想娶一个富家女,但是人家根本看不上这种穷小子,所以也看开了,找个会过日子的媳妇比啥都强。
  每当看着枫树就有无限的感慨:“爱上一个凡人的后果是将你永远囚禁在此地,亦不能为人,亦不能为妖,该说你傻呢,还是该说你痴心呢。”
  “你还不曾有过爱情,所以……你不懂。”
  百溪闲散的心情立刻提到了嗓子眼儿,身体猛地一颤不由自主地绷得僵直了,脊梁骨感受到阵阵寒意,缩着脑袋朝四周望了望,周围除了花草树木还有他自己以外,没有了任何活物,那这个声音是从哪儿传出来的?难道是……有鬼?!
  不会吧,运气这么差。
  清凉的女声再次传来,“其实他并没有负我,只是世人不懂个中缘由,以讹传讹罢了。”
  百溪越来越肯定自己是见鬼了,想要逃走,一双脚却不听使唤直打哆嗦,想动也动不了,颤巍巍地看着扭过头看着枫树,没有任何变化,良久也没了女子说话的声音,百溪终于定下了心神,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摇摇头离去。
  “希望你不要重蹈覆辙,像我们这样相见不相识。”
  百溪微微顿了顿了脚步,后背冒出阵阵冷汗,强作镇定地掏掏耳朵喃喃道:“今天是怎么了,老是幻听,可能撞邪了,一会儿去庙里求两张符戴在身上。”说着,脚步不由得加快,小跑着往山下去。
  走到半山腰时树丛传来一阵骚动,由于树木太高大看不清里面是什么,一阵哀嚎响破天际,吓得林子的鸟儿齐飞各奔东西,百溪也被吓得一个踉跄扑在地上,忽然想起了了刚才在山顶突然出现的女声,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紧紧屏息着呼吸,放轻了动作站起身,蹑手蹑脚地往山下走去,又一声沉重的哀嚎震得树上的叶子纷纷飘落,百溪忽然有些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呢,若是能够将其捕捉说不定还能卖一个好价钱,然后就成了城里的富豪就可以娶上一个富家女这辈子的吃喝都不愁了,思及此,浓浓好奇心和美好的幻想驱使着百溪的脚步。
  百溪悄悄走到大树后面看着茂密树林中的怪物,这一看可把他吓得不轻,跌坐在地上,这岂止是怪物,简直就是……就是一只庞大妖怪,百溪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完全忘记逃跑这回事儿。
  妖怪通体雪白,眼瞳为血的深红,银白色的九尾狐,皮毛如如月华般清濯明净的银色 ,皎洁出尘。
  盛传狐妖有绝世子容姿,盖世之智能,善变化,蛊惑,性喜吃人。
  百溪定了定心神打量着九尾狐,骤然发现那九尾狐的其中一尾居然断了半截,地上的泥土被染得血红,九尾狐似乎很痛苦,只看得表情十分扭曲,却是硬忍着不叫声出来,刚才那两声怕是钻心的痛也忍不住叫出来的吧。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像这种巨大的妖怪一定会吃了他,刚起身正准备离开,却听见树枝咔擦一声折断,这下完蛋了,九尾狐猛地回过头眼神透着杀气,猛地将百溪扑到在地上,龇牙咧嘴的样子像是在表露他的不满与杀意。
  百溪在脑子里飞快地思索,半晌,扯着僵硬的嘴角笑道:“狐妖老兄,你,你别生气,我只是看你受伤了,想帮你包扎而已。”眼神瞥了瞥那条断尾:“你看,流了那么多血,再这么下去你会因失血过多而死的。”
  九尾狐像是听懂了百溪的话,放开百溪背对着他坐下摇了摇尾巴,百溪无奈地叹了口气,今天真是不宜出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