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卧云集录 作者: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

字体:[ ]

 
 
文案
短篇集子之二。
 
 
目录:
 
《也曾仗剑斩黄龙》
《少年情多累美人》
《续弦》
《江湖中出名的最快方式》【除了这篇全是互攻】
《桃花不折》
《叶公子之死》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强强 情有独钟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多 ┃ 配角:许多 ┃ 其它:许多
 
 
 
  也曾仗剑斩黄龙【1】
 
  1、
  叶道玄,不知何许人也,无来处,无归处。弱冠之龄便独居山间,求长生道,历几多寒暑,终有所成。
  曾于红尘中辗转几回,也曾执剑行于山水之间,以天为被,以地为席,逍遥自在。
  亦曾在山中结庐而居,二三修竹,四五鹤鸣,七八野火。
  这般走而停,停又走,不知过了多少年,途经苍梧,见此地山高水清,筑屋住了下来。
  苍梧环山绕水,山岚飘渺,四方灵气汇聚,郁郁苍苍,难得的好山水。
  因灵气浓厚,山精树魅也多,叶道玄艺高人胆大,并不以为惧,反倒是山中妖物招惹了他几次,吃了苦头,至此再不敢来挑弄。
  山中无日月,某日推门,他听见脚下呜呜声,低头瞧去,竟是只幼崽,不过两个巴掌大小,体表覆着一层薄薄茸毛。
  时值严冬,霜风凄紧,幼崽冻得瑟瑟发抖,许是察觉人体温暖,朝他脚边挤了过来,蜷成一团。
  他面无表情地瞧了会儿,弯腰伸出二指,捏着它脖子将之提了起来。
  这东西长得像猫,但耳朵挺直,边沿一圈茸毛稍厚,与小脑袋相比,倒显得有些大了,黄玉色的眸子水灵灵的,两只耳朵一抖一抖,瞧着甚是讨人喜欢,嘴里呜呜叫着,看模样像是只幼豹。
  他还未想好处置方法,不防这东西腰肢柔软有力,下肢来回荡了两下,往上一蹬,死死抱住了他的手腕。
  触手绵软舒适,叶师玄眼往挂雪松枝瞧去,后头隐约见着一双绿油油的眸子,妖妖娆娆地扭了扭身子,悻悻然退去了。冬日难见蛇类,但这苍梧并非凡境,方才便是条成了精的赤练,估计是瞧上了他手中口粮,只可惜敌手太强,有心无力。
  他将豹子揣进怀里,返身关门。
  养宠物不是个省力的活计,吃喝拉撒样样都要管,尤其这豹子还没长牙。
  叶道玄将它锁在屋里,自己连夜奔下山去买吃食与各种杂物,回来煮了米汤,一点点地喂了它。
  屋内原本没有炉火,此时却暖融得很,豹子吃饱了就撒丫子在床上跑,蹦来跳去,十足精神。叶道玄倚坐在床边,撑颔看它,时不时摸上两把,拽拽尾巴。
  他早已辟谷,也无需休息。日间揣着豹子在山中行走,夜里在窗下读道书,又或凝神静悟。如此昼夜不分的日子,把只好好的小豹子折腾得够呛,气息恹恹,有时倚在叶道玄手边就睡着了。
  心情好时,叶道玄便任它去了,百无聊赖时,却伸手扯它起来,扔到一边去。
  等窗下积雪化去,枝桠上打了花骨朵时,豹子已长了牙,体型从家猫大小,变作了两倍有余,虽还有几分猫样,但仅从体型上看,已经是只彻头彻尾的豹子了。
  叶道玄盯着它瞧了会儿,仍直接伸出二指,拎了它脖子上的毛,随手轻轻松松地扔了出去,然后“啪”地把门关上了。
  显然在他眼里,这宠物已经不合格了。况且,豹子这种东西,还是在野外的好,娇生惯养不是法子。
  这几月下来,豹子身上染了他的气味,山中妖物大抵不敢贸然出手,至于其它……豹子至少还是只豹子。
  只是叶道玄方坐下,便听见门上“兹拉兹拉”,爪子在门上死命挠,又夹杂着“呜呜”声,听来甚是哀凄。
  他眉不抬,眼不动,面上亦不曾改容。
  手中书页翻过,即是一夜过去。
  中途声响息过,过了近半个时辰才又有动静,只声音稍低弱了些,连着挠爪身也有气无力。
  等日升当空时,声音终于止了,再未响过。
  叶道玄合了书,起身开门,果然不见那豹子的影子。
  2、
  如此过了两年之久,某日他推门便见地上放了一束野花,还有几只血淋淋的兔子,心中微讶。
  抬头望去,一豹子缓步从树后走了出来,体型已完全长成,身形线条流畅矫健,皮子色泽鲜艳,富有光泽,嘴上几根长须极漂亮。
  叶道玄伸手拾了那花,兔子却一动未动,仔细打量了那豹子一番,淡笑道:“竟开了灵智吗?”
  那豹子走来,仍是喉中呜呜声不绝,毛绒绒的脑袋蹭着叶道玄的腿,一派亲近之意。
  其实作为猛兽,它力道极大,可惜叶道玄也非常人,站如青松不拔,只冷眼瞧着。
  时间久了,那豹子也停下动作,抬头瞧他,虽长了张威武雄壮的脸,眼却仍是湿漉漉的黄玉色。
  又舔过叶道玄垂下的手,那舌上生了倒刺,他却恍若不觉,反借此手腕一转,扣住了豹子下巴。
  豹子眼睁睁看他,一动不动。
  叶道玄弯下腰,另一手摸过豹子喉间,良久方道:“原来这横骨还未化去。”
  这妖成人身,开了灵智之后,便要化去口中横骨,得以开言。
  而这豹子虽因为在叶道玄身边待了一段时日,开灵容易,但毕竟年岁尚小,横骨未化。
  他指尖点在豹子喉间,豹子咕噜了两声,待再开口,发出的已是略有些低沉的男声,只是字不成字,更不说句子了。
  叶道玄轻叩它的脑袋,道:“与赤练学话去。”
  赤练真名不知,这山中妖物许多,她独占了个山头,算是只大妖了。叶道玄自不会问其名字,因这山中仅一条赤练,便以族名相代。
  大家既为邻里,实力上又差了些,这邻居便格外安份,故而叶道玄并不担心对方做出什么。
  豹子长尾扫过他脚踝,模样颇不甘愿。
  叶道玄手抚过它头顶,轻轻一推:“去!”已将其推出几步远,随后返身关门,又将它隔在了外边。
  豹子耷拉着脑袋,只得去找赤练。
  有一日叶道玄推门,就见豹子端端正正坐在门前,身边摆着一把野花,身子微侧,脑袋低垂,支支吾吾道:“我……我……我……喜欢你。”
  叶道玄弯腰拾了花,口中随意应了一声,便打算转身回去。
  豹子吃闭门羹的次数多了,也有了经验,见他有回身意图,一个飞纵扑将过去。
  叶道玄猝不及防,竟真被它扑了个准,只觉上方身躯沉重,抬头见得只毛绒绒的豹子头,凑下在他脖颈处乱蹭,一片麻痒。
  他也不怒,只问道:“你说你喜欢我?”
  豹子狠命点头,伸出舌头在他脸上舔了一圈。
  叶道玄脸色不变,毫无动容,一脚将它踹开。
  豹子被他这一脚踹得在地上滚出一段,好不容易停了,便趴在地上怯生生看他。
  叶道玄整了衣襟,步至它身边,低头与它说:“与赤练学修炼去。”
  豹子嗷呜一声,身子蜷成一团:“我不喜欢她。”
  叶道玄面上无波无澜:“去。”
  豹子伸爪子扒着身前的野草,难得闹了别扭:“我不要。”
  叶道玄上上下下看过它,眼神挑剔:“我不喜欢一身毛的。”
  豹子表示不理解这种审美:“明明那帮子母的都喜欢我……”
  它还未说完,便见叶道玄难得黑了脸:“我说……我不喜欢。”
  他抬起豹子下巴,又问:“我也没有一身毛,你喜欢我哪儿?”
  豹子羞涩了:“我……我……我……也不知道。”
  叶道玄冷着一张脸:“学修炼去!”
  豹子眼见着他又走远,在原处扭捏了会儿,一步三回头地去寻赤练了。
  叶道玄在屋中打开本道书,随意翻看,百无聊赖。
  3、
  山上仅竹屋两间,摆设简单,壁上挂了把桃木剑,刃上一条血线,似曾染血。
  床榻整洁,窗明几净,只道书闲散堆着,数量却也不多。
  反倒是屋外树下,埋着好几坛精心酿造的美酒,都是一等一的佳品。
  叶道玄日子过得清淡,常年如此,早已习惯。
  修炼不是朝夕之事,豹子自然不可能一去不回。
  每日早间,门口仍放着束新鲜野花,有时还能看见一条长尾在草丛间一掠而过。
  豹子胆子其实很大,见叶道玄面上和缓时,还敢进屋来,到处走上一圈,然后趴在他脚边打个盹,再蹭一蹭,或者舔上两口。
  叶道玄摸摸它毛绒绒的脑袋,大多时候只放任它去,并不曾说什么。
  豹子得寸进尺,时常张嘴用牙齿比划,估算从哪里好下口。
  可惜对方看似细皮嫩肉,却根本是个咬不动的铁疙瘩,让它极为伤心。
  它如今也算是成了年,入春后尤易躁动,总伸爪子抱住叶道玄,嘴里呜呜作响。
  叶道玄只笑不语,然后稍提了衣裳下摆,一脚将它踹出了门。
  当年巴掌大的小东西,和如今已成年的大豹子,在他脚下,根本没有区别。
  豹子几次三番之下,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自己实力似乎差了些……
  自此之后,他修炼时更加努力,只想着哪日里能够反转局势,当然一脚将对方踹出去是舍不得的,但至少也得将他压得死死的,让他哪处都去不得才行。
  豹子犹记得叶道玄只是途经苍梧,住下不过是心念所至,等哪日里厌倦了,却还得离开。
  如此一来,原本十分的刻苦,更变作了十二分。
  有一日它匆匆跑来,蹲坐在叶道玄脚边,两爪子攥住对方脚踝,脑袋不住乱蹭:“赤练……赤练说你厉害得很,都可算是仙身了,我打不过你。”
  叶道玄拍了拍它脑袋,道:“你如今才多大年岁,我又多大年岁,等你到了我这年纪,怎会赢不了我?”
  豹子抬起头:“你多大年纪?”
  叶道玄暗道自己活了不知多少年头,哪还记得这些旧事,可见了底下眼巴巴的黄玉眸子,却道:“大概百来岁吧。”
  “百来岁是多少年?”豹子声音困惑。
  叶道玄面上不动声色:“大概一百年吧。”
  豹子眼睛一亮:“那我一百年以后就能赢你?”
  叶道玄点头,丝毫不觉得自己是在欺骗单纯的小妖。
  山中并不止赤练一只大妖,隔壁也有一只虎妖占了山头,两大王时常发生冲突,小妖死伤许多。
  终有一日,豹子从外头狂奔进来,脑袋搭在叶道玄膝上,声音哽咽:“赤练、赤练、她死了。”
  叶道玄只淡淡应了一声,再无多言。
  豹子抬头看他,满是疑惑:“你不伤心?”
  叶道玄也奇怪:“我为何要伤心?”
  他与赤练到如今,已算是几十年的老邻居。
  当年赤练怕他得紧,后来却不知为何动了心,冷血冷情的蛇妖日日在屋前徘徊,深情无比,还兼带打理杂物,贤惠得无话说。
  而这些,豹子都看在眼中。
  每次叶道玄目光落在蛇妖上时,便觉得心中发堵,隐隐又觉得自己与那蛇妖不同,有种微妙的优越感。可到底蛇妖做了它好久的师父,教它修炼,因为叶道玄的缘故,也算是尽心尽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