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惊鸿照落影 作者:公子兮风华

字体:[ ]

 
文案
不在京城做摄政王,打理朝政,偏要去江湖走走,看看传说之中的魔教教主东方惊鸿。
而见到的第一面,他就被眼前的美人美的流鼻血,被叫做---色胚子。
从此,教主是老大。
教主生病,他伺候,做个仆人兼大夫,其实是个管事婆。
教主饿了,他煮饭,做个好厨师。
教主不高兴,他只得靠边搞怪,哄得美人一笑。
教主高兴了,摸摸屁股,蹭蹭胸,吃点豆腐都没问题,可是教主的动不动就是“沈洛,本座一掌拍死你。”
有一天,感情发生了变化,教主登基为夫人,他只得离家出走去种田。
捡个娃就叫“小丸子”…
【东方旭日,不若惊鸿照落影】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东方惊鸿,沈洛 ┃ 配角:各种 ┃ 其它:蓝颜江山
 
 
 
  离家出走
 
  灯火长廊之上,一位红衣公公秉着拂尘匆匆跑过,在这六月之夜,不时便出现了几颗剔透的汗珠,他也来不及抹去,直奔超前。
  直至到了檀木大门前,方才从袖中取出锦帕擦去汗珠,又理理衣摆,推门而入。
  里面金碧辉煌,灯火透明,一顶仙女捧灯上罩着纱幕灯,里置夜明珠,将伏案之人照了个清楚。
  剑眉横飞,目光如炬,面色微黄,却不掩他的俊朗,以及浑然天成的高贵。
  林熠弯身道“皇上,出事了。”
  被称作皇上的沈慕闻话半点不惊,只将折子拿起仔细阅读,悠悠道“出了何事?”
  “摄政王,他……”林熠哽咽了下,看折子的沈慕终是挑起眉看向林熠等他下文“摄政王他离家出走了。”
  离家出走?沈慕觉得可笑,丢下折子说“放着好好的王府不住,他又想去何处?离家出走?可留书信了?”
  “留了。”林熠小心地从袖中取出,低头递上,希望这摄政王别给自己添麻烦。
  对摄政王突然离家出走的沈慕饶有兴趣的想要看看这位皇兄又闹什么幺蛾子,接过书信,优哉游哉的打开,念道“皇上,我去江湖了,俗话说,另一个边疆便是江湖。此去经年,请勿挂念,万事放心。沈洛笔。哟!还真去江湖寻什么红颜知己了。”
  林熠试探的问“可是要派人”
  沈慕将信捏成一团,道“让他去,心在曹营心在汉,留不住的。”
  “喳!”
  “明日一早,传出摄政王偶染大病,已移到青河山修养。落他身上的政事交于丞相处理,另外,吩咐摄政王府的人每月不定时的往青河山送银两以及换洗衣裳。”
  “是。”
  /
  而主角大人此刻正骑在一匹黑马之上扬鞭奔驰,俊美脸上荡着张扬的笑,因为脱离京城而获得自由的兴奋尽在其中。那一身白袍勾的他恍若画中而出,手中无剑,却在腰间撇有一把百折扇,那便是他走江湖的利刃,轻巧又方便。
  一个月后,沈洛在某家客栈落脚,一觉睡到三竿才起来洗簌,慵懒的摇着百折扇走下楼梯叫了三碟小菜一壶酒便在挨窗的位置坐下。
  正吃的劲头,忽见门口走进三个大汉,小二弯腰迎去,笑呵呵的迎接张罗,让他们在旁边的位置坐下。
  沈洛仔细看了一眼他们的着装,确定这是江南燕归门门徒,说话有分量的人是个二十七八的年轻男子,长得还算是俊朗,不过,就是矮了点。
  他一边吃酒一边用双耳听着。
  领头的影如风猛地喝下一杯茶,愤然道“那魔头竟然断我三师兄左臂,我影如风定将让他付出双臂。可恶!”
  随从的乌达捏紧拳头,咬牙切齿的说道“此仇不报非君子,魔头真以为自己天下第一无人能及,敢单枪匹马的上我燕归门。我看,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该让各大门派一统意见,除尽魔教。”
  影如风扭曲的脸缓解了下,看了一眼乌达,道“早就看不惯魔教,无需大费周章,我们正道便能杀他个片甲不留。只是……”
  看影如风这样,另一男子南武抿唇,才道“这件事还待到了明月山庄与各门派一同商议,我等在此大声喧哗,若是被魔教人听去,岂不自讨苦吃。”
  影如风愤然看去,但他说的确实有理,无法反驳,只好安静下去。
  吃酒的沈洛算是听出其中的苗头了,打算不继续待下去,跟着这几人兴许能瞧见魔教教主。他可是专为此人出来的,江湖传言魔教教主二十岁夺位,带教徒北灭南宫家族,南剿胡人逼其退出魔教千里滚回原处,后凭一身武功重整魔教威风,让百姓妇孺皆知他魔教的厉害,如今,也有二十七八的年龄,却从未遇到打败他的人,姓东方,名字很好听,叫惊鸿,为何叫惊鸿?他明明可以有个霸道的名字,却不改名姓,还真是男儿!
  沈洛非得瞧上这位教主才肯回头,不然,此生遗憾!就是不知,这位教主脾气可好,万一,脾气暴躁动不动飞出一个利器要了他性命怎么办?想想都觉得冷、
  吃够了,上楼收拾行李,先在影如风之前出了客栈。在外面等了片刻,便瞧他们出来,嘴唇微微一勾,跟上去。
  /
  夜色来临,沈洛一直跟着他们,想他们去明月山庄与其他门派会面,该是教主大人也会去的。
  走入树林,沈洛突然听了下来,轻身跃起藏在茂密的大树上。
  前面的影如风也觉不对,停下马匹示意他二人止步,静观四处。
  “有杀气!”乌达抬头看着四处的树,却只看见月下的黑暗,也没看出不对,但凭借多年经验,他敢断定扑面而来的是杀气。
  南武静观,倒是不言。
  “是朋友还是敌人?别偷偷摸摸的做梁上君子,出来分个胜负。”影如风道。
  沈洛也注意着四处,确实能感觉到厚重的内力,当要换个姿势时忽见这棵树树叶动了下,什么也没瞧见,便有一人落在影如风面前,黑暗之中他看不清那人长相,但隐约能看清楚那是一身红裳。
  影如风距离的近,一看那打扮便知是他要找的魔头,顿时杀心腾起,“魔头,拿命来。”说着,跃起点马而去。
  剑气横扫,让沈洛的眼睛被刺得闭上,等他睁开时,影如风、乌达、南武与东方惊鸿已经纠缠起来了,不过,他奇怪了,这个人会不会不是教主?怎么跟这几个人打架还耗这么久?他可不认为教主仁慈给他们机会或是逗逗他们玩的。
  越是好奇,越是忍不住凑近,悄悄跃下速速藏到另一边的草丛中,真怪今晚的月色,都看不见教主的长相。
  心里嘀咕了几句,认真看着他们的剑法以及招式。
  乌达攻东方惊鸿前方,影如风攻其上,南武则攻其后,三面夹击,独一抹红影在中间上下周璇。
  四处残木枯枝乱飞,也没个胜负,就在沈洛打算上前帮教主时,只见东方惊鸿一掌拍飞乌达,余力将影如风、南武震倒在地。
  东方惊鸿手掌而去,消失于月色之中,沈洛可不管什么,忙的追上去。
  也说他的功力赶不上教主,在桃花林失去那么红影的踪迹。
  “跑这么快作甚,我又不对你做什么,唉!”刚才很期待见见教主,这会没追上,沈洛有些失望,摇扇子的速度有些不稳。
  在四处走了几步,仍旧不见人,想着还是算了,他们还会再见的。
  说着,心里舒服了许多,跃上桃树踏花行走。
  也不知,是不是老天开眼,竟然让他误打误撞的看见前方明明灭灭的火光。后来,沈洛觉得就是老天开眼,让他在那遇见东方惊鸿。
  且说沈洛兴奋的上前落在柴火旁,瞅见那溪流深处竟有个人,岸上叠着衣物。非礼勿视,他还是知道的,只是在这会给忘掉了。
  于是,他就看着月下水中,那人长发如墨,撩起的水洗身。他不由得咽口水,因为震惊有些声音
  那边的东方惊鸿凤眼一暗,立刻发觉旁边有人,以惊人的速度跃起在沈洛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披上红色外套立在岸边。一看,竟是个男人,神色神色更加不悦,掌中功力浮动,随时杀掉这个人。
  也说沈洛被这人惊得失去语言能力,只有两颗大眼珠盯着人家看,也不害臊。
  东方惊鸿飞身上前掐住沈洛脖子,却被他一惊,手下无力,不是别的,不是因为他长得俊美,而是,这个人竟然流鼻血了!拉着外套的手一松,轻轻从身上滑下。
  沈洛呆呆的眨眨眼,张嘴。
  东方惊鸿还从未见过这种情况,竟然忘了动手。
  “教主原来是个大美人啊!”终于能发音了,沈洛破天荒地花痴了一把,也没意识自己的危险。男儿美可胜过女儿的,教主的美是气质与容貌的产物,比女子有看头。
  一语惊醒东方惊鸿,想要动手也来不及,因为他意识到身上衣裳滑落,六月的风吹在身上还有点凉的,忙的收回手拾起衣裳推开三步讲自己裹起,黑暗之中,脸已经红了,可他不知道。
  “教主……”慕名而来,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当然,这话沈洛没说出口。
  “闭嘴。知道是本座,还不快滚。”东方惊鸿从未丢过这脸,想他堂堂魔教教主竟然在一男子面前裸身而见,若是传出去,他日后便是江湖的笑柄。这个人,他厌恶极了。
  沈洛紧张,道“教主,我我不是有意要冒犯你的,只是,不小心看到你在沐浴而已,不,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教主是在练功。”意识到不对的沈洛连忙改口,教主那恶狠狠的眼神是什么意思,杀他吗?可不要,他才出来。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罗嗦,见那样子,就是个色胚子,不是个好东西。东方惊鸿心中着实厌恶,忙的穿上衣物,这样方便做事。
  教主不回话,沈洛知道自己惹他生气了,抓抓脸不知怎么道歉,身子看都看了,还能怎么办?
  怎么有些不对?沈洛伸手抹上自己的鼻子,乍眼一看,是血。“我真是丧心病狂,竟然流鼻血了!”
  那东方惊鸿不悦,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不过,值得值得,多吃几个鸡蛋就好了。”沈洛自言自语的说,随手在旁边的树干上擦擦,转身对着教主说“教主要是觉得委屈,那我给你看我总可以了吧!”
  “你想死吗?”
  系腰绳的东方惊鸿手一吨,瞥向那男人。
  沈洛后退几步,笑道“很明确,我不想死,但是,若能死在教主裤子下做鬼也甘愿了啊!”
  被激怒的东方惊鸿劫来一枝桃花枝直射他而去“你个该死的破皮,本座插死你。”
  也说沈洛反应快,斜身用嘴含住,似含着一直玫瑰,含笑转身,对着他挑眉。取下树枝,饶有兴趣的说“教主好身手,只是,谁插谁还不知道呢?”
  被气的东方惊鸿觉得有口血在胸口上不来,加上今晚耗费内力太多,又有些内伤,着实不敢在与这人动手,否则,岂容他在这如此玩弄自己?不过,这句话是何意?
  “以你的功力还想插本座吗?”
  谁曲解了意思?
  答案无非是东方教主了,我们的王爷竟然噗嗤一笑,符合道“教主在上,小的不敢插教主。”
  说了这么久,东方惊鸿终于听到了一句好话,便在火堆旁坐下休息。等伤好后再杀了这个人也不迟。
  沈洛不知教主心事,但也乖乖的凑过去挨着坐下,一看他那眼神就识趣的撤开“教主别动不动翻眼睛,对眼睛不好,”
  这次,东方惊鸿一口淤血吐出,眼睛一番,倒了下去。
  “教主。”沈洛大惊
  。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