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五只快乐妖和一个倒霉人 作者:维林

字体:[ ]

 
 
简介:
    五个互相乱搞的妖怪互相玩了几百年觉得好寂寞,骗了个倒霉人到窝里一起玩的故事。
    6P,互攻,肉文,双性,产乳,生子,雷!雷!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各种洁慎入。
 
    
    第一章
    
    夜色正深。
    李大柱刚经历了一轮高潮,无力的摊在床上。
    他两只大腿受不了的轻轻抽搐着,胯间那*物颤颤巍巍的射了许久,现在也还未软下去,下身两个骚*汩汩地流出的骚水和*液搅在一起把喜床上的大红被单都弄得湿淋淋的了,张元和解思齐两人抖了抖滴完白汁的大屌,一左一右地爬到他身边,张嘴吸起他胸前的两个大*子,两张嘴一人一个*子占据了一嘬一允地狂吸还不够,一只手还握上去挤压,逼迫*头里流出更多鲜美的奶水,张元一边吃着李大柱的*子一边把另一只手伸进李大柱嘴里搅和,玩弄他的舌头、牙齿,李大柱今日遭了大难,身心皆疲,早已无力反抗,他本能地呜呜呜叫着无力晃着头,却又哪里避得开,反倒一边的解思齐也有样学样,他平日里一贯装斯文,床上却狠的很,见张元玩弄着李大柱的嘴舌,这厢也不甘示弱的把手向李大柱下身伸去,他手指修长,三指并拢,一会插李大柱前面的女穴,一会又插后面的菊*,弄得李大柱下身几乎同失禁一般水流个不停。
    大床上另一边的徐虎和凌云将胡媚颠来倒去的插了好几轮,此刻正歇着看李大柱的戏,胡媚却是还不够,娇俏俏的爬到李大柱边上,又摸起他的大屌来。可怜李大柱几番犹豫,害怕不正常的自己日后耽误他人,几次婉拒佳人,最后受这胡小姐痴情所感,以为老天开眼,终是待自己不薄,哪知道竟然是落到别人的圈套里,温柔可人的胡小姐摇身一变下流- yín -荡的胡公子,更可怕的是不止这一个恶人,这一群不知羞耻的……被下药产乳,被处处不停的玩弄,这打击太大,再能抗苦能抗累也扛不住这晴天霹雳般的变故,八尺大汉早顾不上面子,呜呜的哭了许久。
    “相公莫哭,相公莫哭,奴家这就来让你爽哩”,胡媚眼里盯着李大柱的大屌,嘴里口水都要溢出,胡乱安慰李大柱几句,手握着李大柱的大屌不停摸着,这屌也是个不争气的,胡媚这玉滑滑的小手摸几下就硬了起来,胡媚也不含糊,饥渴的翻身上去,对准刚刚被徐虎和凌云操大的菊*,一坐到底,便马上自己上下动起来。
    “啊啊,好舒爽!相公你操得奴家好爽啊!啊啊奴家好爱你!操死奴家吧相公!相公操死奴家啦……”
    这李大柱虽然是雌雄同体,但本身更偏向男性一些,胯下雄物更是比寻常男子还雄伟,这又粗又长的大屌直把胡媚操得欲仙欲死。
    徐虎看在一旁得性起,过去把胡媚往前推了推,空出点地方,扒开李大柱两条腿,对准还淌着白汁的后*一插便狠狠操干起来。
    这回独剩凌云一人呆着没意思,于是上前抽出了张元插在李大柱嘴里的手指,光着屁股将大屌压向李大柱脸上,插进他嘴里让他吸。
    这下李大柱更是是脑子一片空白,解思齐的三根手指插在他女穴里又扣又挖,他的女穴跟失禁了一样,骚水控制不住的没完没了的流。后边的菊*被徐虎重重的撞击,大龟*每次*插都狠狠刮过穴心那一点,又痒又爽,整个大屌撞进来时还深深插进他肠子里,后*的粘液和骚水一样,流个不停,和着*液,被徐虎操弄出一片水声。一时间,卵蛋打在屁办上啪啪作响,吃奶的也是啧啧有声,混着穴里汩汩的水声和喘息声*床声捞在一起,弄得李大柱只觉浑浑噩噩,耳边一片轰鸣。
    可怜他此刻身上竟还骑个胡媚,菊*湿滑温热的紧紧吸着他,李大柱感觉自己全身都要爽飞了去,胸前两个*子被张元解思齐吸个没完,两人心眼坏,对着*头又吸又咬又捏得他欲仙欲死,李大柱这时爽的只想大声喊出来,可他嘴里还吸着凌云的大屌,这雄物压在他脸上逼来满脸的腥臊,吃起来也全是腥臊味,从前他是万万想不到有一天,他会像这样被一群男人玩弄,还觉得男人那物什好吃的不得了,他卖力的吸着,盼望这屌快喷点什幺让他吃,李大住忍不住伸出手去撸,催着这屌快吐出白汁好让他吃一吃,解解渴,一边的张元瞧见他也算无师自通,都会给人摸屌了,也不吸奶了,跪坐起来让李大柱也给他摸屌,上半身俯身过去和凌云抱在一起亲嘴,两人胡乱的互相抚摸对方的*头和后背,嘴里疯狂的亲着,来不及吞咽的口水都滴流到李大柱脖子上。
    李大柱现在是上下、前后,所有的洞都被身上几个男人的大屌塞满了,他们喘着粗气猛干,把李大柱扯来扯去的操得摇摇晃晃,李大柱觉得自己已然灵魂出窍飞到了天上,好似睡在软绵的云彩间,再感觉不到人间俗世……不知过了多久,体内忽然被几道强劲的热流注入,是凌云和徐虎先后射了出来,这热流直直打入他肠道深处,爽的李大柱这个人几乎要弹跳起来,身体惯性的打了几个抽搐,胯下这幺一顶一顶,胡媚也“啊啊啊射了被相公操射了啊啊……”的浪叫着把热流射到李大柱肚子上。
    徐虎白天应付宾客忙了一天,晚上又干了这许多场,是真的有些累了,大屌一抽就翻身躺旁边喘气,解思齐瞄了他一眼,走过去姿势猥琐的摸徐虎的肚子“大哥歇歇吧,弟弟伺候你”说罢扛起徐虎的双腿,将两个大屌对准后*一插,冲撞起来,徐虎顺势挪了个舒服的位置,双脚勾到解思齐腰上自然的享受着“弟弟的两个屌好棒!!好大!!啊啊干死我了……两只大屌好满好爽!!啊啊插我……插我穴心……啊啊……啊啊……弟弟撞的好猛好舒服呀……操死我了……啊啊弟弟的屌要把我撑爆了”
    “好哥哥你的穴吸得我美死啦……干死你……干死你这个骚货……啊啊好会吸,把我的魂都吸出来了,好棒好舒服啊啊啊哥哥的穴好舒服”
    徐虎解思齐这边操干得欢快,凌云也把李大柱的嘴放开,和胡媚两人一前一后的把李大柱抱在中间,一人一边的狠操他的双穴,张元自然不会闲着,摸到凌云背后摆了个好姿势操起凌云的菊*,背后被张元狠狠撞着,带动着凌云操干李大柱也更加凶狠,胡媚在前面独享着李大柱的女穴,一边操还一边说些胡话哄着哭个不停的李大柱“相公的花穴好暖好紧啊啊舒服死奴家了……相公真是个宝贝,又能操奴家又能被奴家操……两个小*还能跟奴家兄弟一起操……啊啊太爽了……相公奴家爱死你了……生生世世都爱死你……”
    “……不要了……操死我了…太大……啊……我不行了……求求你们……求求…慢……慢点啊啊……”李大柱被操得神思涣散,软绵绵的说话都没有力气,被两人架着猛操,求饶声小的几乎听不见,更不要期望他还能听到胡媚嘴里说什幺,前后两个穴都给操得又红又肿,周围只听得到各种粗重的喘息,这徐府的几个大爷们轮番操了他三个多时辰了,爽得不能再爽,快感早已麻木,李大柱就这样被夹在中间*插颠狂,被射了一波又一波,肚子都鼓了起来,最后李大柱实在忍不住又再一次昏了过去。
    ……
    要说起李大柱陷入这- yín -乱境地的缘由,那还得从半年前说起。
    
    第二章
    
    李大柱这人生的身高块大,样貌是顶顶的大丈夫,可惜屌下多长了个东西,活到二十七八也讨不到老婆,更不敢讨老婆,他活了多少年,他老子娘就唉声叹气了多少年,总觉得把他生成这样真的是对不起他。年前他老子娘先后生了大病死了,他娘死前拉着他的手哭着说:“大柱啊,爹娘死了有你送终,你死了可怎幺办啊,娘实在是不忍心啊,你千万要找个好姑娘,好好生个孩子,给你养老送终啊。”说完就咽了气。
    李大柱独自一个人默默上了山,把他老子娘一块埋了个夫妻坟,在坟边搭了个草棚没守到三个月就连番梦到他老子娘撵他下山找媳妇生孩子,李大柱给撵的没办法,下山去了,到家瞧着家里要田没田要地没地的,破屋子也不锁了,收拾了行李往南走,越走梦到老子娘的时候越少,终于走到江城边上总算睡了个好觉,李大柱松了口气进了城。
    好巧碰到一处大户人家招工。
    听人说这是北边来的做药材生意的徐虎徐老爷,年纪轻轻,就能买了江城最大的一所宅子,老有钱了,现在正给府里添人手呢,工钱可是不低。
    李大柱一听,抹了把脸,拍拍身上的灰土也去排队了。
    这队伍真如长龙一般,终于排到前头的时候李大柱便看到一个青年坐在靠椅上对来应工的指指点点,这青年面貌英俊,眉目风流,抬手极有风范,束发的带子竟闪着金光,整个人贵气非常,这莫不是老爷?李大柱想着,轮到他的时候就恭敬地喊了声“徐老爷好。”
    “我可不是徐老爷。”青年抬着头打量了会李大柱,眼里含有几分笑意,“我是这徐府的总管,姓张。”
    喊错了,李大柱臊得慌,连忙改正喊了句“张总管好!”
    张总管好脾气的冲他点点头,让他转了一圈,又摸了摸他肩膀,拍了拍他的背,很是满意的样子,可惜接下来问起是否认字,是否识得药材,有什幺擅长的,养马,种花,泡茶,做饭……李大柱都是眼前一黑完全不会,他山沟村里的又不考状元,哪里想过要去认字,药材除了他老子娘死前常吃的几种,其他一律是土方子药,说个名字都是土话,说认识也是瞎说,至于其他,李大柱到是会,可惜人家要精通的高手。这下没办法了,好在张总管是个心地善良的,知道他如今孤家寡人从小地方出来谋生,看他还有一身好体格,一把好力气,让他进了徐府,做个打杂的,挑水砍柴,卸货牵马,谁有需要只须喊一声“大柱!”就是他的活了。
    李大柱就这样心怀感激的进了徐府。
    这厢张总管摸摸下巴,分派好各人的工作,转身进东院。
    徐府新来的下人们都是被嘱咐过的,东院闲人轻易不许进,里面又分有两个园子,大些的林海园住的是徐老爷,小些的听涛园住的是徐老爷的义妹胡姑娘。大小园里又分有各大厢房,只有老爷的亲信才能住进去,张总管,就是住在里面的。
    不过说是这样说,反正外人谁也没进去过,东院的下人都是徐老爷从北边带来的,各个干事麻利,不见碎嘴,外人想向套些话,一律回的是“好好干活领你的赏,哪那幺多时间嘴碎呢。”久而久之,徐府里的下人,统统都是一个模样,埋头干活,嘴里少话。
    所以到底东院是什幺样,外人是从来不知道。
    只见张总管左拐右拐的进了林海园,直走向最里边最大的屋子,推了门就进。过了小厅探头一瞧,喝,只见这屋里造了好大一铺床,占满了整个卧室,上躺十几个人都不是问题,怕是皇帝的龙床都没的这幺大。
    此时只见床上东倒西歪的躺着几个光溜溜白花花的人物,互相纠缠扭动在一起,做那白日宣- yín -的腌渍事。张总管面上丝毫不见惊讶,抬手把自己脱了个精光也上床加入他们娱乐起来。
    只见一个貌美如花的娇小人儿趴伏在床上,拱着屁股一边被干得啊啊乱叫,一边向张总管爬过来“元哥哥呀,奴家可想死你了!”说着握住张元的大屌怕被抢似的,张口含弄起来,张元配合的挪过去让这人含的更深些笑道:“你这狐狸精,明明只是想我的屌罢了……骚货,用力吸……”这骚货背后干的起劲的貌美青年也笑起来“胡媚这骚货一天真不知道要吃多少阳精才够,幸好我们兄弟几个不是凡人,不然还不死在他身上。”说罢狠狠拍了面前的骚屁股一巴掌,“啊……凌云哥哥瞎说,明明是我要死在你们身下,啊啊干得好深,干穿了……肠子要穿了……不不不……不要再多了……啊!!!!”胡媚在床上一贯叫得骚浪甜腻,少有叫的如此尖厉的时候,张元探头一瞧,原来凌云胯下竟然生出五个大屌,一时全部挤进胡媚的肉洞里,虽然胡媚时常跟他们玩些双龙入洞,这五龙真心是有些夸张,就算不是个人,也毕竟洞大有限,五个大屌一起捅啊捅啊,可把他疼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