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遂心如意 作者:杜冒菜

字体:[ ]

 
文案
一个傻缺谈恋爱的故事。
王爷心很累,但王爷从不流泪。
 
 
医术超群却不通毒理的毒门小弟子苏如异,被逐出师门后落魄无依,直到流浪至京城。
作为一个软萌哭包大吃货,苏如异在这里邂逅了生命中的饲养员大金主——平非卿,并从此过上了衣食无忧、顿顿吃肉的美好日子。
单纯天真脑子进水的少年与杀伐果决骁勇善战的王爷,有独特的相爱的方式。
 
 
(一如既往的1V1,一如既往的甜宠。
(看我的眼神,真的不要点一下收藏吗QwQ?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如异,平非卿 ┃ 配角:平非灵,元靖 ┃ 其它:
 
 
 
 
  第一章 你挺运气的跟皇家一个姓氏
 
  很饿。
  苏如异现在最大的感受,就是自己快要饿死了。
  抬头是晃眼的太阳,低头是平整宽阔的道路,这么一路走走停停的,竟已到了京城。
  摸出钱袋子,拉开袋口往手心抖巴抖巴,掉落出来孤零零的一个铜板——每日忧心着钱的事,直到此刻,是真的仅剩一文。
  怪只怪自己出门前太愤怒,气得银两没揣多少,连值钱的东西也没拿带个一两件,所有的家当,几乎都是些瓶瓶罐罐的药物。
  想他身为堂堂毒门门主收入门中的最后一位弟子,原本在毒门里吃得好喝得好,月银虽不多,却是衣食无忧。本该是被宠上天的主,却落得个被扫地出门的结局。
  想来想去,只能叹一句“最毒妇人心”……若不是师娘和她那心眼颇坏的女儿,把他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他又何至于如此凄凉?
  江湖上鼎鼎有名的上官毒门,按说门中人都该是大气正直的侠士,可惜全被这两名女子给搅和坏了,心宽如他,也都觉得乌烟瘴气。
  街边飘来裹着热气的肉包香味儿,苏如异嗅着,禁不住咽下口水,垂着眸子微微叹息,一时又想起了他的一位漂亮师兄。那师兄是毒门里最疼他的人,也是毒门里唯一一个同他一般学医不学毒的人,平日里喜欢带着个伪装的面具,搞得他都快想不起师兄原本漂亮的模样了。
  这么好个师兄,几月前也离开了毒门。
  苏如异不知他为何要走,只知道从那之后,自己就变得十分孤单,没人疼爱关心,别的师兄师姐们都嫌他做的药物奇特怪异,冷漠又疏离。
  ——师兄……走的时候为什么不带着他呢……
  想着想着,眼泪真就啪嗒嗒地掉下来了。
  这可是在大街上,路人熙来攘往的,难免被人瞧见。苏如异回过神来,赶紧拿袖子拭去眼泪,生怕显得丢人。
  正自怜着,不知从哪儿跑出来一群嬉笑打闹的小孩子,从他身旁奔过,结结实实地撞他一下。
  “哎呀——”
  饿得“弱不禁风”之人脸朝下摔到地上。
  手中铜板伴着清脆声响落地,咕噜噜滚远,路旁乞丐一溜烟跑去抢走,忙着往破烂的衣裳里藏。
  “那是我的!”苏如异目瞪口呆,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两步跑近了去抢。
  然而铜板已不知被藏到了哪儿去,只看这乞丐不慌不忙抬头回道:“没了。”
  “你……”苏如异委屈地瘪嘴,气得直想揍他,却又对这看起来比他更可怜的人下不去手,只好悲愤地咒道,“我要是饿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乞丐嘻地一笑,露出黑黑的牙。
  苏如异瞪他一眼,转过身沮丧地往前走,心头盘算着该怎么办才好。
  带的两套衣服已经当掉了,身上这件别说被摔了一身灰,就算是干干净净,也不可能再拿去典当,总不能光溜溜地走在街上吧……至于其他东西,都是些药瓶子,他舍不得当,应该也是当不出去的,没谁会相信他做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上回他想卖药给一位大娘的时候,就被当成江湖骗子给骂走了。
  若是干杂活行不行?苏如异凝眉细思。
  他没什么力气,重活干不了,刷刷盘子总是会的,不如便找家饭馆子打下手,兴许能求那掌柜的让他睡在柴房里头,还能时不时在厨房蹭些吃的,不再愁挨饿之事。
  眼下走投无路,只要他能寻着一位心地善良的掌柜,倒是能活下去。
  方落了如此决定,脚步便随着视线停下,原本万分沮丧的眸子微微盈亮起来。道旁是一家宽敞雅致的酒阁子,苏如异抬头看一看额上店名,轻声念道“谦竹阁”三字,不觉动着鼻尖走进店中。
  满堂翠色入目,鲜竹精巧地搭成廊梯桌椅,赏心悦目。
  心情莫名便敞亮了几分,只觉这家店的掌柜倘若人如翠竹,正直又善良,定愿收下他的。
  正想着,目光突然被堂子中央一桌食客吸引了目光,说是一桌,其实只有两人,皆是华服在身,显得贵气不凡。其中一人与他年岁相近,是个少女,面上笑容乍看之下十足烂漫,但再仔细瞧瞧却又觉得过分天真了些,明显是心智不全之症;另一人年长许多,瞧来应当是二十有几,面容俊美却有些邪气,一双凤眼暗藏凌人气势,眼尾随着那眉梢一道微微上扬,唇角隐隐带笑。
  虽邪,却教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甚至亲近于他。
  两人如此引人注目,但真正吸引苏如异的其实是那一桌子的好菜。
  ……红烧狮子头,酱鸭舌,酸菜鱼,红烧肉,玲珑蒸饺,糖醋排骨……为什么……全、是、肉?
  那男子摸出一锭银子搁到桌上,问身边那少女道:“灵儿吃饱了吗?”
  “吃饱了。”少女点头答道,那人便微微一颔首,打算带她离开。
  苏如异不可置信地望过去,几乎是瞪直了眼望着满满一桌子佳肴,眼前是活生生的“暴殄天物”四字。
  直勾勾的眼神这么望着,直到那边那人总算注意到了这异样目光,轻挑眉梢转过头来,喉间轻轻地“嗯”了一声,尾音上扬。
  苏如异便明白,自己是被发现了。
  “呃……”
  那人遥遥望着他一身脏兮兮的模样,脸颊上蹭着些灰尘,兴许是摔了一跤。万分滑稽,引得他露出点玩味笑来。
  苏如异感到尴尬,可那人似被引起了无限兴趣,久久未将视线移走。索性把心一横,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在那桌子一步开外处停下脚步,犹犹豫豫开口道:“你们……吃完了?”
  “嗯。”那人算是应了,不动声色地继续望着他。
  苏如异问:“那剩下的能给我吃吗?”
  “噗。”那人笑出声来。
  他听着这声笑紧张得不得了,赶紧抬头道:“我不白吃的,我可以给你看病!”
  “……”
  “我是个医师。”苏如异万分诚恳。
  “可本……我没病。”
  “那……那你有病的时候我给你治,不收银子的,行不行?”
  “……”
  “我就是瞧着你二人挺浪费的……你看,反正你们也不要了……”
  “你很饿?”
  “嗯?”苏如异话被打断,愣了一愣使劲儿点头,“我快饿死了,你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眼前人彻底乐了,半眯了眼眸望着这十分有趣的少年,也不急着走了,指一指旁边的空位,道:“坐。”
  苏如异一时没回过神来,直到那人唤来小二,送上了新的碗筷,才惊讶地张大了嘴。
  “你给我吃?”
  “嗯。”
  “好人一生平安!”苏如异激动地拿起筷子,不再跟他客气,对着桌子一通扫荡。
  那少女从没见过这般吃相的人,惊奇地看着他,转头轻轻喊一声:“哥哥,他为什么会那么饿?”
  那人答道:“他一定许久没吃东西了。”
  “那为什么不吃呢?”
  “因为没钱了。”苏如异包着一嘴食物口齿不清地抢答。
  身旁人看着他一身好料子,兴味盎然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苏如异。”
  “哪几个字?”
  “如意的如,诡异的异。”
  “……”
  苏如异还是知晓礼节,暂且停一停筷子,回问道:“那你呢,你叫什么?”
  “平非卿。”
  苏如异点点头称赞他:“好名字,你还挺有运气的,跟当今的皇家一个姓氏呢。”
  “……哦,是挺运气的。”平非卿答。
  当然是挺运气的,若不是他这妹妹吵着闹着要坐在堂里,否则以他的习惯上了二楼去,不就遇不见这么有意思的人了?
  平非卿唇边笑意深了些,又问道:“你说你是个医师?”
  “是啊,我可厉害了,”苏如异露出了骄傲的神情,衬着一脸尘土显得有些滑稽,自豪道,“不瞒你说,别人能治好的我都能治好;我治不好的多半就没谁能治好了。”
  “哦?你有这么厉害?”
  “自然,”苏如异往嘴里塞了一块排骨,三两下吐出骨头棍儿来,道,“你这小妹的病,我就能治好。”
  眼前人蓦地敛了笑容,一瞬间面色有些暗沉,似为他这不遮不掩的话而恼怒。然而却也只是那一瞬,便又消了气,反倒有几分信他的模样,敛眸问道:“当真?”
  “那当然是真的,开个窍而已,虽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医好的,但也不是没得治。怎么京里头的医师,就没个有法子的?”他此话听似傲气,但其实相当正经,并无刻意炫耀之意,不过是陈述心中所想。
  少女偏头望着平非卿,天真地问:“哥哥,我什么病啊?”
  “你没病。”
  “那为什么要治我?”
  “因为那样,你就能像哥哥一样高了,你不是一直想要长高些吗?”
  “是啊!”少女开心地点点头,“那我能飞得更高些吗?”
  “能。”
  苏如异努力地吃,一边抬眼看这兄妹俩对话,心想着这个看起来有点坏的人还挺好的,对小妹那么温柔,还给自己饭吃。
  果然啊,人不可貌相。
  那两人不再对话,平非卿也不再向苏如异询问任何,由着这少年一阵狼吞虎咽,直等他好不容易放了筷子,才开口道:“吃饱了?”
  “饱了饱了,”苏如异满足地揉揉肚子,整桌食物几乎再无一丝儿浪费,岂止是饱,他已是撑得不行,想想真是物极必反,笑着回道,“恩人,你的大恩大德我不会忘记的。”
  “不会忘就好好记着,治好灵儿。”
  灵儿?苏如异看着桌对少女,原来叫这个名字。
  “我自然是说到做到,等我求这家掌柜的收留了我,有了安身的地方,就寻去你家……嗯……你住哪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