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教主脑子一热+番外 作者:小梅红浅

字体:[ ]

 
 
《教主脑子一热》作者:小梅红浅
 
内容简介:
魔教教主看上了年轻少侠,于是开始了脑子一热不断作死的追妻路。
 
 
所以我们的教主是个攻~~!!
 
 
第一部分:教主的悸动
 
1.
       仲春月末,勤恳的教主连夜登好整月的账务,迎着晨曦背手走出了账房。庭院中新绿盎然,几株合欢已悄然吐蕊,沁出醉人的芳香,教主脸上挂着如春意般和煦的微笑,静静欣赏了片刻。
       一片安宁,犹有几声虫鸣。教主耳尖翕动,目中流光,很快确认了东南西北,四处无人。
       “呼……”教主长出一口气,肩膀也垮下一截,然后他双臂舒展,仰头闭眼,嘴唇微张,吐故纳新。教主伸了个放肆的懒腰。
“熬夜伤身呀。”教主感叹,“下月定不会再拖延了。”
        许是想到这句话已不知说过多少次,教主年轻的脸上现出一抹淡淡的绯色。
        静静赏了会儿景,教主突然想起山下的少侠,脸上顿时一片温柔之色,抬脚向议事堂走去。
 
2.
        教主高高在上地坐着,漫不经心地听手下汇报工作,腿上盘着一条红黑相间的赤练蛇,正亲昵地蹭着教主的手心。
“什么叫少侠不肯收?”教主的语气堪称慈爱。
        手下深深埋着头,肩膀一抖一抖的,拱手回道:“回教主,您以毒蛇、毒虫、毒蝎的三件套作礼……”实在说不下去了。
        “怎样?”教主困惑,“本教主每一只都精挑细选过,难道还不够诚恳吗?”
        手下深吸一口气,声音发颤着说,“回教主,实在是……怕是少侠不喜欢啊!”
        教主“噌”地站起来,赤练蛇绕着腹背爬上他的肩头,冲浑身发抖的手下“嘶嘶”吐着信子。
        教主走了下来,教主走到手下`身边,教主声音冷漠,“想笑便笑,何苦憋着。”教主飘然离去。
        身后的手下已无声地笑倒在地。
 
3.
       教主决定相信手下说的,少侠可能确实不喜欢他送的礼物。
       但教主拒绝思考少侠为什么不喜欢。
       世上最精美的东西便是毒,魔教自有魔教的风骨,教主决定执迷不悟。
       既然少侠不爱毒,那就送无毒的吧!教主脑子一热,计上心来,很快来到蛇房,在侍女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亲自挑选了一条花纹绚丽的长虫,无毒且年幼,一看便很温顺。
       “又美又乖!”教主大加夸赞,赤练也从肩上探出头,好奇地打量着自己的后辈。
      还有点舍不得,教主心想。可是当务之急是讨少侠欢心,想到这一点,教主顿时十分舍得,再把手下叫过来:“去把这条宝贝送给萧少侠,这次千万要他收下。”
      “教主……”手下小心翼翼地抱过蛇,望向教主的目光依依不舍,见教主不会再理他,终是哭丧着脸挪着小碎步一蹭一蹭地走了。
 
4.
       少侠年方十八,两年前在武林初崭头角,连续两次参加武林大会,连续两次拿到了天下第二的好名次。
       不过教主记挂上少侠,还要再往前数一年。
       那时也是初春,刚整理完账目的教主去游湖散心,湖光山色无限美好,教主却只注意到了酒楼窗边意气风发的少年郎。
       少侠那时还不是少侠,百般缠磨才求得师兄带他下山来放风,此时喝了两口小酒已有些微醺,嗓音清亮地大声说着自己总有一天要成为天下第一。
       少年声音明澈身形俊朗,教主见了着实喜欢,脑子一热便飞上酒楼掳走了双颊泛红的少年,少年张牙舞爪地嚷嚷着我是天下第一尔等小贼竟敢抓我,教主笑说做什么第一不如跟了我去自在逍遥,被质疑梦想的少年登时怒了,刷地一声拔剑出鞘。
       醉酒的少年招式凌乱,教主只觉喜爱并不还手,一番激烈打斗之后,少年得意洋洋地宣布了自己的胜利,负手摇晃着走开。
教主就这样放走了少年,感觉自己的心也跟着他走了。
 
 
5.
  小孩子向往天下第一有什么不好的?喜爱他就要给他自由,何况他还小呢,等他成年也不迟。忍不住和心腹好友分享这场暗恋时,教主是这么说的。
  然后他就眼睁睁地看着少年再度下山成为了少侠,参加了武林大会。教主按捺不住心中奔放的想念,脑子一热乔装一番,托了点关系便混了进去,竟然也一路杀到了最后。
  然后教主就连着两年拿了天下第一。
  ……
  教主颇受武林前辈的青睐,据说很有可能继任武林盟主。
  教主……坦白讲有点惶恐,身份原因他注定与武林正道无缘,这么一想便觉得十分愧对于拍着他肩膀赞许有加的前辈,还一直躲闪着武林盟主的目光,更觉对不住少侠。虽然武功高强并不是教主的错,何况无论是台下那个跃跃欲试的少年,还是台上那个争胜心切的少年,都实在是招人欺负的很。
 
  6.
  不过,教主是一个有计划有条理的人,这一点从他大包大揽了全教的账务工作就能看出来。
  所以教主决定,先道歉,再追求。
  教主先写了一封道歉信派了手下亲自交到少侠手里,当时的情况是,少侠一听是魔教教主送来的,看都没看就撕碎了教主用玫瑰花瓣泡了三天三夜的信纸。
  首战失利,教主并不气馁,他想写信可能确实有点虚头巴脑,少侠是快意恩仇的侠义之人,定不会待见这些虚招子。
  于是他听取心腹的建议,开始给少侠送礼。
  教主知道,送礼代表着一番心意,贵精不贵多。所以教主脑子一热便打开地窖,陷入茫茫毒海,三天三夜没合眼,精挑细选了三条毒蛇,三只毒虫,三只毒蝎。作为魔教中人,他与这类毒物从小亲密,自有一套方法令它们在见到少侠的时候,不仅不会伤害,反倒会竭力保护。
  教主自认为诚意满满,没想到还是被退了回来,这件事也被他的手下口口相传,多用来形容讨好别人时力气用错了地方,从此便有个成语流传下来,那便是“九毒成礼”。
 
 
7.
  说回现在。
  教主从来处世泰然,却在小蛇被送走之后也有点不安。
  万一少侠还是不要该怎么办?
  教主的担忧合情合理,因为不多时,手下便一脸丧气地回来了。
  “教主,少侠他一见又是属下,连问都没问就拔剑了。”挺委屈。
  教主眼皮一抽,良久才长叹一声,道:“罢了罢了。”
  手下松了一口气,“多谢教主!属下告……”
  “别忙走。”教主忙拦住。
  “这里有书信一封……”教主笑意盈盈地拿出一个精致的信封,手下又开始抖了。
  教主表示这是最后一次任务,即便少侠不收,也一定要当着他的面大声朗读,让他深切体会教主的歉意诚意和爱意。
  手下“扑通”跪下磕头连连,“教主!夏季盘蛊期即将来临!属下听闻苗疆分坛那边正缺人手!故申请进苗疆帮忙!恳请教主换个人差遣吧!”
  教主和颜悦色,“无论成败,本教主都不会怪罪于你。”
  手下犹犹豫豫,手下千思万虑,手下眼一闭心一横视死如归,接过信封大义凛然地往外走。
  教主在他身后叫道:“但是一定要成功啊!”
  手下滚下了台阶。
 
  8.
  教主的手下是个很明白的年轻人,他认为少侠并没有做错什么,却不幸被自家教主盯上,不仅在武林大会上被压了一头,完了还要受他们教主连虫带蛇的精神摧残……若是一次也就罢了,还偏偏是五次三番不知悔改,唉!少侠真是可怜。
  手下不想让少侠为难,于是下山之后磨磨蹭蹭,直到半夜才溜进少侠居住的小院。
  月上柳梢,夜风徐徐,少侠在屋内睡得正香。
  他从怀里掏出教主的亲笔信,悄悄从门缝中塞了进去。
  只说少侠收下了便好。手下如是想。
  回到教中如此这般地汇报一番,教主果然大喜,顺手赏了他一筐珍品蛇皮。
  
  9.
  教主美滋滋地等着少侠的回复。
  第一天,少侠没动静。教主想,第一次经历这种事,许是害羞了。
  第二天,少侠没动静。教主想,到底小了几岁,还不算成熟,应是在深思熟虑。
  第三天,少侠没动静。教主想,这必定是忙着打点行装,少侠愿意进教真是再好不过。
  第四天,少侠……教主坐不住了,因为他终于等到了消息。
  之前的那个手下早已跑到千里之外的苗疆去收蛊了,带来这个消息的是他的心腹,也是私下的好友。
  “我这里有一个关于你的传闻。”好友心情不错。
  “什么传闻?”教主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好友很好地掩饰了一脸兴致勃勃,嘴角抽了一下说:“山下都在传,说你有床笫怪癖,行`房时须得毒蛇、毒蝎、毒虫这三种毒物助兴,否则便会不举。详细来讲呢是这样的……”
  教主脸色发黑,抬手打断他,“有详细说的必要吗?”
  好友目光如炬,“原来是真的吗?”
  好友被赶了出去。
  
  10.
  好友被叫了回来。
  教主把玩着一条毒蛇,毒蛇冲好友吐着信子。
  好友保持严肃正襟危坐,突然感到背上一凉,那条红黑相间的赤练蛇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了他的脖子上。
  “我们好好聊聊。”教主气定神闲。
  好友媚眼如丝笑意绵绵,“呵呵呵呵。”
  教主一五一十道出苦衷,并虚心向好友征求意见,如何才能求得少侠原谅,并让少侠接受自己。
  好友长出一口气,说:“与其送这送哪,不如当面告诉他。”好友一脸的“早来求我何苦愁到现在”。
  教主豁然开朗。
 
 
11.
处理完教中事务已是深夜,教主站在窗前凝神远望,思绪早已飞到了山下。
不知道此时的少侠在做什么?还在醒着或者早已睡熟?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便无法抑制,惹得教主心尖痒痒的,再也待不住了。
教主快步走到床边,从枕下拿出一个精致小盒,然后施展轻功,悄无声息地从窗子飞了出去。
很快到了少侠的小院。
这里的房屋低矮陈旧,是少侠租来暂住的,教主看了十分不满意,他的少侠怎么能住在这种地方?教中的小楼早就盖起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