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问情 作者:一二一/聿桥

字体:[ ]

 
 
《问情》作者:一二一/聿桥
内容简介:
学士X王爷,贴完就走
 
第一章
 
出了宫,孟云卿马不停蹄地直往安平王府而来,王府门前的侍卫见了他的轿子,赶忙行了个礼便要去通报,却叫他摆摆手拦住了,而后自个儿熟门熟路地进了王府大门,不一会儿便寻到了王府的主人。
 
此刻正是午时,恰逢王府用膳,安平王刘简从眼角瞥到那抹款步而来的熟悉身影,见怪不怪地唤了跟前伺候的侍女去添一付碗筷。
 
“不必麻烦,我在宫里吃过了。”孟云卿来到桌前,朝刘简笑了一笑,道:“下官给王爷请安。”
 
口中说着敬语,然而随即撩袍坐下的姿态却无半分拘谨。
 
刘简象征性地颔首回应了下,淡淡道:“当完值了?”
 
“嗯,本来一早就该出宫的,不想皇上诗性大发,便又多留了会儿。”身为翰林学士,孟云卿的主要工作便是陪皇帝下下棋,作作画,写写诗,撇开要入宫当值数日不得外出不说,倒也是件清闲的差事。
 
刘简一面听他说话,一面细嚼慢咽地吃着饭,端正俊朗的面孔看似一片漠然,眼底却悄悄染上暖意。
 
这细微的变化自然没能逃过孟云卿深深凝望的双眸,见着那素以“冷面”闻名的安平王在自个儿面前露出如此神色,学士大人不免心痒难耐。
 
下意识扫了一眼周围,侍女早已识相退下,屋中只余他二人,正是大好时机,孟云卿唇角一翘,眸中波光流转全是笑意。
 
“王爷。”
 
刘简停了筷,眼神疑惑地望过来。
 
孟云卿拍拍大腿,气定神闲道:“不妨到下官这儿来坐坐。”
 
一丝讶然在刘简的狭长黑眸中闪过,没来得及弄明白学士大人的意图,握筷的手便被一只白皙有力的手掌包住,对方不过轻轻一拉,他的身体便不由自主地离了座位,顺从地坐上男人修健的大腿。
 
孟云卿两手搂住王爷紧窄的腰身,露出一个堪称君子的笑容,恭谦道:“请王爷继续用膳。”
 
“你这样……我怎么吃?”刘简不甚自在。
 
“该怎么吃就怎么吃,就当下官的大腿是你方才坐的椅子。”孟云卿言笑晏晏,手臂巍然不动。
 
刘简别无他法,只好就着这别扭的姿势,一口一口吃起来,他吃相优雅,一小块水晶肘子被他分成几口咬完,吞咽时喉结滑动,末了又微探舌尖掠过唇瓣,舔去残留的汁液。
 
孟云卿顿时感到一阵饥饿感从脐下三寸的地方升起,低声道:“下官见王爷吃得这么香,不由也饿了呢。”
 
刘简蹙眉道:“既然饿了,便叫人拿碗筷过来。”
 
孟云卿却摇摇头,面不改色道:“可下官只想吃王爷嘴里的。”
 
“你这……”刘简一对上孟云卿火热的目光,便知对方不是在与他说笑,不禁脸上一热。
 
“王爷,下官实在饿了。”孟云卿姿容俊秀,眉目精致,乃难得一见的美男子,此时凤眸略带委屈,真真把一副惹人垂怜的可怜相表现得淋漓尽致。
 
不是不知他在做戏,只是对刘简来说,满足孟云卿的要求从来都不是一件难事,尽管心底羞臊不已,却还是夹了一片水晶肘子咬在齿间,一手勾住孟云卿的后颈,低头哺进他的口中。
 
只可惜孟云卿并不是个乖乖待哺之人,他咬下半片水晶肘子,接着用舌尖将剩下的半片顶入刘简嘴里,随之而来的灵舌在舔遍了刘简口中的每一处后,才又把沾染了许多涎水的肉片挑回自己嘴里,啧啧做声地嚼了嚼,吞下后还故意露出一脸吃到极品美食的表情来。
 
学士大人的孟浪作风令贵为皇亲的安平王几乎无法直视。
 
“谢王爷赏赐。”孟云卿仰头含吮刘简犹带湿润的薄唇,朝桌上乜斜了一眼,大言不惭道:“下官还想喝汤。”
 
刘简点点头,舀了勺汤含在口中,此时他坐在孟云卿腿上所形成的身高差十分便于哺喂,孟云卿一含住他的唇,他便将口中鲜甜的汤水慢慢渡过去,待到口中汤水流尽,才把一颗做成珍珠大小的冬瓜送了过去。
 
直起身时,见零星半点的汤水溢出孟云卿形状姣好的唇角,复又探舌舔净,卷入自个儿口中。
 
“王爷府上的冬瓜汤,可比皇上御赐的佳酿好喝多了。”才刚喝进肚子里,孟云卿就忍不住开始回味了。
 
刘简啼笑皆非,只好又哺了他一口冬瓜汤,手指抚上他脸侧的光滑肌肤,道:“你喜欢便好。”
 
无论如何纵容这人的放肆,那都是他心甘情愿的,从来不怕这人会向他索取,却只怕自己给不起。
 
待到将桌上的每道菜肴都喂了一遍,孟云卿才心满意足地夺过王爷千岁手中的筷子,亲昵地反哺。
 
好好一顿简单的午膳愣是用了比平常多一倍的时间才吃完,刘简望着杯盘狼藉,刚想叫人进来收拾,却叫孟云卿拿长指抵住了唇。
 
“自古有云:饱暖思- yín -欲,下官已是等不及要伺候王爷了。”
 
说着,一条手臂伸进刘简的腿弯处,轻易便将身量颀长的安平王横抱而起,举步迈向一旁日间小憩用的弥勒榻。
 
孟云卿虽为文官,但因家中兄长痴迷武学,自小便也跟着习武强身,尽管谈不上什么高手,却也因此练出了比一般文人健壮许多的体魄,只是他多数时候沉浸书阁,身上自有一股浑然天成的书卷气,乍看之下总让人以为他是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儒雅公子。
 
当然,学士大人的这一面也不是人人有幸得见,然而安平王倒是习以为常,初时被抱确实吃了一惊,但也不过瞬间,旋即便自发伸出双臂环抱住学士大人的宽肩。
 
到了榻前,孟云卿却是自个儿一屁股坐下,掰开刘简的双腿叫他平平稳稳地跨坐在身上,眉眼含笑便要去亲刘简嘴唇。
 
刘简趁着间隙轻声道:“白日宣- yín -,不好……”
 
未完的话语消失在学士大人的口中。
几日不见,身心都寂寞得很,刘简也并非不想与孟云卿欢爱,适才的一丝理智在嘴唇贴合之际便蓦地烟消云散。
 
孟云卿捏着刘简坚毅的下颌,拉低他的头,重重吻上去,刘简开启唇舌,让那湿滑的舌尖一举侵入口中肆虐,挑动他的舌头剧烈勾缠。须臾,刘简便觉得嘴里津液好像被搜刮一空,喉间一阵干涩,不由追逐着孟云卿节节后退的舌尖,想从对方那处获得一丝缓解的甘甜。
 
感觉到他的急躁,孟云卿闷声轻笑,稍稍往后退开一些,探出一截猩红舌尖,引诱刘简凑过来吸吮,却又在刘简堪勘含住之时躲开了去,一来二往,逗得刘简好不羞恼,索性捧住他的脸,不准他再动弹半分,这才好好吸了个够。
 
两条泛着水光的舌头在空中交缠,刘简吞了好些孟云卿的津液,只觉得自己由内到外,满满全是对方的气息,兴奋得难以自抑。
 
直到呼吸不畅,两人才结束这水乳*融般的深吻,却仍在彼此唇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啄吻。
 
刘简的手绕到孟云卿颈后,无意识地摸着他束在脑后的顺滑青丝,孟云卿一边享受着按摩,一边将刘简象征身份的皇家服饰往左右扯开,向下拉至手肘,袒露出严谨穿着之下的诱人身躯。
 
安平王向来勤于强身健体,身形毫不孱弱,裸露的双肩和胸膛呈现出肌理分明的阳刚线条,薄薄的一层结实肌肉覆盖在高大的骨架上,多年来的养尊处优使得那肌肤细腻如丝,色泽如蜜,叫人看一眼便恨不得咬上一口、舔上一口。
 
如此半遮半掩的模样实在撩人得紧,孟云卿眸色深邃,目光落在平坦胸膛上的两粒突起上,若是旁人看了定会忍不住惊讶,堂堂的王爷千岁,怎会有一对形状如此- yín -荡的胸乳?那乳晕与*头都比寻常男子大上一倍,颜色更是粉嫩的红,不仅如此,双*还分别穿有做工精巧的镶玉乳环,谁也料不到这硬朗的外貌之下竟有如此风情!
 
学士大人一手捻起右乳,笑道:“王爷此处,真是楚楚动人。”
 
话音方落,那才被他碰了一碰的乳粒便迫不及待地颤立起来,一副招人怜惜的模样。
 
“嗯……”刘简轻吟一声,按住孟云卿放在胸口的手,情不自禁左右搓揉,喘声道:“摸一摸。”
 
孟云卿笑睨他放浪的姿态,道:“王爷是要下官摸,还是吸?”
 
刘简俊脸酡红,抿了抿唇道:“……都要。”
 
孟云卿赞赏似的一笑,右手继续爱抚右乳,埋首去含被冷落的左乳,刘简直起上身,抱住孟云卿的头,不由挺送胸脯,随着乳尖被熟稔的技巧亵玩,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啊……云卿……嗯、啊……”
 
低哑的嗓音,魅惑地叫着自己的名字,简直要命,孟云卿在刘简*头上狠狠吸了一口,引起他尖促的叫声。
 
“啊!不……要破了……”
 
孟云卿咬着小巧乳环上的玉石,抬起凤眸,见刘简皱眉喘息的性感模样并无半点不适,反而眼角眉梢都流露出媚态,便有节制地往外拉了拉。
 
“啊啊……”刘简的*头敏感度异于常人,这一下教他又疼又爽,双眸颤抖一阖,眼角夹出了湿痕。
 
牙齿松开乳环,孟云卿改用双手轻一下重一下地扯弄,俯在刘简耳边问道:“舒服么?”
 
刘简将脸贴上他的,轻蹭着应了一声:“嗯。”
 
“右边还没吸呢,王爷要吗?”
 
“要……轻一些……”
 
孟云卿得令,便又用唇舌好好抚慰了一番刘简的右乳,直吸得两颗*头都又肿又大,宛如盛开在胸膛上的鲜红茱萸。
 
玩弄胸乳令两人都有快感,但轮番的吸咬拉扯已使得两处*头有些破皮,孟云卿的舌面一扫过,刘简便疼得一颤,见状,孟云卿便转而舔吻其他部位,一方面在刘简结实的胸肌上洒落红红紫紫的痕迹,一方面探入刘简的衣袍下摆,摸到后腰处的裤头,伸手钻入股沟之间,指尖在*口处轻触几下,感觉干燥,但凭着以往的经验,他仍是将食指的一个指节徐缓有力地插入紧致的后庭。
 
果不其然,刘简的甬道已被他自己动情时所分泌的肠液弄得一片湿濡,此时紧紧闭合的*口被指头撑开,- yín -液徐徐淌出,顷刻便打湿了孟云卿的手。
 
孟云卿又朝穴内伸入一指,那小*虽紧如处子,却异常柔顺地接纳了异物的入侵,蠕动的穴肉仿佛一张嗷嗷待哺的小嘴般含住孟云卿的手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