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千江月+番外 作者:一梦映瞳

字体:[ ]

 
书名:千江月
作者:一梦映瞳
文案
若这世上有寒雪,便有燃烛的微光。
若这世上有泪滴,便有眸光的温柔。
为你弃名,为你隐市,为你忍痛,为你倾尽所有。
 
双生子,兄弟,权谋,BL,HE
内容标签:相爱相杀 前世今生 天之骄子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横绝声,衡默枭 ┃ 配角:衡溪澈,柳卿歌 ┃ 其它:
 
==================
 
☆、初象
 
  “哥哥,哥哥,绝声累了,走不动了。”默枭一回头便看见弟弟噘着嘴貌似一脸委屈的样子,忍不住一声轻笑,绝声偷偷瞄到哥哥的表情之后,更是得寸进尺一屁股坐到了地下开始耍赖,就差没躺下打滚了。
  寒冬时节,这喧闹的市集上人来人往,地面不仅结上了薄冰寒凉透骨,还有各种踩出的泥印脏秽不堪,默枭赶紧把绝声拽了起来,弟弟身上今早新换的白衣早已坐出了一片乌黑,默枭弯下腰认真的扫着衣衫上粘来的冰晶,而绝声此刻就像软骨动物一般紧靠着面前忙着的哥哥,默枭正好顺势轻轻拍了拍弟弟的屁股。
  “走不动了想怎么样啊?别忘了早上是哪个家伙哭着喊着要来的。”
  “绝声不认识那个家伙,走不动就是走不动了,哥哥当然要背回家。”绝声无辜的舔了舔手里的糖葫芦。
  默枭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屈服的低下了身子,绝声一下子便扑到了哥哥的背上,高兴的咬了一口糖葫芦。
  “哥哥,你是不是很累啊?要么抱着绝声也可以的,绝声不想让哥哥那么累。”默枭听后一脸黑线,无言以对。
  “哥哥,哥哥,你吃糖葫芦么,绝声有一大把呢,可甜了。”说完便把吃完的签子扔到了地下。
  回王府的路算得上漫长,背后的话唠又叽叽喳喳一刻不得闲,但默枭的心里却是幸福的,他与绝声是双生子,站在一起有如镜面映像一般相似,血脉亲缘深种于心间。
  “绝声,糖葫芦粘哥头发上了,拿开点。”等了半天都没什么反应,默枭知道,他又在自己背上睡着了,只能顶着被糖葫芦亲吻个遍的头发,穿过熙攘的人群。
  默枭是宠溺绝声的,因为他们之间有个独属的秘密,绝声是个没有痛觉的孩子,他哪怕是摔断了腿,也还能继续跑着跳着,而他的所有痛楚,都会十倍百倍回到默枭的身上,在哥哥的心里,这不是负担,而是一种无言的守护。
  王府的黑夜似乎比任何一处的都要寒凉,因为这偌大的宅邸只有他们互相的关爱透出淡淡温情,他们的父王恭亲王爷只会在烛火中看着战事报告,在天将明时策马离去,十几年未有一句关怀。
  默枭看着烛火下轻睡的容颜,蹑手蹑脚的带上了房门,榻上的绝声看着透着月光的房门,幽幽一叹。                        
作者有话要说:  旧文搬到了晋江,谢谢大家。
 
☆、燃灯
 
  别看绝声在默枭面前乖顺的跟只小绵羊似得,他做的坏事一百只手都数不过来,今天跟张三拿石头扔碎了百姓家的水缸,明天跟李四去偷果农树上的果子,后天就得跟王二麻子捅漏小姐闺房的窗户纸,几乎从懂事以来,默枭就经常东跑西颠的赔礼道歉,绝声非但没有悔意,还玩的不亦乐乎,什么都有哥哥担着,简直就是除了祖坟哪都能掘地三尺了,俨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土匪头子气势。
  王爷平常没有闲暇时间管教两个孩子,将两人往教书先生手里一推,这成人懂礼之事便也不多操心,日常琐事丫鬟下人肯定能准备的妥妥帖帖,自也不必过问,这时间一长,与孩子们的感情淡的只剩见面时还行行大礼,扣个首叫声父王而已。
  今夜的王爷衡初有些疲倦,随手拿过桌案上的瓷杯想抿几口茶水润喉,可月光下照的分明,那茶水没一丝热气,早冰凉透了,衡初感慨的想起,与自己交好的部下每次都带着欣慰的神色与他提起他那孝顺的儿子,别提端茶倒水这等小事了,每日饭食起居都能无微不至的照料到,日子过的别提多舒坦了。这么对比着一想,王爷忽的赌气一样将瓷杯掷的远远的,茶水顺着桌沿滴滴答答的淌下。
  “来人,把本王的两个孩儿叫过来。”
  “这,王爷,您看这天色已晚,两位世子怕是已经睡下了,此时唤他们起身,怕惊吓了他们,不如明日再唤吧。”
  “本王指使不动你们了是吧,就让他们现在过来,再多说一句你明日就收拾行囊回老家去。”王爷心中本就气结,被这不合适的劝导又添了一把怒火。
  掌灯的下人一看王爷真动了怒,赶忙连连称是,带上门后,跑着来通知两个孩子。
  绝声爱胡闹,又黏着哥哥,故两人每日都比别人睡的晚些,那下人来敲门时,默枭正拿着木梳为弟弟梳理着头发,开门见那下人神色紧张,嘴里还一直重复着:“王爷召见,王爷召见你们去呢。”
  默枭对那下人道了谢,回身翻出衣物给弟弟换上,以最快的速度拉着弟弟出了房门。
  “哥,你跑什么啊,着什么急。”绝声不耐烦的问道。
  默枭停下脚步,语重心长的跟他解释:“父王本来就很少见我们,这次还在这么晚的时候,肯定出了什么大事,等会如果父王问我们什么,你别出声,哥哥来答,可千万不敢乱说,听见没有?”
  绝声虽是一副不情愿的表情,但还是点了点头,由着哥哥将他拽到了父王那火光摇曳的门前。                        
作者有话要说:  不太熟悉网站发文。
 
☆、朔月
 
  一进门,默枭便拽着绝声行了大礼,绝声虽然低头跪着,但紧张的空气中都充溢着他的怨气,默枭怕他闹脾气,悄悄扯过衣摆垫在了弟弟的膝盖下。
  “父王召见可是有紧急要事吩咐?”
  王爷没接默枭的问话,反而是起身凝重的问道:“你们可曾想过,未来能成为何种人,做何样事?”
  默枭一听便立刻恭敬回话:“自是志存高远,男儿成大业,必先卫其国,孩儿自幼便幻想成为像父王一样顶天立地的将军,可驰骋沙场,建功立业。”
  王爷听后笑着点了点头,踱步到绝声面前:“来,让父王听听这幼子可有这般宏大志向?”
  绝声紧紧的攥了攥拳头,忽的站起身昂着头不管不顾的控诉:“我不想变成你这种人,虚伪透顶,什么心怀天下,什么马革裹尸,是,不管是庙堂上的君王,还是江湖中的百姓,都能说你是个有功之士,你受万人敬仰的时候,风光的时候,你想起过娘亲吗?娘亲事事亲力亲为,让你在外奔波时能安心,但娘亲劳碌一生,染风寒卧榻吐血时你在哪,娘亲带着失望的眼神死不瞑目的时候你又在哪,我不可能成为我恨的人,你不过是个懦夫。”吼完便拽开门头也不回的大步迈了出去。
  “真真混账,目中无人,好生没有教养。”王爷暴怒着便要跨出门去追回绝声,默枭护弟心切,抢先一步关合了木门推上了门闩,便跪在门前:“弟弟不懂事说错了话,冲撞了父王,父王息怒,是默枭没有管教好弟弟,是我的错,请父王责罚。”
  “你们这是要反了天了是不是?”王爷盛怒之下反手甩了默枭一巴掌,脸上虽然火辣辣的胀痛,但默枭也是断然不敢动一下的,王爷顺手抄起桌上的镇纸,扯起默枭的手,便发泄似得砸着,默枭咬着嘴唇忍的辛苦,寒冬时节出了一身冷汗,双手被禁锢着,分毫疼痛都躲不掉,手心渐渐的泛紫夹带着破皮渗出血丝,默枭痛的紧了,无意识的攥紧了拳头,后又颤抖着伸开,细细的血丝在掌纹中汇流,悄然的向下流淌着。
  王爷也知自己下手太重,但心里郁结,将镇纸一扔,一言不发的开门回了房中,默枭一时猜不透父王心意,也不敢贸然起身,寒冬的冽风夹带雪花吹着房门开合不定,默枭孤零零的跪在门旁,手上的血迹印在梨花白的衣衫上。                        
作者有话要说:  有时间就会来更新的。
 
☆、过往
 
  寒夜漫漫,冷风顺着大开的门呼呼的灌进默枭单薄的衣衫里,时光似凝结了一般难熬,默枭紧了紧领口,微微挪了挪跪的没有知觉的膝盖,轻靠在门框上闭了眼睛。
  房中的王爷已不知是第几次失眠,但这次却难得的不是为了国家,而是为了自己的小家,绝声的话生生的撕开了他心中的疮疤,他又怎能不怀念与自己已阴阳两隔的结发妻,他与洛颜竹是一见钟情,是他戍皇城巡街时温柔的丽影,是他练剑时默默陪伴的笑容,梦里百转千回的一声:“衡郎”。
  衡初没有一刻忘记过她,只是从不敢去翻起往事,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他也从没想过他凯旋归来的那日,等他的竟是一口锦棺,是清冷的王府,是永生的遗憾。
  他的两个儿子长的一点都不像他这个粗人,白净似玉,清澈如水,七分像了他们夹杂江南烟雨气息的娘亲,也成了他心里仅剩的安慰。
  想起这些,王爷忽的担心起了默枭,系上斗篷便往书房赶,远远的就看到了缩成一团的身影,王爷的心一下便提了起来,轻轻揽过儿子消瘦的身体,看到的是苍白的面容但夹血干裂的嘴唇,明明吹了半夜寒风却热的像火炭一般,唤了两声不见有苏醒的迹象,解开身上的斗篷将儿子包裹起来抱回了房中。
  燃起烛火,打了热水,一向性格粗狂的王爷亲手洗了帕子给儿子擦脸,又翻箱倒柜找出半瓶伤药乱七八糟的撒到了默枭肿胀不堪的手上,拿着棉布条把儿子的手包成了一对大粽子后,才满意的坐在床边稍稍歇息,烛火将黑夜染成了温馨的颜色,王爷拽起被子把儿子裹的严严实实,才轻搂着儿子趴在床边沉沉入眠。
  边关风卷黄沙,月照孤柳,嘤嘤夜啼几时休。
 
☆、相伴
 
  默枭醒的时候,早已日上三竿,默枭被明媚的阳光晃得一阵眼花,抬起手来遮挡的时候,才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手被包的严严实实,还是现在去参加徒手碎大石那都不能受一点伤的那种程度,环顾四周好一会才意识到自己竟在父王房中,看着身上盖的父王的斗篷,心里也像这冬日暖阳一般。
  默枭替王爷把房间杂物从里到外的收拾了一番之后,才浅笑着出了屋。
  在长廊尽头可怜巴巴张望着的绝声一见哥哥的身影便立刻扑了上来:“哥,绝声昨天太冲动了,对不起,哥你怎么样?”
  默枭低头看着粘在自己身上的那枚软骨动物,宠溺的笑笑,伸出自己的两只粽子手将他搂紧:“能有什么事!还知道自己错了呢?以后别那样了,这是父王能包容你,这要是别人不得记恨你啊?”
  绝声看着哥哥的手,两眼泪汪汪的点了点头,在哥哥身上蹭来蹭去,把鼻涕眼泪成功蹭到哥哥胸前的衣衫上,才抬起头来:“哥哥今天陪绝声睡吧,我知道哥哥一定会同意的,就这么定了,对了,绝声亲手给哥哥炖了鸡汤赔礼道歉,懂事吧。”随后露出了一个略显阴森的笑容。
  面对眼前这碗绿中带黑,还漂浮着几根五彩鸡毛的物质,默枭只觉得这是绝声要给他投毒,恐怕他今日要驾鹤西去了。绝声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那大家闺秀比起他,也得觉得自己是个满脸络腮胡张飞似得糙汉子。
  “哥,你怎么不喝呢,哥是嫌弃绝声吧?”说完又一副可怜巴巴欲落泪状。
  “啊,没,没有,哥现在喝。”说完用指尖捏着瓷勺颤抖着往嘴里送,绝声的目光是一秒都不放过他,就那么眼都不眨满含希望的注视着,默枭心一横,眼一闭,把勺子往桌上一放,端起碗一饮而尽,强压住呕吐的欲望:“绝声第一次做汤,挺好喝的,哥谢谢绝声。”
  而后的半天,默枭上吐下泻简直都直不起腰来,他几度怀疑自己是不是上辈子欠了绝声一百万两银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