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芝兰玉树 作者:wld1226

字体:[ ]

 
    【文案】
    春风得意的少将军,带着胜利回到风云诡谲的京城,遇到了一个教他嫖娼的大龄小倌。
    幽兰馆里一个不起眼的男妓被郑家的小将军看上了?
    
    又名郑小将军选择死亡的每一天。
 
    小将军郑启攻*小倌芝红受,1V1,说到做到的HE
 
    第一章
    
    元和十年,大周平定匈奴战乱,把匈奴逼到俯首投降,自称臣国,从此退居北荒腹地,每年进贡牛羊马匹。
    这精彩辉煌的一战中,黑麒军左副将郑启小将军居功奇伟,作为前锋冲在了最前头,大军还没回朝,皇帝厚赏封爵位的圣旨就已经下了。
    郑启是镇国大将军郑老将军的二儿子,郑家满门英杰,祖上原本只是个扎着裤腿在田地里种地的农夫,在元祖打江山的时候被召入军中,立了大功,是元祖的开国功臣。郑家从没有根基的草民起几代经营,如今在军中已是根基稳固,郑老被封镇国将军,位列满朝武将之首,统管三军老将军为人十分之稳重,喜怒不形于色,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
    郑家老大在御林军里任三品指挥使,他家的嫡女前阵子刚和太子定亲,过几年就能入主东宫,做皇家的儿媳妇。这下子,郑家既是良臣,又是皇亲,说不定还是将来的国丈,一家人炙手可热。
    小郑将军这时候的得胜归来,就像这场大戏的最后一个鼓点,宣告着郑氏一族的飞黄腾达。大军到达京城的那天早晨,大半个京都的人们都聚集在主干道上,翘首以盼,欢迎保家卫国凯旋归来的将士们,妇女们纷纷把自己做的香囊手帕结成球,往队伍前头那几个年轻俊美的小将军们身上砸,还有早晨新出炉的包子和篮筐里的橘子,主将赵将军赵声就被几个橘子招呼得眼冒金星。
    等到入了皇宫,皇帝对所有立功的将士都一顿大赏,封官加爵,金银珠宝,当晚就在后宫设了宴席对几位主将进行嘉奖。郑启这边因为表现突出,加上皇帝对郑家的有意扶持,皇帝封郑启    为英武爵,并任少将,在黑麒军带一只独立的小分队,另外还赏了黄金千两,和皇城边一块宅院,在这寸土寸金的地界上,这简直是千金不换的好住处。
    这一派欢喜景象延续了小半个月,郑启领了皇帝的封赏,探视了从小很宠他们几个小孩的皇后太后。回军中又是一顿庆功宴,他老爹也带着他会友,拜见一干叔伯,这十几天,只应酬一件事就忙得郑启脚不沾地。等他忙完了这一阵,终于有空去赴严进那小子的约了。
    严进是当朝皇后的侄子,严家的独苗,从小就在蜜罐里长大,跟郑家严谨的家风不同,严老爷子靖南侯自己就是个散漫的性子,作为户部尚书,平时在朝堂上就是个和稀泥的角色。严进呢,靠着荫封,在皇城巡防营那边混了个五品的副指挥,点个卯,剩下的时间就是带着一群狐朋狗友胡吃海塞逍遥自在。他和郑启两兄弟分开多年,这次看郑家有意把小二召回京城,他开心得不得了,想着好好办个宴席给他接风洗尘,顺便也让他尝尝京城这边的美人,省得在那荒郊野岭过得太久,憋坏了。
    幽兰馆是京城南面有名的男妓馆,这天早上,幽兰馆的刘管事的头一个有两个大,急的满屋子转圈。为的啥?为的正是摊上了一件不得马虎的事情,靖南侯严家的小公子要给从北边会来的小郑将军接风洗尘,在幽兰馆要了十二位小倌,来交代事情严家的管事说了,不能坏了严小公子的差事,一定要最好的人。这最好的,就要是琴棋书画声唱舞俱佳,脸蛋最好,身段最好,活最好的。刘管事本来已经挑好了人选,头牌璃朗下头带着几个店里正当红的,都是十六七岁的年岁,身子软软的,一水的香红玉软。
    谁知道,那天早晨,刘管事刚起床,一个哈欠还没打完,就有小厮急冲冲的跑进来,说不好了,有个小倌从楼梯上滚下来摔断腿了原来是那小倌昨晚陪客人喝酒,被客人勾着肩膀正要往楼上的房间去,结果走到楼梯那肥头大耳的客人一个踩空,带着小倌一起往下掉,滚了一大截楼梯,末了还压在那小倌身上,疼的那小孩没昏过去,早上郎中来看,那腿多半是骨折了,肯定要在床上躺三个月那个小倌就是今晚要送到严府里给那小霸王陪酒助兴的十二人里头的啊!
    这下,这下可怎么办?
    妓馆里的男妓们七嘴八舌得说着闲话,一大早他们正是刚做完生意要睡觉的时候,被管事从被窝里拖出来,一脸的委屈怒气,敢怒不敢言,只敢把手里的瓜子磕得嘎巴响。
    璃朗是馆里的头牌,为了准备今天的宴席,昨天没有接客。他喝了一口茶,抿了抿嘴,说“刘爸爸,现在是不可能推了这个差事,严公子要十二个人,也不能少一个,我说不如,就找个人替了那孩子吧”他的声音清冷婉转的,十分动听,这声爸爸,只叫得刘管事心中一悸。
    这下大厅里的男妓们炸开了锅,神色各异各怀心事地递着眼色。严家的宴席,去的肯定是这般二十出头的青年才俊,清一色的贵公子。赏钱肯定多于平时不说,那一个个俊脸,比起店里那些肥的流油的糟男人,好不知道多少倍!说不定那个傻不拉几的公子哥被你的美色套住了,回头就给你赎出去过富贵的日子呢。
    这下子,一屋子人都是跃跃欲试的神情,但刘管事还是觉得不行。这是个好差事也是个难差事,那些贵公子什么没人没见过,能随便三瓜两枣的应付过去?这些个小点心们床上叫的带劲,可穿上衣服唱歌跳舞个个都上不了大台面。到时候露了馅,说幽兰馆敷衍了事,这不是扶了严公子和郑小将军的面子嘛!这可是会惹大麻烦的呀。
    不行不行!刘管事越想越惊,连忙摇头。
    “刘爸爸,我看有个人可以。”
    咦,刘管事一脸疑惑,看向璃朗 “西苑的芝红。”
    芝红是他们幽兰馆的老人,在这里做了十几年了,他能说几句诗词,唱几句小曲,摸两手琴,能讨那些清贵公子的喜欢。或是那些满脸正经还偏要去妓院嫖娼的人,对上他这样的款式,也能不拉着一张脸。而对上些市井里的客人粗鄙的富商,也能讲一口麻溜的粗口荤段子,把腿架在椅子上,挤眉弄眼地逗得客人哈哈笑,饮下不少酒水。总之,那就是个八面玲珑处处讨巧绝不得罪人的主。床上功夫更是可以,各种玩法上身眉头不皱一下,该哭的哭该笑的笑该叫的叫,能收能放,把客人吃得死死的。
    但是呢,他年纪大了,二十好几了,在馆里一溜十五六岁的男孩里,就显得老了不对味了。慢慢的新客人就少了。现在他就是靠着一些老客人,一些喜欢这口的客人还有一些有特殊癖好的难伺候的主过日子。这芝红,确实是八面玲珑能说会道也见过世面,那脸蛋身段打扮一下也能糊弄过去,可是现在那家伙,还一身鞭痕躺在床上养着呢,能行吗?
    芝红前几天陪一个外地的客人过夜,那客人喜欢用点道具上点强的,结果一喝酒没控制好,把他捆起来狠狠地抽了半宿,折腾的他差点两腿一蹬就过去了。好在那鞭子是馆里特制的,打上身痕迹是很红,不算太疼,这才没落下残疾,可是这一两天后腰上的痕迹一直不消,这一两天管事的给他放了假,他就趴在床上,捧着话本津津有味地看。
    身上虽然疼了点,但是月例照旧,还落得清闲,他觉得有那么一点因祸得福的味道。所以,当刘管事重进他房间火急火燎地说今晚要他去严家的宴席的时候,他一脸呆滞,手中的春宫图随风飘落。按道理,管事交代的事情,是没有理由拒绝的,他二话不说的点了头,刘管事的心终于落地,差点跪下来叫娘。赶紧叫一班下人把人带去带去洗漱梳妆了。
    芝红泡在舒适的水温里洗去一身的药味,伤口已经结痂,但碰到水还是隐隐作痛,他的手轻轻地摸上去,摸着一道道凹凸不平的痕迹,今晚,要怎么瞒住这身伤痕呢?
    
    第二章
    
    郑启作为从从四品少将军也要上朝参加朝会,虽然只是站在长长的队伍后头发发呆打个盹,也要凑个人数。那天郑启下了朝,又回京郊大营检阅了一遍京城的守卫,赶到严家的时候,宴席已经开始了一小会。
    严进请了几家大小就一起玩的兄弟,一共就七八人,请了祥庆菜馆最有名的厨师来做了几桌淮扬菜,就在水榭那边席地而坐,每人一个小桌,饮酒取乐,说说笑笑好不惬意。
    郑启被下人领着,坐下先自罚三杯,等喝干净了,才隐隐察觉那酒的味道不大对。
    “那是西域进贡过来的葡萄酒,喝起来不像我们平时的酒,你别喝太凶”严进摸着怀里的美人,懒洋洋的说着,引着大家一阵笑接下来也是叙旧,郑启说起他在北疆打仗时候发生的趣事,说他有一次夜里一个人巡逻发现一头狼啦,咋咋呼呼得闹得后来引来了群狼,最后靠着手里的火把才得以脱身。
    正说着话,忽然想起一阵器乐声,随着那声音响起,有一位男子掀起帘子探出了头,他穿着纯白色的衣服,在月光和烛光的映照下,流光溢彩。
    他赤着脚,如果细看他的足,好像能在地上踩出一朵朵莲花,缓步地走向坐在主位的严进。随着音乐,那位白衣男子跳了一段剑舞。郑启能看出来,那剑是一把未开刃的短剑,也许是刚从战场上下来,郑启对周围的一切,总有种草木皆兵的异样敏感。这种敏锐在战场上是求生的本能和胜利的利器,但在平凡的生活中,看上去就像一个独树一帜的神经病。他偷偷地环视了一圈,每个人都熏熏然地享受着,突然有点感慨,京城和北疆到底是不一样的。
    他定了神,放下按在佩剑上的手,强迫自己来欣赏这一段舞蹈。老实说,这男子跳得不错,旋转的衣袖行云流水一般。身躯舒展,动作时而轻柔,时而动作利落有力,大开大合,让人不由自主地陷进去,想象他是一位孤独的勇士,或者在和什么东西做着抗争一曲舞罢,那男子伏拜在地上,一把声音柔柔的“璃朗给严公子献丑了。”
    严进如梦初醒,大声地拍着掌,很开心的样子“好好!赏!大大地赏。”
    “谢严公子”那人直起身来,一张脸飞着红霞,眼皮低低压着,压不住那眉目中的神韵,轻轻地喘着气,一声一息,听起来都格外撩人严进眯着眼,笑嘻嘻的说,“把你们幽兰馆的人都叫进来吧!陪兄弟们喝酒!”声音刚落,管事们领着一队少年走了进来,他们都略略施了粉黛,像是精心打扮过,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风韵,或是清纯的未经世事的模样,或是妖娆抚媚,一双桃花眼直勾勾的盯着人瞧。
    郑启打了个寒战。
    那群公子哥们趁着酒意趁着氛围,纷纷上前去牵了自己喜欢的人一时间还剩下七八个小倌在那杵着。
    郑启还是没动,他眼观鼻鼻观心,不想附庸这种风雅。但是严进不会放过他啊,他一肚子坏水就是指着今天发作的。只见他晃悠悠的从位子上走下来,璃朗还跪在地上,他走上去,先磨了磨人家的脸,才伸手把人拉上来,还醉翁之意不在酒地拍了拍璃朗的衣服,隔着衣服抹了一把璃朗的大腿,严进品了这一口豆腐,才继续走向那排小倌,来来回回的在他们边上绕了三圈,最后拉起了芝红的手,“来,今晚你来伺候小郑将军,不给他伺候舒服了,我拿你是问!”
    郑启选择死亡。
    芝红走向郑启的时候微低着头,他不知道该欢喜还是该心疼一下自己,他接到了今晚的烫手山芋,这位小郑将军估计连常规的妓院都没去过,别说男妓了但是也有个好处,不会一上来就上手上脚,这样芝红身上的伤才好瞒过去他一路走着,小算盘打的啪啪响,脸上堆满了恰到好处的笑容,他在郑启身边坐下的时候,明显的感受到郑启一身的肌肉都紧绷了,如果他身上有刺,那郑启现在就是个剑拔弩张的刺猬,浑身散发一种你别过来的气场芝红乖乖的坐好了,这时候侍女上了今晚的压轴菜,阳澄湖大闸蟹。这螃蟹应该是当年从那湖里捞起来的,运到京城还活蹦乱跳。这会经过厨师的烹调,上了桌,更是鲜美无比。正是吃蟹的季节,天凉似水,热酒热场子,还有美人在怀,如果没有边上这个碍眼的男妓,郑启简直不要太舒服。他拿着蟹十八件,苦大仇深的对付着眼前的肥蟹,心想这也许是只公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