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可堪无忆 作者:山有芷音

字体:[ ]

 
     一句话文案:某只记忆力超差的小小受被某攻的剑法所迷,一边学习剑法一边找寻从前的记忆。
 
CP:正道风流攻×记忆力超差温吞直白受
 
掐指一算,7号是个更新的好日子,恢复日更,上午10点半(づ ̄3 ̄)づ╭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江湖恩怨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无忆,纪梓轩 ┃ 配角:莫无愁,清乐等 ┃ 其它:江湖恩怨,武侠情缘
 
 
  ☆、第01章 特别
 
  正值四月,江南应是草长莺飞,花红柳绿。北方却是春旱,干燥得有些不像话。许多农民正翘首盼天,希望来场如丝春雨,也好插下那小苗,煞是可怜。然而这却一点也不影响洛阳城内的歌舞升平。特别是那著名的温柔乡——凝香阁,春意盎然。
  “纪公子,再来一杯嘛!”一位歌妓轻倚在纪梓轩身上,浓郁的香味充斥着整个房间,简直迷花人眼。
  “好好!”房间里,纪梓轩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然后顺势搂过那个歌妓,一阵调笑,完全不理会坐在一旁的何靖和另一位男子。
  本来何靖也不是那么不解风情的人,他也想拥着美人入怀一吻芳泽,可是他身旁那位可是他今日才结识的朋友,加之对方又一脸正派绝不是那种胡搞之人,他怎么敢像纪梓轩那般放纵无度?
  气愤一下子微妙起来,何靖干咳了几声,想缓解下尴尬的气氛,大声地向纪梓轩介绍,“梓轩,这是无忆,我新结识的朋友!”
  何靖已经是第二次说这句话,纪梓轩自然早听到了。只是那个叫无忆的男子,面无表情一脸淡然,给他一种自命清高的感觉。纪梓轩对这种人很是不屑,玩弄无忆的心思大起!
  他朝一个艺妓使了个眼色,那艺妓马上明白过来,莲步轻移便走到了无忆的身旁主动圈住无忆的手臂,嗲声道:“公子,让奴家来陪你解解闷吧!”
  顿时房内一片寂静,空气中弥漫着笑意,所有人都大睁着眼等着看无忆出洋相。无忆那沾不得半点俗尘的模样定会被玲儿这话调戏了!指不定尴尬成什么样呢?
  想到这里,其他歌姬如花般的脸蛋都不禁染上一层笑意,真想看看这男子被弄得不知所措的样子!
  然而无忆只是轻轻抽回手,微微施礼,声音仍是一层不变的淡然。“谢谢姑娘的美意,但在下不喜欢与人过密接触,请见谅!”
  又是一阵无声,那个艺妓更是愣在那里,伸手的动作僵在半空,许久都没有反应。玲儿可是这凝香阁的头牌,应付过的客人自然有各种各样的,即使是那种极高傲的人,她也可以死缠着人家,使尽她的媚术来达到她的目的。
  但眼前这位公子,话说得简单礼貌,还有一丝对她来说是从未感受过的平等。
  即使再怜爱她的恩客也总会带着一丝傲气对她。可这个男子却是平淡开口,语气里连一丝鄙夷也没有,更像是在说【太阳东升西落】之类的话。这让一向伶牙俐齿的她一时竟想不出该说什么了。
  而这头何靖很是不爽,平时纪梓轩也没个正经,但对朋友兄弟他还是很懂礼节,今天怎么如此恶劣?是谁踩他尾巴了吗?
  不过听到无忆的回答后,何靖不禁又看了几眼无忆。这个人,还真是特别!
  “喔?既然无忆公子不喜欢与人过密接触,那这凝香阁可不是个好地方,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再聊吧!”
  纪梓轩淡淡地瞟了无忆一眼,干脆放开身上的歌妓,笑了笑,丢下张银票便起身出门。那爽快的模样好像刚刚在花丛流连忘返的人不是他一样。
  这下何靖是完全迷糊了,纪梓轩是嗑药了吗?刚才还想刁难无忆,怎么现在又……
  不明归不明,他还是带着无忆跟着离开。
  三人来到一间茶楼,要了个雅间。纪梓轩又轻轻松松地呡了口茶,左手撑着脸颊歪头看着街上的行人,完全不理身旁的两人。虽然他承认他因为无忆那句淡然的话语而对后者有些赞赏,但这可不代表他愿意与无忆相交,那是何靖的朋友,与他无关。
  不过明显无忆的心思也不在纪梓轩身上,他神情平静地看向何靖,淡道:“何大哥,你何时教我练剑?”
  何靖正愁没话讲,无忆倒先开口了,他连忙接话:“你也不必那么着急,反正你与我们一道走,有时间我就教你。”
  “多谢何大哥!”无忆淡淡地笑了下。
  那淡然的笑容令何靖一愣,像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他与无忆认识了大半天,无忆都是淡淡的表情,不喜不愁。只有当他答应教对方练剑时,无忆的脸上才露出这抹最有情绪的笑容。
  他不由得惊奇道:“你为什么那么想练剑?”
  无忆摇摇头,依旧是淡淡的一句话。“我不记得了,只是很想练剑。”
  “额!”何靖又是一愣,连纪梓轩也转头看着无忆。
  突然何靖很没形象地大笑起来,朗朗笑声之后,他边笑边拍纪梓轩的肩,道:“梓轩,你们还真是有伴啊!两个人都是不记得原因却又都那么执着地做下去,真是……”
  纪梓轩没有理会何靖的笑声,再次挑眉看着无忆,不过这回他对无忆又多了几分好感,连开口的话也温和几分。“你要带着他走?”
  何靖理所当然地点头,“反正我们都要去苏州嘛!”
  “可是我们都是留宿温柔乡,无忆公子不介意吗?”纪梓轩说的是实话,可那微微上扬的语调怎么听怎么欠揍!
  “没关系,住哪里都可以。”无忆说得很轻,他倒也真的不在意,对他来说只要能学剑就好!
  纪梓轩无所谓地耸耸肩,大概已经猜到了无忆会这么说。
  于是乎三个大男人便一路向南前进。他们的路程不短,但他们都不赶时间。
  每到一处他们便直奔妓院住下。然后纪梓轩尽享温柔,另两人则要么练剑,要么出去游玩。等到他们或者说是纪梓轩将城中所有妓院都逛遍了,他们才出发去下一个地方。
  “何大哥,纪公子这是要做什么?”休息之余,无忆终于还是问出了这些天来的疑问。虽然他无心别人的事,但纪梓轩这行为也太怪了吧?
  “喔!他呀!曾在佛祖面前许下宏愿,要将天下妓院都逛遍。”何靖说得很严肃,令人无法相信这是假话。
  这回轮到无忆愣住了。这,算什么宏愿?
  “小子,找死啊!说这些有的没的。”纪梓轩突然出现,大力敲了下何靖的头,一脸凶相地箍住何靖。吓得何靖捂着头跳开,却还不怕死地继续说:“你敢说你没说过,就算逛遍天下妓院也要找到她吗?”
  “你还说?”纪梓轩又作势要打他,脸上怒意明显。
  “找谁?”瞧着两人闹腾正欢,无忆忍不住问出口。
  打闹的两人停了下来,一脸奇怪地看着无忆,而后对看了眼,再明白了什么似的点头。何靖老大哥样地揽过无忆的肩,说教道:“无忆啊!看来何大哥我要给你补补江湖常识才行啊!”
  “什么?”无忆不明所以地眨眨眼,很明显没有听明白他的话。
  何靖指了指纪梓轩,“你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外,你还知道他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新书发表,喜欢的亲欢迎收藏。
 
  ☆、第02章 理由
 
  无忆低头想了会,语气认真地回答:“他是你的朋友。”
  一阵寂静之后,何靖很无力地说:“难道你不知道他是武林盟主之子吗?”
  摇头。
  “那他散尽千金寻人之事在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你也没听过?”
  还是摇头。
  “天呐!你究竟是从哪座山出来的?”何靖一脸夸张地问天。就连纪梓轩也转过目光直直地看着无忆。虽然他讨厌顶着那些光环过日子,但如今真有人对他知无所知,他倒有些不习惯了!
  何靖只是装模作样地问了一句,但无忆却没有听出他话里的讽刺,见他问起就如实回答。“清乐山。”
  “什么?”一句话让纪梓轩瞬间激动起来,他的大手早已经不自觉地抓住了无忆的手臂,急切地问道:“那你知不知道……”
  纪梓轩本来还是一脸急切,仿佛抓住了救命草般,但他刚开了个头却有整个人顿住了,半晌他更是颓然松手,苦笑着摇头,“唉!算了,你怎么可能会知道。”
  他没有理会那两个人的目光,直接转身离开。
  “他怎么了?”无忆一脸不明白,这纪梓轩实在是太奇怪了,脸色一下子说变就变,还真是怪人一个。
  何靖叹了口气,却也只能苦笑,“清乐山是他与他要寻找的女子相遇之地。三年前,他四处寻找一个身上刻有三个字的女子。历尽辛苦却只有一大堆冒认的女子。”
  “为什么要找身上刻有三个字的女子?直接说他要找谁不就可以了吗?那三个字是什么字?那么重要?”无忆被越说越糊涂了。
  “因为那小子十二岁那年遭人下毒谋害,虽然侥幸治好却又失忆了,前事不记。不过三年前他又突然想起他有一个心爱的女子,他在她身上刻下了三个字,可他偏偏又记不起那女子的姓名容貌之类的。于是他就这样大海捞针般地寻找,找了整整三年啊!他父母都快被他逼疯了!”
  提起这事,何靖半点笑容都挤不出来,只能无奈地叹道:“至于那三个字是什么,也就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谁也不肯告诉。”
  “哦!”无忆若有所思地点头,像是听懂了又像是不知道。不过闲话到此为止了吧!对他来说这没什么值得他注意的,所以他还是表情平淡地说道:“何大哥,我们还是继续练剑吧!”
  本来何靖还想问问无忆到底为什么想要练剑,不过看着对方认真的模样,他也猜到自己会得到什么答案了。
  像无忆这么淡然的人,估计一个‘我想练剑’的理由就能打发他了吧?
  一开始何靖还以为对方这是装出来了,可这几天的相处下来,他发现无忆真的是天生的淡然,对很多事情都漠不关心的,就好像那些个事情都进不了他的心。
  无忆现在满心思都是练剑,可偏偏无忆的天赋简直为负数,一套简单的剑法,他教了对方整整三天,无忆愣是能够学了后面忘了前头。那资质差点让他都想吐血了。
  可是教无忆练剑是他一开始就答应下来了的,何靖也说不出拒绝的话,只好继续陪着无忆练剑,就当是磨练他的耐心吧!
  他们三人一路往南,不赶不急,从陆路转为水路,沿京杭大运河这一路走来,过得还真是滋润,就连在船上,无忆也一点都没有落下练剑的事情,只不过他倒是越来越少见纪梓轩了。
  无忆半夜醒来,走到甲板上却看见纪梓轩一个人在甲板上喝酒,说来这还是他两天来第一次见这人,不由得奇怪道:“纪公子,你那么晚了还不休息吗?”
  纪梓轩只是淡淡瞟了他一眼,将酒瓶举起,猛地将酒灌入喉里,才缓缓道:  “你不也没睡吗?要陪我喝会儿酒吗?”
  对于伸过来的酒瓶,无忆很自然地接过,细细地尝了一口,认真评论:“这酒很辣,但味道还不错。”
  “可惜喝不醉人!”纪梓轩歪头看着无忆,眼里又多了分赞赏,对方这拿起酒就喝,一点别扭的样子也没有,还真是个完全不做作的人呐!
  “不醉人的酒才好喝!而且这样还可以多喝些。”无忆又喝了口才递还给纪梓轩。
  “你喜欢喝酒?”纪梓轩接过又是一灌,“可是我讨厌,我更爱喝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