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锦绣荣华+番外 作者:芒果冰冰

字体:[ ]

 
第一部
江南荣家富甲天下。
荣喜在逃婚的路上被人用蒙 汗 药迷倒卖进了小倌馆,在那里他和一个名叫锦绣的过气小倌相互扶持并且互生爱意。
 
落难富家子弟X过气小倌
 
第二部
荣洛华练成绝世武功,建锦绣山庄,威震一方。
在一次正道人士围歼魔教的战役中救下了一名和锦绣非常相似的魔教低等弟子——阎七,并将其带在身边。
 
清冷剑客X低级魔教弟子
 
1VS1,HE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江湖恩怨 天作之合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荣喜/荣洛华,锦绣/阎七 ┃ 配角:赵熙,赵元祈,赵祯,程如衣,耶律宗真 ┃ 其它:弱攻弱受,小倌,江湖,武林,逆袭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古色古香-爱情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无从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217403字
第一部:人间罪
第1章 第 1 章
 锦绣抱着一个盒子走进房间,歪着脑袋上下打量着床上五花大绑的少年。那少年约莫十五六岁,原本是低着头的,这时候便惊恐万状地抬起了眉眼,露出一张极其清秀的脸。
 
锦绣把手里的盒子放在床头,走上前去轻车熟路地摸上了少年的腰带。
 
 “你要干什么……”少年惊叫一声向后缩去。
 
锦绣睁大了眼睛吃惊地望着他:“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你们是什么人,抓我来这里干什么?”少年大叫起来。
 
 “啊……原来你是被拐来卖掉的吗?”锦绣一边问,一边手上不停扯下了少年的亵裤:“不过就算知道了也没有用,既然进了这种地方,那还是早些认命的好。”
 
片刻之间少年就被扒了个精光,锦绣看了一眼少年口口口,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想也没想地俯下身去一口噙住。
 
少年浑身一僵,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眼前匪夷所思的一幕,自己的口口口口
 
锦绣抓着那少年的细腰,相当有技巧地收缩着喉咙,只一会就逼得那少年乖乖缴械投降了,转身吐掉口口口,锦绣抬起湿漉漉的大眼睛,与那少年对个正着。
 
 “我先帮你舒服一次,等下比较容易能找着感觉,你什么也不用想,把身体放松交给我,我不会弄伤你的。”锦绣说着,打开床头的盒子,从里面取出一支细巧的通体晶莹洁白的柱形物体,在少年不明所以的目光中,将一大坨脂膏涂在那物体上,随即小心翼翼地分开了少年的口口,把那物事抵在口口口处。
 
只进去了一个头,那少年便像猜到了什么似地双腿一绞蹬开锦绣,接着便控制不住似地放声尖叫起来。
 
锦绣没料到那少年都被绑成粽子了还会踢人,猝不及防摔了个趔趄,手中的玉势啪地一声掉在地上断成了两截,他坐在地板上,呆呆地看着那断成两截的玉势,心里腾起一股子恐惧。
 
 房门哗啦一声被人拉开了,一名浓妆艳抹的中年妇人带着两名健硕如熊的汉子走了过来,一把抓过那兀自尖叫着的少年,正正反反便是十几个耳光,顿时把那少年的尖叫声给打回了肚子,回头看见地上摔成两段的玉势,又是几个巴掌糊在了锦绣脸上。
 
 “云姨……”锦绣捂着脸想哭却不敢哭。
 
 “我养你有什么用?”云姨狠狠一脚将锦绣踢翻在地:“没客人上门还敢弄坏我的东西,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头牌?”
 
云姨越骂越来气,一想到自己花了大笔银子培养出来的摇钱树变成了废物吃货,便恨不得叫人把这锦绣捆起来扔到乱葬岗去。
 
她翘起涂满鲜红豆蔻的手指,一手指着床上被打蒙了的少年:“你们,把他给我吊起来。”话音刚落,她身后的两个壮汉便走上前去,从床顶拉出一个钩子,转眼就把那少年吊了上去。
 
云姨看着那少年,嘴角露出一个冷笑:“还学什么歌舞诗词,学再好有什么用,还不是说没用就没用,你们这种人只要学会躺在床上张开腿给老娘赚银子就行了。”
 
锦绣知道她话里带刺说的都是自己,低着头跪坐在旁边一声不敢吭。
 
云姨从那盒子里取出一支较之前粗大了许多的玉势,吩咐壮汉掰开少年不停挣扎的双腿,也未经润滑,猛地将那玉势捅进了口口口。
 
少年不可置信地瞪圆了大眼,蓦地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随即急剧抽了几口气,头一歪便晕了过去,锦绣有些不忍地别开了头,却仍然看见那艳红的鲜血顺着少年腿根汩汩地流了下来。
 
 “给你三天时间,教他学会怎么取悦男人,要是你连这点用都没有,就别怪云姨我心狠了。”
 
锦绣低着头唯唯诺诺,不敢有丝毫反驳,直到房门被大力带上,眼泪才扑簌扑簌地掉了下来。
 
 
 
 
 
第2章 第 2 章
 荣喜只晕了一会便悠悠转醒了过来,身后传来的剧痛让他想安安稳稳多晕一会都做不到,他费力地抬起头,唇色显得有些苍白。
 
 
一只柔软的手掌伸过来捂住了他的嘴巴。
 
 
 “你不要出声也不要叫,我帮你把东西取出来。”
 
 
荣喜看着眼前这个异常漂亮的男孩子,就好像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他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点头。
 
 
锦绣仍旧怕他会疼的大叫而引来云姨,转头从床上找了一块枕帕让他咬在嘴里,而后费力地把那个粗大得有些恐怖的玉势从荣喜后廷内拔了出来。
 
 
取出来的过程里荣喜一直死死咬着枕帕,浑身疼得直打颤,锦绣也知道他疼,未经开拓过的后廷怎么可能容纳下这么大号的,原本锦绣是打算最后才给他用这个的。
 
 
玉势上沾着斑斑血迹,荣喜在昏与不昏的边缘挣扎,锦绣把被褥拉过来全部垫在荣喜脚下,让他能有个着力的点不至于被吊到两手抽筋。
 
 
 “我去给你打盆水来擦擦。”锦绣说着便要出去。
 
 
 “不要,你别走。”荣喜哀求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放我走好不好,我真的不知道那家是黑店,你们要多少钱都可以,我爹很有钱的。”
 
 
锦绣用指腹轻轻摩擦着荣喜的脸颊:“这里是月怜楼,是溧阳有名的小倌馆,你既然被人骗了卖进来那肯定就是出不去了的,出多少钱也没用,因为若是告到官府那儿,楼里是要吃官司的。”
 
 
 “小倌?”荣喜太过震惊以至于连眼泪都停下了:“你是说我被卖来这里做小倌?”他当然知道小倌是干什么的,只是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也会落到这个地步。
 
 
荣喜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如此,逃什么婚,哪怕被那个将门虎女打死也好过被人用迷药麻翻了卖进小倌馆,况且那位夏小姐说不定只是吓唬吓唬他,未必会真的把他打死,至多成亲第二天给她一张休书,让她与那个什么都骑校尉双宿双飞去。
 
 
还没来得及后悔,锦绣已经打了一盆温水走进房间,他小心翼翼地分开荣喜的双腿,轻柔地为他擦拭着伤口。
 
 
荣喜眼泪又开了闸,也不知道现在家里人会不会出来找他,他跟贴身侍童小宝换过了衣衫,还留了书说是外出游玩一段时日,但若是家人用心去找,相信以荣家的实力,应该有可能找到他的吧?
 
 
可是万一找不到呢?难道三天后他真的要被逼接客?用……那个地方……?
 
 
荣喜低头看了看正在为他涂抹伤药的锦绣,不得不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
 
 
 “你……你救救我……”荣喜颤抖着声音苦苦哀求,看见锦绣眼里露出惧怕的神色,心里不由一沉,却还是忍不住抱着一丝希冀:“你帮我逃出去好不好,求你了,你知道江南的荣家吧?”
 
 
锦绣点了点头,江南首富荣家谁人不知,哪怕一个分店管事来他们楼里都是贵客了。
 
 
 “我叫荣喜,是荣家的少爷,你帮我逃出去,逃进荣家的分号,不管是米庒布庄还是钱庄,你只要把我送进去,我会报答你的,我一定会报答你的……”荣喜说到最后已经语无伦次了,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从来不知人间疾苦的他生平头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害怕。
 
 
锦绣怀疑的眼神从荣喜秀美的脸蛋移到了床脚扒下来的那堆衣服上,又在他身上来来回回打了几个转。
 
 
 “那不是我的衣服,那是我贴身小厮的,我……我……”荣喜从锦绣眼里看到了不信,绝望的感觉从头淋到脚。为什么他要觉得有趣跟而小宝对换衣服,他现在不是应该舒舒服服地坐在八人大轿里,腿上盖着那张价值连城的白狐裘,带着几大箱子金银珠宝上将军府提亲去的么?即使那位夏小姐看不上他,即使派人来传话只要他敢上门提亲就打死他,可这门亲事是家里长辈定下来的,原本也不是他的错啊!
 
 
荣喜想放声大哭,但又怕哭声太响引来云姨那群凶神恶煞的人,最后只能低着头不断小声抽泣着。
 
 
锦绣轻叹了一口气,安慰似地抚了抚他的头发:“我以前也常做这种梦,希望自己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可是光会做梦又能怎么样呢,一觉醒来,依旧是那个卑贱低下的娼妓,你比我好多了,至少还有个盼头,若是银子赚的多,还能有个自己的房间和下人什么的。”
 
 
锦绣自嘲地笑了笑:“我六岁就被家人卖进了月怜楼,云姨在我身上花了大把银子教我歌舞弹琴,本打算指着我赚大钱的,最初我也的确当了几年的头牌,帮她挣了不少银子,可谁知道那个周员外平时看似健壮的样子,竟会在我身上马上风呢,结果人还没抬到门口就不行了。”
 
 
荣喜听锦绣讲他的事情,没想到云姨对他的打骂唾弃会是这个原因,惊讶之余也忘了再哭泣。
 
 
 “楼里赔了周家许多银子,客人之间风传我会吸人精血,现在我的单人房间和使唤小厮都被云姨收了回去,她更是天天巴不得我死,好不再浪费她的米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