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教主有难 作者:司泽院蓝

字体:[ ]

 
文案:
一句话简介:剑神VS剑魔
安翎馆的头牌九春近日有些烦恼,因为他被正道武林第一剑兼全民男神晏维清看上了。
作为一个有职业道德的头牌,九春坚定认为,晏大侠这种自毁长城的行为是极不明智的,而且会给他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尤其晏维清还一口咬定他就是昔日魔教教主、剑魔赤霄,那就更不合适了!
对此,晏大侠莞尔一笑。当年你要取我心头血时,怎么不说不合适呢?
 
【阅读须知】
1,轻松文,1V1,HE。
2,剧透,头牌只是假身份。
3,这其实是个披着苦大仇深武侠皮的轻松恋爱文。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乔装改扮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赤霄(九春),晏维清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西域白山顶,常年积雪,冷风呼啸。只有在最炎热的夏天里,那些冰雪才会暂时消失,露出底下碎块斑驳的冰碛浅滩。植根于此的雪莲或冰参,无一不是令人趋之若鹜、一掷万金而不得的好物。
  然而,就算是最有经验的采药人,也不愿意踏入这里,哪怕一步。因为,他们也许可以对付陡峭的岩壁、刺骨的天气,但一定对付不了白山圣教。
  “有命赚钱也要有命花呀!”他们私底下都这么说,颇有怨言。“一片叶子一只手,一朵花一个人头,三棵就够屠村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去啊!”
  所以,很显然,现在站在那里的两个人,身份简直呼之欲出;尤其当他们身处一条山缝通道出口、身后又跟着不下数十个彪形大汉的时候。
  “秦堂主,人跑了,现在怎么办?”年轻一些的男子先开口,话里带着不可错辩的阴狠戾气。
  “机堂张堂主机关术闻名天下,那些伎俩困不住他,也是自然。”被称呼为秦堂主的男人回答,倒是不慌不忙。“但是,他不是中了你的毒么?”
  “对,他中的是我特制的三里醉,多派点人去找,一定能在三里内找到!”第一个人又道,颇有些骄矜自得。“何况外面在下雪,他跑不远的!”
  这话说得不错。外面的确在下雪,遮天蔽日,放眼望去,什么都看不见。
  秦堂主小幅度点头。“那就有劳凌堂主你了。”
  “没问题!”凌卢立刻打了包票,接着补充:“刚才有人来报,弦堂宫堂主也不见了。不过,弦堂大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家,想必不足为惧。”
  秦堂主沉吟了一会儿。“这却不太好说……但华堂主已经落在我们手里,不管是画堂还是弦堂,谅她们翻不出什么大风浪。”
  这在凌卢耳朵里听来,就是赞同。“没错!”他哼笑一声,音调转低,变得恶狠狠起来:“三个解决两个,那就剩一个了!”
  这个最后的问题,两人心照不宣。
  “华堂主不惜重伤也要送他走,做的可是笔赔本买卖。”秦堂主低声道。洞外寒风凄厉,他原本刻板无趣的脸上却显出了一种奇异的微笑。“要知道,天时地利人和,咱们都占尽了。”
  凌卢再同意不过。“又是受伤,又是中毒,再加上他自己也已经走火入魔……”他怪笑起来,俊俏的面容在火把光焰照耀下竟有些扭曲,“要我说,他早些死了,才是解脱!”
  半年后,杭州城。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无论是富庶升平的珠玑罗绮,还是风花雪月的桂子荷花,杭州城一样不少,无怪能让众多文人墨客争相颂咏。
  若要问那些缠绵悱恻的词调来源,城西烟柳巷当仁不让。
  这烟柳巷,顾名思义,就是寻花问柳之地。虽都是靠青春容色的皮肉生意,说到底不能上台面,但也有好事人分个三六九等出来。
  而在他们嘴里,这巷子里名气最大、最令人垂涎三尺的,无疑就是卿凤台的头牌鸳鸯,还有安翎馆的头牌九春。
  虽然名字经常被人摆一起,但不管是鸳鸯还是九春,似乎都看对方不顺眼。因为两人都自负容貌才情都不在对方之下,因为卿凤台和安翎馆正好是对门,还因为卿凤台的姑娘经常和安翎馆的小倌隔着条不宽不窄的巷子互甩白眼和嘴炮……
  总结最根本的原因,其实就两个字,抢客。
  这不,天刚擦黑,白日里紧闭的大门打开,八角花鸟纱灯点好挂起,两边就迫不及待地杠上了。
  “这位爷,来来,我们这里的姑娘可是最好的,个顶个的漂亮,个顶个的水灵!”
  “哎哟这位爷,看您脸生,想必还没试过最销魂的绝顶滋味?那可一定要来我们这边!”
  “也不拿镜子照照,长那挫样,胸平还带把儿,也敢说销魂绝顶?要不要脸啊!”
  “该照镜子的是你们吧?不知道带把等于带劲吧?也是可怜你们了,哪里懂后庭花的妙处?”
  两边互抢客人已经成了烟柳巷一景,附近闲得没事的人都开起了赌局,权作酒后消遣。
  “粗俗,太粗俗了。”安翎馆三楼,一个俊美少年倚在长榻上,修长手指在一盘晶莹剔透的荔枝果肉里挑挑拣拣,神色之间,颇是不耐烦。“每天都来这一套,也不知道换个新词!”
  “粗俗?”叉着腰的老鸨一听,瞬时一跳三丈高。“你还敢说?啊?这个月还没到月底呢,对面鸳鸯已经比你多接到三个客人了!三个!你知道那是多少银子吗?”
  “三个而已。”那少年懒洋洋地说,顺势往嘴里丢了一颗荔枝,凤眼斜斜地扫过去。“上个月底我少她五个,后来不也补回来了?”
  老鸨气瘪。“那是意外!”
  “那上上个月呢?”少年气定神闲,“也是意外?”
  老鸨被噎住了。最后她不甘心地骂道:“瞧你这样,哪儿会有客人光顾!”
  但这话一出口,她就知道自己口不择言,以至于挖了个坑给自己跳——
  果不其然,少年一勾唇,便露出个令天地失色的甜美笑容来:“不是有一个吗?”
  “……你就只有那一个!”老鸨实在忍无可忍。“我就不信了,这个月你也能正好压过鸳鸯!”
  “到月底你不就知道了?”少年笑嘻嘻,没心没肺得可恶。
  老鸨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离开时裙角都能掀起愤怒的气浪来。少年眯着眼睛看她出去,然后扬手叫道:“小安,把窗户关上,再给我端盘荔枝来,这个不够冰!”
  对一个风头正劲的头牌,挑三拣四很是正常。虽然在仆从小安看来,那盘荔枝已经好到极致,但他还是必须去换一盘子。“是,九春少爷。”
  房里很快就剩下九春一人。他拣起一条雪白绢帕,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手,再慢吞吞地踱到窗前。
  卿凤台和安翎馆总对着干,连头牌的房间窗户也是对着的。此时,鸳鸯正浅笑着给一个满面红光、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斟酒。酒如何暂且不说,光是她半张侧脸,就美得能让人醉倒。
  仿佛察觉到背后的注视,鸳鸯一侧身,正对上九春的目光。九春毫不怯场,还回以玩味一笑;鸳鸯飞回来一个眼刀,起身直接把窗掩上了。
  “……看来你们的关系势同水火,不是外面瞎说啊……”
  “员外您说笑了,我哪儿有那个闲工夫……”
  对面依稀传来人声,九春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最近越来越耳聪目明,简直要到过分的程度。若不是没有其他特异之处,他简直要怀疑自己之前有个大来头,只是他全忘了。
  叹了口气,九春又躺回长榻,闭眼假寐。可断断续续的话声还是不依不饶地飘进他耳朵里,烦得他只能分一只耳朵给楼下。
  “听说了没有,魔教教主赤霄死了!”
  “什么?真的假的?”
  “绝对是真的!西域白山刚来的消息,现在魔教里主事的是秦阆苑!”
  “毫堂秦阆苑?他是新的魔教教主?”
  “好像还不是……反正,魔教香堂凌卢和音堂百里歌已经率领堂众下了白山,中原又要大乱了!”
  二楼包厢议论的人情绪很是激动,但九春对这个话题兴趣缺缺。他动了动耳朵,再去听一楼大堂的动静——
  “听说了没有,晏维清晏大侠下山了!”
  “什么?真的假的?”
  “绝对是真的!炎华庄刚来的消息,他一路南下,据说要去福州!”
  “看来福州的恶霸该倒霉了……毕竟,当世能做到一剑封喉的人,可没几个!”
  “以前有两个,现在只有一个!”
  “这么说来,那魔头真死了?我还以为剑魔必然败于剑神之手呢!”
  九春堵住耳朵,抑郁地叹了口气。他对武林没偏见,但任谁听人念叨三个月的剑神剑魔,耳朵都会起茧的。魔教易主、堂众下山是个大事件,他能理解大家关心的原因;可就算晏维清是剑神、人人称他一句大侠,这次也不过出个门,至于一双双眼睛都盯着?
  不管是剑神还是剑魔,九春都没见过,并且认为他还是一辈子不要见到为妙。别人动动小手指就能让他去死,但凡惜命,想的都会和他一样。
  不幸的是,事与愿违。
  半夜里,九春突然被肩处传来的剧痛惊醒。他先发现自己完全动弹不得,紧接着才意识到,那些痛楚是因为有人生生把他两条胳膊卸了。
  而此事的罪魁祸首没有逃跑不说,还转身做到房中桌边,身姿笔挺,丝毫不管自己和背景有多格格不入。他腰间悬着一把醒目的乌剑,星眸寒凉,英俊的脸上没有一丝多余表情——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赤霄。”
  九春本来就疼,再看那剑,最后听到人名,冷汗刷地一下全冒了出来,原本准备的破口大骂还没出口就变成了讨饶:“不不,晏大侠,您绝对认错人了!”
  
  第2章
  
  顺着九春的目光,晏维清低头瞥了一眼自己的剑,再抬起时依旧面无表情。“是吗?”
  这阵势一看就是不相信,九春感觉头皮一阵一阵地发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时候不怕的不是缺根弦就是真傻!可是,他特么连赤霄的衣角都没见过,又何谈就是赤霄?冤啊,巨冤!
  “绝对是真的!”九春试图点头,却发现脖子也动不了,只能退而求其次,尽量让眼神传达他的真诚:“我只是个小倌,那些大人物的事,撑死了也就听别人说说!赤霄是圆是扁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是他?再说了,我一点武功都没有,别说剑魔,根本是个剑废啊!”
  九春噼里啪啦说个不停,就怕晏维清不由分说地给他一剑——要知道,当世见过晏维清拔剑的人都已经死了!
  但晏维清没出声打断,耐心听完了。不仅听完,他甚至还微微一笑,然后一字一顿地吐出三个字:“我、不、信。”
  九春必须承认,晏维清笑起来一扫凌厉锋芒,温柔得像春风化雨;剑神光环加个人魅力,无怪江湖遍地脑残粉。换个时间地点,他说不定也要拜倒在剑神的白袍下。但现在,九春满心只想吐一口凌霄血——
  晏维清不信啊!那以剑神剑魔之间的恩怨,他岂不是马上要呜呼哀哉了?
  “好吧……那晏大侠,不如您来说说,为什么您觉得我是赤霄?”竟然不能以理服人,九春语气虚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