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太后娘娘你别跑 作者:陆沫荨

字体:[ ]

 
文案
皇帝和太后是青梅竹马,这个太后还是男的!
宫里面流传着一个秘密:皇上乃是“龙阳癖”,若不然怎么把妃子当摆设?
注意:第一:本文是双男主,只是论谁攻谁受啦。
第二:1v1,男主绝不花心。
第三:本文七分笑料,三分虐心,咳咳,稍微,虐一丢丢,只有一丢丢。
第四:本文原创独发晋江,不允许抄袭。
第五:每天中午十二点一更,晚上八点一更
第六:历史党不要追究文写的内容。
内容标签:宫斗 阴差阳错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公孙铭/江颜 ┃ 配角:卿墨/梁玺/上官子霖/公孙悦 ┃ 其它:攻受 
 
 
 
  第一章 母后,请把你的衣服穿上
 
  传说远在公元342年,还有一个没记载到的王朝风光一时。
  彼时大凇王朝的建立在辟谷部落的战败上,国号凇,史上最年轻的皇帝——公孙铭,登上皇位,年仅十七岁,便让整个华夏统一,与史上闻名古今的秦始皇并称“始帝”。
  三年后,乃是春之初。
  御花园中,一黄衣男子在散步,后面跟随着几个灰衣蓝袍的太监,纷纷低着头,猫着腰,不敢触犯天颜。
  日过树梢,显然是快到了中午,索性,皇帝便来到了凉亭一坐,小盛子立马差遣奴才们布菜。
  皇帝随手拉起袍子,坐在了凉凉的大理石凳上,暖暖的阳光,照在他的半边脸上,浓密的长眉毛微微皱起,样子似乎有那么些些忧郁,却将自身带着的帝王之气,稍稍隐去了几分。一旁的宫女偷偷抬头,复又赶紧低了头,隐隐约约地看到,俊俏的小脸儿红成一片,胭脂都盖不住了,若是抬手摸下脸颊,定是烫的不像话。
  皇上纤长的手指敲着桌面上,手指骨骼分明,白皙的皮肤,使人心生爱恋。
  “小盛子。”帝王微微张口,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看向了远方。
  “奴才在。”总管小盛子将拂尘斜放在身侧,腿微微弯曲,半跪在地上,一副心甘情愿的虔诚。
  皇上眯着眼,不去看跪在地上的人,复又轻轻敲击着桌面许久,才闷声说道“今日……尚书又进宫了?”
  此话一说,小盛子便感觉无尽的冷扑面而来,似那初春雪未消的时节,乍暖还寒的阵阵凉意。
  小盛子抖着身子道,“皇上……尚书大人,清早下了朝……便去了慈宁宫。”
  慈宁宫,乃太后所住的地方。
  听到此话,皇上瞳孔猛的一缩,眼睛里带有许些愤懑之意,沉闷了许久,冷哼道,“平身!”声音里的愤怒透着种种无奈。
  小盛子不敢多言,草草的起来,也没有打打膝盖上的灰尘,便低头弓腰站在了一旁。
  有些担心地看了眼皇上,想了片刻,便张口道“皇上……这午膳……”这御膳房的饭菜,怕也是快要做出来了吧?
  “摆驾慈宁宫,朕……可许久没有看望母后了。”皇上冷着面起身,紧跟着,小盛子转身,对着后面的奴才道,“听到皇上的旨意没有?一个个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御膳房,把膳食端到慈宁宫去。”小盛子尖着个嗓子,见那小奴才很是识相的点头,缓缓松了一口气,又急急跟在了皇上的后头。
  众奴才见总管大人走了,便互相低语着“散了散了”,各干自己的事情去了。
  御花园到慈宁宫的脚程不过一盏茶的时间,而这中途,又隔着逍遥阁。
  逍遥阁,乃是太妃娘娘所住的地方。
  此时,太妃刚用过膳食,正想去御花园走走,刚出殿门,便见皇上直奔慈宁宫,太妃不紧不慢地往前走,而那小盛子,眼睛往这一撇,便看到太妃冲这一笑,瞅这皇上似乎没有看到太妃娘娘,于是,小盛子压着嗓子,叫了一声“皇上。”
  皇上步子顿了顿,脚踩落叶回头,正想问何事,却刚好看到太妃娘娘笑着往这里走,看到太妃,皇上冷峻的脸,不禁柔和了许些。
  “儿臣参见母妃。”皇上微微鞠躬,太妃却连忙扶起了皇上,尽管这只是半礼吧,但说到底,太妃比不上太后,还是受不住这礼。
  “皇上不必多礼,当真是折煞本宫了。”太妃浅浅一笑,眼角的细纹,令皇上看到,心隐隐泛疼。
  “母妃……可还好?”皇上拧着眉头,手去捋平那眼角的褶子,太妃抬着头,看着皇上,混浊的眼神,倒映着皇上的面孔,太妃笑了笑,“母妃……很好。”
  皇上沉着头,许久不言,他……可真是愧对母妃。
  太妃见皇上双眼无神,不知在想什么事情,便出声道,“皇上可是去慈宁宫?”
  想到慈宁宫,皇上面色又不由得一沉,太妃笑着看他,他抿了抿唇,“自然,母妃可是要同去?”
  太妃摇了摇头,“我还要去御花园散散步,就不打扰皇上了。”
  “也好,儿臣……便先行去了。”
  “如此……甚好。”说完,皇上便转身离去,看那背影,似乎是十分地着急。
  太妃久久地望着,直到那身影,消失在慈宁宫殿门处,太妃摸着脸上的细纹,苦笑道“碧落,本宫当真是老了。”
  一旁的绿衣嬷嬷笑了笑“太妃娘娘还年轻着呢,怎么会老呢?”
  “碧落,你可曾后悔过?”太妃看了眼碧落,复又收回了眼神。
  “罢了,走吧,走吧。”说完,便抬步往御花园前行。
  碧落抬起头,貌美的容貌,已经逝去,眼角的泪痣,早已经发乌,想到太妃刚才的话,碧落不由得暗叹一声,后悔……又如何?一入宫门深似海,哪能她说后悔就后悔得了的。一边想着,一边跟在了太妃后面,脚步声声踩着寂寞。
  ……
  皇上到了慈宁宫殿前,便见外面站着一排太监,他们看到皇上来了,刚想叩见皇上,便被皇上一个冷眼制止。
  刚迈入慈宁宫,便发觉宫内并无其他人影,这分明就是在打皇上的脸,想来白天宫内无人,也做不出什么好事来。
  想到这里,皇上脸色一黑,他脚步加快,来到内殿,却听到愉悦的欢爱声。
  皇上面色一沉,走进了内屋。
  刚进内屋,那声音愈发响亮,简直如魔音绕耳,皇上铁青着脸,迎面一看,薄薄的粉色宫帘,偷着隐隐约约的光,可以看到两个身影在攀龙附凤。
  那一声声的□□,似乎要穿破云端,后面站着的小盛子,尽量把头沉下去,以遮掩他脸上的红意,见床上的两个人似乎做十分认真,竟完全没有发现,离他们不远处正站着当今圣上。
  “你们可真是不错啊!”话音一落,床上的二人停止动作。
  只见一位俊俏的公子,慢慢地拉开帘子,双眼迷离,显然是被人打扰情趣不开心。
  那人刚想迎头臭骂,却发现是他日日相见的帝王,而此时,帝王正阴面看他。
  那人吓得不顾礼仪,两三下跪在了地上叩首,“臣叩见皇上。”
  皇上冷嘲一声,撇了眼光身男人的吻痕,重重地哼道,“原来,在尚书的眼里,还有朕的地位。”
  “臣,对皇上忠心耿耿,天地可鉴,皇上在臣的心目中,独一无二。”上官子霖头冒冷汗,心中忐忑:也不知道皇上吃不吃这一套啊!
  “独一无二么?”皇上阴着脸,挑了挑眉头。
  上官子霖张了张口,一时间拿摸不准帝王的心思,于是,微微侧目,往床上去看去。
  而这侧目,正巧让皇上看到了,皇上也抬头看去,透过帘子,朦胧地看到一具玉体,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撇过头去。
  “皇儿,哀家很喜欢尚书,不妨将这尚书赐给哀家可好?”只见一只白皙的秀手,透露着几分□□的红色,渐渐地,人走了出来,似是从画里走出的妖精,虽是男儿身,可偏偏冷傲的很。
  皇上冷冷地盯着太后,心里想着些什么事。
  “皇上?”太后皱了皱眉头,精致的妆容,附上了几丝慵懒,令人如痴如醉。
  明明未穿一物,却令人觉得高尚纯洁。
  明明只是看了一眼,便□□缠绵。
  “哦?”皇上鄙夷地看了眼上官子霖,抬步上前,当着一众太监的面,欺身压住了太后,口吐幽兰,“太后,莫非是想要养男宠?”
  太后一怔,情潮未褪的红润,令其更加妩媚。
  皇上轻声一笑,低头舔了那漂亮的锁骨,啃唆之间,太后的身子,已是发颤,缠绵之意,令其更加沉迷。
  皇上见太后小脸绯红,牙尖抵着美人的下巴,“太后啊,可要记得宫规才是。”
  起身,露出春风得意之面,低头见那裸身的上官子霖,醋意大发,“还不快给朕滚出去!”
  “臣,谢皇上不杀之恩。”上官子霖擦擦冷汗,便马不停蹄拿着衣服跑出了外面,小盛子低着头,想着些乱七八糟不该想的事:其实上官大人的身子吧,也很美。抬眼看了眼外面,约莫御膳房的膳食也做好了,于是行礼道“皇上,今儿御膳房估计是很忙,老奴去催催可好?”
  皇上摆摆手,小盛子便谢恩下去了。
  屋子里就剩下了两个人,皇上安静地站在一旁,太后逶迤在床上,纤长的长腿,白皙,美丽,不带一丝赘肉,小腹平坦,腰肢纤细,轻轻一握,似整个人就跌倒在怀里。
  “皇上,以后莫要管哀家的事,可好?”太后敛着双眸,将那一丝痛苦,隐藏起来。
  皇上不悦地皱起眉头,“子言,朕是皇上,朕能够保护你,你到底在顾忌什么?”太后瞧着那明黄色的身影坐在了床上,眼睛不眨地盯着自己的玉体,只是,露出一丝□□。自己,在盼望什么呢?不不不,在想什么呢!又忽然听到他的小字,不禁一笑,这一笑,当真是天花乱坠,偏偏好看的打紧。
  笑累了,摆摆手,蜷缩着身子,无力道,“皇上啊,你走吧。”
  皇上皱眉,“子言……”
  太后不再理他,却叫皇上宠溺的看着身旁之人,手指划过纤细的大腿,轻轻一掐,便出了一块红印。
  皇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舍不得动子言,故,他一直再忍。
  “子言,陪朕吃一顿饭,可好?朕……不会强迫你。”话出,床上之人,明显有些动容。
  “子言……”
  “好,哀家……答应……”少年起身,背对着皇上,不知不觉,竖立一层看不到的围墙,竖立起他对他的防备之心。
  见太后不动身,皇上出口笑道,“母后,把您的衣服穿上再说,可好?”
 
  第二章 你爱吃的,朕都记得
 
  太后一怔,见身上空无一物,别过头,慌乱地用手挡住私密地方,原本应该冷傲的神色,早已经被红润之面占据,这被皇上看到,不由得勾了勾唇。
  用手圈住太后的细腰,尖尖的下巴,抵在太后瘦弱的肩膀上,金龙锦缎袖贴在太后身上,遮住每一处,将小小的太后,圈身在帝王宽大的怀抱里。
  皇上侧头看太后愣住时的讶异,凑近咬住了耳朵,口感竟是柔软的糖糕微微发着凉。又见太后的身子,惊得一颤。
  “子言,在想什么呐?不妨和朕说说。”皇上紧抱着太后,身下之物,不知在什么时候竖起,抵在太后的□□。
  太后敛着双眸,长长的睫毛,遮住了满目的神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