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知相思是何物 作者:桃花大仙人

字体:[ ]

 
文案
半吊子医师下山巧遇王爷的故事。
祭烬实在后悔那日喝醉了酒与烈城逸发生了一夜荒唐。
最后还得了世间都医不好的病——相思。
知道那多情人心中只有武林盟主丹青一个人,
明眼人都看出烈城逸并不喜欢祭烬。
就是要这样,才看不到有多伤心难过。
烈城逸,我真没用,做不到忘了你,做不到离开你,做不到不让自己喜欢你。
【狗血雷文请慎入。渣攻痴情贱受,不怎么虐攻,基本上全程为虐而虐受。HE】
【有很多亲说攻虐小受都这样了为什么还不BE,┑( ̄Д  ̄)┍抱歉,我怕BE。。。所以再虐也是HE。】
 
想要□□全文文档的亲可以留邮箱~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虐恋情深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祭烬,烈城逸 ┃ 配角:丹青,苏穆兮,陌瑜。 ┃ 其它:渣攻,痴情受,虐心虐身。
==================
 
  ☆、1
 
作者有话要说:  嘿。
  “你还来找我做什么?”
  静雅别致的阁楼里,一名素衣男子坐在雕花椅子上不温不淡。长发被一条白色绸带束起,衣袖间是多年不变的淡淡药香气味。皮肤白皙似雪,清雅细致,色淡如水。
  “救他。”来人是墨衣黑发,他沉静优雅的坐在素衣男子对面,双眼是看不透的深邃,天生一副君临天下的王者气息。不容他拒绝,也轮不到他来说拒绝。
  “凭什么?”素衣男子依然平静的握着手里的茶杯。
  来人胸有成竹,骄傲的气色浮现在脸上:“就凭你喜欢我。”
  手颤了颤,素衣男子仰起头看着他,看着那个俊美无双的男子。他绽开一抹淡笑:“烈城逸,你凭什么说我还喜欢你?”
  虽然嘴上这么说,心却不是这么想。
  他确实还喜欢着他。
  “祭烬,你何必自我欺骗呢?你敢说你心中无我?”烈城逸挑了挑眉,他像是看穿了素衣男子的所有,将他满腔柔情堵住。
  素衣男子被说穿也不怒,站起身幽幽的丢下一句:“明日带他来见我。”于是快步离开。
  他真怕自己再坚持说多一句话,他就……崩溃给烈城逸看!
  烈城逸!
  祭烬握紧拳头。
  为情所困,被相思折磨,从来都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如果那一年他没有见过烈城逸该多好!如果不是那该死的漫天飞舞的雪花,不是那该死的出行,不是那该死的进城!他就不会遇到烈城逸,自己就不会得病,得了一种世间无数医者都医不好的病——相思。
  看到那墨衣男子离开之后,祭烬缓缓的上了二楼。他为了躲避那个人,特意跑来这个天涯海角,建了一个空荡荡的阁楼,只有他跟几名侍女。望着漫山遍野,还未到桃花开的季节,如果到了,连他这阁楼都能飘进淡红色的花瓣。
  四年前,祭烬还是一名无名医师。医术不怎么样,倒是剑术不错,耍起剑花宛如天边飞舞的花瓣般轻柔。他这辈子最想成为的不是一名医师,而是行走在江湖逍遥自在的侠客。摸了摸腰间的佩剑,一袭白衣飘飘的走进了繁华的中原。
  中原实在是热闹很,从小生活在林间的祭烬从未见过这般繁盛。清澈的黑眸折射出流光,优雅的弯起嘴角微微一笑。因为师父要他来中原去拜会一下武林盟主,人生地不熟的他也不好意思到处问武林盟主是谁,兜兜转转了好久才选了一家客栈落脚。
  就在那时,他遇到了烈城逸。
  一身墨衣散发着威严,冷峻的双眼是无尽的深邃。原本带着少许轻佻意味的笑容望向他时,变得更加的深不可测。
  有些人,即使是漫不经心的一瞥,也能让你深刻好久。
  烈城逸就是那样的人。
  祭烬发誓他从未见过那么好看的人!
  “公子长得真像我一名朋友。”烈城逸拦住他的去路,朝他笑了笑。低沉的声音甚是好听,连祭烬都停住脚步。
  那是烈城逸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我并不认识你。”祭烬被眼前人的气度与风华弄得错愕不已,但他隐藏得很好,并没有表现过多的反应。
  “是吗?”烈城逸略带惊讶,最后变成少许惋惜的笑眯眯说:“真是可惜了,不过现在认识也不迟。美人嘛,多认识一个也不吃亏。”说完便拉起了祭烬的手。
  祭烬皱了皱眉:“放手。”
  对方还是一副嬉皮赖脸:“啧啧,发起脾气来也是这般好看。在下烈城逸,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祭烬性子向来温和,只是之前从未接触过如此轻浮的人。看着手挣脱不开,只好说:“祭烬,祭奠的祭,灰烬的烬。”
  “祭烬么?真是个好名字呢。”烈城逸魅惑的念了一遍,听得祭烬的心猛跳一下。
  虽然如此,祭烬嘴上还是不折不饶说:“没想到阁下粗人一个也略有品味。”
  “哈哈!”烈城逸倒是毫不在意,低低笑了起来。“美人不单止有个性,连脾气也十分有趣!让本王真是……感到无比的愉悦啊!”
  本王?难不成他是王爷?祭烬想了想,反正管他什么王爷,他拜访完武林盟主就深居山林不理会外间所有事。
  “不知道祭公子是否有空,陪一下本王游览这座小城呢?”烈城逸靠近了祭烬,细细打量起他来。
  被看得发毛的祭烬干咳了几声:“你是王爷吧?”
  “正是。”烈城逸见对方这么问,顿时心中感到少许无趣。哎,还以为是个有趣的人,没想到还是冲着他的身份来,只是没想到祭烬接下来的话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既然你是王爷,自然有一群人陪,何必找在下?就算你说身份不能外张,那你肯定来过这里很多次吧,那……既然来过那么多次,还游览什么……”
  烈城逸看了祭烬半天,好久才反应过来。瞬间笑了起来:“有趣,实在是有趣,本王真喜欢你。”
  精致俊美的脸眉眼弯弯,眼角尽是笑意。祭烬忍不住要鬼迷心窍的伸出手摸摸他的脸,世间怎么可能有人连笑起来都好看到这般摸样!
  “祭公子不像是本城人呢。”烈城逸悠悠说道,硬是把祭烬拉到大街上闲逛。
  两个绝色无双的男子走在街上,引起了不少骚动。
  “嗯,我还是第一次踏入中原。”
  “噢?难不成你是野蛮的大漠人?”烈城逸挑了挑眉,玩笑般的意味说道。
  祭烬瞪了他一眼:“我从小就在弥青山长大,是第一次来中原这些城都!”
  “噢!土包子进城!”烈城逸露出一副“我明白”了的样子,继续戏弄。
  “你!看剑!”祭烬脸颊一红,像是被人踩到尾巴一样,抽出腰间的佩剑。
  
 
  ☆、2
 
  烈城逸无论是实力上还是身高上都高祭烬一筹,轻而易举的挡住了祭烬的进攻,从容不迫的转了几个身躲过了接下来几击。笑吟吟的顺势搂住他的腰:“连动怒都是这般好看,嗯,腰的手感也不错。”
  “流氓!”祭烬皱了皱眉的打掉了吃自己豆腐的手。
  烈城逸缩回手也不尴尬,反而十分自然的再次搂住。“走吧,我带你熟悉熟悉这里。”
  祭烬还想挣脱,看到那人的笑容时,一时恍了神。
  这个人的实力,比他想象中还要远在自己之上。祭烬隐约知道自己遇到一名高手了,而且还是一名……十分难缠的高手。
  “你看,那可是城都最大的赌场!”
  “嗯哼,这家可是中原十分有名的青楼,别说花魁淡淡的一抹微笑了,连普通的侍女都是那样的别致秀美!”
  “美人啊,你笑一个嘛,别老是瞪着本王,本王可是会害羞的呢。”
  无论那人说什么,祭烬全部都不理睬。烈城逸倒是不在意,依然边走边说,还时不时故意靠近祭烬,极尽轻薄与暧昧的在他耳边低语。
  闲逛了几圈之后,祭烬才忍不住打住烈城逸:“行了,你干脆便告诉我哪里有好吃的吧。”
  “好吃的么?”烈城逸有些困难的低头沉思。
  “对于本王而言,美人你最好吃了。”
  死性不改!祭烬实在是忍不住的一拂袖动怒离开。
  望着那抹白衣渐渐消失在眼里,烈城逸并没有追上去,反而扬起嘴角一抹意味不明的笑。真是个……有趣又好玩的家伙。
  随便买了一些吃的回到客栈,心情有些郁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轻浮之人,祭烬就是觉得很不爽。算了!他摇了摇头,干脆蒙头大睡好了。
  第二天醒来,一切依旧。
  祭烬心不在焉的看着手里的医书,至于为何心不在焉,他也不清楚。直接放下医书,出门打听武林盟主的下落。
  在城都悠然的走了一回之后,他又见到那一袭墨衣站在自己对面,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真巧啊,祭公子。”低沉暗哑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有诱惑力。
  哪里巧了,明明是倒霉才对!祭烬翻了个白眼,好像想到了些什么,便问:“不知王爷是否知道武林盟主?”
  烈城逸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你问这个作甚?”
  “家师要我去拜访一下。”
  “噢,原来如此!”烈城逸会意般的点了点头,“美人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转身,走人!
  “哎哎哎,先别走啊美人!我告诉你就是了!”烈城逸见祭烬准备离开,急忙拉住他的手。他啊,可是他等待已久的猎物。
  “你肯说?”
  “那是自然!”烈城逸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听得祭烬脸色变得凝重,随之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没多久,烈城逸便与祭烬坐在同一辆马车上。烈城逸搂着他的腰兴高采烈的举起一壶酒,“要喝么?”
  祭烬摇了摇头,心想他怎么如此倒霉!烈城逸答应带他去找武林盟主,要求是要跟他同坐一辆马车上,他居然还答应了,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后悔万分!
  “不要?可惜一瓶好酒了啊!”烈城逸喝了一口,突然的朝祭烬吻了过去。
  “唔……你咳咳!”
  毫无防备的被人吻了,酒从对方口里传送到自己嘴里,烈酒呛得他眼角微湿十分委屈又可怜。这算什么?祭烬脑里一片空白,他这算是被人强吻了么?
  “- yín -贼!”祭烬看到对方一脸得意的笑容,好久才反应过来,一摸腰上的佩剑结果摸了一场空。
  烈城逸手里拎着他的佩剑,“美人的嘴真是又柔软又甜美呀……啧啧,真让本王流连忘返,还想要吻多一次!”
  “还我剑来!”整个人都扑上去想要夺过烈城逸手里的剑,结果被烈城逸反抱跌入他的怀里。
  “美人今日可真是够主动,本王真是艳福不浅呢!”
  “闭嘴!”
  祭烬觉得自己再理会这个无赖他会疯的!
  “哎呀,美人生气了?”
  “莫生气,是本王不好。”
  “还是说美人还想本王吻多一次?”
  祭烬一转头还想骂那人,结果映入眼前是一张俊美至极的脸,近距离的放大,近距离的看到每一寸肌肤都是那样细腻。他呆了呆,刚想说的话全部都不见了,满脑子都是那人面如冠玉,悠然自在的微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