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追杀令 作者:YY的劣迹

字体:[ ]

 
文案:
 
古往今来,江湖只有两个字,爱恨。
三年前,秦善是天子手中最利的一把剑,割伤别人也让自己流血。
负枷数年,再入江湖。
这世间好似变得有些不一样。
江湖上依旧流传他的恶名,豪侠剑客四处提着他的悬赏,人人都在追寻大魔头的踪迹。
而秦大魔头却拎着自己的追杀令,笑问。
“项上人头,能换酒吃否?”
 
再次入世,这江湖在秦善眼里,多了一个字。
那是有人提着长剑,风雨不歇,在他心头一笔一划刻下的字。
 
前传【猎鹰】
三部曲系列,分开阅读也可。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若望,秦善,颜漠北 ┃ 配角: ┃ 其它:猎鹰第二部
++++++++++++++++++++++++
 
  第1章 楔子
  
  江湖,朝堂,人。
  犹如一个转不完的轮回,岁岁年年,转出无数爱恨离仇。
  正嘉元年,大齐国力渐衰,外有异族虎视眈眈,内有江湖人作乱成患。新帝登基,百废待兴。
  正嘉三年,齐晖帝建秦卫堂,以辖制江湖势力。
  正嘉五年,秦善任秦卫堂统领。
  自此,江湖与朝堂,犹如腾龙与走蛟,争斗不休。
  秦善手段冷厉,作风铁血,手上沾染数百条江湖人命,令武林人人闻之色变。
  正嘉八年,无名谷弟子颜漠北叛逃出谷,投奔秦卫堂,与秦善结识。
  次年,秦善中计被困少室山,被囚无名谷,再不得入世。
  而负责押送他入囚牢的男人,就是——
  颜漠北。
  
  第2章 大火
  
  “走吧。”
  那人长剑一挥,斩断他手上的寒铁。
  剑芒衬着月色,宛若寒冰流水。寒铁洒落一地,束缚了三年的枷锁也就此破裂。
  他们身后是被大火点燃的山谷,汹涌的火势将半个夜空都给染成晚霞。那人旋身掩入熊熊燃烧的火光之中,彻底消失在视线内。
  然而如魔蛊惑的低语,却一边又一遍地回荡在耳边。
  “一年后,我定会去找你。”
  身前,是万丈深渊。
  -------------------------------------
  齐若望从梦中惊起。
  呼吸急促,漆黑如墨的眼瞳有些失神地望着前方,半晌,他才回忆起自己身在何处。
  他已经不在无名谷。
  他已经逃出那个囚禁了他三年的地方,重获自由。
  然而虽然不再被拘束,但是噩梦却如影随形,挥之不去。日夜侵袭着他,简直就像是诅咒。
  此时,窗外月色正好,齐若望没了睡意,索性披上一件外衣坐到窗前,欣赏夜景。
  这是一处江南小镇,哪怕时处寒冬腊月,老树也抽着新芽,毫不见枯败之色。月光如银丝轻落在地上,就像披着纱衣翩翩起舞的美人。
  齐若望低头,借着月色看着自己的双手。手上本来一层厚厚的剑茧,已经随着这几年疏于练剑而淡去。而原本略显粗糙的皮肤,也因三年的圈养而变得细腻。
  任谁都看不出,这双手的主人曾是一个刀头舔血的亡命之徒。现在的他,倒更像一个不理庶务的书生,或者是养尊处优的商贾。
  齐若望曾经十分痛恨那锁住他,使得他不能动弹的枷锁;更憎恨那囚住他,夺去他自由的男人。然而,这些竟都成了他保命的助力。
  这一双手,使他假扮成商人没有一丝破绽,不会轻易暴露身份。
  多讽刺。
  他轻吸了口气,试着调动内息,然而内力刚在体内循环了半个周天就不得不停下来。他已经整整三年没有习武,在失去自由前又受了内伤,还没有得到适当的调理便被人囚禁。内伤虽然治好,但是内力长久不用,一时不受控制,难免横冲乱撞,差点要伤及心脉。
  寻思着恢复功力不能急于一时,他只能按下冲动,慢慢地调理。
  月上柳梢头,已是午夜。
  屋外分外安静,竟是连虫鸣声都没有。齐若望又在窗前坐了一会,难得地发着呆。月光温柔地亲吻他的眉眼,却不能融化掉半分寒意。许久,他起身阖上窗户。闭上眼,躺回床上。
  他没有睡觉,只是在等天明。
  ……
  江南的早晨,在走卖人的呼喝声中姗姗来迟。
  大齐南边商贸发达,便没有东西市与居住区的划分。商人凭着银子甚至可以在县府旁租买商铺,小贩也可以在街上随意吆喝,不用怕人驱赶。
  早上,天还蒙蒙亮,小贩便挑着担子出门走街串巷。他们首要光顾的,自然是遍布商铺和客栈的永安街。
  “哎,新鲜的包子,香菇青菜、萝卜木耳还有酱肉馅包子哎!”
  “那小贩!”
  客栈靠窗的座伸出一只手,“两笼肉包,给我送来。”
  “好叻,客官。”
  小贩挑起包子,可这一进大堂,瞬时整个人都腿脚发抖,再也迈不动半步。
  这小小的一楼大堂内,竟然做了七八个黑脸大汉。他们穿着黑布衫,腰挂长刀,煞气凛凛。此时,这些壮汉见他进来,齐齐转过身子盯着他看,那眼神好似就能把他给刮了。
  旁边兀地传来一声轻笑。
  “你怕什么,他们又不会吃了你。”
  说话的是个姑娘,也配着武器,是一把细剑。她身边还坐着两人,皆是男性,一老年一青年,此时几人都望着他,或者说,望着这小贩手中的包子。
  佩剑的姑娘说:“包子放下,钱拿去,便没你事了。”
  小贩如获大释,匆匆放下两笼包子,收了铜钱,便忙不迭地出门去。因为走得太急,临出门的时候还绊了一跤。
  坐在姑娘身旁的青年低嘲一声,“就这点胆量。”
  “怎么了?”姑娘瞪了他一眼,“人家是寻常百姓,还能像你一样杀人如麻,见怪不怪不成?”
  “青青,你这什么话。”青年苦笑道:“我哪里杀人如麻?”
  阮青青道:“比起这些百姓,你们动辄械斗一方,不把人命当命看的大侠客、大英豪,不就是杀人如麻么?”
  青年蹙眉。
  “难道我说的不对?”阮青青看他,“就前阵子,你和快门的人起争执的时候,是不是杀了他们两个人?”
  “我不杀他们,当时横尸当场的便会是我。江湖争斗素来如此,哪容人片刻手软。”
  “哼,你也知道是江湖争斗,寻常百姓可不像你们动辄就沾染人命,遇到大事,自然会害怕。你瞧不起人家,不就是仗着有武功,不把普通人放在眼里么!”
  青年哪想到自己一句话,惹来她这么多非议,又不知该如何解释,“我……”
  “好了,应然。不用理她,她就是爱使小性子。”同桌老者抚了抚长须,摇头笑道:“也不知从哪里听来的道理,便生搬硬套,在你面前卖弄。阿阮,你道习武之人百般不好,为何你自己还要习武?岂不是自拆台面吗?”
  “我习武才不是为了逞能卖弄。”
  阮青青鸣鸣自得道:“我习武,是为了能够胜过那些绿林宵小。一旦他们以武犯禁,扰民不堪,我就能去整治他们。就像那秦卫堂一样,把那些祸害统统都一网打尽——”
  屋内气氛陡然一变,像是触碰了什么不该触碰的禁忌。
  年老者忙得伸出手,点了少女哑穴。同时,拱手道:“失敬,失敬,小女管教不周,口出狂言。还请几位侠士不要放在心上。”
  那边本来听到阮青青的话后脸色大变,刀剑都拔出半分的黑衣壮汉们,见状只能冷哼一声,坐了回去。但是气氛已经僵硬起来,颇有剑拔弩张之感。
  老者知道这大堂是再也待不得,只能匆匆拿起行囊,指示着年轻人带着闹事的姑娘一起离开。
  出门走了好远,他才解开女儿的哑穴。在阮青青暴跳前,抢先一步道:“女儿啊,你刚才可差点惹出大祸。”
  见她貌似不服气,他又道:“你可知,刚才内堂里坐的那些佩刀人是谁?他们正是霸刀堂的人,霸刀堂这次负责在江南搜寻秦善。被他们听见你在为秦卫堂说话,惹急了那些人,恐怕事情还真不能善了了。”
  阮青青闻言,也渐渐安静下来,好奇道:
  “这么说,那秦善真的到了江南?”
  “唉。”
  老者不答,带着徒弟和女儿走远,一边走一边叹气。
  “这江湖,又要迎来一片腥风血雨咯。”
  一切起源于一场惊变。
  三个月前,武林圣地无名谷被不名人士攻破。大火烧山,整整烧了一天一夜。等附近的人赶过去的时候,只看到满山的焦炭,谷内弟子全部不见踪影。
  而在那无名谷后山,被囚禁了三年的大魔头秦善,却也不见踪影。一时之间,谣言纷起,有人说,秦善正是大火的始作俑者,有人说,这大魔头也葬送在火中。无论如何,经此一役,秦善重新回到众人的视线。
  当年搅得江湖一片腥风血雨的秦卫堂前首领,再次成为众矢之的。少林武当,十大门派,水路两方豪侠,便是连朝中人手,都在暗地追查他的踪迹。
  然而,整个江湖搜寻了三月有余,风暴的中心人物秦善,却消失无踪,没有留下半分蛛丝马迹。
  秦善这个人,像是和被大火烧尽的无名谷一样,再不留踪影。
  --------------------------
  一夜未眠,齐若望推门而出。
  “老爷。”
  小厮候在门口,见他出来,连忙上前道:“今日有人送来拜帖。”
  齐若望接过贴,看着上面金刀铁马一般写下的字。
  今夜卯时,凝月楼恭候。
  ——右小嶷。
  齐若望眉头微蹙。
  右小嶷是谁?
  他是年轻一辈中出名的刀客,曾被少林方丈亲道机敏空智,人中英杰。同时,他也是霸刀堂的副堂主。
  可这样的右小嶷,为何要见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商人?
  难道是发现了齐若望的身份?
  略一思索,人皮面具下,齐若望出一个谁都看不到的笑容。可他又有什么身份呢?
  他齐若望,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备车。”
  齐若望道。
  他要去会一会这个右小嶷。
  小厮喊来车时,院内梅花刚落。
  红梅如火。
  踏上车辕的那一刻,齐若望仿佛又看到了那个人。
  那个死在大火中的人。
  秦善。
  
  第3章 病友
  
  “下雪了。”
  端着杯盏的人倚着栏杆,看江面上纷纷扬扬的大雪。
  雪压枝头,带着涩骨寒意,街上的行人被寒意追赶,缩着肩往家赶。
  而这个人却伸出手,接住从天而降的雪,雪本该消融,却在他指尖再度凝为白霜。
  坐在桌前的男人对此见怪不怪,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一饮而下,“可惜再大的雪,也灭不了燎原之火。”
  窗前之人闻言笑看他一眼,“你这话倒像意有所指。”
  男人哼了一声,不再回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