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雪时晴 作者:禅狐

字体:[ ]

 
内容简介
 
文案苦手。
感情线1对1,浓淡不一定。
正文颇清水,慢热。
---------------------------------
番外之后会再发表在其他网志。QwQ
    
 
第1章 壹
    冬日午後早变天,未时过後天色就暗下来,风寒无雪,凰山下一间客栈老早收了灯笼不做生意。这一带没什麽民户,唯有这间没招牌的小客栈,往来客人多是上山打猎、路过商队,由一爷孙俩经营着。
    夜里有人在客栈外头敲门,声音有气无力。
    「来人啊,快开门,做不做生意啊,开门啊。我快冷死了!」
    「就来,别再敲啦,再敲门坏啦。」来应门的青年戴着一顶兽皮帽,高鼻深目,唇上留着胡须,眨着灰蓝色的眼睨视来客。
    敲门的家伙是个身形比店小二还矮小的青年男子,抖落一披风的雪赶紧钻进店里来,乾着嗓子喊:「快来一角酒,我有钱。」
    「噢。」店小二跟着客人走到座位上伸手摊掌,客人脱下连帽披风坐定,睁大眼瞪着店小二掌心,接着会意过来,撇嘴开始解腰间钱囊,拿出一贯钱开始数。
    「不必数了,一角酒就一贯。」
    来客大惊:「这是抢啊?」
    店小二淡淡回说:「那你去城里喝啊。城里便宜。」
    客人不罗嗦了,依依不舍交出那一贯钱买酒喝,叫了点东西吃,来的是两盘菜没有肉,还是冷的,店小二说:「在灶上炒的时候还烫着,端过来就冷了。」
    来客心想这地方偏僻仅此一间客栈,没得挑,罢了。他要了间房歇息,大冷的天,那炕床竟然不暖,客人又跑去敲店小二的门,指着那青年的高鼻抱怨:「我说你们这太不厚道了,我给那麽多钱,炕床怎麽不烧炕?」
    蓝眼蓄胡的青年懒懒瞅着他,用客人听不懂的语言嘀咕几句就带他回客房,告诉他说:「敝店要烧炕得另外加钱,还有炕头及炕稍在外头,阁下得自个儿去生火。」
    「我呿、什麽都我自个儿来,付钱是付什麽意思的?」
    「柴薪要钱。」店小二说完替他把一捆捆柴搬去外面炕头那儿,说:「呐,要多少有多少,够你烧一晚上了。钱得先给。」
    客人瞪大眼睛,抿嘴迟疑,半晌还是把钱掏出来,一面低骂:「吸血,简直吸血。」
    蓝眼的青年多少对这客人起了好奇心,帮忙堆柴火时随口问:「你是南方来的?来凰山做什麽?这里除了商队、传教修行的会路过,就连盗匪都没有,没什麽可抢的。猎户出没也分季节,如今已是严冬,我们这种小店基本上只会准备自己渡冬的东西,因为没什麽客人了。你挑这种时候来是做什麽?」
    那位客人望天叹气,摇头回答:「我啊,我在中土混得不好,四处流浪,边走边做生意,途经凰山就想起这儿山里有个门派,顺路拜师门。」
    「啊?」
    「我说,我要上凰山五灵峰灵剑门拜师。」
    蓝眼青年闻言,即由头到脚打量这人非但个子不高,细看这相貌清秀如女,不由得大笑两声劝道:「你这样子还是打消念头吧。要这麽容易登峰拜师,我胡蛟早也就上去拜个师门修炼仙术啦,哪还用得着跟我阿爷在这儿做买卖。」
    「你叫胡蛟?哈,你别以貌取人,我也是有多少本事讲多少话的,听说只要能上到山里找到巨神木群,越过五灵剑派的外阵即可有资格入门。」
    「我大约晓得巨神木群在哪里,可从没碰过你说的什麽阵,还有什麽剑派的,都是传说中的事,听过却未曾见过。我家阿爷都没见过,我活到现在也碰过那麽几个像你一样说要上山找什麽什麽阵然後拜师入门的家伙,全都有去无回。过了巨神木群不是寻常人兽所能及的地方,危险重重,多半死在山里啦。你知道吗?这凰山是有山神的,不可轻易亵渎,否则你有几条命都不够。劝你别去。」
    貌若女子的客人勾起一边嘴角笑道:「那我更要去了。你说那些人有去无回,说不定是拜师成功了。」
    胡蛟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调侃说:「那要是日後你成仙了,可得多多照顾敝店生意啊。」
    「行,你先替我把炕烧暖了吧。」那客人笑着自报姓名:「我叫路晏。河清海晏的晏。」
    胡蛟心想这人是不是就跟那名字一样,路走得太顺遂,故意自找麻烦上山拜师?他见路晏迳自进屋里,自己留在外头烧柴,没多久他阿爷出来看,他就将那客人的事简单说了。
    路晏在客栈包厢内打坐,说是包厢,其实也只是简单木板隔间,空间窄小,一张土炕就占了大半空间,炕上摆矮几,几上还有他方才点的酒和吃食。他打坐没多久,脑海浮现一抹人身蛇尾的影子,不禁打颤,睁开眼叹气。
    「真是倒了八辈子血楣。」路晏心中嘀咕。他本是个闲散道士,会一点江湖骗术,那日途经一处闹妖鬼的偏僻乡村,妖鬼已吞食一户人家,还对全村施法在他们每个村民脸上都弄印记,搞得村人心惊。
    当时路晏本想占点便宜骗一顿吃喝就走,装模作样带村人到湖边开坛作法说是要封印湖妖,哪知一座小池塘竟真出妖怪,还给他不知下了什麽恶咒,说要慢慢吃光他。
    他为活命只好藉口趁夜出逃,想办法解咒,同时村民身上的恶咒尽解,还以为他是真有本事,遣人送他不少东西,村长还为他凑盘缠,他有有办法跑这百里路远,来到这座传说中的神山。
    这座凰山有许多别名,有人因山里多处竹林亦称篁山,传说这里本是神石产源,天人以神石炼出法宝、神兵器,亦是神兽栖所,天人居住,有着不少远古神话。路晏跑了十多个山头、拜求无数大庙都说此咒无解,还碰到不少同行,就算其中有点修为不行骗维生的,也都说他遇上的妖怪太厉害,此咒难消,除非是真的碰上神仙,他只好死马当活马医,硬着头皮来到凰山。
    路晏心神不宁,寝食难安,生怕那水中妖鬼追来吃他,又不知自己是否真能遇见什麽五灵峰的入门迷阵。方才他跟那个叫胡蛟的信口雌黄,也是不想自己弱了气势,心里仍是惶恐,一手分神摸着身上的钱囊,里面除了碎银也没什麽钱,不过这也是他这旅途的尽头,之後只能听天由命吧。
    路晏收好钱囊叹道:「我虽然行骗江湖,小女干小恶,但那都是为了讨口饭吃不得已为之。没想到夜路走多终见鬼,但这报应实在太大啦。」他鬓角出汗,拿方巾擦了擦之後开始解下衣衫,边脱衣边碎念:「说是妖怪下咒,还以为我脸上也会有刺青,怎麽这个咒比刺青还难堪。刚才在外头觉得冷,现在却觉得很热。」
    路晏脱下上衣,胸前背後满满都是金毛,他走到镜台前,那镜台许久未打磨,映像模糊,却仍看得出镜里映出一个毛人。路晏摸了摸自己浑身金毛,咋舌:「都不知那什麽妖怪,这等恶心的咒术,难道是想把我变成一只猴子再吃?」
    他这身毛起初由肚脐周围开始生长,被下咒已有一个月,一天长得比一天还多,幸亏是冬日能用衣服遮掩,再这麽长下去,说不定两、三天他就真的变成一只大猴子了。路晏起初每天都会剃毛,越剃长越多,索性不剃了,这种天气多少还能御寒。
    路晏拿梳子把毛稍微理顺之後重新穿衣,摸摸自己屁股尾椎,摇头庆幸:「还好没生出尾巴。不过要是死在山里,人家也只会以为山里能有这麽大的猴子吧。呸呸,秽气。」
    客栈占地不大,一点动静就易传遍店里,路晏听见有人敲门。
    喀喀。听起来像是错觉。风声里的敲门声越来越响,胡蛟刚烧完炕回屋取暖不久,听见有来人敲门心情不悦,在门里应:「没钱没房间啦。敝店已打烊,要讨地方睡就去後面柴房去睡。」
    路晏好奇,开门探头查看,见到大门底下缝隙有东西流入,是黑色液体,但那店小二浑然不觉,还在跟门外的人抬杠。门外的人敲门後出声表示:「我有很多钱。想睡店里,拼着桌子当床也行。」
    路晏直觉不对劲,从那黑水里嗅出妖气,急忙喝止:「胡兄弟你先别开门!有古怪!」
    胡蛟停住开门的动作回头望,反问路晏道:「有什麽古怪的?」
    「那门外的可能不是人,是别的东西,你就不怕?」
    胡蛟迟疑了下,点头说:「我怕没钱。不过也怕没命。」
    「我有很多钱。」门外的人再度说话:「不信,请到窗边看,我把钱财放在窗台上,我们打个照面,你就相信我是有钱人啦。」
    路晏冷哼两声说:「妖怪也能修出个人模人样的,要证明你是人,我有办法。」他摸出一张紫符给胡蛟说:「待会儿你把这张符交给对方,对方拿在手里没事那就没事,可从大门进店里,否则还是在外头吹风吧。」
    胡蛟打量路晏,嘀咕着:「看不出还是个懂道术的?」
    路晏昂首挺胸说:「呵,老子懂得可多了。这紫符金贵得很,当心拿别给风吹走,回收还能用的。」
    胡蛟又上下瞄他几眼,纳闷说:「没想到你矮归矮,身材挺壮实啊。」
    路晏觉得这话令人气恼,其实是他体毛多才显得身材太壮,所以臭着脸颐指他去窗口应付。胡蛟来到窗边将窗里隔板卸下,透过笼窗看到外头果真摆了不少透出金属光泽的财物,再将紫符自缝隙递出,试探对方。
    此时路晏再看地面已无黑水,彷佛方才所见皆是错觉,胡蛟说:「那个人是人,我可以开门了吧?」
    「我是人。你们快开门,我快冷死了。」
    路晏走近窗边向胡蛟确认:「你看到他拿符了吗?」
    「是啊,一只手伸来捏着符还动了几下,不会错的。我说你也太疑神疑鬼啊,我也听说不少鬼怪传说,我们客栈在此立足也非一日两日,从来都是歹人比妖鬼可怕的。那些江湖人一动刀剑我这小店就遭殃,还没碰过你讲的什麽『古怪』之事。就算有,那也是自己吓自己比较多,不当一回事儿它也就没事儿。」
    路晏把紫符拿回来,睨胡蛟一眼转身摆手:「随便你。」
    他赶在对方入店之前奔回房,把紫符贴在房门上,心里忐忑,又开门缝偷觑。熟料进店的客人有二位,除了刚才在店外与胡蛟交涉、头戴斗笠的高挑男子,身旁还有一位同样戴纱帽披大衣的女子。
    「噫?」路晏摀嘴关门,转着眼珠思考,片刻再开门即见一张脸贴紧门边跟他相瞪,吓得大叫:「哇妖怪!」
    门外胡蛟讥笑:「妖怪哪有我这般俊俏,你才妖怪,你全家都妖怪。」
    「我全家只有我。我呸。你干什麽贴着门?」
    「那你干什麽也贴着门?」
    「因为……算了不跟你抬杠。刚刚那两人去哪里了?」
    胡蛟说:「当然是进房了。付钱乾脆,一点都不罗嗦,也没有讨吃讨喝的要人伺候,看起来是对年轻夫妻,不知什麽原因到这里来了。」
    「八成有问题。」路晏怀疑那对男女可能不是人。
    胡蛟点同同意,想的却是两回事:「对,有问题。我猜他们是私奔。」
    路晏翻白眼,扫了眼外头环境又问胡蛟说:「这客栈就你一个人忙活?」
    「本来不是的,我跟阿爷开这间客栈营生,平日也有自己的仓库储粮,勉强维生,但不知怎的今年一入秋我阿爷就病倒,几次带他去城里找大夫都说不知病因,要往大城找其他大夫需要更多的钱。我们没钱,现在不能便往外地跑,又没客人投店,只好先这麽拖着。」
    路晏了然:「怪不得你……」怪不得这家伙一副死要钱的模样。
    胡蛟知道他想讲什麽,不怕他讲,迳自说:「其实就算来的客人是妖魔鬼怪,只要有钱我还是可能会开门做生意的。我需要钱治我阿爷的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