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药王谷二三事+番外 作者:苍耳

字体:[ ]

 
原创  男男  古代  中H  正剧  美攻强受  H有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两个人先成亲再谈谈恋爱的故事。
木有什么起伏,日常流水账。
不会虐。会有h,不会很快,也不会很多。
外表来看大概属于美强,从内心来讲是强强。
不过我并不是很会描写外貌,就请诸位自行脑补吧! 
 
 
    第01章
    
    梁渊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陆羡英的脸,这男人长得实在英俊,只是眼尾细长上挑,让他显出几分阴鸷之色。又大约因为近几年身体不好,脸色也不若从前。不过瘦弱却谈不上,反倒生的一副结实匀称的好身材。其实陆羡英并非天生体弱,他是陆家不世出的天才,不到及冠的年纪就已尽得家传,在江湖上崭露头角。梁渊早年就在一些江湖中的公开集会上,远远看见过陆羡英几次,只觉得这男人身量颇高、身姿挺拔修长。那时陆羡英尚未因中毒武功尽失,并且是风头正盛之时,但凡出现在公开场合,都会被人群簇拥起来。当时,就连平素里不喜跟风的梁渊,也忍不住多看了这个青年几眼。以至于现在这境况,让梁渊不禁觉得,造化确有弄人之嫌。
    陆羡英现在正身穿红色喜服,坐在他梁渊的床边上。
    半年前,药王谷第四十七代谷主——梁渊的父亲梁靖,突然召集门下弟子及传人,宣布药王谷即将与苍穹山庄陆家联姻。这件事此前从未被提起过,这突然一宣布,众人都不禁猜测起原因和人选。江湖上众人皆知,苍穹山庄此代庄主只有三个儿子,那么只能从药王谷嫁一个女儿过去。只是适龄的谷主长女已经婚配,小女儿却才刚满十岁,这要联姻,该从何说起?没等大家议论几句,谷主就点了自己家二公子梁渊的名字,说年底就为他迎娶陆家的长子陆羡英。此话一出,厅里顿时炸开了锅,就连素来为人极为淡定的当事人梁渊也略表惊诧。
    谷主夫人听了这个消息差点昏过去,怎奈丈夫根本不听劝,连个缘由都不肯说。倒是梁渊,没怎么反抗就接受了这门突如其来、惊世骇俗的婚事。说起来,药王谷行事怪诞在江湖中是出了名的,究其原因都是谷主本人性格狂放,这一代谷主尤甚。而他的四个孩子,长子为人忠厚沉稳,两个女儿都像夫人,心思细腻为人和善。只有这位二公子梁渊,外表和善、总带着云淡风轻的笑容,骨子里却将谷主的狂放不羁继承了个十成十。这也是为什么,即便梁渊天赋高于大哥,几位长老还是议定了他大哥作为谷主的继任人选,毕竟几位长老都不想再伺候一个性格怪异的谷主了。
    这门婚事在谷主的主张和梁渊妥协的状态下,就这么敲定了下来。随后梁渊就随父亲去苍穹山庄提亲,提亲的当时也只是匆匆的与陆羡英见了一面。再正式见面已是大婚的今日了,也就是到了这天,梁渊才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陆羡英。
    大约是被梁渊专注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陆羡英轻咳了一声,起身去倒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梁渊。回过神来的梁渊接过酒杯,自然地勾住男子的手臂,仰头喝下了这杯酒。他如此坦荡,显得不自然的反倒是陆羡英,他连视线都不敢和梁渊对上。
    “陆公子……”
    “子深……”
    梁渊本打算说些什么,却被这一声打断了。子深是梁渊的字,不知道陆羡英是怎么知道的。在这个情况下,被这个算不上熟识却已然成为自己伴侣的男人,用这种亲密的方式称呼,梁渊不由得愣了一下。
    “何事?”梁渊仍然保持了一贯的温和风度。陆羡英嘴唇开合了几次,但什么都没说出来。梁渊正打算就这样劝他休息时,那削薄的嘴唇却突然亲了上来。看得出来陆羡英很紧张,因为他只敢亲在脸颊上,并且还有些僵硬。梁渊错愕了一瞬,旋即便笑了起来。
    有意思……这人以男子之身嫁过来,莫非除了些逼不得已的原因,还因着些别的什么吗?只是我与他只有数面之缘,提亲前更是连话都没说过两句,会是什么因由?
    梁渊这么想着,却伸手搂住了那紧窄的腰身,缓缓贴向那薄唇。没有亲上去,而是悄声说:“陆公子…好心急啊……”
    如此轻佻,陆羡英竟然没躲,只是定定的看着梁渊容色清丽的脸。他似乎是想表现的镇定,可惜一直僵硬的身体出卖了他。梁渊笑了笑,抱起挺拔的身体挪到了床上。陆羡英突然就更僵硬了,连呼吸都瞬间乱了。知道陆羡英自中毒以来身体一直时好时坏,梁渊便给他切了切脉,确认他除了紧张并无大碍。不过这身体并不像它看起来那般结实,实在是虚弱,梁渊便打消了做些什么的念头,利落的脱了两人的衣服就上床准备休息了。
    才熄了灯没多会儿,梁渊就感觉有只手摸了上来,在自己胸口摸索着。捉住那只不得章法的手,梁渊问道:“陆公子睡不着吗?”陆羡英没有答话,而是不屈不挠的伸出了另一只手,仍然在梁渊的胸前“轻薄”。梁渊差点没绷住笑出来,轻叹了口气,凑近黑暗中的那片温热呼吸,将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
    “唔……”陆羡英似乎有些吃惊,随即又顺从的靠了上来。梁渊在那紧闭的双唇上磨了一会儿,发现这人是真的不识趣,便出声示意:“嘴张开……”
    陆羡英惊得抽了一口气,但没等他反应,梁渊已经捏上他的脸颊,用巧劲儿让他张开了嘴,然后将自己的唇舌堵了上来。陆羡英口中被翻弄的水声作响,幸而黑灯瞎火的,不然就要被看见他红透脸的样子了。
    梁渊起初是存着戏弄的心思,没想到这男人外表冷峻,唇舌却十分软滑,令他欲罢不能。
    “嗯~唔嗯……”被含住舌头的男人发出细小的呻吟,情色的不得了。梁渊感觉自己要忍耐不住了,亲到男人脸颊、又亲到脖子,就要控制不住去撕那轻薄的亵衣了。好不容易平复下来,那男人又用低哑迷茫的声音轻唤道:“子深……?”
    梁渊以为自己要变成禽兽了。
    平复了几次呼吸,这才放轻语调说:“早些休息吧,今*你也累坏了。”说罢拢了拢被子,无意间碰到了男人的手,在这点了三四个炭盆的房间里还是透着冰冷,想是中毒伤了身体的根基。梁渊想都没想就拥住了陆羡英,将他双手贴在腰间捂着,双脚也勾住他的,就这么充起了人肉暖炉。
    虽然陆羡英身材高大,但不知为何,梁渊觉得抱在怀中正好契合,便喟叹一声,轻轻说道:“不知怎么的……我感到像是与你相识许久了一般……“这只是梁渊无心之言,陆羡英却听的心下一惊。
    
    第02章
    
    早上梁渊是在陆羡英之前醒来的,只是一直没睁眼起身。所以,陆羡英亲他的时候,他是知道的。这使得梁渊有些稀罕,因为他这张脸对他倾心的女子确实有不少,但还没遇到过男子。陆羡英这般表现,倒像是真的对他有情意。
    陆羡英只是亲了亲他的额头,就悄悄起身了。按理说新婚的第二天早上,新人不用起这么早。不过不一会儿梁渊就知道陆羡英为何早起了,他在院子里练起了剑来。想来内力虽不在了,外家功夫还是能练的,怪不得身材依旧如此结实。
    梁渊本来是怕起身会吵醒陆羡英,既然人家已经起了,他也干脆裹了裹棉衣起身去看人家练剑。院子里陆羡英只穿了件薄外套,头发在脑后束成一把,一招一式都十分认真,动作也很流畅。梁渊看了好一会儿,陆羡英才发现他,便收了式回到梁渊跟前。
    “吵醒你了?”陆羡英问道,虽然依旧面无表情,态度倒是十分自然的。
    梁渊很自然的接过陆羡英的剑,递给旁边的小厮,答到:“没有,也到了该醒的时辰了。早膳已经有人去备了,一会儿就来,先进来洗漱吧。用过早膳还要去给父亲、母亲敬茶、问早安。”
    陆羡英闻言点了点头,跟着进了屋子,已经有下人捧着洗漱用具等着了。陆羡英似乎是思考了一下,然后去到被捧着的脸盆边,洗了洗面巾,转身就递给了梁渊。梁渊被这动作搞得一愣,似乎是看他不解,陆羡英解释道:“你来迎……迎亲的前一天,母亲专程招我到房中,告诉我进门之后这些都是要做的……”说完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抿了抿嘴又移开了视线。
    梁渊看了看被拧的干巴巴递到面前、还冒热气的面巾,又看了看低垂着视线的英俊男人,终于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陆羡英被笑的有些不知所措,细长的眼睛瞪圆了点。梁渊拿过陆羡英手中的面巾又蘸了一遍水,却没自己用,而是给陆羡英擦起了脸来:“那你待会儿还得照顾我用膳、为我更衣吗?”说着擦完了脸,又执起陆羡英的手仔细擦过,随后自己也随意洗了洗,便拉过陆羡英用膳去了。用膳的时候陆羡英倒是真的打算给梁渊布菜的,只是,他盛碗粥给梁渊,梁渊便夹些小菜给他;他递个包子给梁渊,梁渊便掰开来喂他一半……一餐饭用下来,旁人看着倒像是他俩相亲相爱的互相喂完了。
    一直伺候梁渊的丫鬟连翘在旁边看着,表情是颇为复杂。之前谷主刚宣布这门婚事的时候,连翘还狠狠哭过几次,觉得自己少爷是被逼无奈才要结这门亲,还是同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只是看刚才的架势,两人倒是相处的十分融洽。连翘不免心中有些嘀咕,之前少爷安慰她时就说“并无不可”,现在看来倒不像假装的。
    用过早膳,两人便去给谷主和谷主夫人问安。
    谷主依旧如常,只是谷主夫人,比起看两人昨日拜堂的时脸色更要不好。陆羡英倒是利索,人高马大的往谷主夫人面前一跪,低头唤道:“羡英见过父亲、母亲。”
    谷主夫人又差点昏过去。
    之后梁渊忙给母亲扎了几针,她才缓过来。见夫人缓过劲儿来,梁谷主就叫陆羡英跟他到书房去说话。梁渊本来也想跟着去,谁知道父亲大人却说:“你不准来,在这好好陪陪你母亲。”
    嗯?怎么不太对,不是该“新媳妇”留下来听听婆婆的教导吗?
    见谷主领着“儿媳妇”走远了,谷主夫人——柳韵,这才抓起儿子的手,半晌才说出句话来:“渊儿……娘对不住你,劝不住你父亲,竟让你与男子结亲。这、这陆公子又生的如此…如此……”
    “有男子气概?”
    “对!”柳夫人连连点头,“你父亲当初说要你与苍穹山庄的公子结亲,娘劝阻不住,本想陆公子生的温柔些也好,怎知、怎知……“说到这儿柳夫人竟用手帕抹起了眼泪来。
    梁渊见母亲如此内疚又心痛的样子,却有些哭笑不得。他虽明白这世间以男女结合为常事,却并不觉得两个男子就不可。父亲提出要他娶陆羡英时,他瞬间就回想起当初曾远远看过几次的这个青年。自己是没有心上人的,觉得如此也并无不可,他倒是担心过陆羡英是否自愿如此。不过回想起陆羡英昨晚和今早所为,看来似乎不是被逼无奈。想到陆羡英今早拧的干巴巴的那块儿面巾,梁渊又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便开始宽慰母亲。
    “母亲,陆公子虽然看似高大了些,对儿子却是着实温柔的。“谷主夫人对上自己儿子若有所思的娇羞(?)微笑,怔了一下,突然哭得更厉害了:“渊儿……呜呜呜呜……娘就知道,昨日见了这陆公子娘就想到了……“母亲想到了什么?”
    “本该你是夫君他为妻,可是、可是……呜呜呜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