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债+番外 作者:歧路伯劳

字体:[ ]

 
 
文案
玉鬼不懂叶清。
 
潇洒了小半辈子的他,根本看不懂叶清这样苦涩的人生。
 
叶清他究竟是为什么而活,又为什么而死。
 
他好像活得很悲怆,但却又好像活得很没有意义。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怅然若失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清,玉鬼(安随玉),阿无 ┃ 配角:叶凌云,叶沧,叶滔 ┃ 其它:父子,训诫文
 
 
 
  第一章:祠堂
 
  叶家祠堂。
  此刻传来的是,一声声家法砸在皮肉上的钝响。
  叶家二公子本是一身亵衣地跪着的,此刻已变得贴伏在地上,忍得很辛苦。
  叶清咬着牙,微闭着眼睛。他的精神已经开始有些迷离了,身后的剧痛已经快要变成了麻木。他听见自己一声沉重过一声的喘息声,他觉得自己快要熬不了多久了,可他仍未允许自己叫喊出声来。
  在父亲扬手落下的下一声钝响响起之前,他勉强撑了半个身子,拉扯着父亲的衣角,希望父亲能低头看他一眼。但父亲并没有理会他,手上的棍棒甚至没有因此减慢半分。
  他又挪了挪,微微蜷了身子,抱住父亲的脚踝,带着哭腔道:“父亲……父亲……”
  叶凌云的棍子立刻转了个方向,往他手上招呼。
  棍子很迅速地抽了三下,全在叶清的关节上,手瞬间就肿了起来。
  “唔……”叶清缩回了手,护在身下。
  然后棍子又夹杂着风出现在了身后。
  三年来,每年的这一天,叶清都觉得自己会死在祠堂里。
  被父亲用棍棒无声拒绝了求饶后,叶清也不再求饶了,他知道,父亲怎么会因为他的眼泪而心软呢?不会的,从来都不会。
  不知过了多久,叶清几乎要眼前一黑昏厥过去的时候,父亲似乎是打累了,把棍子一甩。一把抓住叶清的肩,把他拖到那一排灵位前,冷声道:“道歉。”
  叶清勉强爬起身来,又在铺团上跪好,一个头磕下去,口中喃喃不绝:“对不起,哥……哥……对不起……对不起……”
  他面前的牌位和后面的祖宗牌位一比,显得很新。牌位上的名字是,叶洇。他的哥哥,叶凌云的大儿子。
  *
  叶凌云看着自己的二儿子浑身是伤地跪着一个头接着一个头地磕在地上,目光中依旧是令人寒心的冰冷。
  他在条几上拾了三炷香,点燃了,在那叶洇的灵位前拜了拜,插在叶洇灵位前的香炉里。
  比起方才对叶清,他对这一块冰冷的灵位倒是温柔很多,眼眸中甚至微微湿润起来,带着难得一见的怜惜和爱悯。
  叶凌云在叶洇灵前轻轻地叹息了一口气,随即对仍旧在不断磕头的叶清,冷声道:“给你一个时辰时间,去把自己洗干净。今天晚上该干什么,你自己清楚。”
  听见叶凌云发了话,叶清才敢停下磕头和喃喃的声音,跪直了道:“谢谢父亲。”
  “滚。”叶凌云微闭了眼睛,背对着叶清。他已经沉浸于对长子的缅怀之中,根本不愿意再看一眼叶清。
  哪怕此时的叶清连站起身来都得咬牙忍痛,每走一步都得扶着柱子慢慢挪着。
 
  第二章:阿无
 
  叶清慢慢挪回到自己的别苑,额头和背已全是细密的汗。他跌撞着推开门,往圆凳上一坐,趴伏在小酒桌上就不愿意起身了。
  他只想歇这么一会儿。
  忽然间就有人推门进来,动静不算小。
  叶清歪着头看了一眼,有气无力笑着佯怒道:“为什么不敲门?”
  来人看了他一眼,把手里提的热水桶放在地上,道:“敲了门,难道还指望着你给我开门?”
  叶清歪着头,看着那人把桶里的热水倒进澡盆里,有气无力笑着叫他的名字:“阿无。”
  “别叫我!”阿无伸手摸了摸水温,低头也怒道:“下次你再伤成这样……就再也别叫我了!”
  叶清听罢,惨淡地笑。
  阿无走过来,拎起茶壶,给叶清到了杯水砸在他面前,恶声道:“喝水!”
  叶清端过水来,咕嘟嘟地仰面喝光了,淡淡道:“叶家别的主子都比我靠谱,我早些死了,你跟着别人,不好么?”
  阿无回头瞪了他一眼,怒道:“别说些有的没的。反正你下次要再这样,我就真的不管你了!”
  叶清又笑了,惨淡道:“下次……每次不都是这样么,你又不是不知道。”
  “……”阿无看着依旧朝他笑的叶清,没有办法,只得气鼓鼓道:“我去打热水,你先洗个澡。”
  *
  阿无提着水桶走出门去,一低头差点鼻子一酸哭出来。
  叶家上下都知道,叶清这个叶家二少爷如今在叶家过活得格外心酸。说句不好听的,就是稍微有点用的下人都比他过得舒坦。
  叶清本就是庶出,地位不如其他少爷,不得叶凌云的喜爱,这也是情理之中。可自从三年前,叶凌云对他的态度,可谓是苛之又苛。
  阿无一想起三年前的那几天,就会觉得格外的心惊,替叶清揪着心地痛。
 
  第三章:三年前的截杀
 
  叶家原本有四子。
  长子叶洇擅文,聪慧过人闻名方圆,十岁便可与智者对答如流,被惊为天人,深得叶凌云的喜爱,叶凌云曾希望把整个叶家都交到他的手上。
  次子叶清自幼学武,在武学上也颇有造诣。奈何并非是叶凌云的原配夫人所生,所以自小就难得到叶凌云的垂青。
  三子叶沧,年方十八,生得一表人才,温文尔雅,颇有大哥之风。四子叶滔才刚刚十五岁,年轻气盛,活脱脱一个纨绔。
  三年前,叶家要送一匹货出关外。叶洇作为叶家长子跟随货物出行。叶凌云查看出行路线,此去山长水远,唯恐叶洇在路上被仇家害了,就命学武的叶清与他同行。
  叶清原是以为叶凌云终于承认他这个儿子学有所成,终于有了用武之地,欢喜得很。可叶凌云不过是想着要他护住叶洇,耳提面命也就罢了,还非逼得他在祖宗牌位面前赌咒发誓会用生命保护叶洇。
  叶清不知道,其实,在叶凌云心中,让叶清学武,就是为了能够保护叶洇,仅此而已。
  叶清那时别无他法,只好发誓道:“定让叶洇毫发无伤地回叶家。若叶洇受伤,我愿受加十倍的惩处。”
  那时,阿无连夜帮他收拾好行李,并不知道叶清再回来时,已是别一番景象。
  *
  人有时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当货物安全送出关之后,叶清与叶洇一同回叶家。当所有人都放松了警戒的时候,仇家竟然半路杀出,数量竟然有叶家随从一倍之多。这些人不在他们运货时下手,反而在他们卸完货后下手,想来是与叶家有私仇,叶清细微一盘算,心中大惊,这些人恐怕要下杀手。
  而叶家家丁大多武艺不精,只有叶清算是个厉害角色。
  彼时叶清握着手中剑,背靠叶洇,想起出门时的誓言,想着怎么着也得护着叶洇。
  叶洇本就是一介书生,见了那光景,早已吓蒙了。
  叶清靠着叶洇低声吩咐道:“你带人先走,这里交给我,务必好好的回家。”
  叶洇展露出此生从未见过的恐惧和担心,抖着声音问:“那……那你呢!”
  “……别管我了!”叶清喊了声,声刚落下,迎面的仇家杀手已围攻而上。管不得如此许多了!
  谁知那些人见了叶洇要逃,竟然出声大笑道:“叶洇我看你神气得很,不是说是什么不世出的奇才嘛?逃什么,缩头乌龟!”
  叶清更惊,这些人竟然是为了叶洇来的!
  那些杀手轻蔑一笑,竟是连叶清看都不看一眼,直奔叶洇而去。叶清扑身过去,生生拦在那些凶神恶煞和叶洇之间。
  “哼,找死。”叶清只记得对面那些说了声这句话,然后就是一片刀剑砍杀,猩红一片。
  在叶清不知道第几次招架时,他听得身后一声惨呼……那时叶洇的声音!
  不好。叶清回头看去时,叶洇已倒下了。
  “大哥!”叶清心惊,撤了所有的自卫,什么也顾不上了一个侧身跃过去就去挡又要落在叶洇身上的刀子。
  那时叶洇已经吃痛双膝软了下去,叶清一手捂着大哥背上涌出的殷殷鲜血,一手握刀招架。叶清弓着背紧紧护着叶洇,再也无暇顾及自己到底会不会受伤。杀到后来,不知是别人的血,还是自己的血都顺着手掌往袖子里流。等再无人扑上来时,叶清也几乎已经站不稳。
  叶清扔了刀,看着怀中叶洇已经昏迷过去,大惊,拼了最后一口气大吼了一声:“快回叶家!”
  那时叶家家丁只剩下三人。
  等主仆五人火速赶回叶家后,叶清拼着一口气把已经昏迷着的叶洇抱进了叶家大堂,然后“咚——”地一声栽了下去。他只剩下了喃喃地力气,口中说的是:“快救大哥,快救大哥……”
  按照那三个人幸存家丁的回忆,叶清那一路上一分钟都没有合过眼。叶清说,眼睛一闭说不定就再也睁不开了,要死也要把大哥送回叶府之后再死。
 
  第四章:命
 
  叶清回来的那天,阿无听说叶清回来了,还受了伤,就立刻也往前厅冲去。可他看见,叶家老爷叶凌云一脸揪心地扶起叶洇,将叶洇抱在怀中,发了疯一样嘶吼着叫大夫。一身血的叶清却倒在一边,已经昏死了过去,没有人管他。
  “老爷,老爷,救救二少爷吧,求您了,二少爷他伤得太重了……”阿无抚着叶清已没了血色的脸哭道,他从未见过如此多的血。
  “知道了,知道了!你先把他带回去!”叶凌云不耐烦道。
  阿无扶着叶清回了房间,扛到了床上,把自己能找到的金疮药在叶清身上胡乱地抹了个遍。他看着昏睡得一动不动的叶清,心都在嗓子眼了。大约过了三盏茶的时间,阿无都要急的哭出来的时候,大夫终于推门进来了。
  阿无揪着大夫骂:“怎么要这么久才来?二少爷死了你负责?”
  大夫无奈道:“这不是处理好大少爷就过来了么!”
  阿无气得喘气,原来就算是在生死面前,大少爷也要比二少爷重要一些。
  听说叶洇浑身上下就一道刀伤。后来阿无抖着手给叶清上药的时候,数了数,叶清身上至少有六道深可见骨的伤。
  再后来,阿无在叶清面前说起这件事情,气得直红眼睛,叶清却笑着拉他的手道:“别气了,我这不是活得好好的?”
  阿无就在他伤口上洒满了白药,在缠纱布的时候暗暗用力,闷哼着和叶清赌气。
  *
  可那件事情还没有完。
  也许是天妒英才,叶洇没有熬过那几天。
  有的人就是天生命贵,一刀就送上了西天,比如叶洇。有的人天生命硬,遍体鳞伤也能活下来,比如叶清。
  听大夫说,叶洇因为失血过多,扁鹊在世也回天无力,英年早逝。
  叶凌云白发人送黑发人,叶洇白事那天,是叶清第一次见自己的父亲像个孩子一样失声痛哭。叶沧和叶滔围着叶凌云哭,叶清却只是不远不近地站着。他不敢去抚慰叶凌云,他怕叶凌云见了他会更想念叶洇。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全,他只是这么安静的站着已觉得很疼也很累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