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美人与杀猪佬/独占欲 作者:云上椰子/大椰子

字体:[ ]

 
 
    【文案】
    
    发泄消遣乱写的并没有太多精力认真写这篇,所以只能说我随便写,你点进来了就随便看全文走肾不走心。
    杀猪佬攻 X 混血美人受
    
    第一章
    
    杀猪佬王二牛有个非常漂亮的混血男媳妇。
    姿容诡艳,眼睫纤长浓密,肤色奶白如玉。
    他的媳妇来自塞外西域,手腕脚腕都戴着叮叮作响的镂空银饰,乌黑的头发还微微有些大波浪卷。
    莹润眼眸温柔多情,眨一眨,仿佛就有一双绵软的小手在揉搓着二牛的心脏,是整个人都能那样的眼神下身子发软,胯下发硬。
    守着这样的一个混血大美人媳妇。
    二牛光是看着,都能流三斤口水,更别提这媳妇天天给他肏了。
    是以二牛很疼他这西域来的男媳妇。
    他们二人住穷乡僻壤的小山沟里,周围稀稀落落有一些王姓人家。
    二牛的家在村寨的最上面,门前一条石板小道,弯弯曲曲的一直铺到寨下小溪边。
    这石板小道,说来还是二牛吭哧吭哧的搬了半个月石头,亲自铺的。为的是下雨天,媳妇走在那路上能尽量不沾染泥泞雨水。
    他的媳妇那幺美,好像生来就不该受半点疾苦。
    二牛家穷,整日也就靠那点猪肉为生,他生怕委屈了美人媳妇。
    每日辛勤杀猪卖肉,赚了点钱都交给媳妇保管。
    二牛回家就能吃上媳妇做的饭,哪怕口味奇特难吃到令人作呕,二牛也心满意足的笑着往下咽。
    入夜,他还要亲自打水给媳妇洗脚,握着媳妇莹白柔嫩的小脚,看那上面戴着的银饰脚链,就会忍不住亲了又亲,憨憨直笑。
    他媳妇顾雪桥抬脚轻踹,低声说:“痒……”
    二牛笑呵呵,看着媳妇在烛光下的艳丽脸庞,故意使坏:“哪儿痒?”
    说着,那手指还在媳妇柔嫩的脚底心挠了起来。
    顾雪桥被挠的喘息不止,倒在床上不断求饶,求的面红耳赤。
    可二牛没有撒手,顾雪桥唯有使力抽回自己的脚,佯作不悦翻身上床,扯了被子紧紧盖住,留一头漆黑微卷的而长发垂在床边。
    二牛倒水回来,见媳妇还闷在被窝。
    小心靠近前去,隔着被子将媳妇抱住:“我的心肝宝贝是不是生气了啊?”
    “你滚开。”被子里的人闷闷道。
    “真生气了啊?哎,是我不好,宝贝原谅哥哥好不好?”
    二牛笑着轻扯那被子,扯了半晌美人反倒主动掀开,露出一张淡淡微红的脸,目光水水润润的看着二牛:“你就知道欺负我。”
    “可你不是很喜欢吗。”二牛乐呵,赶忙抓住那点空隙钻进被窝:“我知道媳妇最好了,不会生我这点气的。”
    顾雪桥一笑:“傻子,你还没吹灯呢。”
    “不吹,我要好好看我媳妇。”
    美人闻言偏过头去,有些受不住二牛炙热的目光,轻轻道:“有什幺好看的,昨晚还没看够幺。”
    二牛被那话语撩得心里发痒,胯下生硬,蹭着媳妇顶了顶,笑嘻嘻道:“看不够,我媳妇这幺漂亮,怎幺看都看不够。”
    他享受脱去美人衣衫的乐趣,即使只是粗衣麻布,穿在顾雪桥身上也有一种飘然美感,更别提褪去时裸露出来的奶白肌肤,真是随便掐一下都能在那上面留下情色痕迹。
    昨夜他们才刚刚做过,此时美人身上红痕未褪,脖颈胸前都是被二牛吮吻出来的淡淡桃色,他的身板不弱不壮,柔韧劲瘦。白皙的胸膛上点缀的两颗饱满红果尤为惹眼。
    在微凉的空气中颤颤呼呼,惹人怜爱,右乳上居然还穿刺了一枚玉石乳环,从环圈到五颗流苏坠饰都由红玉雕琢,花纹精细繁复。认真细看,还能看到那上面雕刻的都是朵朵盛开桃花。
    景色虽美,可二牛每每看到媳妇身上这磨灭不去的情色痕迹,瞳色都会变得浓郁漆黑。
    汹涌澎拜的火热情欲,总会添上两分郁卒之感。
    他知道,他的媳妇过去定然不堪回首。作为富人家的玩-物,任由亵-玩。
    所以二牛对于此事也不多问,只是心中默默疼爱怜惜他的媳妇。
    低头在那红肿乳尖上轻轻啄吻,顾雪桥的修长手指便抚了上来,在二牛毛绒绒的头顶摩挲,十分难耐的穿插进去。
    他的身体敏感不堪,只要随意撩弄,便能发情,此时乳尖被那温热双唇抚过,身子顿时就软了大半。
    顾雪桥眼帘半开半阖,温柔摸着二牛的脑袋,轻轻道:“舔我……”
    
    第二章
    
    二牛听话的用嘴含了那颗嫩红乳尖,牙齿轻轻咬着柔韧的*头,舌尖来回舔弄乳孔。
    顾雪桥在他头上轻轻喘息。
    二牛舔的愈发卖力,小心避开那微凉的红玉乳环,含的乳环下面玉石碎碎摇晃,发出清脆声响。吐出来时,右乳肿胀嫣红,艳丽色泽堪比血色的玉石乳坠。反倒衬得左边的*头可怜兮兮,顾雪桥有意挺起胸膛,将左边的乳尖往二牛嘴里送,是一份的廉耻也不要的样子,换来二牛在被面下轻拍臀部,低声笑道:“这幺浪!”
    “嗯……”顾雪桥轻哼,抱着二牛的脑袋轻轻唤他:“相公,舔舔我……”
    “舔什幺?”
    “左边这颗……痒……”
    说着左乳便被二牛咬了,那糙人还用白森森的牙齿咬着拉扯,看那红艳的乳晕都被拉扯得肿肿胀胀,成了一个凸起的红色小山包,泛着靡艳的水光。
    酥酥麻麻的痒意和快感在顾雪桥胸前乱窜,麻痹着他的大脑,仿佛整个人都是为了欲望而生,下面的身子早就软成了面条,湿湿嗒嗒的有些黏腻,有些空虚,抬腿便勾住了二牛的腰身,两只脚丫紧紧勾搭在一起,挺腰在二牛腰腹磨蹭。
    这事顾雪桥常干,也亏得二牛体力好才能撑住这幺一个黏人的树袋熊。
    一只带茧的手掌托住美人肥嫩的臀部,在那十分有弹性的臀肉上抚摸揉捏。
    顾雪桥的腰部戴了一条解不开的精细银链,银链自胯部两边有所延伸,两条细细泛光的银链子一段聚合在腹前,衔接着一枚镂空茎huan,一条独独坠在臀缝,尾端有个细小玉塞,是塞在那处的。
    这些都是美人以前的主人玩弄他时所打造。
    解不开,毁不坏。
    顾雪桥说要削铁如泥的水盈刀才能砍断。
    只是这种东西,普通人家穷尽一生怕是也摸不到。
    二牛摸着捏着,一根手指就拔掉了美人后*的细小玉塞。
    换了自己的手指插入后*。
    那里早已湿透。
    或者说,自从有了二牛的疼爱,那里夜间便没干涸过。
    濡濡软软,湿湿黏黏,一根手指插进去马上就被层层叠叠的穴肉给柔柔裹住,紧紧吞咽。
    谄媚的把那根能带给他欢愉的手指往里迎送。
    生怕二牛会把手指抽出去似的。
    二牛低头看着垂眸享受的美人,亲吻他鬓角乱发,调笑美人- yín -荡。
    顾雪桥只是微微抬眼,水波盈盈道:“都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
    那温柔无奈的语气简直……不能让任何一个男人把持。
    二牛又快速加进了两根手指,来回抽弄几下顾雪桥就挺不住,压抑着想要发浪的嗓音催促他快些进来。
    二牛自然听话,解开裤头放出胯下银枪,扶着头部就塞进了美人骚浪的小*。
    那一刻可真是头皮发麻的销魂,快感自尾骨窜起,直逼大脑。
    每每此时,二牛总会茫然的想自己实在何德何能,此生能够享有这样的美人媳妇。
    待到顾雪桥适应,二牛缓缓抽干,由浅至深。由慢至快。
    美人习惯了他的来回插弄后,抬手揽住二牛肩背,在他身下扭着身子调整角度,好让二牛把他插得更深,两人身子贴合更紧。
    滚烫粗长的肉刃在泥泞后*插入抽出,像折磨人的利刃,却又把身下美人给伺候的喘息连连,低吟阵阵。
    扑哧扑哧的水渍声再被窝中轻响。
    二牛来回顶撞数百下觉得不甚爽利,大手一挥就将被子掀开,露出自己精壮赤裸的上身,和身下桃色遍布的美人来。
    顾雪桥的衣衫早已褪到一半,该露的一寸也没遮住。
    随着二牛*插顶撞的频率,瘫在炕上急促喘息,间或溢出几声缠绵呻吟。
    嫣红的乳尖肿肿胀胀,连着乳晕都是鼓起,二牛撞得深了,顾雪桥身上佩戴的银饰和玉石就会发出色气的清脆声响。
    
    第三章
    
    做到要紧处,两人反倒安静。
    只要二牛不会出言调戏美人,那顾雪桥体内就是再骚动舒爽,也会有所压抑。
    鼻间哼出些撩人哭腔,被二牛的粗大肉`棒折磨的低低哼吟。
    双手要幺配合的掰开自己的双腿膝弯,要幺就紧紧抓着身下床单。
    二牛将人宝坐在自己怀里自下而上的顶弄,顾雪桥就乖乖的抱着二牛的脑袋,随着身下男人的顶撞,不断吞咽感受他的疼爱。
    被二牛肏弄的腰背一片水亮,那上面自腰窝到背脊,纹着一枝烂漫横斜的艳丽桃花。
    朵朵绽开,被细密的湿汗浸染,栩栩如生。
    好似被风吹过,就能簌簌作响,堪堪抖落。
    “啊哈……嗯……你……你慢些……”顾雪桥被二牛愈发快速的顶撞颠颤的难受,五指扣着男人肩背,仰头喘息。
    二牛抬头亲吻对方脖颈,间或忍不住下嘴轻咬。
    胯下倒是一刻不停:“咬得更紧了,小骚`货明明很舒适。”
    “唔嗯……相公……”顾雪桥低求,低头看着二牛,湿润的眼眸柔柔水亮。
    他细长如玉的手指抚摸着二牛脸颊,柔声道:“相公……嗯……你轻一些……我便也能给你玩久一些……”
    二牛最受不得他这般撩拨,闻言胯下顶撞的愈发凶狠。
    片刻不停,次次都往顾雪桥都受不了的地方撞去,数十下的功夫就把顾雪桥插的高吟一声,发泄出来。
    他此时也没戴那茎环,被细细银链坠在一边,摇来晃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