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以小欺大 作者:想要一条汪

字体:[ ]

 
 
文案
莫思只想安静的把几个弟弟养大,然后娶一个贤惠的媳妇,生一堆可爱的孩子,如果有需要自己也可以帮几个弟弟也带一下孩子,毕竟自己有经验。可谁知道几个弟弟根本就是打算拖着一起断子绝孙。。。
内容标签:年下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思,悔,梦非,幻空 ┃ 配角:铁心 ┃ 其它:年下,总受,养成
 
 
  第 1 章
 
  冬日到来,山谷已经换了一身的银装,动物都已经基本不出来了,安静的只能听见寒风的呼啸声。谷中有一木屋显得甚是突兀,一龆年小儿抱着和他一般高的竹笤帚正把屋前空地的积雪扫除。那小儿并不是寻常的总角装扮,一枝素乌木簪紧紧的把头发固定在脑后,留了少数的几缕散于肩部,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小儿身着高领盘扣的灰色袄衣,外罩宝蓝金线锦绣花团排穗褂,脚蹬红面黑边的鹿皮小靴。一身看似平凡却是京城最有名的绸缎坊当家亲手缝制的,真真是千金难买。
  小儿放下竹笤帚,一张小脸被冻得红扑扑的,似是很满意自己的杰作,笑弯了一双大眼,那模样像极了观音座下的童子。
  “思儿”悠远的声音和这空旷的山谷很是合拍,未见其人,却能想象出这人的气度。
  “铁叔叔”小儿扔下手中的笤帚就冲了出去,眉眼之间尽是喜悦。、
  “思儿,切不可这么莽撞”那人踏雪而至,一手把冲过来的小儿捞起来,眉眼虽严肃但语气之中确是极尽温柔。
  “下次不会了”小儿嘴上应着,那模样却是毫无悔改之意。
  “你啊,我让你练得功夫练没有”
  “在呢,在呢。”小儿圈住那人的修长的颈项,看着那人来的地方,明明是踏雪而来,那雪上却是连浅浅的印记也没有。悄悄的吐了吐舌头,小儿不想告诉男人自己偷懒了。
  “咦?铁叔叔,这是什么?”小儿这才发现男子另一手中拿着的红色条状物并不是包裹,而是一襁褓,好奇的想用手确认一下里面是否有一婴孩。
  “他是幻空,以后幻空就和思儿一起生活了”男人嘴上应着,几步就进了屋里,把小儿和手中的襁褓一齐轻放到那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上,替小儿把褂子脱下来。
  外面寒风凛冽,屋里却不知为何是温暖如春,温度很是怡人。
  小儿两下就蹬掉了鞋子,连鞋袋也一并脱下,那晶莹的脚趾像是一颗颗圆润的葡萄一般惹人怜爱。
  “铁叔叔,他好小啊”襁褓拉开,小婴儿的睡颜让小儿不禁放轻了声音。
  小婴儿长得是晶莹剔透的,梦中不知是梦见了什么好吃的,不自觉的呷嘴,还有一丝晶亮的口水从嘴角滑出。
  “思儿,以后他就是你的弟弟,由你来照顾他好嘛?”男人爱怜的揉了揉小儿的发顶,眼神有些复杂。
  “好啊,铁叔叔,那他以后是不是就要叫我哥哥啊”小儿有些笨拙的将熟睡的婴儿纳入怀中,轻轻的摇晃,婴儿睡得更加的香甜了,小儿很高兴,往日这山谷并不会有外人来,叔叔经常不在,而自己也很少出去,以往的同伴只有这山谷里生活的动物们,现在有了一个和自己一样的小不点自己当然高兴。
  “明日叔叔会找人来教你如何带他,他叫幻空,思儿”
  “诺诺诺,幻空,我是莫思哥哥,以后你要叫我莫思哥哥知道吗?”小儿只顾着自己兴奋,没有看见男人眼里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莫思最终没有让人来帮忙,自己一个人从最初的不知如何是好到能熟练的照顾幻空并没有过多长的时间,在幻空能够露着两颗牙齿,吐字不清的喊着“锅锅”,迈着小短腿踉踉跄跄的跟在莫思后面出门的时候,铁心带着第二个襁褓中的孩子来到了山谷之中。
  梦非来山谷的时候是秋日,在梦非能够满地爬的时候,满谷的老树都开始抽了新芽。
  在莫思背着梦非带着幻空在院子里给圈养的牲畜喂食的时候,铁心带着第三个婴儿来到了山谷里,那孩子名唤悔。
  那时的莫思还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却已经开始有着对着三个弟弟的责任了,虽然辛苦心里却是欢喜的。
  那时的莫思只知道这三个孩子是自己的弟弟,是和铁叔叔一样对自己而言最重要的家人。却不知道那三个孩子还是自己一生的劫。
 
  第 2 章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山中无岁月,春去秋来,莫思很忙碌,忙碌到忘记了过了几个岁月,山谷里本就常无客来,更是容易让人忽略掉许多的东西,如江湖,如朝堂。
  “莫思,莫思,我今天练武的时候摔了”半大的小孩已经长开了不少,明明是俊眉星目,那眼角却偏偏往上挑了一点,且唇红齿白,生生的坏了那阳刚之气,生出一丝的风流来。那委屈的紧的表情更是让人的心都揪成一团了。小小年纪即如此,可知大了以后不知要祸了多少姑娘的心。
  “悔儿乖,哥哥给揉揉”莫思看着那白嫩的还未脱去婴儿肥的手肘上一片乌青,甚是骇人有些心疼,尽管知道练武之人这点小伤是难免的,但对于自己养大的孩子总是带了几分的溺爱的。
  “哼!”为了表达自己的不满,另一小孩把手中之剑挽了几个漂亮的剑花,把那闪着冷冽颜色的剑锋收入剑鞘。一声不吭的把手伸到莫思的面前,和悔的手不同,这人的手指纤长,并不似女子一般的柔软,反而很有力,骨节分明却并不突兀,而且细看就能发现,那人掌心处皆有薄茧,有一种专属于男子的修长之美。那虎口处的几个水泡却毁了整体的美感,而且其中一个还已经磨破了,露出里面鲜红的嫩肉。十指连心,定是很疼,那人却是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像是已经习惯了一般。
  倾身亲了亲那人的剑眉,看着那人虽面无表情耳根处却是红了个透。
  莫思道“幻空,等一下哥哥给你上药。你啊,要知万物皆是循序渐进的生长的,练剑也是,不可太过于急于求成的。而且,我听铁叔叔说,幻空的剑术已经是很厉害的了,有些十六七岁的孩子都是比不得幻空的,所以幻空不用那么拼命的”
  看那人梗着脖子不看莫思的眼睛,却是小弧度的点了点头,莫思却不放心。
  幻空是和自己相处时间最长的一个孩子,那孩子看起来冷冷冰冰的,心里却是比谁都要柔软,平时也不喜欢有太多的言语,却心思单纯,只是太过于喜欢练武,总是弄得满身的伤,也不知离开自己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是怎样过的。
  “莫思,莫思,我还疼着呢”悔硬生生的挤到莫思的胸前,把受伤的手高高的举到莫思眼前,想要夺回莫思的注意。
  “哥哥吹吹,悔儿不疼”莫思知道者小淘气是吃醋了,小心的安慰着,还在那额头上印了一个吻,这才哄好这小醋坛子。
  好不容易把两人哄去沐浴,莫思很无奈,自己这是完全沦为管家小斯了,也不知自己上辈子是欠了他们多少。
  这谷里的冬总是要比外面寒了些,幻空和悔儿又是练武之人,食量大了些,莫思熟练的把收拾好的老母鸡下锅,加了许多的药材,熄了一些柴火。这鸡要慢慢地炖味才能出来,切好萝卜,还要给萝卜过一次水,等着下锅。幻空爱吃肉,却是不愿碰这些萝卜之类的。都说冬天萝卜赛人参,定要改掉那坏习惯。悔儿却是过于偏爱蔬果了,还有梦非,没有自己看着,肯定又嗜辣了。
  算算日子,梦非也该回来了,今年本早该回来的,却是拖到了一月还未回来,等他到时候回来又该折腾了。
  想着这三个孩子齐聚一室的情景莫思就头疼的紧,也开心的紧。自小自己便是长在这谷里,虽一年也会出去几次,但对于外面了解的始终是太少了,也曾向往过外面的生活,但是至从幻空他们来了以后自己对于外面的渴望也少了许多,只等着他们长大成人以后,自己就到外面寻一处热闹一点的宅子,取一个平凡的女子,最少还有再有几个孩子,几个平凡一点的孩子,就那样过自己的一生。现年自己18,幻空最大还未满11,悔儿更是才十岁。等他们弱冠,想想那几个孩子都那么的优秀或许还等不到他们弱冠自己就可以实现以上的想法了
 
  第 3 章
 
  梦非回来的时候还有十天就过年了,这几个孩子从两岁开始能够记事开始就每年只有半月的时间呆在谷里,另外半年的时间铁叔叔会带他们出去修习武功和学识,自己也曾提过可以搬出谷外,那样几个孩子也不用那么的辛苦两头的跑,可铁叔叔说这谷里清净,有利于修习,半年在外面学习,半年需要在谷里自己巩固。虽然几个孩子闹过别扭,但铁叔叔说的总是对的,这是也就由不得那几个孩子做主了。
  而今年梦非却在外面呆了近7个月,所以对于梦非,莫思今年就上心了许多。
  “莫思,今晚我要和你睡”几月不见,或许是因为小孩子正式生长期,梦非已经长到了莫思耳根处,连那一向温文尔雅的气质也多了几分的凌厉,虽然面对莫思的时候是还是那样的温柔,但这又岂能瞒过莫思。
  “好”莫思眼里满是纵容,又顺手给梦非夹了一根素白菜。
  看梦非眼里纠结了一下,还是大义凛然的把白菜吃了,莫思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莫思,莫思,我也要和你一起睡”悔蹭着莫思的肩膀,手还悄悄的准备把碗里的鸡肉扔掉。
  “不行哦,我已经答应了梦非的,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顺便再给悔碗里夹了一大块的狮子头。
  “哥哥”幻空的眼神里满是期待。
  “幻空也不行”幻空失望的瘪嘴,瞪了梦非一眼。
  梦非得意的不行,就连平时讨厌的素白菜好像也没有那么难吃了。
  莫思也很满意,如果忽略掉桌子时不时传来的震动,空中飞来飞去的眼刀以及偶尔会误伤到莫思的脚的话,这顿饭那实在是比较和谐的。
  “莫思,明*你是不是要出谷啊”梦非规规矩矩的躺好,看着莫思一身月牙白的亵衣把皮肤衬得更加透亮,眼神有些飘忽。
  莫思也不理梦非,熄灭了烛火,几步便上了床,小心的给梦非掖了掖被角,才放心的躺下来。屋里虽然是不冷,但到底是冬天,总给人一种寒风吹过的感觉,忍不住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的才放心。
  “莫思~”梦非抱着莫思纤细的腰肢撒娇,一点也没有平时温文尔雅的模样。
  “睡觉。明日我一人去集市,你们几个要在家里除尘。”莫思装作恼他的模样,不是自己不想带一个帮手,只是那样的话,那两人定也是要闹着去的。想着去年的时候几人在集市上大打出手的画面,莫思还是决定自己一个人去比较好。过年图的就是喜庆二字,可不想像去年那样给自己添堵。
  梦非看莫思的模样就知他想的什么,知道自己也不能太得寸进尺了,自己总比在偏房独守空房的那两人好得多。
  莫思揉了揉埋在自己胸前的脑袋,拉一下吊在床柱旁的红色穗子,帐幔便自己放下来,也睡了。
  第二日的天气出乎意料的好,阳光晒得人暖呼呼的,天蓝的想让人就这样陷进去。
  “记得我嘱咐的话,要是铁叔叔回来的话,就让他先去自己的房里歇歇,你们的吃食在灶房”莫思今天一身寻常的民家装扮,茶色的对襟袄衣,腰间用同色调的宽带系上,因为天气好,也没有带披肩,还背了一个大背篓,倒也像是一般农家子弟。
  “莫思,莫思,我可以帮你背背篓”悔还不死心。
  “不行”这是无视小狗眼神,毫不犹豫拒绝的莫思。
  “哥哥……”
  “不行”这是还未说完就被无情拒绝的幻空。
  ……
  几人之间难得的沉默,莫思也不理,让几人回去,足尖轻点雪地,几下便不见了踪隐。现在辰时都过了一半了,自己虽然教程快,但架不住节气集市收市早啊。
  “切”悔儿见莫思不见了踪隐,收起了那可怜巴巴的模样,瞪了一旁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的梦非一眼就离开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