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想要美人多挨揍+番外 作者:陵狸

字体:[ ]

 
 
 
文案
冷夕桦,素喜夺人珍宝。大到名门望派,小到江湖乞丐,只要他认为有趣,觉得好玩的东西,都会通通纳入囊中。此外,他这人懒散成性,只要不是什么大事非要自己出手的地步他坚决不踏出门槛半步。 直到有一天,那名青衣人的出现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于是一改往日的态度,三天两头的往那跑。 经历了艰辛无耻的追逐过程,终于让他抱得了美人归。1v1,he结局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端木流宇,冷夕桦 ┃ 配角:紫瑶,云烟 ┃ 其它:
 
PS:番外2锁文
 
 
  第一章
 
  在凤忻楼的后院中,冷夕桦坐在石凳上,无聊的摆弄着以前收集过来的旧玩意。倾絮派的霄灵玉,摩离门的帧月图,阜飘谷的崔骨丸……这些东西都是来自于各大门派的珍宝,或者可以说是某个门派的象征性之物。只要谈起这件宝物,人们便会想到是哪门哪派。
  所以为了防范珍宝被人偷盗或是劫走,他们通常会在放置珍宝的地方设有千奇百怪的阵法,非一般的人能闯得进去。但冷夕桦武功高强且精通阵法,加上他本身便有这癖好,于是便带着那一直跟随着他的紫瑶到处偷偷抢枪,整个桃临城的各大门派几乎都被他们光顾过。
  偷得多了,抢得多了,自然就出名了。
  在武林中,只要提到冷夕桦这三个字,很多人都会恨得牙痒痒的,可是又无可奈何,连自家门派的珍宝都守不住,说出去岂不是太丢门面了?何况凤忻楼的势力也不可小觑,虽是桃临城中最大的茶楼,但也贩卖一些江湖消息,涉足正邪两道,他们多少还是有些忌惮的,不敢轻易去凤忻楼闹事。
  紫瑶是凤忻楼的掌柜,替冷夕桦管理楼中的大小事务。人长得妖艳极了,喜穿红衣。坊间对于他的传闻,除他相貌外,其他被贬得一无是处。
  “楼主,前几天有个外地商人运来了好几箱珠宝,据说是在做什么买卖。”紫瑶在整理那些玩意儿时突然想起了这件事,便随口说了出来。
  冷夕桦眼神一亮:“当真?”他正愁着最近都没怎么有新玩意儿供他消遣,都是些很早以前便偷抢过来的门派珍宝,玩来玩去没意思。
  “嗯,消息百分之百可靠,没准那几箱珠宝里真的藏了些什么稀奇宝物。”紫瑶认真的说。
  “那太好了,我们现在就去瞧瞧。”冷夕桦欣喜的拉过紫瑶的手朝紫瑶所指的方向飞去。可是到了中途时,冷夕桦便停下来坐在别人家的瓦檐上,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道:“瑶儿,可能我太久没动过武了,现在感觉有点累,要不你去帮我寻几件宝贝回来。”紫瑶狐疑的看了他两眼,点了点头。
  等紫瑶离开后,冷夕桦许是坐累了,便干脆换成躺着的姿势,双手交叉枕在脑后,翘起二郎腿,眯起眼睛望着天空成排飞过的大雁。不一会儿,他眼皮打沉,不知不觉中便睡着了。
  这时,屋檐下的一名小童急急拉着一位青衣人走了出来,踮着脚尖指着上面喊道:“主人,那里有个人睡在我们的屋顶上。”
  青衣人仰头望了望,什么话也没说便准备回屋去。那名小童又拉住他,恳求着说:“主人,去把他赶走吧,万一睡坏了我们家的砖瓦怎么办?”
  青衣人顿了半晌,拍了拍小童的手,足尖轻点掠上屋顶,直接一脚把熟睡中的冷夕桦给踹了下来。“噗通”一声,冷夕桦摔了个狗啃泥,人也醒了过来。冷夕桦揉着酸痛的手臂,咬牙怒吼:“谁?到底是谁敢踢本楼主?”
  小童走过去补上一脚,嘲笑道:“我家主人也是楼主,比你这冒牌楼主强多了。”
  冷夕桦被这小童的话给激到了,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一手抓住小孩的胳膊拽倒在地上,装出一副凶神恶煞样,“小屁孩,知道我是谁吗?信不信我一掌就能把你拍死。”居然让这小孩撞见了他的狼狈模样,这让他情何以堪。
  “放开他!”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命令的语气。
  冷夕桦愤愤的转过头,当看清那名青衣人的样貌时,他呆愣住了。对于冷夕桦而言,世间什么类型的美人他没见过,更何况他本身也长了张妖孽脸,可是像这种冷到极致,如同冰水封寒的那种美却是头一次见到。
  小童趁他愣神之际,挣开他的手,跑向青衣人的怀里抽噎着,挤出两滴眼泪可怜兮兮的看着青衣人。
  青衣人拍拍他的背以示安慰,瞧也不瞧冷夕桦一眼,便牵着小童的手离开。
  “哎,哪有主人这样对待客人的,踢我下来好歹也得扶我进去坐坐吧。”冷夕桦在他们背后叫嚷道。
  小童悄悄的回头做了个鬼脸,然后一蹦一跳的跟着青衣人走进屋里并把门掩得严严实实的,还搬来一张椅子顶到房门上。
  冷夕桦低声咒骂了句,捂着肚子走向不远处的凉亭。心里暗道我还真就不走了,看你们还能奈我何?
  屋中,香炉炊烟袅袅,青衣人手拿一本书正看得入神,小童百无聊赖的坐在自己搬到门边的那张椅子上玩弄小指头,晃悠着双腿。一炷香后,小童仍未发觉门外有什么动静,他眼珠子一转,走到窗户旁偷眼瞄去,刚好见到凉亭中有名紫衣男子坐在长凳上,背靠红漆木柱,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的样子,表情甚是惬意。
  小童心里很不舒服,转头对青衣人说:“主人,那个人还赖在我们这里。”
  青衣人没有搭理他,仍专注的看着那本书并提笔在上面圈画着些什么,小童跑过去拉扯着他的袖摆,“主人,去把他赶走吧,万一坐脏了我们家的石凳怎么办?”
  青衣人放下手中的书,对他淡淡道:“认字。”
  虽然青衣人说的话很简短,但跟随他多年的小童自是明白他的意思,无非是想教自己认字,于是撇撇嘴道:“有外人在,我没法集中精神。只要主人把他赶走了,我就能认真的学好多好多字了。主人,你就应了晨儿这个小小的要求吧,好不好?”
  过了不久,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出现在凉亭中。冷夕桦立马睁开眼睛,以手撑额,对着那名青衣人调侃一句:“冷美人,难不成你觉得踹得我不够隐还想再踹一次,要不我们到床上……”
  话音未落,青衣人又一脚踹过去,这下用了十足十的力道。伴随着一声惨叫,冷夕桦被踢飞,从屋檐上滚落到外院。冷夕桦碰了一鼻子的灰,恨恨的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太好了,那个无赖终于被赶走了,主人好棒!”小童欢喜的鼓起掌来。青衣人只是稍微皱了皱眉,并未言语。
 
  第二章
 
  冷夕桦一脚踏进凤忻楼,灰头土脸,头发散乱,发上还插了几根杂草,外袍上破了三四道口子,紫瑶赶紧迎上去担忧道:“楼主,你怎么了?”冷夕桦摆摆手,无精打采的往内院走去。
  紫瑶犹豫着又问了句:“楼主要不要先看一下我拿回的那些宝贝?”
  冷夕桦神情恹恹,提不起一点兴趣。他努力塑造出来的完美形象一下子就被那一大一小的两人给毁了,这使得他非常的郁闷与不快。迟早有一天,他要扒了他们的皮来泄恨。在这武林中,敢惹他冷夕桦的人注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瑶儿,你可知当时我们中途停下来的那个地方是什么人住的?”冷夕桦回到自己房里后,累得扑倒在床上,昏昏欲睡。紫瑶为他盖上被子并细心的掖好被角,仔细回想了下不太确定的道:“好像是岑燕楼。”
  冷夕桦一听到岑燕楼这三个字顿时惊走了所有的瞌睡虫,“你是说那个青楼,难道他是……”虽说他比较懒散,不经常在江湖走动,但他还是会偶尔留意江湖中一些大大小小的事。
  “楼主,你见过他了?”紫瑶疑惑的问道:“据悉此人比较孤僻,鲜少与人往来,想要见上他一面比夺宝物还难。”
  那他是不是该庆幸一下自己不仅见到了端木流宇,还非常荣幸的被他踹了两脚。
  冷夕桦不答反问:“你可知岑燕楼中有什么比较稀奇的宝贝?”作为礼尚往来,他不去岑燕楼一趟给他们制造些麻烦未免有些可惜。
  紫瑶神情古怪的看着他:“你说青楼还能有什么?”
  冷夕桦嘴角弯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直勾勾的盯着他看。紫瑶脸上染了些许薄红,撇过头道:“你看我作甚?”
  冷夕桦一手把他拽下来使他趴在自己身上,挑起他的下巴:“美人,要是我让你去青楼当小倌,你可愿意?”
  紫瑶眼中闪过一丝惊慌的神色,“楼主,你……”十年前,他的家遭逢变故,亲人相继遇难,多亏冷夕桦愿意收留他,给他个安身之所。他早已把这里当成了他的家,把冷夕桦当做自己生命中最不可或缺的存在,而今,他竟然要弃了他。
  “只是让你去当几天小倌而已,又不是真的要你待在那不回来了,再说我也舍不得瑶儿你受苦。”冷夕桦亲了亲紫瑶的脸颊,眨巴着眼睛讨好道。
  紫瑶支吾着半天,最后还是无奈的点点头。对于冷夕桦的要求,他从来都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即使心里百般不愿,那又能如何?
  冷夕桦放开他,从旁边柜子里拿出一瓶药放到他的手心上,示意他倒一颗出来吃。
  紫瑶没有丝毫迟疑的神色,依冷夕桦的意吞了一颗丹药,突然感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冷夕桦挑眉揶揄道:“瑶儿,你就不怕那是毒-药吗?”
  紫瑶笑了笑,把那瓶药珍重的收进自己的怀里,“当年若不是你救下我,可能我早就死在乱刀之下了。”冷夕桦神色微变,挥手让他出去。紫瑶垂眸掩饰眼底一丝落寞的情绪,恭敬的应了声便转身走出门口。
  也许这世上真的有些东西,无论你怎么努力都是求不来的,不属于你的终究不属于你,强求何用?勉强自己,委屈自己,执迷不悔,到头来又可曾换得他半分情意?
  罢了,能待在那人的身边,自己也该知足了。
  第二日,冷夕桦带着紫瑶来到岑燕楼。为了省下不必要的麻烦,冷夕桦也乔装打扮了一番。今日的紫瑶一改往日穿红衣的习惯,选了件素净的白衣,脸上虽易容过,但眉眼间仍掩藏不住那与生俱来的妖冶风情。
  冷夕桦他们并未从前门进入,而是绕到端木流宇住的那个小院。他们刚从墙头翻落到地便碰到一位身穿粉团流纹裹胸,外罩一件柔缎碎花曳地长裙的美艳女子,大约二十来岁的模样,梳着垂柳分桃髻,脸上略施粉黛,五官精致,给人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
  “你们到底是何人?”云烟冷下脸质问道,主子素喜清净,不想在院落中安插过多的影卫,所以防范比较薄弱,能有人闯进来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冷夕桦把紫瑶推向前,笑道:“想必你就是岑燕楼的鸨儿云烟姑娘,正好我这有个上等货色,特地带过来给你瞧瞧,不知云烟可还满意?”
  “我这不收人了,你们还是请回吧。”眼前低着头的白衣人长得确实够俊俏,完全有当头牌的潜质。只是不知为何,她却觉得这人看起来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而且看他们两人的神情,明眼人都能察觉出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这其中定有什么蹊跷。
  紫瑶眸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跪下来以袖掩面,抽噎道:“云烟,求你收留我吧。我父母双亡,本想投奔到表哥那去,奈何我表哥的家境实在太过贫穷,连张多余的破烂棉被都没有。他的妻子嫌他太穷跟人跑了,留下四五个小孩挤在一间四处渗水漏风的小屋里,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苦日子。他为了不连累我,所以才狠下心做出此决定……我什么活儿都可以做的,端茶倒水的打杂类我也很在行。”说着便扯住冷夕桦的袖子,“表哥,你快说句话啊,你那个小儿子不是生了场大病急需银子看大夫么?”
  冷夕桦顿时感到头顶上一大片成群的乌鸦“哑哑”的飞过,愣了半晌才僵硬的扯开嘴角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云烟,你看能否通融一下,其实多收一个也不碍地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