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月落乌啼 作者:边想

字体:[ ]

 
1
一轮圆月高悬夜空。
两个人影以极快的速度在错落有致的屋檐上飞掠起伏。
其中在前的那一人身着黑色夜行衣,脸上带着半张墨色的金属面具,露出形状优美的唇和下巴,体态修长。在后追赶的那人一身白衣,款式低调却难掩华贵,肩上披着轻裘,手执宝剑轻功了得。
两人一路从城里飞到了郊野,黑衣人在树林里终于被白衣人追上。
“那乌,哪里跑?!”白衣人一把抽出宝剑,将剑鞘射向黑衣人。
那乌一把躲过:“宋城主何苦追的我这样紧,反正你也是要放了我的。”
宋城主一声呵斥:“满口胡言!”
他武功极高,用剑更是拿手,又招招夺命,不出五十招便将黑衣人的肩膀划开了一道口子。
那叫那乌的黑衣人疾退几步,抹了下伤处,再看向白衣人的时候眯了眯眼。
“宋毕鸢,你今天是不打算放我走了吗?”
“你意欲行刺霜王,我怎可容你再活在世上?”
不等那乌再做狡辩,宋毕鸢便持剑而上,攻其要害。
那乌一个不查,被对方剑尖挑开了脸上的面具,顷刻间一张极具异域风情的深邃脸庞便暴露在了空气中。
他像是也被对方态度惹恼,冷声道:“既如此,那我也只好使出全力了!”
两人一番缠斗,本是旗鼓相当的功力,却因为宋毕鸢有神兵在手,那乌渐渐有些落了下风。
宋毕鸢一剑刺向那乌心口,被对方闪身避过,马上反手一掌击出,那乌以掌相迎,闷哼一声,嘴角流下一抹鲜红。
见打不过对方,那乌转身就想逃,又被宋毕鸢一剑斩断退路。
那乌眼中划过一抹狠色,突地毫不设防迎面受了宋毕鸢一掌,被打在左肩,整个人直直向后倒去。
宋毕鸢知道那掌威力不打,那乌如此作态必定有诈,提着剑小心靠近。
他走到那乌身旁,忽然跨腿站到他身体上方,居高临下看着对方。
“我都受这么重的伤了,你还想如何?难道真要置我于死地吗?”那乌直直看向他,语气带着刻意的服软。
宋毕鸢“哦?”了声,提剑过顶。
那乌瞪大双眼:“喂!你呜……”
他话还没讲完,就被对方一剑穿肩钉在了地上。
咳出一口血沫,那乌骂道:“宋毕鸢,你他妈混蛋!”
“看你还如何逃。”原来他早看穿那乌意图,如此做不过是让对方无法轻易逃脱。
那乌咬了咬牙,忽地用尚能动的那只手扯着宋毕鸢的脚将他扯跪在自己身上。
宋毕鸢眉头轻皱,抵着他胸膛才没有趴下去。
“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招?”
那乌嘿嘿一笑,揪住他衣襟就往下扯,直到吻到那张仿佛有着冰霜味道的双唇。
宋毕鸢虽然一开始有些抗拒,但那乌引着他的手一路钻进了夜行衣中,轻轻摩挲着柔韧的腰身,宋毕鸢便安静下来,开始专注于这个吻。
他俩越吻越是投入,似乎都想将对方吞吃入腹。宋毕鸢一把剥去那乌的裤子,直褪到膝弯处,露出对方两条肌肉紧实,满含力量的大腿。
那乌肤色较深,腿部的肌肤在月光下如同上好的锦缎,细腻光滑。
宋毕鸢不管他上身是不是在流血,不容他反抗地分开他的腿跟,将两根手指探进对方后*一番抠挖翻搅,直搅得那乌脸色苍白睫毛乱颤。
“宋城主,我对你也不差,何不温柔一些?我下次也好手下留情……唔啊!”
宋毕鸢不知按到他哪里,他如同一尾活鱼腰部离地挺了挺,又因为肩上钉着的宝剑而吃痛落地。
“你话少一点,我到可以叫你少吃点苦。”
那乌知道他说一不二的性格,之后当真忍着不再话多。
他被一把银光闪闪的宝剑钉在地上,肩上鲜血直流,下身赤裸着被一个男人玩弄,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反观宋毕鸢衣冠整齐,神色冷淡,连掏出腿间物什的举动都是那样从容优雅。
宋毕鸢将他双腿合拢举起架在肩上,露出臀中央那点不住收缩的销魂穴,一手握着自己的*物便挺身而入。
那乌被他粗暴的进攻弄得一口痛吼闷在喉间,老半天才缓过劲来。
随后宋毕鸢一番插插拔拔,完全只顾自己爽快,将那乌当成了泄欲工具。
那乌低低呻吟着,肩上痛,下身也痛。
终于,宋毕鸢一击重重地顶入,好似要将那乌整个人顶穿,*物牢牢堵住那*口,一阵轻颤后泄出精华。
那乌呜咽一声,最最要命那点在宋毕鸢最后那几下中被不断顶弄摩擦,也不知对方是不是故意,只是这番下来,他竟也断断续续吐出些白浊。
宋毕鸢将他双腿放下,那乌任它们无力地倒向一边,腿部肌肉抽搐,后*收缩着流出一缕属于别人的阳精。
他心跳的有些快,浑身充斥着高潮的余韵。
“你的床技倒是渐长……”他懒洋洋道。
宋毕鸢理了理衣服,脸上完全不见一丝情欲,起身走到那把将那乌钉在地上的剑旁。
“下次再见,定不饶你!”说完一把将剑拔出,转身而去。
那乌闷哼一声,捂住肩头伤处。他躺在那里衣衫不整又流了不少血,正觉得有些冷,一件雪色的轻裘劈头盖脸笼罩住他。
他闻着轻裘上淡薄的熏香味,勾了勾唇角。
“下次再见还你!”他闷闷地说道,也不知对方能否听到。
 
2
宋毕鸢和那乌的孽缘,还要从几年前说起。
霜王之下有十二城,十二城中有座月落城,城中主人名宋毕鸢,武功高强,世上难逢敌手,最为霜王所信赖。
一日,宋城主在城外不远巡视时,救了一个五官深邃的少年,一看就不是霜国人。
这人就是暂时恢复少年身姿的那乌。
他练的功法甚是邪门,练到一定程度就能永葆青春,而受了严重内伤之后就会返老还童。
宋毕鸢只在两国对垒时远远见过那乌,况且他如今是个少年,故而没认出来,将他带回了城主府。
那乌被救回后恢复极快,没几日就找到宋毕鸢,跪下道:“宋城主,你与我有救命之恩,我愿意一辈子服侍你,尊你为主。”
宋毕鸢却不领情:“你能为我做什么?我手下人才济济,实在不缺你这样的少年。”
那乌暗自咬牙,思索一阵,在宋毕鸢面前站起身,几下解开衣带,衣物尽数落下,露出他诱人的身躯。
“我可以……”他赤裸着身子爬到宋毕鸢身上,“以身相许。”
宋毕鸢不为所动,既不喝止他也不答应他,淡漠道:“你要委身与我?”
“能成为城主的人,乌耐自然是甘愿的。”
宋毕鸢冷眼看着他,不动声色,须臾之后一把搂住少年的腰将他带到了榻上。
那乌墨色的长发铺了满榻,之后宋毕鸢便在这张榻上占有了他。
那乌忍受着对方毫无技术可言的征伐,简直恨不得将人一掌打出去,奈何他忍辱负重,改名换姓,不过是为了能接近宋毕鸢窃得霜国密报,好回去向师傅交差,此时也唯有忍受。
宋毕鸢在那乌身上发泄了一通后便赤裸着身体去到他房间后面的天然温泉里沐浴清洗了,并不管那乌。
那乌气喘吁吁躺在榻上,深邃的眼眸一片慵懒惺忪,蜜色的肌肤上都是汗水,修长的双腿无力地张开着,小*不住收缩,流出一股股白浊。
宋毕鸢沐浴完毕,仍是看他这个样子,皱了皱眉。因不愿弄脏了刚换好的衣服,他便从床上扯下一块帷幔抛到少年身上,再将他整个抱起。
来到温泉边,他看了眼怀着偎着他的少年,眼眸微动,下一刻便连人带帷幔一同抛到了池子里。
那乌被吓了一跳,从池子里浮上来脸色再怎么维持笑意也有些发青。
“洗干净。”宋毕鸢不去管他,叮嘱一句便转身离去。
那乌在他离开后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一掌狠狠击向水面。
他做了宋毕鸢一年的男宠,窃得了不少消息,这些消息有的十分关键,有的却不值一提。
一年之后,那乌的师父传来命令,让他即刻结束刺探回秋国。
那乌故意制造出的内伤其实早就好了,之后他为了维持少年之姿,故意服食了有损身体的药物,不得不说他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既然要回去了,他就停了药,等着恢复武功的那一天再离开。
走之前他想着再干一票大的,那时候宋毕鸢正好在闭关修炼,不得任何人接近,他恢复武功后找机会溜进密室,偷袭了宋城主。
宋毕鸢被那乌一掌打得呕血不止,真气一岔差点走火入魔。
昏暗的密室内,他只能看到那乌高大的身形以及掩在阴影下的小半张脸,但到底同床共枕了一年,虽然年纪不对,还是叫他认了出来。
“……乌耐?”
那乌从阴影中走出,他穿着一件绯红的衣袍,前襟大敞,露出精致的锁骨与胸腹,长发肆意披散着,表情嚣张傲慢。
“宋城主好眼力。”
“你到底是何人?”宋毕鸢捂住胸口咳血,倒在地上难以起身。
“我乃秋国国师殷九霄座下首徒,那乌。”宋毕鸢受伤颇重,此时正是将其一击毙命的最好时机,但是那乌只是过去一把扯起他的头发面对自己,“多谢宋城主一年来的照顾,那乌无以为报,思来想去,唯有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说着一口吻住宋毕鸢带着血色的双唇。
他粗暴地撕碎了宋毕鸢的城主白袍,露出对方满含力量的身躯。宋毕鸢身形颀长,肌肉均匀,肌肤却没有寻常武人的粗糙,反而分外白皙细腻。
“老子早就想干你了!”那乌眼角兴奋地发红,随意扩张几下便捅进了宋毕鸢体内深处。
宋毕鸢咬牙忍受着,但还是痛的身体不住痉挛。
那乌享受着他肠道中规律的收缩与炙热,舒服地喟叹一声,只是稍作停顿便大力*插起来。
他完全就是在凌辱对方,所以并不管宋毕鸢舒不舒服。
“宋城主为人傲雪凌霜,平日里又古板又顽固,在床榻上也是毫无趣味可言,我忍你许久了。”他边*插边说道。
宋毕鸢原本紧紧闭着双眼,闻言睫毛微颤睁开眼来看向那乌:“那还真是……唔委屈你了……”
那乌不知为何被他这冷冷淡淡一瞟,*物又胀大了一圈,顶的越发起劲。
宋毕鸢一声闷哼,又闭眼别过头去。
那乌掐着他的腰,在他腰部掐出一片青紫。他视线紧紧盯着对方,忽地抹开宋毕鸢脸侧沾湿的长发,在其耳边轻声道:“城主……你咬的我这样紧……嗯是不是也要到了?”
宋毕鸢闻言掀开眼皮看向他,目光含着一层水光般。
那乌一口狠狠咬在他的肩颈,下体连番撞击,几乎要将囊袋整个挤进柔软的后*才罢休。
宋毕鸢终于也忍受不住,发出几声模糊的低吟。
“啊……”
那乌一声低吼,腰部颤了几颤,将精华尽数射进了宋城主体内。
喘了几下,他发现宋毕鸢没有动静,赶忙将他脸翻过来,探了探鼻息,发现对方是晕过去了。
他视线下移,发现宋毕鸢腹部有一滩粘稠的白浊,想是刚才被他插射后才力竭晕倒的。
那乌还没完全软下去的*物仍留在宋毕鸢体内,他用指头抹了把宋毕鸢腹部的白浊,送入口中有滋有味嘬了通。
“还挺好吃的。”
他拔出下体整理了下衣物,并未动杀意,而是弯腰将宋毕鸢搬到了榻上,再在对方脸上重重亲了口。
“后会有期,我的城主。”
那之后那乌便回了秋国。
 
3
秋国一王之下有三十二部族,国人多骁勇善战,时任秋王者野心勃勃,欲并邻国霜取其王而代之。奈何霜王座下十二城,城主均武功高强、智谋过人。秋王久攻不下,以名利钱财相诱,得一谋士,尊其为师,助己伐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