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语谰池上+番外 作者:青花玉龙子(上)

字体:[ ]

 
文案
穆修白的眉毛重新长出来了,是两道剑眉。他的稚气脱去,脸上的棱角逐渐地分明,身量不再是属于少年的纤细,而是浑身充满了男性的美。
他站在祁千祉的面前道:“你喜欢我的什么呢?我现在长高了,长壮了。你还能有心情给我盘发梳妆?”
但是祁千祉只是很用力很用力地抱紧他,全身因为激动而颤抖。
穆修白没有抵抗。他只是颓然地闭上了眼睛,
李瑄城,每一次,都是你把我亲手送回了祁千祉身边。
 
一个是时运不齐的王孙公子,一个是太子宫中的孪宠。
一个怀璧其罪,一个求生不得。
 
 
一句话文案:这是一个A掰弯了B,B掰弯了了C的故事。(大误
球收藏球收藏球收藏!!!球包养球包养球包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说三遍说三遍!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乔装改扮 穿越时空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瑄城,穆修白,祁千祉 ┃ 配角:凛冬,祁景凉,祁答雁,祁嵊,绮春,浅夏 ┃ 其它:望月,除沉珠,语谰池主人
==================
 
☆、章一醉玉颓山(一)
 
  除沉珠章一醉玉颓山
  ……
  穆修白迷迷糊糊醒来,全身失了力气。他看看坐在床头的男子,一身水蓝的轻薄之极的衣裳,宽大的领口下露出少女般纤细的锁骨,面上还有未褪去的潮红。
  对方扑上来就道:“碎玉你终于醒了!饿不饿,要不吃点东西?” 
  床前站立的男子则是惨绿的一身衣服配上艳丽的一点朱唇,领着大夫带着童子,还有叫魂的巫士。一切架势布置得十分妥当,把脉治病的安魂压惊的端茶送水的,人影憧憧。男子时不时出声指挥,嗓音极尽柔和但还是掩盖不了他的公鸭嗓子。
  最后这个男子到榻前坐下,兰衣少年便唤一声”阁主“,起身让开。阁主道:“可吓死我了,醒了就好,我会让人好好照顾你的。你倒是说说,你和那个裘公子怎么了,之前不是一直盼着他来,结果他一走你就一病差点病死过去。”
  穆修白失神地听着,似乎没明白他说什么,只是把眼睛闭上,并不答话。
  ”别睡,你几天没吃东西了。好好吃了再睡。“说罢便伸手捞过几案上的糕点,亲自喂他。
  穆修白也觉得自己浑身没力气是饿的,阁主递过来的糕点来者不拒,喂他喝水也喝个够饱。
  竹叶青似有他事,待穆修白吃了些东西也便走了,只说让瑶光好好陪他一会。兰衣少年,即是瑶光,旋即在床头坐下。
  “碎玉你能醒来真是太好了。”他说。他说了很多话,说的时候时而愉悦时而苦恼。
  “你病后,就换梧泉替我抚琴伴唱。他不知是气我的还是怎么的,昨天抚琴时突然换了曲子,和说好的完全不一样。虽然我也会跳那曲,但是一开场的动作可就完全不对了呀。
  “所以我希望你早点好起来啊。我快忍不了了,我和梧泉不对付,你说我该不该和阁主说呢?……”
  “……”
  这里人讲话的调子很奇怪。其实大部分的词他都能听懂,但是他非常疲累,坚持着精神听了很久,好像明白了他在讲什么,又好像没明白,只是觉得浑身难受胸中气闷。
  “碎玉?你怎么不说话啊?碎玉?”突然很惊慌地掰过穆修白的脸直视他,“……不对你自醒来就没怎么说过话,碎玉,你是不是傻了?…”
  穆修白猛的被他一晃,有些怔忡地看向他。
  瑶光眼眶一热:“碎玉……”
  穆修白喉头一阵发酸,“哇”地一口就吐他身上了。
  “久饥之人不宜饱食。公子腹中久空无物,突然吃了这么一大盘子糕点,喝水又是牛饮,肚里想必十分难受。”
  “公子大病初愈,精神不济,神智也未清明,不能讲话许是大病后的遗症。”
  “阁主还是给公子些时日好好调养调养。”
  瑶光松了一口气,竹叶青却是脸色不佳。
  瑶光和他讲了很多话,后来终于算是可以听明白一些,但是内容依然在他的理解范围之外,直到瑶光说:“我晚上不能陪你啦,你好好将养。”
  穆修白对这句话十分理解,点了点头。他还是没敢出声,他觉得自己一讲话就露馅。
  瑶光一走,穆修白无事可做,自觉精神稍济,下床在屋子里走了一会。
  衣柜里并没有换洗衣物,说明这里应该不是长居处。瑶光似乎出了这里会往前面的楼走去,那座楼也比较热闹。不出所料的话瑶光应该住在那里。而自己往常也应该住在楼里,而不是此处厢房。
  童子只是看他颤颤巍巍地走着,忙着什么时候可以扶他一把。童子十岁左右的年纪,才到他的肩膀处。
  床头的铜镜还是很清楚的,照了照,觉得自己虽然脸色不佳,但是好像皮肤变好了。生病果然是把双刃剑。
  就他现在什么状况都弄不明白的样子真是糟糕,阁主也不象是好对付的人。还是得回自己的房间,看看可不可以记起一点什么。但是现在他一动童子就动。
  穆修白皱着眉头静静地看着童子伸出来护他的胳膊,好一会儿,自己回了床上去。
  穆修白只知道此地不宜久留。
  他日日透过窗外可以隐隐约约看见宅子的后头是个小门,有人看守,树木相隔不知道到底有几人。以树木遮掩的区块大小来看,看守应该不会超过两人。而且自己身边常日只有一个手不能持的十岁儿童。
  阁主禁了他的足,不准踏出厢房一步。瑶光怕他闷,日日过来相陪,偶尔和他讲些街头巷尾的传闻。托瑶光的福,这边人讲话他已经可以大致听懂了。瑶光不在的时候,他总是不分白天黑夜地睡着。
  直觉告诉他这种地方要逃出去非常的难。他还是决定走一步看一步。
  不想没过几天就等到了时机,前堂似乎有人砸场子,闹得厉害,后方门口的两个看守也被叫了过去。穆修白稍有点犹疑,一想到竹叶青给他休养的日子不多,便捆好童子,打开窗户,扯着碎布接的绳子一跃而下。
  李瑄城正从隔壁燕声楼闲逛到了醉玉阁后门进来,没走几步,天上掉了个人下来。
  身边的凛冬警惕道:“来者何人?”
  穆修白没看清下面有人,本来差点砸到李瑄城身上,被凛冬一脚踹开,在地上打了一个浑圆的滚,发出一声闷哼。
  出师不利。
  穆修白没有管他们,顾不得身上又踹又摔的痛得要命继续跑。不料凛冬迅速上前,短刀出鞘,架住了他。
  穆修白侧眼看看身前的女子和她手里的刀,浑身僵直。
  李瑄城道:“你是这的小倌吧。我劝你还是乖乖回去。这里的家奴…呵,看起来都挺能打的。凛冬,放开他吧。”
  凛冬利索地退后站到李瑄城身后。
  天时地利差一个人和。穆修白思量之下怏怏地又顺着绳子上去。
  穆修白恨恨地看着靠在窗下的童子,迅速地解了他的布条和塞口的碎布,连着下楼的布条一起藏好了,然后把人拍醒。
  李瑄城挑眉一笑:“还会逃的,怕是入阁还不久。”
  凛冬立在身后,并不接茬。
  李瑄城状遗憾道:“凛冬啊,果然走错路了。我们回隔壁去。”
  醉玉阁里每一位公子的名字都是酒名,选什么酒就见什么人。
  大堂是一眼望不到全貌的。大堂正中挂了一圈儿小木牌,金边双勾,黑漆红字,所悬麻绳逐一增长。新牌便往下走,除名的便摘去。四周卷云纹的置物架上错落地排满了各色美酒,所贴菱形红纸也描了金边。绕过酒牌阵,便见一个硕大的圆台,形似酒坛,一半没入地下,红色的盖头布是细绒的红毯,此处唤作品酒台。品酒台四围都是几案和坐席,二楼则设雅间,供观赏品酒台上歌舞所用。
  一坛酒被选中,就把木牌往上挂起,将架上酒坛取下。
  醉玉阁里藏酒甚众,但多数酒并不是自酿,阁里有采酒人,足迹遍布天南地北。
  “客官今日要什么酒?”
  “相州碎玉。”
  “今日无此酒,客官不如来坛瑶光?”
  “碎玉公子这是怎么了,如今还是不见客。我听说他身有微恙,可是现在还未好?”
  “客官恕罪,碎玉仍是抱恙。”
  来人让仆从送上礼物,道:“这礼托阁主带给碎玉了,叫他好好养身子。”
  竹叶青挥手示意龟奴接下东西,笑到:“一定带到。”
  ……
  待竹叶青转过身,一位蓝衣男子拦住了他的去路。
  “阁主所说的碎玉,可否得见?”便递上银两。
  竹叶青侧眼看了下银两的分量,面上不动声色:“碎玉抱恙,想必客官已经在旁听见了。”
  “何时好?”
  竹叶青听来这句问话是要明确答复的,略一思索道:“客官不曾是碎玉座上宾,如今倒是为何要见?……”
  蓝衣男子似乎不善辞谈,只是从大袖里又掏出了些银两,诚恳道:“可否得见?”
  “客官不像是来喝酒的。”
  “我来沽酒。”
  竹叶青略一思索,还是问到:“客官是在鄙处饮酒,还是回府?”
  “回府。”
  竹叶青道:“客官可是要我阁头牌碎玉?”
  “阁主请出价。”
  竹叶青扑哧一笑,以手掩口:“好大的口气。随我来。”
  蓝衣男子听着他的一副公鸭嗓,终于忍不住眉头皱了皱,紧随其后。
  
 
☆、章一醉玉颓山(二)
 
  一入醉玉阁,大堂所在便是醉玉楼,是为主楼。副楼是颓山楼,为公子所居。此外还有些小楼,东边多是些厢房,为公子所居;西边为厨房和酒窖所在。
  竹叶青领着蓝衣男子去了东边,穿过走廊的时候道:“碎玉身体算是恢复过来了,只是不爱说话。”
  蓝衣男子知道碎玉是成了哑巴,但并不说穿。
  竹叶青此时已在一个房间前面停下,轻叩了两下门。门内一个童声小心翼翼应答道:“是谁人?”竹叶青便道:“我。”听到一阵脚步,接着门“吱呀”一声,小童从里面开了门,露出扎着总角的脑袋,脆生生唤道:“阁主。”
  竹叶青回身向蓝衣男子道:“足下请。”
  蓝衣男子随即迈步进去,见着一个少年坐在琴前,身着杏色的深衣,披着大氅,肤色极其白皙,面上无甚血色,映着窗中斜照,整个人就像一尊玉雕像。竹叶青在身后合上门,也过来了。
  这边却是穆修白上来没多久,听到门外由远至近一阵脚步,随后是叩门的声音。穆修白当即用眼神示意小童应声,自己往窗前的古琴前跪坐下。气息微稳。
  来人是竹叶青和一个蓝衣男子。
  蓝衣男子道:“这位可是碎玉公子?”
  穆修白微颔首。
  竹叶青道:“足下觉得如何?”
  蓝衣男子便给了竹叶青一个锦囊。竹叶青微微拉开口子扫了一眼:“那便是满意了?”
  “足下是现在就带碎玉走呢,还是待明日碎玉公子收拾妥当,我替足下送过去?毕竟这时间,快要宵禁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