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语谰池上+番外 作者:青花玉龙子(下)

字体:[ ]

 
☆、章二十二日有食之(一)
 
  江烟被喻朝河捆着送到了承虬宫来,满脸的委屈。
  祁千祉看人张牙舞爪眼神凶狠,有些犹豫要不要替人把绳子解了。
  江烟道:“喻朝河你居然捆我!快给小爷松绑!”
  喻朝河目不斜视,向祁千祉道:“江烟年岁尚小,殿下还请原谅他出言无状。”然后向在江烟耳旁道,“别嚎了,再嚎我堵上你的嘴。”
  江烟面上腾地起了红,真的扭过头不再言语。
  祁千祉道:“给江小少爷松绑吧。看样子你还不知道你闯了什么祸?”
  陈士毅替人松了绑,江烟方才恭恭敬敬地作了揖,道:“殿下,江烟知错。”
  江烟只见过祁千祉一面,此次也不过是见第二回。因为穆修白的缘故,也不太喜欢祁千祉,但心里知道祁千祉毕竟是太子,也不敢太造次。
  但是一会儿还是委屈地说:“是广沙王世子先动手的。我又打不过他,只能下下毒了。”
  祁千祉闭口不提江烟惹火之事,道:“望月要见你,你去见见他?”
  江小少爷一下子高兴起来:“哪呢哪呢!”
  陈士毅道:“望月公子在书房,我带你过去罢。”
  穆修白见到江烟的第一个想法还是怎么叫江烟派上用场。
  然而江烟向来最是派不上用场。
  “见你一面真难啊,穆修白你……”
  穆修白眼疾手快捂了人的嘴,接口道:“恩,两个月没见。”
  江烟呜咽几声,穆修白道:“在殿下这里你还是入乡随俗叫我望月吧。”
  江烟点了点头。穆修白放开手,江烟的眼珠子囫囵转了几圈,白面团子一样的脸上显出一丝疑惑来。他自从上了京才知道穆修白的事,这会儿轻声道:“我觉得太子对你也挺好的啊。”
  “……”
  “我知道你还是喜欢李瑄城。”江烟忽地把嘴凑在穆修白的耳边轻声道,“这样吧,我想来想去,我把我手中的药都给你,你什么时候给这里的人下了,然后就可以跑了。”
  “多谢。”
  江烟一边竖起耳朵注意着动静,一边把药瓶藏在大袖底下度到穆修白那边去。穆修白拿手握了,就听江烟道:“不过李瑄城花心得很,你想清楚了?”
  穆修白沉吟一会,道:“恩。”
  江烟无不遗憾道:“李瑄城以前可不喜欢男人。我还为此失落了好久。”
  穆修白眼皮一跳。
  江烟道:“我被送回泷上后你多替我注意着些喻朝河。”
  穆修白道:“你果然是喜欢喻朝河?”
  “当然。”江小少爷一笑,露出一口森森的白牙,“喜欢得不得了。”
  穆修白觉得江烟的眼睛亮晶晶的。又想起喻朝河凌厉的狭长的凤目,都不知道江烟哪来的勇气。
  “可惜这人简直像粪坑里的木头,又臭又硬。”
  “那你还招惹他?”
  江烟支支吾吾两句,突然盯着穆修白眼睛下面的青黑:“你是没睡好么?都快黑了半张脸了。”
  “三成的东西到你嘴里就成了七成。昨晚上看书晚了点。”
  江烟道:“真搞不懂你这种神经病,白天日光怎么足,非得晚上看书。不过你没在我学什么都懒了。不行不行,我得回去用功。”
  ……
  四月初,南梁螟。
  四月底,祁夏旱,吴喾旱。
  五月朔日,日食。日无光,则百姓罹苦,国无政事。诗经所载。
  江湖之人则言天下将乱。南梁、吴喾早闻祁夏得了除沉珠,始信为真。
  六月,三国会于祁夏之苍临。
  祁千祉前往苍临,终于不在宫中了,穆修白得了个喘息的机会。然而徐染总是寸步不离,比祁千祉在时看得更紧些。
  徐染教穆修白功夫,穆修白心中有气,两人切磋剑术的时候便一剑挑了徐染的佩玉。
  徐染退开几步,面色无波道:“望月公子近来功力见长。”
  穆修白不语,把剑横在胸前。
  徐染只把剑背到身后去,走开两步捡了玉佩:“这是吴辑的佩玉,还请望月公子日后比剑时手下留情。”
  穆修白才回过神,收剑回鞘,抬眼见徐染手里的佩玉,面上微微发白道:“徐侍卫,我方才冒犯了。”
  徐染左手还反执着剑,伸出两指将佩玉上面的浮尘抹了,藏到怀里去:“无妨。公子今日还练剑么?”
  “不练了。我……抱歉。”
  “公子的内力怕是和属下也相当了。殿下防着公子逃跑,也是自然。公子还请体谅。”
  又道:“属下先告退。”
  穆修白面上无甚波澜,只是向徐染一抱拳:“徐侍卫自便。”
  话都说得如此明白了,他还能干什么。穆修白把握着剑柄的手紧了紧,在水边撒气一般练完一套剑法。
  苍临之会,寒山不复,三国再立十年,息战事。沉盟书于太河。
  祁千祉道:“再立十年,不过是各怀心思罢了。”
  祁千祉归来时,自然很满意穆修白的不生事端。穆修白却不怎么想见祁千祉。
  穆修白抄着些文书,祁千祉批了折子。祁千祉偶尔说两句话,穆修白便应两声。好在本就公务繁忙,祁千祉倒没觉察到穆修白情绪有异。
  批了几个折子觉得自己需要休息,便叫穆修白坐好,自己枕在穆修白的膝盖上。
  “替我揉揉肩。”
  穆修白如言。但他一点都不擅此道,下手不知轻重,时而听得祁千祉道:“轻点轻点。”
  穆修白停了手里的动作道:“殿下别难为我了。我不会。”
  祁千祉睁开眼睛,看着穆修白漂亮的下巴,道:“总要学着来。”
  穆修白的左手在祁千祉看不见的地方微微握了下拳,沉默地继续替人揉肩,微微放轻了力道。
  祁千祉又闭上眼睛,惬意至极。
  “太学筹备得差不多了。”
  穆修白竖起了耳朵。
  “你最晚月底就可以过去。你也是有些本事的,别浪费了。”
  穆修白异常欣喜,不自觉就低头望向祁千祉。
  祁千祉专注地盯着穆修白的眼睛,拿手捏住穆修白的手,把手指放进嘴里,微微吮吸。
  穆修白的小指头微微挑起,手上的动作也停下了。
  祁千祉另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祁千祉抬手将那描金的漆盒伸到穆修白眼前去,明黄的绣着暗纹的袖口边滑落下去一些。
  祁千祉吐出穆修白的手指,道:“你猜这是什么?”
  穆修白仔细盯着看了看。就听那边说:“拿着。”
  祁千祉遂坐了起来,挥手让近侍都下去了。然后便开始低头拿嘴唇勾勒着穆修白的锁骨,一路往下去。一手托住穆修白的后背,一手也一边拨开衣裳,直到穆修白的胸前大敞。
  穆修白便被放倒了席上。
  祁千祉道:“我从泷上带了新的药。”
  穆修白的喉结微微滑动了一下,觉得手上的漆盒有些烫人。
  一只大手仍然往下解着他的腰封。他的主人所发出来的声音也变得有些低哑:“这次的药也许有些烈,你忍着点。”
  穆修白大概就是这样一类人,穿着衣服的时候无比地禁欲,脱了衣服的时候便无比地□□。祁千祉十分享受为穆修白褪去衣裳的过程。
  当中衣也被褪尽,祁千祉将穆修白翻了过来,从穆修白手中拿过那个黑色漆金的小盒,一边开了盒盖,一边俯下身子道:“忍着点儿。”
  便从案上捡过一只干净的毛笔,往那小盒中轻轻一蘸。盒子里是透明的脂膏,比平日用的动物脂膏要薄些,在盒子内虽不会流动,一旦沾上毛笔却被吸得饱饱的。
  祁千祉将那散发着甜香的毛笔顺着穆修白的股沟划过,就见身下的人轻轻一抖。
  药效还没有起来,穆修白的身上早已透了薄红。
  ……
  穆修白的双手被捆在了桌案脚上,双腿无力得蹬了蹬,很快也被祁千祉压住了。
  穆修白的身体已经烧了起来,十分烫人,口中三分情[]欲七分哀求道:“我受不住了……”
  祁千祉自己也早已坚[]挺,却有心玩他,还是慢慢逗弄着穆修白。
  穆修白被撩拨地实在难忍,努力地夹紧了双腿。然而一根毛笔的粗细简直是隔靴搔痒。穆修白的面色潮红,双手不断在桌案脚上摩擦着,希望挣脱开来,身体也慢慢弓起来。
  ……
  “殿下快上我吧……我快要死了。”
  穆修白的声音本就带着砂质,叫[]床声也抹不了这个特质。祁千祉全身的血都冲上了头脑。祁千祉只道穆修白便是求人上他也是说的“快要死了”这样的借口,叫祁千祉只想将人揉到身体里去。
  然而却听到了远远飘来一个声音:“殿下既然在书房,怎么还不能求见了?”
  是李瑄城。
  李瑄城在尚贤苑就能一路走到深苑去。祁千祉心下确实不安得很,怕人就这么一路进来。谁叫他今天精虫上脑非得大白日地在这书房做这事。
  徐染似乎将人死死拦着:“李大人不如等候片刻。”
  李瑄城显然又往里走了几步,不明就里:“那我便坐这等吧,叫你们殿下快一点。”
  这句话十分明白地传进了书房。穆修白似乎也听到了,然而并没有什么反应。他正被药性折磨得难耐,不安地扭动着,嘴里喊着:“殿下…”祁千祉赶紧捂住人的嘴,便只听见“唔唔”的声音。
  祁千祉正是□□当前,一想李瑄城坐在书房外,觉得自己绝无可能继续下去。便拿了穆修白脱下的中衣团了团塞进人的嘴里,站起来整了整衣裳,定神出了门去。
  李瑄城依旧是一身白衣,照常拿着一把乌骨的折扇,见人出来,笑道:“殿下这是忙什么呢?”
  祁千祉道:“不过是近来有些劳神,所以小憩了一会儿。”
  李瑄城便闻到一阵隐约的香气,微微皱了皱眉,只道:“哦,打扰殿下睡觉,真是不该。”
  “承运来此为何事?”
  “臣往西面游医,听到些消息。觉得颇为有趣。”
  “怎么说?”
  “我这次去了率卜的王庭,你猜率卜的人对日食是作何解的?”
  祁千祉微微探究地看向李瑄城。
  “率卜的巫师说这是天下将变之兆。所以他们也开始寻找除沉珠了,说这是除沉珠要易主的意思。”
  祁千祉道:“凭我此次去见三国使者的见闻,我祁夏得除沉珠一事,各国也大概听到风声了。所以此次的十年之会,才会选在苍临。”
  李瑄城道:“可惜不是真的,可得早些找到,叫人看出来,丢人就丢大发了。”
  祁千祉心里正愁着怎么叫人早些走。却听得书房里面一声巨响,接下来便是穆修白的声音:“啊呃——”带着浓重的哭音。
  李瑄城用扇子一下拆了祁千祉和徐染两人的纷纷阻挡,大步几下便冲进了书房里。便见书案倾翻,满地的狼藉,穆修白在打翻的墨水和纸张中难受地扭动着,拿捆着的双手去抠着自己的后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