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风雨路 作者:青衣成白

字体:[ ]

 
文案
风雨路取自风雨同路,意为“在困难重重、坎坷泥泞的生活道路上,作为好同志、一起向前走,达到理想的目的地。”
作者文案废,就不介绍了,看文的大部分是老读者,大家知道我风格的。
白沣X杨广,美攻美受,强攻强受,美强,双方都美,双方都强,想看小绵羊的就不要进来了。
下篇文《风华度》,希望诸位多多支持。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沣、杨广 ┃ 配角:白蕙、白鸿等 ┃ 其它:
 
 
  第 1 章
 
  第一章公主
  “儿见过阿母。”女童和上首的中年美妇见礼。
  中年美妇还未说话,她身边的美貌少妇忍不住笑起来,娇声道:“阿母说的不错,咱们旼娘子真不负阿父给她取的名字。”
  这话一出口,中年美妇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就你会逗她。”
  旼旼穆穆,君子之态,这是杨旼名字的出处。
  杨旼看到母姊笑作一团,一点都没有皇后公主的样子,不由有些无奈,片刻后无奈的笑:“晴娘子都做了母亲还是不安分。”
  萧皇后将幼女搂到怀里,嗔道:“哪有这般取笑自家姊妹的。”
  杨旼被萧皇后搂到怀里,感受到她柔软的胸脯,不由浑身一僵,再也不敢乱动。
  萧皇后没有觉察到她的异样,搂着幼女和长女谈起了外孙。南阳公主初为人母,整张脸上都是满满的笑意。
  皇帝忙完公务回来,看到妻子和爱女笑成一团,脸上疲惫一扫,从皇后怀里捞过幼女,亲昵的道:“你们母女两定是又在捉弄我的小公主啦。”
  杨旼脸上露出笑意,抱住皇帝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皇帝大笑,也不避讳,在幼女脸上亲香了一下。
  皇后和南阳公主笑吟吟的看着那对腻歪的父女。作为帝后的幼女,又颇类皇帝,受尽千娇百宠自是理所当然。
  “晴娘子下次把你家大郎带来。”皇帝吩咐长女一句,继而抚摸幼女的头发:“我家旼娘子也快到嫁人的年龄啦,不知谁家小郎能有福气尚了我家小公主。”
  杨旼低下头默不作声,心中无比沮丧。旼娘子,旼娘子,她是大隋大业皇帝最宠爱的女儿,金尊玉贵的嫡公主,她要认清自己的身份。一遍又一遍给自己催眠,到自己心痛难忍才平复下来。
  皇帝轻轻一叹,也不知道这个女儿什么毛病,最不爱听嫁人这件事,可哪个姑娘能不嫁人呢?当初他那么疼爱晴娘子,舍不得她出嫁,还不是择了佳婿送她出嫁。虽说他也不怕留女儿一辈子,但他的儿孙继位,对旼娘子如何他又不敢保证。
  “阿父可要给我挑个好的,至少要比晴娘子的三郎好。”杨旼慢慢的说道。
  十岁的女童黝黑的瞳孔紧紧的盯着父亲,无比的认真。
  皇帝哈哈大笑:“你个小贪心,宇文三郎已经是难得的好人品,要想胜过他却是难。”
  “哪可不一定。”杨旼道:“再说我也不觉得他有多好,虚伪做作,晴娘子嫁给他真是委屈了。”
  杨旼和萧皇后之间有些拘谨,但和皇帝就熟了,父女感情比之母女感情更加深厚,她一向有什么说什么的:“我要找一个一心向着我,向着咱们杨氏的,不要士族。”
  皇帝惊讶的看着幼女,片刻后他大笑,对皇后道:“我今儿才知梓潼给我生的却是旼小郎。有子若子,夫复何求!”
  杨旼抿唇而笑,父女相似的容颜,相似的笑容格外的融洽
 
  第 2 章
 
  第二章前世
  杨旼是记得前世的。
  他,是的,他,前世或者说前九世他是个男人。
  他前世的名字叫杨昽,前面九世就是一遍又一遍的重生,除了第一世后面八世都不得善终。重生的次数多了他都厌倦了,他不过是个厨子而已,虽然在厨艺圈子里有几分薄命,但怎么看也轮不到这种重生九世的“好事”吧?为什么不把这种“好事”让给别人呢?
  他第一世已经很圆满了,妻子温柔,儿女能干,老有所依。虽然去世的早了那么一点,五十六岁也算够本了。
  然后他重生了。重生到他二十岁的时候,作为第一次重生的人士,他兴致勃勃,并且利用前沿的眼光做出了不小的改变,不过结局不怎么好——不太懂得商业运营的他被对手坑到了监狱里,老婆改嫁,他在监狱被人害死。
  然后,他又一次重生了。这一次,他一边吸取前世的教训,一边利用前两世的经验把前世坑了他的人坑了回去,一边把事业做的蒸蒸日上。然后,走投无路的对方雇人开车把他撞死了。
  第四世……
  第五世……
  第六世……
  后面几世每一世都是一个悲剧结局,他终于累了。第八世他安安分分做回他的老本行,依旧做他的厨子,不想他前世的宿敌也重生了,在他放弃对付对方的时候把他弄死了。
  第九世他躲开着堆纠葛,一心扑在厨艺上,有着九世的底子他的基础好,灵性高,名气比之第一世要大了不少,真真正正的被誉为当世第一名厨。然后,被心生嫉妒的同行雇人枪杀了。
  死的时候他无限疲惫,心想着这次千万不要再重生了,死就死彻底吧。也许上天听到了他的心声,可惜至听到了前半段——他确实没有再重生,但也没有死彻底,他穿越了。
  他穿越成了历史上有名的昏君杨广和萧氏的年仅一岁多的幼女,杨旼。原主杨旼因为一场风寒没有活下来,活下来的是她这个灵魂是个名字叫杨昽的老男人的杨旼。
  男穿女这种事谁都不能立马平静下来,索性她有重生了九世的涵养底子,再加上后世在网络上接触过这种男穿女、女穿男的梗,还能撑住。
  他性子经过九世的磨砺变得有些死气沉沉,要做出孩童的活泼可爱实在不能,索性皇宫里不需要天真的孩子,她这幅老成之态更惹父母兄弟姐妹的喜欢。
  前两年帝后的嫡长子,她的嫡亲兄长杨昭死了,帝后伤心的不行不行的,皇帝儿子不多,她的二兄是个人人厌憎的性子,宫中也就几个公主,再有今年萧嫔所出的庶弟,皇帝也是颇为喜爱。对于自己的子女,皇帝是个好父亲,但凡有求,无不应允,和后世那些傻爸爸没什么不同。
  杨旼生的颇类皇帝,皇帝抱着她任谁都能看出是嫡亲的父女。
  长得像皇帝并不是说杨旼长得不好,实际上皇帝本人就是个姿仪容貌十分的人物,杨旼继承了父亲的容貌,生的比南阳公主这个像萧皇后的大美人公主还要好,由不得皇帝不得意。
  杨旼今年八岁,已经出落的美貌无比,帝女的身份和美丽的容貌让很多家族打着她的注意。毕竟,娶公主还意味着这个家族深的帝心。只要不谈起婚姻,这位公主蛮好说话,一提起婚姻,她就郁闷。
  一个男人心女人身的人,一想到将来要嫁人生子,那是多么痛的领悟啊。
 
  第 3 章
 
  第三章晋阳
  杨旼封号晋阳,别人称呼她多为晋阳公主。
  作为一个公主,她身上有着太多的光环——帝后嫡出,幼女,颇受宠爱。只要她的父母在,没有谁敢怠慢这样一个尊贵的公主。
  也不过一个公主而已。父母一去,加诸在她身上的光环就会一点点散去。
  更何况,晋阳公主的父亲不是一般的皇帝,他是一个亡国之君。他一死,他的儿孙被那些反贼们当狗一样对待,更别说她这个公主了。
  历史上明明白白的写着帝后嫡长女南阳公主的结局:儿子被戮,丈夫另取,遁入空门。那样的结局也许就是她的结局,她怎能甘心?
  何况,她的父亲是个好皇帝啊。虽然被唐朝那些所谓的史学家“污蔑”,被后世那些影视小说作品丑化,都不能掩饰史学家对他的评价:秦始皇做过的事,他(隋炀帝)多半也做了,但是他没有焚书坑儒;我们还可以说,隋炀帝做过的事,唐太宗多半也做了,但是唐太宗贞观时代远不及他大业前期富庶,然而,秦始皇、唐太宗都有“千古一帝”的美誉,隋炀帝却落了个万世唾骂的恶名。”
  她并不是说她的父亲完美无瑕毫无缺点,虽然被影视作品无限的丑化,史学家却对她这位父皇的评价极为高:中国历史上,能与秦始皇并肩的就两个人,一个是稍后的铁木真,一个乃是隋朝的杨广;在中国历史上有始皇气魄、威严的则只有一位,那就是隋朝的杨广,二人个性相似,王朝也短,但贡献一样大。
  这样的皇帝,若不是被乱朝贼子所害,那里有李唐小人在那里污蔑他。千年后的史学家都能从史书的字里行间还原出一些杨广的风采,她作为杨广的女儿,在这样的人物面前,感受到的只有更多。
  也许她成不了这样的人,但她敬仰他,孺慕他。
  皇帝并不知道幼女的心思,将她抱到怀里亲自教她认字。他甚是有耐心,哪怕小姑娘心不在焉也没有发火 ,对着小女儿想要抓笔的举动,轻轻敲了敲她的手:“不急,旼娘子现在还太小了呢。”
  盖因杨旼骨子里是个男人,对上皇后和南阳公主这些嫡亲的女眷总是不自觉的严肃守礼,面对皇帝却是十足的亲近。
  为了自己想出宫的小心思,杨旼磨着皇帝,打着看望长姐和外甥的名头,正大光明的跟着皇帝出宫了。
  大约是好事多磨,刚到闹市区就听到一片凌厉的呵斥:“快闪开!”,高头大马贴着轿子疾驰而去,掀起一阵尘土。
  皇帝凝视着打马而去的背影,目光深沉。若他没有看错,领头的人是宇文述的长子,宇文化及。
  宇文化及是长安城有名的轻=薄公子,皇帝不是没有惩处过他,每每念及宇文述的功劳,宽宥他多次,不想却是越加轻狂了。
  皇帝再次兴起诛杀宇文化及的念头,极其坚决,无人能动。
  杨旼也是大怒,她上辈子是个连自己亲儿子都不太容得下的狭隘人物,哪里由得别人轻视?得罪了她,任是什么人物也别想叫她宽恕。
  “阿父……”
  “回宫。”皇帝沉声道,也没有心情看望长女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完。
  皇帝刚刚预备回宫,不想不远处又有了闹剧。皇帝放心不下,便让近卫一人去打听始末,近卫领命而去,不一会儿回来复命。
  皇帝听罢,原本暗沉的心情竟然一松,笑道:“如此好儿郎,朕可得见见。”说罢,下轿步行,杨旼被一个近卫抱在怀里。一行人往事发出走去。
 
  第 4 章
 
  第四章白沣
  皇帝一行交城不慢,走过去的时候,宇文化及还在和那个据说单手逼得骏马连退三步的小郎君僵持。
  “小子,老子劝你识趣一点。”宇文化及阴沉沉的说道:“就连皇帝老儿金尊玉贵的嫡长公主都在我父面前卑躬屈膝,你算是个什么东西!老子怜惜你这小子一身力气才不和你一般见识,你可不要敬酒不吃!”
  “我不管你父怎样,你家如何,我只知道,你京城重地闹事飞马,闹出人命官司。”小郎君的声音并不是流行的洛阳咏,带着不知道哪个地方的口音,却格外的好听:“王子犯法与民同罪,更何况你还不是王子!”
  “说得好!”皇帝忍不住赞了一声,认真打量着这个不凡的小儿郎。
  宇文化及一见皇帝,眼里几块的闪过几似怨毒,很快又化作诚惶诚恐:“臣见过圣人,圣人赦臣死罪。”
  皇帝冷笑一声:“朕赦你死罪,你能让亡者活过来吗?传朕旨意,宇文述教子不严,贬为庶人。其子宇文化及,罪大恶极,立斩不赦。令,接南阳公主回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