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尘万里[修真] 作者:巫芸

字体:[ ]

 
【文案】
姜皓云曾以为自己这辈子都找不到顾南了。
十三年过去,他从街头流浪的孤儿变成玉虚宫清虚真人座下弟子,一柄飞剑纵横千里,踏遍九州却都未能寻到昔日竹马的踪迹。
谁料冥山偶遇,才知那人已是魔尊麾下一员,“鬼智”之名传遍四域。
 
配角甲:师兄你看他都不记得你了,就算了吧!
姜皓云:我记得他就行了~
配角乙:他可是魔修!正邪不两立!
姜皓云:呵、呵。
 
排雷手册: 
1.修真文,谈恋爱顺带跑剧情;主攻文,失散多年失忆竹马再重逢。
2.狗血有,甜宠有,养成有。应该是篇甜爽文,走正剧风。
3.主要讲述主角和自家白月光竹马劫后重逢相见不相识(别信),情深难叙相爱又相杀(大雾)的感情纠葛。
 
CP:姜皓云(秦云)×顾清河(顾南),1V1 HE。
P.S. ×洁党请自觉点叉不谢。    
 
内容标签: 报仇雪恨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皓云(秦云),顾清河(顾南) ┃ 配角: ┃ 其它:
 
  ☆、01
 
  这天一大早,秦云是在馒头和白粥的香气中醒来的。
  天已经亮了,院子里隐约传来几句交谈声,秦云眯了眯眼,从床上爬起来,张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迷迷糊糊地伸长手去摸放在床头的衣服。
  换好衣服穿好鞋袜走出门,院子里母亲正站在井边打水:“云儿,醒啦?”
  秦云猛地摇摇头,想把脑子里最后几只瞌睡虫晃走。
  “先去洗漱吧,”秦母笑着抚过他的头顶,“早餐也快好了。”
  秦云点点头,拿杯子舀了杯水漱口,清凉的井水一如口腔就激得他整个人一激灵,这才算是完全清醒过来。他含着水胡乱在嘴里“咕噜”了几声,就跑到院子旁边的一小洼菜地里把水吐了,小跑进厨房问:“爹!早餐好了没有?!” 
  秦父笑呵呵地点点头,把刚盛好的一大盆白粥端给他:“小心烫。”
  “知道!”秦云将白粥端到饭桌上,没多久秦父就拿着一盆蒸好的馒头出了来,秦母在院子里叫秦云,秦云跑过去接过母亲手里拧好的手帕,胡乱在脸上抹了一把:“娘,我今天是不是可以出门了?”
  “昨日给你布置的功课可都做完了?”
  秦云忙不迭点头。 
  秦母笑着拿过手帕帮他仔细擦了擦脸:“得先吃完早餐。”
  秦云欢呼一声,快步跑到饭桌前拿碗盛好白粥,迫不及待地灌下去一大口,却被热粥烫了舌头。秦父笑着摇头:“你喝慢些。”
  秦云哈出几口气,又伸手拿过一个馒头咬下去一大口,囫囵嚼了几口就咽了下去,秦母进屋时他碗里的白粥已经喝下了一大半,正把手上拿着的一小块馒头往嘴里送。
  秦母无奈地开口:“吃这么急做什么?”
  秦云没回答,咽下嘴里的馒头后又端起碗大口大口将剩下的白粥喝完,然后把碗往桌上一放:“我吃饱啦!”他说着,正要起身离开,又想起什么,伸手从盆子里摸了两个白花花的馒头拿油纸包了,这才一阵风似的跑了:“我去找小南啦!”
  “这孩子……”秦母轻声叹了一句,将空碗放下,秦父笑眯眯地拿过她的碗,重新帮她盛上一碗白粥,又加了一勺自家做的腌菜在上面:“你就让他去吧!都在家里闷了好几天了。”
  秦母朝丈夫笑笑,没再说话。
  秦云的父母是从别处搬到清河镇来的。他初到镇上不过七岁,其他的孩子对陌生人多多少少都有些排外,一开始都不太敢跟他一起玩,只有住在镇子外的顾南不怕他,于是他就干脆整天跟顾南呆在一起,换着法子逗顾南玩。
  顾南长得好看,镇子里的其他孩子也都喜欢逗他,秦云每每瞧见,心中就会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好似自己的东西被人抢了似的。他仗着自己身体好,打起架来又猛又凶,总爱将顾南抱在怀里,用手臂把顾南护得严严实实的,不让其他孩子逗弄,日子久了,镇子上的其他的孩子见到他都远远绕开,连带着顾南也被他们排斥。
  ——不过顾南对此毫不在意,只每天高高兴兴跟在秦云身边,一见到秦云就笑眯眯地喊“云哥哥”,叫得秦云心里甜得像吃了蜜似的。
  秦云熟门熟路跑到镇子外的一栋小屋门口,伸手使劲捶了捶门:“小南!小南!”
  门很快就开了,妇人见是他,笑意盈盈地领他进门:“小南还在屋里吃早饭呢!”
  秦云喊了声“顾姨”就往屋子里跑,很快就见到了坐在饭桌前喝粥的顾南。顾南听到响动,转头看到秦云,眼睛一亮,忙放下碗跑过来:“云哥哥!”
  秦云高高兴兴地应了,拉着顾南重新走到饭桌前坐好:“你在吃饭?”顾南家今早吃的也是白粥,不过他家的白粥比秦云家的稀多了,看起来倒更像是一碗米汤。
  顾母关了门走进来,正好听到秦云问这一句,就道:“小云吃过饭没有?要不要喝碗粥?”
  顾南也转头看秦云,还站起来想要去给秦阳拿过新碗。秦云赶紧把他按回座位,摇摇头:“我吃过了。”他说完,终于想起手上拿着的油纸包,连忙放到桌上打开来,对顾南道:“我家今天蒸了馒头,我给你带了两个,你快吃!”
  顾南犹豫了一下,在秦云期待的目光中拿起一个递给了母亲,然后拿起第二个递到秦云嘴边。秦云咬了一小口,然后将馒头推到顾南嘴边,顾南这才开口吃了,笑眯眯地跟秦云道谢:“谢谢云哥哥。”他嘴里含着东西,吐字有些含糊,秦云却毫不费力地听懂了,心满意足地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等顾南吃完早饭,秦云跟顾母打了声招呼就拉着顾南出了门,顾南跟着他跑到镇子外坑坑洼洼的田埂上,有些步伐不稳。秦云察觉到他的情况,就慢下步子拉着人慢慢走,顾南乖乖地被他牵着,问:“云哥哥,我们今天去哪里呀?”
  秦云思忖片刻,问:“我们去城外的矮山边上看看,好不好?”
  “好!”顾南对于秦云的提议从来就没有反对过,无论秦云说什么他都会甜甜地应声“好”。秦云拉着顾南小心地避开田埂上不好走的地方,慢慢往矮山进发。
  矮山离着镇子有些远,他们两个小孩人矮腿短,走起来比成年人要慢许多,秦云顾着顾南不愿加快步子,只拉着小孩一步步慢慢走。他们两个小小年纪,体力终究不够,走过一大半路程后就有些累了,秦云见顾南额头上已经开始冒汗,便拉着小孩走到附近一棵枯树下,想让小孩休息休息。
  枯树遮不了阳光,树下的石头被阳光照着,摸上去还有些发热。秦云不敢让顾南坐在石头上,便选了根稍高一点的粗壮树根,用衣袖在上面擦了擦,招呼顾南:“小南,来坐会儿。”
  顾南走过去坐下,见秦云依然站着,便伸手去拉秦云的袖子。秦云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可那根树根长度不够,他若是再坐上去就太挤了,所以秦云还是摇了摇头:“不要紧,我不累。”
  不过顾南这回却没有听话地乖乖坐着,他见秦云不肯一起坐下休息,便也站了起来,一只手还抓着秦云的袖子,大有“你不坐我也不坐”的架势。秦云见他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终于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你呀……”他无奈地摇摇头,看了看那条树根,自己走过去坐下,然后向顾南伸出手:“小南,来。”
  顾南这才乖乖凑到他怀里,让他抱着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大约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营养不够的缘故,顾南个子很小,看起来像是只有五六岁的样子;秦云则发育得比一般的小孩还要早一些,个子抽条很快,身材比顾南要高大许多,将顾南抱在怀里刚好合适。
  顾南稍稍往后靠了靠,倚在秦云怀里,忽然感到背后被什么硬物硌着了,便想转身去看。秦云抱紧他以免他摔下去,问:“怎么了?”
  顾南伸手在秦云怀里摸来摸去:“有东西……”
  秦云一愣,然后才想起自己还带了个礼物没拿出来,赶紧从怀里掏出一个小东西来放在顾南面前。那是一个小小的扁圆的石头,通体布满火红的花纹,有些微的透明,看起来很是好看;石头的一面上刻了个歪歪扭扭的“顾”字,刻痕很浅,“顾”字的顶上被人用东西凿了个小孔,一根红绳从小孔里穿过;另一面则是平整光滑的,什么也没有。 
  顾南好奇地拿着那个石头来看,秦云指着石头上的字告诉他:“这个字念‘顾’,顾南的顾。”
  “顾南的顾。”顾南拿着这块石头翻来覆去地看,脸上笑眯眯的,“顾南的顾。”
  这是本就是秦云刻了打算送给他的,如今见他喜欢心里也觉得高兴,便拿起红绳的两端在他身上比划了一下:“我给小南带上,好不好?”
  顾南点点头,听他的话乖乖坐好,秦臻两手拿着红线绕过他的脖子,在他的后颈上系了个漂亮的结。
  红绳有些长,石头便垂到了顾南的胸口,因为被秦云在怀里捂了许久的缘故,上面还是温温的。顾南低头扒开衣服看了看自己胸前的“礼物”,然后又把前襟拢了拢,高高兴兴地在秦云的脸上亲了一口:“谢谢云哥哥!”
  秦云笑着帮他把前襟理好,也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小南喜欢就好。” 
  两个人在树下坐了好一会儿才继续往前走,没多久,那座矮山已经近在眼前了。秦云有些激动,脚下的步子也不觉加快了两分:“快到啦!”
  顾南被他拉着往前小跑两步,忽然一阵大风刮过,阴冷的空气让顾南不禁打了个寒颤:“云哥哥。”
  秦云回过头来问:“怎么了?”
  顾南怯生生地回答:“风好大……”
  的确,风不知怎么忽然大了起来,而且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狂风呜咽着卷起裸土上的砂石,打在人身上有些轻微的疼,秦云将顾南护在怀里,回头朝镇子的方向看了看。
  原本晴朗的天空不知何时暗了下来,密布的乌云笼罩在镇子上方,空气中似乎多了什么看不见的东西,让人无端觉得压抑。
  风越来越大,秦云渐渐有些站立不住,他的耳边隐约响起凄厉的鬼啸声,让他心惊胆颤。他带着顾南艰难地挪到矮山下的一块大石头后面,努力蜷缩着身体,让石头挡去狂风和飞沙,顾南被他抱在怀里,小身板透出的一点暖意意外地让秦云感到安心。
  “没事的,”秦云将嘴贴在顾南耳边,以免声音被风声盖过去,“可能是要下雨了,等风停了咱们就回去。”他嘴里虽然这样说,心中却已经是后悔万分,若是早知道会下雨,他是绝不会带顾南跑这么远的。 
  顾南的双手抓着他的前襟,大声道:“有云哥哥在,我不怕!”
  顾南的声音很快就淹没在狂风的咆哮中,不过秦云还是根据小家伙的口型猜出了话中的意思,脸上担忧的神色终于褪了些。他搂紧顾南,柔声问:“小南冷不冷?” 
  顾南没回答,只是缩进他怀里,让他抱得更紧些。
  风更大了。
  雨水却迟迟没有落下,甚至连空气都是干燥的,远处的黑云已经压在了镇子上,连镇口的写着“清河”二字的牌坊也被那黑云吞了一半。秦云从石头后面探出头去,居然看到云中露出一个面目狰狞的死人头骨来,将他吓了一大跳。
  狂风中那些鬼哭狼嚎的声音更大了,闹得人心中烦闷,吵得耳朵发疼,他们靠着的那块石头也被风吹得开始晃动起来,吓得秦云赶紧拉着顾南往后退了一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