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影卫十三+番外 作者:红莲故衣

字体:[ ]

 
 
文案
影十三某天大意忘了主人的规矩,逼得他不得不“亲身上阵”来将功赎罪。
然而他们家主人竟然一次又一次,还不肯放过他!
为了活命,影十三只好忍气吞声受了。
只是不知何时开始——他与那位高高在上的人之间,有什么东西变了味。
这是一场博弈,谁先忘却身份,那么谁便输了。
“你不该这样,十三。”
他的兄弟总是如此劝他。
影十三却只能苦笑。
他不该这样,又该如何呢?
内容标签: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影十三 ┃ 配角:王爷及影卫们 ┃ 其它:
==================
 
☆、所谓影卫
 
  影十三是三王府养的人。
  如果非要说得比较直白一点,那就是——一条狗。
  一条可以为主人捕杀猎物以及随时为了保护主人而奋战在前方的狗。
  当然,三王府还是对他们这些狗挺好的,至少每次出任务都有赏赐,每月还有月钱,还给他们弄了个舒舒服服的小院子住着。
  不过,他们对外可不能称自己是狗,因为他们干的活是从几代前的皇帝就规定下的活,皇帝嘛,他们的主人,不能让人称呼他为狗头,所以,他们对外的自称为——影卫。
  影十三在影卫里排行十三,既不是因为年纪也不是因为武功,其他人倒是武功定高低,而影十三,他好像就该是排行十三,从一进入影卫就是十三,影卫的负责人管家都没说什么,其他人也就没有提出异议。日复一日,其他人的排行起起伏伏多少都有变化,唯有影十三还在十三这个位置上,从没换过。
  而这位影十三,除了名字特别,他还有个更特别的身份。
  原本是风华正茂的一个大好汉子,本该在窗外蹲看活春宫,却因为自己一时疏忽,倒霉地成了活春宫的戏子!
  原本嘛,这等服侍人的活是轮不到他的,他就是个风里来雨里去,双手为主人沾满血腥的影卫,可偏生前两月轮到他当值的那天,这一向禁欲的主人弄来个小倌,衣服脱完还没上呢,那小倌便抽出一把小刀,双目怒瞪满脸狰狞地冲向了他家主人。
  影卫影卫,主人的影子,守卫主人的存在。他蹲在窗边树枝上,本来还对活春宫包几分好奇,可谁知道这突生变故,前一晚没来得及补觉的脑子登时清明起来,手上翻出两柄薄刃脚上一蹬破窗而入,瞬息之间就把小倌给解决了。
  这解决了就好了吧,可坏就坏在他前一晚没睡够,清明的脑子还有一分混乱,竟然在他们家厌恶血腥的主人面前杀、了、人!
  熟悉的血腥味一冒出来,他就知道问题大了,一抬头就看见那素日里冷着脸的人如今脸都结冰了,于是,一贯利落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处理了,你,滚回来。”
  说是如蒙大赦也好罢,他飞速把小倌的尸首给抓起往外跑,在和另一班人交班的地方火速化了尸首,又把身上带血的东西扔了,风风火火飞回主人屋子。
  一进屋,他就给跪下了。
  然而求人责罚的话还没出口,面前便冒出了一股腥膻味,他怔怔地抬眼,每个男人都有——大概都有的东西正直挺挺地对着他的脸,红涨涨的,看得出已经情动了。
  “服侍好了,饶你不死。”
  明明身体都动情了,声音还是冷冰冰的,听得影十三大怒,猛抬起头,张嘴就……把那火热给含住了。
  反正影卫就是听命于主人的,他还怕死,不想死,就只能照干了。而且他们家主人好歹还爱干净,虽说心有抗拒,但是外界因素太强大啊敌不过。
  当然了,他是个影卫不是変童,侍候人这活儿干得不咋的,没一会儿他就被人揪着头发往后仰,离开了那愈发胀大撑得他嘴巴疼的玩意。
  “把衣服脱了,背过身躺上去。”
  基本是一个命令一个动作,他乖乖地把自己剥干净送到了狼嘴下。
  从此——所有人都知道影卫十三,成了自家主人的“宠”。
  也不知他们主人哪根筋搭错了,三天两头里都召来影十三,有事没事就让他侍寝,这影十三有苦说不出,却只能乖乖听话。
  三王爷年轻体壮,每次都能折腾上大半夜的时间,饶是影十三练武出身,也经常受不了得在床上歇个把时辰。
  其实一开始就能够让他休息,也倒还好,问题是他伺候完他们家王爷,还得自己辛苦走人清理自己。
  因为,他是个影卫,而不是娈童。
  每一次侍完寝,飞在半空,影十三无时无刻不感觉着双腿间的黏腻和那处火辣辣的疼痛,以及腰腹酸疼的感觉。
  每一次他都想感叹,这活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估计他活着的年头里,有点难等到这活结束。万一结束了,不是他被砍了,就是他被杀了。
  那一日影十三照例伺候完三王爷,从二更被做到三更,变着花样的玩,玩到他差点想开口乞求让他到刑堂手法,却没料到那人忽然很轻易地放过他,怕下一刻王爷就要改变主意,他赶紧地应了,翻身下床套上衣服,单膝一跪便闪身从窗口走人。
  回到房间,影十三沾头便睡,恍惚间耳边一声轻响,他反手扣住床下一柄匕首,窗边有人轻唤:“十三。”
  于是影十三睁开眼,松开了手,起身看着一个人从窗口翻身进屋。
  “十三……你又去那儿了?”来的是影四,算得上是影卫里头的老人。他皱着眉,灵敏的嗅觉闻到屋里头那股子檀腥味,语气有些古怪。
  “咋?”影十三打了个哈欠,他困得眼睛都不想睁开了,“想要就去自荐,不拦你。”
  “……胡说什么!不是我说你,你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会害了自己!”影四是老好人,对这个小他许多从小看到大宛如弟弟的影十三,他总是苦心规劝。
  影十三抬眼看他,然后,直愣愣地往床栽倒。
  “十三!”
  “行了,有话直说,你权当我喜欢。”影十三暗地里翻了个白眼,他倒是想说不喜欢,可问题是这话能说吗,敢说了他命都不知道没了多久了。
  影四无奈,却没法再劝什么。他们都知道这影十三素来是最为随意的人,只是没想到都随意到床上去了还是这性子,虽说活得好,但人,总归还是有尊严。他们是影卫,却不是玩物啊!
  “赤令黄令,你挑一个,剩的给影七。”影四从怀里摸出两枚令牌,透过月光来看,隐约染着不同的颜色。
  府中规矩,影卫令牌分别有赤黄蓝黑四种颜色,任务类型从赤到蓝都不一样,却在最后一个黑色上变换,因为黑令是主人直接下达,从来没有固定模式。
  影十三眨了一下眼,伸手道:“赤令。”
  影四犹豫,却被影十三转身瞪了一眼,那眼睛自带三分光亮,闪闪的让人忍不住心悸,他无奈叹气,却只能把赤令递了过去。
  “你……还是去洗洗罢。”
  “懒,我要睡觉。”影十三把令牌收入怀中,翻身抱住被子闷声道。
  “一身味你也睡得住!”
  “你还没有呢。”
  “……我给你打水。”
  影十三迅速从床上坐了起来,睁着眼死盯着影四不放。
  “……你等会。我去烧水。”
  影十三笑眯眯地开口:“不用,你去老大屋里头,肯定有水。”
  “你怎么知道?”影四疑惑地问。
  “他前两天接了任务,今天回来。”
  “……”影四想了一下,一身血和一身那味……他还是帮影十三吧。
  于是,影一就这么被愉快地坑走了一大桶好不容易烧热的水,欲哭无泪地蹲在门口吹夜风。
作者有话要说:  ╮(╯_╰)╭被锁了,不想改情节,删了发不了的,大概就是十三被压在床上那什么了。
……
我又回去改了……
保留了一些重要的设定……
 
☆、所谓任务
 
  影十三把竹签上最后一颗红彤彤的山楂咬下来,那山楂分量足,撑得影十三的脸都鼓了起来。他眼睛盯着紧闭的木门,费力地嚼着嘴里头的山楂。
  他本来是不吃这些小食的,但是早上路过卖糖葫芦的小摊时,被那些裹着糖衣闪着诱人光芒的红色果子勾了去,再想想自己今个儿接的是赤令,于是影十三便很愉快地付了两枚铜钱买了一串走。
  山楂很酸,但是被外层的糖一混合就变成了酸甜,果肉有些绵软,配着甜脆的糖,略带着些许凉意,吃得影十三无比满足,连身上的不适都宽容了许多。
  就在一颗山楂要被吃完的时候,木门忽然嘎吱一声被推开,一个头戴金饰的女人探头出来左右看了看,回头朝身后不知说了什么,紧接着女人往外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小男孩,约莫七八岁,穿着很是富贵样。
  影十三心中啧啧称奇,吞下山楂,右手一扬,原本夹在指间的竹签便化作了一道利光,那本来还蹦蹦跳跳的小男孩忽然踉跄几步,喉间骤然喷出一道血幕。
  女人似乎还在碎碎叨叨的,也许是察觉到了什么,一回头,她便亲眼看见了男孩随着血花直挺挺地倒下。
  她傻愣了一下,然后尖叫出声。
  影十三很想过去确认小男孩死透了没,但是女人在场,他只好叹息了一下,从屋檐上翻下来,在墙底下画了朵墨梅,迅速离开了现场。
  跑到一处偏僻的巷子里,影十三换下身上朝露深重的衣服,在角落里找出自己早先藏好的麻布衣物换上,然后把换下的衣服全部包好,随便找了一户人家隔墙扔了进去。
  把所有可能指向他的东西销毁完毕,影十三这才压低了头上的竹笠,匆匆忙忙赶往府里头。
  穿过好几条街,他来到后门,轻三下,重两下,长短各二,按照规定敲了门,这才有人从里头把门打开,看了影十三一眼,转身把人给让了进来。
  “挺利索的嘛。”
  影十三摘下竹笠朝来人看过去,开门的是影八。
  影卫从一排到十八,最难看的是影十三,最好看的是影八。
  影八的好看是带着一股媚意,他长相偏阴柔,练得又是白绢,身段柔软,一套招式练下来就跟一个舞姬跳了场舞似的。当然这些都只是次要,重要的是他长了一双桃花眼,看人自带三分朦胧的笑意,盈盈顾盼间仿佛能勾走人的魂。
  本来影八这样的长相是不能进影卫的,但是影八这人自小心就狠,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硬是扛下了影卫老大额外加的训练,脱了一层皮进了影卫,革了名,带上了影八的称呼。
  而影八的好看有时候也贡献不小,影卫好几个人不去青楼,偏喜欢去看影八,看完被揍一顿,乐呵呵地回自己屋思春。
  当然,影十三本来也要加入这一行的,不过自从他被自家主人给压倒后,他就没了心思去看影八了。
  因为他们家主人比影八好看。
  “……信不信再看下去,老子把你的眼给挖了!”
  影十三收回自己的目光,淡定地看向远处:“信,我只是在发呆而已。”
  “老子有难看到让你发呆的程度吗?”
  “……你要相信我只是很困。”
  “哼。”影八从喉咙里发出冷哼,转身走人,他不怎么屑于和影十三打交道,因为影十三不好看。
  实际上影八对比自己难看的都不屑于打交道。
  影十三抬头望天,天蓝悠悠的还飘着几朵白云,阳光晴朗明媚,他打了个哈欠,决定回房补觉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