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锁昕+番外 作者:栗竹幽

字体:[ ]

 
 
 
  锁昕
  作者:栗竹幽
 
 
 
文案
宁伸手抚摸着梓昕清丽的面容,眼中有一丝痴迷,昔日的那个小皇子可是越长越美了。
梓昕用力打掉宁的手:我是堂堂皇长子,凭什么可以嫁给你。
宁靠近梓昕,俯身吻上了他的眉眼:凭什么?难道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二皇子的生父不是皇上吗?
梓昕用力握紧拳头,憎恨的看着宁。
宁伸手拥住了梓昕纤细的腰肢:乖一点,我会好好待你的。
梓昕厌恶的转过头去,只要他还活着一日,他就绝不可能与耶律宁在一起。
从此耶律宁踏上了漫长的追夫之路,但他似乎忘记了他怎样的用心,也抵不过梓昕烙在心上的耻辱。
 
耶律宁缓缓倒下,淡白色的衣角淌下一线鲜血:虎毒不食子,你怨恨我难道连你的血脉也不放过吗
不,梓昕痛苦的跪在地上
 
一日两更绝不弃文,多cp,HE,美强
倘若亲们喜欢此文就收藏一下
内容标签:生子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梓昕耶律宁 ┃ 配角:王墨盖雄高霖罕骏 ┃ 其它:小包子
 
 
 
  第 1 章
 
  缘
  集市上的人群熙熙攘攘,阳光映在每一个百姓的面容上,散发着异样的光彩。
  一个身材高挑衣着华贵的异族少年走在人群之中,他看着路边的小摊贩脸上写满惊异之色,连淡蓝色的双眼也放大了几分。他抬头看向远处拥挤的人群,心中有一丝挤进去的冲动。
  “王子,您慢一点,我都快跟不上了。”远处的侍从奋力跑到了少年身边,他在少年正犹豫要不要挤进人群中的一瞬间,伸手拉住了少年的衣袖,倘若弄丢了王子,他恐怕就不好和主上交代了。
  “我说过了这是在中原,不要叫我王子。”耶律宁瞪了身后的侍从一眼,他难得有机会到中原看看,没想到中原有这么多新奇的玩意,看来他要多住几天好好的逛一逛,以后只怕是没有机会了。
  “是公子。”侍从紧紧跟随在耶律宁身边。
  “公子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回客栈吧。”侍从看着前面不远处拥挤的人群,心中一阵惧怕,倘若他稍有不慎让主子挤进去了,天黑之前他就别想找到人了。
  “现在是天色不早了?”耶律宁看了看抬头可见的太阳,“你放心,我自有分寸。”他可不想白白浪费了这次来中原的机会,他要看遍曾经没有见过的新奇玩意。
  “是。”侍从苦着脸答道,主子是不会走丢,但他回去时身边没有主子的身影,主上同样会废了他半条命。
  耶律宁放弃了走向人群之中,他顺着集市的大路继续向前走着,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阵他从未听过的叫卖声,他不禁侧身望去。远处一道身影重重的撞向了他,他即使在余光之中看到了来人,一时也无法避开,只能与面前的人撞了满怀。
  耶律宁自幼习武,身体素质尚可到不至于跌倒,但他对面的人年纪甚轻,一时没有站住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耶律宁看见面前的小孩明眸皓齿双颊粉嫩,十分可爱,不禁伸手将他扶了起来。
  远处一个面容清丽的少年匆匆赶了过来,“这位公子,家弟鲁莽冲撞了您,实在抱歉。”
  少年俯身行了一个礼,他连忙低头查看身边的小孩有没有伤到哪里,早知弟弟到了热闹的集市如此调皮,他就不带他出来了。
  耶律宁看到少年精致的眉眼,微微停住了目光,虽然中原人大多眉清目秀,举止儒雅,但能像面前人一般美丽也少之甚少,况且他只是一介男子。
  “你真好看。”耶律宁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虽然他并不偏爱人的外貌,但他同样喜欢相貌美艳的人。
  少年微微皱了皱眉,他心知自己容貌美丽,但身为男子又岂能容忍别人像称赞女子一般赞赏他。他碍于面前的人扶起了自家弟弟,将怒气瞒在心中并没有说什么,道了一句告辞转身便离开了。
  “公子,您该不会是看上他了吧。”侍从见少年已经离开了,主子依旧痴痴的看着他的背影,他伸手轻轻晃了晃主子的衣袖。
  耶律宁笑着点了点头,倘若这样的美人能嫁给他也实为不错。
  “公子,我看您还是不要瞎想了,主上怎么会允许您娶一个男子回去,况且刚才的少年衣着不菲,腰间玉佩更是价值连城,或许是王侯世子也说不定,他更不可能与您一同回去了。”侍从看见耶律宁眼中有些认真连忙劝道,就算主上同意了,那个少年也不会甘愿做□□的。
  “怎么不可能,只要我想一切皆有可能。”耶律宁眼中的笑意更深了几分,只要是他看上的一切都逃不了,无论那个少年是什么身份,他都会让他乖乖的留在自己身边。
  “公子,主上来信了,说让我们尽快回去,不要再中原多逗留。”侍从有些担心,倘若被主上知道了今天的事情必然会要他的狗命了。
  “好。”耶律宁点点头,能与那个少年相识也不枉他此行了。
  耶律宁刚向前走了几步便听见身后的呼唤声,他忙转过身去未想到竟然是刚才的那个少年。
  “有什么事情。”耶律宁停住了脚步,他马上就要离开中原,也不介意与美人多聊几句。
  “你刚才把这个挂坠落在我弟弟身上了。”少年将手中的挂坠递给耶律宁,刚才他为弟弟整理衣物时发现弟弟身上多了一样东西,想必是刚才的那个人落下的。他有些生气于耶律宁戏谑的言语,但看到挂坠十分精致,想必对他很重要便连忙追了上去。
  “谢谢。”耶律宁将挂坠接了过去,不过是儿时父王送的生辰礼物罢了,倘若能留在美人那里做个纪念也好。
  “作为答谢我请你吃顿午饭怎样?”耶律宁想象着曾经听说过的中原礼节,倘若回到匈奴一时无法见到美人也实为可惜。
  “谢谢公子,我还有事情先告辞了。”少年领着身边的弟弟匆匆离开了。
  “后会有期,我们改日再见。”耶律宁看着少年渐渐消失的背影,他越发的有一种想要将美人留在身边的欲望。
  “王子难道您还想要一直留在中原吗?”侍从焦急的问道,倘若他们再不回去,主上就该夺命连环催了。
  “不,我会让他亲自来匈奴的。”耶律宁转身向前走去,眼中溢满了自信。
 
  第 2 章
 
  第1章
  风吹拂着枝干发出沙沙的声音,大片的殷红色的花瓣落在地上,漂浮在河面上,仿佛染红了桥头一般,血红的颜色久久未散去。而落在枝头的鸟儿哀鸣了几声亦飞向了远处。
  窗前凝立着一道淡蓝色的身影,如瀑般的长发披散在身后,清丽的面容在阳光下愈加白皙,鼻子小巧秀气,双唇樱红诱人。精致的眉眼间有些忧郁,若秋水般的双眸异常深沉。
  梓昕抬手推开窗扇,衣袖顺着白皙的手腕缓缓滑落,微搭在窗边的手,指节修长而秀气内壁隐隐有一层薄茧,指甲圆润有光泽。
  房门轻声推开,身着粉色衣裳容貌清秀的小宫女低头走到梓昕身边,“大皇子,时辰已到,马车在外等候多时。”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梓昕转身绕过宫女走向身后的房门,微风抚在他的面容上,额边的刘海滑落,掩住了秀眉。
  一道淡黄色的身影迅速跑向了梓昕,他看着面前俊美的少年,微微愣了一下,“小谨,你怎么来了?”
  “大哥马上就要离开了,我为何不能来送别。”小谨用力握紧拳头,神情有些激动。倘若他今日没有听见身边宫女的谈论,或许就见不到大哥最后一面了。
  梓昕蹙了蹙眉头,他生怕小谨知道此事后反应强烈,便禁止众宫人吐露半句,没想到还是被小谨得知了。
  “大哥嫁去匈奴和亲是真的吗?”小谨看着梓昕有些暗淡的双眼,他不相信,大哥身为皇长子,凭什么去匈奴和亲。
  小谨久久没有听见梓昕的回应,他的心渐渐有些绝望,“为什么?”他用力握住梓昕的衣袖,“是因为父皇没有公主吗,那父皇可以册封君王的女儿,为什么一定要大哥去。”嫁为匈奴王妃对于一个男子来说又是何等的耻辱。
  “小谨,这件事情你不要多管了。”梓昕握住小谨的手,他看着弟弟年轻的面容,心中溢满苦涩而无法言说。
  “我现在去求父皇或许还来得及。”小谨甩开梓昕的手,尽力奔了出去,自幼父皇便甚为疼爱他,一定会答应他的央求。
  “小谨,你回来。”梓昕跃到房门前拦住了小谨,他用力将小谨拥在怀中。
  “大哥你放手,倘若再晚父皇的命令就不容更改了。”小谨用力挣脱开梓昕的束缚,他的大哥是堂堂皇长子,他绝不会让大哥如女子一般去侍奉一个男人。
  “去匈奴和亲的事情,是我哀求父皇的。”梓昕重重的说,父皇虽待他甚为冷淡,但也绝不会逼迫自己的儿子去嫁给男人。
  他的举措已经让父皇彻底对他失去了希望,梓昕犹记得父皇命他发下的誓言,这是他自己的决定,踏出大楚的土地,今后无论如何都不得再反悔。
  小谨宛若当头重重一棒,他缓缓放下了手,“大哥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不记得大哥与耶律宁相识,大哥又为何要做出这般牺牲。
  “小谨,你不要多问了。”梓昕抬手抚上了小谨的双肩,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小谨,无论将来小谨怎样看他,他都绝无一丝悔意。
  “大哥离开后,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梓昕将脖颈间的挂坠解下,放在小谨的手心中。
  后宫中黑暗阴险充满勾心斗角,曾经他还能将弟弟护在怀中,如今他离开了,只能小谨独自面对这一切。而小谨贵为太子,以后怕是在宫中更加艰难,暗中的冷箭更是防不胜防。
  梓昕眼中有些湿润,他看着昔日跟在他身边的小男孩已经渐渐长大,身量如他一般高了,面容愈加俊美冷峻。他实不舍留下小谨一人应对后宫的争斗,但倘若他不离开,小谨怕是性命堪忧
  “好,大哥请放心。”小谨握紧手中的挂坠重重的点头,哥哥为大楚所做的一切牺牲,他都会牢记在心中。
  梓昕伸手拥住了弟弟的肩膀,小谨的母妃早逝,后宫中无人真心关怀小谨,他又如何能放心的下。
  站在门外守候的宫女抬头看了看天色,忍不住走了进去,“大皇子,时辰已经不早了。”
  梓昕摆了摆手,他低头轻声在小谨耳边说道,“碧姑姑跟随我身边多年,你可以听信她的话。”
  梓昕转身走向房门,此去匈奴,他怕是今生也无机会在回到大楚了。
  “大哥,待我接任皇位,我一定会打败匈奴亲自将你迎接回来。”小谨拉住梓昕的衣袖,双眼异常坚定,只要将匈奴狠狠的打败,两国之间就再也不会有不平等的条约。
  而现在他的年纪尚轻,父皇昏庸宠信- jiān -人,根本无力与匈奴开战,他甚至连最疼爱他的大哥都保护不了。
  “大哥一定要等着我。”小谨用力握住梓昕的手,他听闻耶律宁甚为残暴,不知大哥到匈奴会遭到怎样的对待,但大哥所遭受的一切不公,他日他都会百般偿还回来的。
  “好。”梓昕点点头,他会等到小谨接任皇位的那一刻,只要看着小谨安好,他就放心了。而他一个蒙受羞辱的皇子,还是永远留在异地为好。
  “大哥,路上小心一些。”小谨看着梓昕消瘦的背影渐渐远去,他用力握紧了拳头,他一定要得到那个位子,保护身边的人不受到一丝伤害。
  梓昕走向远处的马车,待一旁的宫人撩开帘子后,他抬脚踏入坐在了车内的一侧,马车缓缓在平坦的大路上行驶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