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方寸存天地 作者:玄玄于书(下)

字体:[ ]

 
☆、巧取豪夺
 
  养伤这件事,往好了说叫悠闲,往差点说则叫无聊。
  阙祤不再动内力,只要不毒发,内伤便也不时时来闹他。只是他的伤反复多次,早已动了本元,想要好日子,可也是没有。
  身上一日乏过一日,精神也大不如前,莫说出去四处转转,就是和罗小川在屋子里说一阵话都会觉得累。他心里清楚,只怕这大限之日,是离自己不远了。
  好在有冯宇威一直守在外头,又有祝文杰送来的地图,林当和长宁宫的探子都被挡在外面,他安安心心地看地图,这磨人的时日也不难消遣。
  寻教总坛不小,阵法也用得多种多样,地图上记录的内容便是又多又复杂。好在阙祤记心不差,一日只看两三个时辰,四五日下来,竟也都记住了。可惜他的身体不允许他出去真刀真枪地试一试,只能在脑袋里边比划两下。
  他看完了地图,卷起来收好,打算等祝文杰再来的时候还给他。收到一半,忽然想起什么事来,脸色蓦地变了。
  这寻教总坛里藏着千变万化的阵法,那郑耀扬是如何避过这一切,顺顺利利地来到听雨阁的?那些探子有各自的活动范围,每人知道有限的阵法并不稀奇,但要想将所有都连起来绝非朝夕之功,就算只从外头开出一条到听雨阁的路,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阙祤将地图放好,有些疲惫地靠在床头。
  若不是郑耀扬当真在这上头耗费了无数时日和心血,那便只可能是有一个清楚寻教总坛内一切阵法变化的人,将他放了进来。
  符合条件的人不多,数得过来,但无论是谁,想必对郁子珩的打击都不会小。
  郁子珩……
  阙祤皱了皱眉,自己能想得到,他会想不到?他为何对此事只字不提,是自欺欺人不想面对,还是……对自己仍存戒心?
  这个想法让他觉得不愉快,便没有继续往下想,思绪又转回到郑耀扬身上。
  郑耀扬自己应该也清楚,他此举势必会引得郁子珩怀疑到身边的人,他又为何一定要这样做?是否正想用这一步棋来让郁子珩对本来信任的心腹们产生猜忌,从而让寻教变得四分五裂,到时不攻自破?
  那郁子珩又是不是早就看清了他的目的,所以才装傻充愣假作什么都不知道?若真是如此,他这人倒当真是个沉得住气的,郑耀扬和他斗,栽跟头大概就是个早晚的事。
  这些事想得他头疼不已,正好午膳过后罗小川又跑去找他那小师妹玩了,趁着这会儿安静,阙祤便决定睡一阵子。
  然而翻来覆去半天,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明明最近每日这个时候都犯困,今日被郁子珩和郑耀扬搅了这么一阵子,竟半点睡意也没有了。
  这般躺到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阙祤才拖着沉重的身体坐了起来。
  来的是祝文杰,从书房那边探头朝里头看了看才走进来,道:“阙大哥,今日身子如何?”
  “老样子。”阙祤也没刻意起身和他客气,“本来还想着晚些时候让志浩去帮我请你过来,没想到你就来了。”
  “要是让教主知道阙大哥与我这般心有灵犀,不知他要作何想。”祝文杰开着玩笑,在旁边坐下来,“阙大哥找我有事?”
  阙祤从软枕下方把卷好了的地图拿出来,“这个我看完了,你收好吧。”
  祝文杰意外道:“这么快?我见你没问我多少,还以为你没细看。阙大哥,你可千万别是夜里不睡觉也在看,否则等教主回来,我们几个许都要倒霉。”
  阙祤笑笑,“我就是有那个心思,也没那份精力了。”
  “阙大哥可还需要旁的什么来打发时间?”祝文杰将地图收入袖中,问道。
  阙祤垂在被子上的手指微微动了下,也不知怎么,便脱口道:“我还想看看整个煦湖岛的地图,你手上可有?”
  祝文杰没立刻回答,只盯着阙祤那双好看极了的眼睛看瞧,唇边兀自挂着笑意。
  阙祤也不躲闪,甚至都没眨一下眼。
  “自然,”片刻后,祝文杰错开视线,“我等下回去便派人给你送过来。”
  祝文杰走后,房中又恢复了安静。
  阙祤维持着一个坐姿,很久也没动一下。他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比平时要快那么一点点,也不知是因为它快要不堪重负了,还是自己在心虚紧张。
  他忽然觉得好笑,便低低笑了起来。
  快死的人了,还在计较什么呢?
  郁子珩差点被那把破锁气得七窍生烟,心里骂完了孟尧骂郑耀扬,又把那个笨手笨脚半天也没打开第二把锁的红袍少年用眼刀砍了百十来遍,感觉自己的耐心就要告罄。
  就在那少年找好了钥匙,准备打开第二把锁的时候,远处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少年手一抖,钥匙落了地。
  郁子珩简直想杀人。
  “有人闯进来了!”
  那一声大喊过后,四处很快响起了这样的呼喊声,郁子珩猜测,应该是那两个被自己点了穴的守卫弟子被人发觉了不对劲。
  时间紧迫,耽搁不得,郁子珩便不再等着那少年开锁,从屋顶一跃而下,直奔他而来。
  虽说这少年脾气骄纵了些,脑子也不大好使,不过就算他反应再迟钝,听到了那样的喊声后也明白事情的不寻常了。他拾起钥匙,转身便要回自己的房间。
  颈间却是一痛,少年被逼着后退了两步,身体动弹不得,人吓呆了。
  院子里看热闹的都散开了,弟子们正个个紧张戒备,便见一个黑衣人从天而降,制住了那红袍少年。
  “你是什么人!”有个弟子指着郁子珩问道。
  这一声好像提醒了那少年,他口中爆发出尖锐刺耳的叫声,疯了一样地挣扎起来。那本就不足以蔽体的衣服因为他的挣动滑脱得更为厉害,看上去就像郁子珩对这身量还没长成的少年行了什么不轨之事一样。
  郁子珩不耐烦地捏住了少年纤细的脖颈。
  少年的声音便被卡在了喉咙里,一张时时透着魅惑味道的小脸憋得扭曲起来,瞬间就漫上黑紫色,看上去极为骇人。他的双手也不再乱挥,只用力扒着郁子珩卡在颈间的那只手,可无论做什么,也都是徒劳。
  “谁再敢上前一步,我便杀了他。”郁子珩冷冷地道,手稍放开了些。他半转了身子,对准那第二把锁,用空着的另一只手一掌劈了上去。
  少年撕心裂肺般地咳着,一边大口地喘着气。他吓得呜呜呜地哭出来,却不敢再大声说话,只哀求似地道:“大侠饶命……饶命……”
  郁子珩没理他,见锁被自己劈落,踹开门走了进去。
  弟子们朝这边包围过来,不过还真没人轻举妄动。
  郁子珩算是看透了这少年有多怕死,那便好办多了。他脚尖在少年小腿外侧轻点了一下,待少年踉跄时将他向上提了提,道:“告诉我孟尧把解药都放在哪里了,不然我便废了你这条腿。”
  被他踢到的地方酸麻不止,少年心里害怕极了。他清楚若是没了一条腿,孟尧便不会似现在这般宠爱着自己,那多半也是活不下去了。他眼泪掉得更凶,抽噎道:“什……什么解药?我都拿给你,别……别伤害我……”
  “所有解药。”郁子珩不得不多个心眼,孟尧狡猾得很,可别再拿错了。
  少年指着墙角的一个柜子,“那里边有个……有个特别精致的小木盒子,三层的,所有的解药都……都在里头……”
  郁子珩拖着他走过去,蹲下身子,一把将锁好的柜子门给拉下了半扇。为了防止有什么暗藏的机关,他还将那少年拖到身前挡着。
  少年跌在地上,任他推搡,不敢有半句怨言。
  “把盒子拿出来!”郁子珩道。
  少年颤巍巍伸出手,连磕带绊地拿出了盒子。郁子珩在昏暗的光线中瞧见,盒子上边写了“解药”两个字。
  “里头的人快出来,不然休怪我家宫主不留情面!”外头又有人喊道。
  郁子珩一怔,孟尧回来了?
  “宫主!”少年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竟猛地站了起来,意图逃出去。
  郁子珩又怎会给他这样的机会,一把便将他按到地上,抬脚在他腿上用力一踩。
  只听一声脆响,那少年便哀嚎了起来。
  “你再叫一声,我保证你另一条腿也会断掉。”郁子珩从怀里掏出个包袱铺在地上,打开盒子,将里头装药的小瓶子一样样都倒了进去。他看到了有个瓶子上写有阎王笑的字样,心头顿时一喜,单取了出来,收进怀里。
  少年听话地不再哭闹,咬着唇想要爬起来。
  郁子珩系好包袱被在背上,站起身道:“多谢你帮忙,我就不为难你了。”
  头顶上传来一声轻响。
  郁子珩下意识抬头看去。
  少年脸色大变,语不成调地嘶喊道:“带我一起走!带我一起走!”
 
☆、暗箭伤人
 
  黑暗里,有不知名的东西悬在头顶上,闪着黑黝黝的死光。
  郁子珩在上头掀起瓦片的时候便知道那里有问题,本来只当是为了防止别人从上方闯入而加的隔板之类,这会儿终于意识到事情不似自己想得那么简单了。也是,孟尧那么狡猾又小心眼的一只老狐狸,怎么可能轻易放过闯进他老巢盗药的人呢?
  少年无视掉断腿所带来的剧痛,居然从地上爬起来了。他抓着郁子珩的手臂,哆哆嗦嗦地道:“求你带上我,快!”
  郁子珩没想弄明白上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可也没打算好心再救这人不人妖不妖的少年一命。不过如果真是孟尧回来了,那再出门去,也不知还有哪些阴损的招数等着自己,用这少年挡挡刀也好。想到这里,他伸手抓住少年那不顶用的腰带,在腕上缠了两圈,将少年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少年吓得惊呼一声,双手想要攀上郁子珩的颈子,被狠瞪了一眼,便不敢再有旁的动作了。
  郁子珩才要动,上头又传来了动静。这一次的响声钝重而沉闷,极为诡异。
  “快走!”少年大喊出声。
  郁子珩没有似进来时那样一步步走出去,而是箭一样朝着门口飞掠而去。
  那扇被郁子珩踹开的厚重的门猛地关上了,同时,头上的东西以万钧之势压了下来。
  本就不明亮的光线又弱了不少,但郁子珩还是看清了,落下来的是与这屋顶同样大小的一块巨大厚重的铁板,铁板上密密麻麻地排着手臂那么粗的倒生尖刺。
  人只要是被困在这屋子里出不去,那是必死无疑了,且死状一定十分难看。
  郁子珩当然不想死,还想长长久久地活下去。他生命的前三十年里,尝过悲欢,品过离合,那些却都在时光里被磨淡了,只留下一片麻木。如今却是不同,他又有了想要珍惜的人,感到了真实地快乐,每一天里都多了无数的期待,重新真真正正地活了过来。
  所以他还要继续这样活着,让那个人,陪自己一起这样活着。
  他听到窗外有许多杂乱的呼吸声,知道有很多人埋伏在那里,只等自己一凑过去,不需他们出多厉害的招式,只重新将自己逼回这间屋子里便足够了。
  铁板落得很急,只耽搁那么一瞬,自己也就没命了。
  那就不耽搁。
  郁子珩眯起眼睛,手臂上灌了内力,将那少年朝着窗口狠掷了出去。
  少年还来不及尖叫,身体便撞破了窗子,跌到了外头。只听得几下利器入肉的闷响,少年这才凄惨地嚎了一嗓子,而后便再没了动静。
  长宁宫众弟子这才意识到砍错了人,可惜一切都晚了,等他们再要挥刀砍上来时,已经被郁子珩尽数踢翻在地。
  房间里随即传出一声重响,是那带着刺的铁板落地了。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眨眼,却是凶险至极。只要郁子珩的动作再慢上一点,这会儿身上怕是已经被开了好几个血窟窿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